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吾将赴北郡,卿可愿同往?

时间:2022-01-15 20:51:23来源:乐钓文学

夜色降临微凉,珍嬷嬷在核对信息王府送去的东西,都是些贵重的礼物的布料及摆设的物件。柳夷光偶然的一暼,见有一匹霜色的料子,不似精白色那样白,比鸭卵青要淡,她几眼就不喜欢上了。“嬷嬷,就用这匹布扯个床幔。”珍嬷嬷阿木木嘴:“这颜色姑娘用有些太素雅了。”柳夷光笑了笑“嬷嬷,就用这匹布扯个床幔。”。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吾将赴北郡,卿可愿同往?小说

入夜微凉,珍嬷嬷在核对王府送来的东西,都是些贵重的布料及摆设的物件。柳夷光偶然一暼,见有一匹霜色的料子,不似精白色那样白,比鸭卵青要淡,她一眼就喜欢上了。

“嬷嬷,就用这匹布扯个床幔。”

珍嬷嬷努努嘴:“这颜色姑娘用有些太素净了。”

柳夷光笑了笑:“素净些好。”她就喜欢这种偏冷淡的色彩,让人觉得踏实。

珍嬷嬷也就不劝了,这么多天的观察,她对姑娘的喜好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寿阳郡主也给她添了好些东西,也都是衣服料子,头面首饰之类的,生怕她过去了柳府东西不够用。

这些东西收着她真觉得亏心得慌。也感慨自己那个未曾谋面的“亲娘”人缘儿也忒好。

伏案写了会儿字,这段时间拿笔拿多了,写出来的字比之前能看了。吹干收好之后,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倚着窗户吹了会儿风。

一只笨鸟撞进了她的怀里,吓了她一跳。居然有鸟儿敢撞她,确定不是自投罗网?仔细一看,是只灰不溜秋的鸽子,脚上绑着竹筒。

柳夷光将头伸出窗外左顾右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面无表情地将竹筒解了下来,从里面倒出一张卷好的纸条。

“吾将赴北郡,卿可愿同往?”

看到北郡二字,柳夷光猜测这信是祁曜传递过来的。

她不是将灭虫的法子都给了他?为何还要她亲自前去呢?那里可是灾区,现在不知道是何种惨状,她最不愿意看到天灾人祸之后的人间惨相。

可是……

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走出双柳庄,走出闺阁后院,去见识别样的生活。

听到有人走近,她立刻将纸条拢入袖子,提溜着鸽子到了案前。

鸢儿唬了一跳,“这鸽子怎么飞进来了?”慌慌张张地就要将它给扔出去。

柳夷光阻止了她,看着这只丑兮兮的灰鸽子,道:“你去给它弄点儿吃的来。”

鸢儿不疑有他,去寻吃的。柳夷光大笔一挥,写了个“好”,塞进竹筒里给它绑好,双手捧着从窗户扔了出去,这丑鸽子竟飞得挺快,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鸢儿端了捏碎的点心过来,却没见着鸽子,郁闷道:“姑娘好不容易发了一回善心,它竟还不领情。”

留下目瞪口呆的柳夷光立在原地,什么叫做“好不容易发一回善心”?

合宸宫中,祁曜拿着一张写着“好”字的字条,满面怒容地看着面前带着得意笑容的祁岩,“你这不是胡闹么!她明日就要去柳府了!”

祁岩一副油盐不进的纨绔样儿,道:“元朗,你想想北郡那地儿现在什么样?肯定连像样的饭食都吃不上。你别不信,这小丫头肯定能起大作用。”

祁曜扶额,看得出她这个字是匆匆写就的,恐怕是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正要回信拒绝时,祁岩扯着他的袖子,偏不让他写。

“人家小丫头都没你这么矫情,你扪心自问,难道你就不想她跟着一块儿去?”

祁曜恨恨道:“不想!”

“她若是不去,我便也不去了!”祁岩甩开他的衣袖,同他僵持着。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方法,想想他们刚办的阳城的案子,一路上自己吃了多少苦头。若是有阿柳陪同,她至少能减少一半元朗放在他身上的精力。而且,她连虫子都能做成佳肴,指不定路上又鼓捣出什么好吃的呢。

祁曜气得手抖,挥一挥衣袖,忍恨道:“你先回去,我考虑考虑。”

祁岩摇着扇子,翩翩然打道回府。

这个混球这下真给他出了一个难题,祁曜拿出她写的那张纸条,又看了一眼,除了为难还是为难。常星看了,十分不忍,咳嗽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说:“殿下不在帝都,若是阿柳姑娘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还是自己带着身边好。”

祁曜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道:“谁会欺负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呢!”

常星斟酌道:“柳夫人回了帝都,定会出来交际吧,柳姑娘总得出来露个面儿吧。柳姑娘年岁虽小,但是长得天姿国色,难保有些不长眼的……”

祁曜心思一动,这个小丫头长得确实挺招人喜欢的,帝都里确实也有好些似吴立习那样的混球……

见殿下有所松动,常星又加了一把火:“柳公的有几位公子好似和阿柳姑娘年岁相仿呢……”

“哼!”祁曜闷哼一声,揉揉经外奇穴,罢了罢了,对外就宣称柳姑娘犯了煞星不便见人吧!

也不能让人知道她一个小姑娘跟着他们去北郡,便又让人准备了几套十岁左右男孩儿的衣服及饰物,跟他的行李放至一处。

萱宜姑姑老怀安慰,高兴地整理东西去了,还尽往好的挑。反正已经打定了这位只闻其名的六姑娘迟早是要入合宸宫的主意,现在跟殿下多接触接触也好,最好能将殿下的性子给拧过来。

祁曜的想法,与柳夷光不谋而合。女装出行自然不妥,扮成祁曜的侍女什么的,她又拉不下这个脸。便想着着男装,只是一时半会儿上哪儿找男装,只得一大早到寿阳郡主那里求一个出门的对牌。

寿阳郡主也想出门闲逛,可今日有客上门,她身为女主人,要留在家中宴客。

柳夷光出了门,先去了一趟钟记,指点了一下钟大新菜色的不足之处,又亲自调味,示范了一次用量。

“这个卤菜方子除了卤鸭子、也可以卤点其他的,鸡心、鸡爪、猪肚子,莲藕、豆皮、鲜笋子。”

她给钟记规划的发展方向就是:特色小吃店儿,菜色都比较接地气儿。

钟大是真的服了,自己琢磨了几天,觉得味道已经很不错了,可是经过她这么一点拨,做出来的鸭脖都能咂摸出几层味道。

“阿爹,前面客人闻到香,硬要点这道菜。”

老钟看向柳夷光,她点了头,老钟才说:“上!”

钟大摩拳擦掌,将一只鸭给分解了,让人端过去。

也是她想得不甚周到,前世像鸭掌、鸭脖、鸭翅都是批量产出,能买到现成的,如今只能整只一起卖,少了些趣味在里头。毕竟她是极喜欢鸭头和鸭脖的。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子里形成了。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