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做她的守护

时间:2021-06-11 19:38:12来源:乐钓文学

奚儒林看到自己最后的希望都走了,他在大厅里喊得撕心裂肺,“女儿,你看看爸爸,我是爸爸啊,你不能这样对我的。”霍靖宇只觉得怀里的丫头身体在发抖,霍靖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把奚小素

>>>《步步危情:绝代婚宠》章节目录<<<

第19章 做她的守护小说

奚儒林看到自己最后的希望都走了,他在大厅里喊得撕心裂肺,“女儿,你看看爸爸,我是爸爸啊,你不能这样对我的。”

霍靖宇只觉得怀里的丫头身体在发抖,霍靖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把奚小素抱得更加的紧,像是要把她融入骨血里一样。

奚儒林的声音渐远,车子启动,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

霍靖宇揽着奚小素在怀中,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但是,怀里的人,颤抖得厉害,霍靖宇轻轻的把奚小素的脑袋抬起来,此时的她,已经泪流满面。

霍靖宇心里莫名的抽痛,这种感觉,让他烦躁不已,只想着要把那个让她如此伤心的人给大卸八块了,那个人,不就是奚儒林嘛。

“你不要哭,谁欺负你,让你难过,我必定要将他剁了。”

奚小素的眼泪不止,甚至开始发出“嘤嘤嘤”的抽泣声,霍靖宇只觉得,这种感觉,太挠心,他的手握成拳,狠狠的捶在真皮座椅上,眼睛里爆着火红,“我要把他给杀了。”

他说的,自然是奚儒林。

奚小素的手骤然缩紧,拉住了霍靖宇胸前的衣服,费力的晃着脑袋道,“不要,不要伤害他。”

明明是他把她伤害成这个样子,她为什么还要维护他,还想要保护他?让自己不好过的人,他必定是让对方没有好下场的,霍靖宇不明白,他的眼睛还是通红的,有嗜血的渴望。

“他伤害了你。”

奚小素的眼泪依旧如决堤之水,弄湿了霍靖宇的衣襟,“他今天帮我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在酒店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霍靖宇想起他进入那个房间时看到的场景,他心惊,要是当时,被人欺负的人,是奚小素,那他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大概,需要一定的陪葬品吧。

一座城,够不够?

霍靖宇把奚小素抱紧,他心里居然庆幸,还好她没事。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难过?”

霍靖宇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她,只感觉道奚小素此刻伤心的程度,已经达到了十级,这种伤心的感觉,又让霍靖宇内心一痛。

奚小素趴在霍靖宇的怀里,此刻她居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她抬着脑袋,神情满是悲伤,她的手拉着霍靖宇的衣服也用力了些,像个找不到家的小猫咪一样,“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之前,即使是奚儒林把她赶出了家门,但是,她的心,还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念想,那里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那里,再怎么说,都有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即使那个人现在很冷漠,但是他存在,自己的心里总不至于那么的感觉像是浮萍,只有那种飘零的感觉。

然而,奚儒林今晚说,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些年的情谊,在瞬间崩塌,奚小素只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孤单一个人了,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和谁都没有了联系,那是多么的孤独。

霍靖宇拍着她的背,奚小素戚戚道,“我再也没有家人了。”

“我以后会是你的家人。”

霍靖宇轻轻抹去奚小素脸庞的泪,一张精致的小脸已经被眼泪弄花,她抬着脑袋,看霍靖宇,扑棱着的眼睫毛,像是清晨带着露珠的小草,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无辜,无措。

霍靖宇在奚小素的额头轻轻的落了一个吻,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你不必为其他人伤心了,你以后的情绪,只为我一个人。”

他,这是宣誓所有权,是在告白,还是在承诺?奚小素不知道,但是为什么,她此刻的心里,会有一丝安心的感觉。

霍靖宇刚才还有些紧张的神情,现在这才微微放松了下来,他哑然失笑,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情绪会被她这样左右了?

奚小素难受极了,身体还伴随着燥热,这种感觉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吃过那种药几次,奚小素都佩服自己,为什么还不会产生免疫力。

她拉着霍靖宇的脑袋低下来,嘴唇贴近霍靖宇的脑袋,在他的脸上啃来啃去,像是吃到好吃的糖果一般,一脸的满足。

霍靖宇伸出手来,摸到的就是满脸的带着咸味的泪痕,嫌弃极了,“喂,喂,臭丫头,你安静些。”

奚小素藏着笑,抬头看霍靖宇,此刻他有些吃瘪的神情,倒是有些好玩,前面的挡板适时的立了起来,在后面只留下两个人的。

奚小素笑着,眼睛透着光,像极了天上的星辰,她软软的声音带着娇媚的味道,蛊惑着霍靖宇道,“你闭上眼睛。”

霍靖宇警惕的看着她,“你,你要干什么。”

奚小素坐着,脑袋恰好到他的肩膀上一点,奚小素撑起手来,试图让自己和他平视,她不说缘由,再次蛊惑道,“你,把眼睛闭上。”

霍靖宇的心渐渐沉静,眼睛只看着眼前的巧笑嫣然的小女人,居然很听话的把眼睛给闭了,转瞬,霍靖宇只觉得一股奶香扑鼻,这是奚小素身上特有的淡淡的奶香味,这种味道,一度让霍靖宇着迷。

奚小素也闭上了眼睛,脑袋靠近了霍靖宇,她柔软的唇瓣碰触道了霍靖宇冰冷而微薄的唇瓣,轻轻的在上面蠕动。

霍靖宇只感觉到她的柔软,心就更加的沉沦,神思也不知所踪,他的手此刻已经把她扣进自己的怀里。

他张着嘴巴,只待某人主动入瓮,然而,那个小女人只在边上辗转,霍靖宇等不及,直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正在他忘乎所以,正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怀中的小女人不动了,她居然不动了……

霍靖宇捧着那个软绵绵趴在他脖子上的脑袋,看着她紧闭的眼睛,诧异,“啊,你居然睡着了。”

其实吧,隔板的声音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只是,霍靖宇的声音太大,隔着板子,李东良都听到了霍靖宇有些发狂的吼声。

李东良此刻,脸色绯红,心里暗想,有你好受的吧。

他当然只能腹诽,毕竟,这些话是不能让三爷知道的,不然,自己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整蛊,那都是不一定的。

霍靖宇被激发出来的火气,无处发泄,他从怀里抬起奚小素的下颌,惩罚性的在奚小素的嘴唇上咬了咬,奚小素不舒服的嘤咛一声,霍靖宇这才放开她。

挡板放下,霍靖宇急躁带着薄怒的声音吩咐道,“车开快点。”

李东良了然,直接提高了速度,哎,某人是急不可耐了吧。

到了霍宅,霍靖宇二话不说的把奚小素从后座中捞了起来,直接抱上二楼的卧室,奚小素在迷迷糊糊中,拉着霍靖宇的胸口,说道,“我爸爸生病了,送他去M国治疗好不好。”

她这个时候,关心的还是那个差点就把她给卖了的男人,霍靖宇凝着眉头,明显的不悦。

奚小素知道,要是霍靖宇处理,奚儒林的后果,不知道有多惨,她这样,也当是报答那个男人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了,从今往后,他,和她,不会相见,即使相见,也只会是没有任何情分的陌生人。

霍靖宇叹息,把怀里中的小人搂紧,直接放到了他的那张大床上,只是,在明亮的灯光下,霍靖宇发现奚小素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有些不正常的红晕在奚小素的脸上攀附,霍靖宇把自己的额头贴近奚小素的额头,只感觉到她的脸烫得厉害。

这小丫头,看来是发烧了。

霍靖宇还没打电话,秦时臣就已经到了楼下,白柏欧便服出动,结果肯定是会有人受伤,其他人怎么样,他不管,但是,要是他的兄弟出事,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还有,这里不是有一个喜欢受伤的小丫头嘛,哎,真是让人操心。

秦时臣“哒哒哒”的来到卧室,看到躺在床上,脸色很不自然的奚小素,再次叹息,“这丫头命怎么这么苦,三天两头受伤。”

霍靖宇的眼刀射了过来,秦时臣选择忽略,他坐到奚小素的床边,拿出体温计,她果然发烧得厉害。

“但是,好像也不全是因为发烧的原因啊。”

“她吃到媚药了。”

又是这种招数,霍靖宇的拳头握紧,要是他手里有东西,可能已经被他给捏碎了。

秦时臣给奚小素打了一针,但是剂量很少,她用药多了,对她本身不好,“担心她的身体,我也只能开一些缓解她难受的药,等药效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秦时臣说的,霍靖宇大概是了解的,现在奚小素在发烧,还吃了迷.药,有些事情,还是克制一些,等她的身体稍微好了些,让她有了力气,那她想要的时候,自己自然会为她治疗,让她得到纾解。

霍靖宇帮奚小素清理了身子,看到她身上那些不正常的潮红的时候,满脸的都是心疼,他给奚小素换上干净的睡衣,在她的身侧躺了下来,紧紧的把她拥入怀中。

待奚小素睡得安稳些,霍靖宇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起身来。

步步危情:绝代婚宠

步步危情:绝代婚宠

作者:碧陌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中

光脚就怕穿鞋子的,自从妈妈去世,爸爸被心机后妈,白莲妹妹抢去后,奚小素也被赶出家门,现在的就光棍一个。她不但敢怼这只蛮横总裁,还敢带着蛮横总裁的孩子卷款呢!霍三爷眯坐在奚小素侧右方,把自己都隐藏在阴影里的人,看到喝醉的奚小素微微地勾唇,由于那边的光线太暗,外面的人只能大致地看出他的身形轮廓,知道他是一个男人,样貌如何就无从可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