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四章 年少慕艾,媚眼抛给瞎子看~

时间:2022-01-15 20:51:23来源:乐钓文学

祁曜轻轻地地抿了抿唇,罢了,她是个性子桀骜的小姑娘,容他再潜移默化地教诲几年也是了。昨日得了她两匣茶点,心中熨贴,也就不太不介意她此刻这不甚非常友好的态度。“北郡那边传来的消息,实有蝗灾。”想起此事,祁曜心中极为愠怒,北郡郡守竟敢刻意隐瞒不报,至黎民“北郡那边传来的消息,确有蝗灾。”想到此事,祁曜心中颇为不悦,北郡郡守胆敢隐瞒不报,至黎民苍生于不顾。。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年少慕艾,媚眼抛给瞎子看~小说

祁曜轻轻地抿了抿唇,罢了,她是个性子桀骜的小姑娘,容他再潜移默化地教导几年也就是了。今日得了她两匣茶点,心中熨帖,也就不太介意她此刻这不甚友好的态度。

“北郡那边传来的消息,确有蝗灾。”想到此事,祁曜心中颇为不悦,北郡郡守胆敢隐瞒不报,至黎民苍生于不顾。

柳夷光若有所思地问道:“北郡官员可采取了什么灭蝗的措施?”

“命百姓至田野祈福祷告算不算?”祁曜的话语中满是讥讽之意。

柳夷光哑然,恐怕又是认为人间的不当行为触怒了上天,是以降祸警告。在这个时代人们有这种想法应当很正常才是,祁曜不这么想,才真是个异类。

提到这个,祁岩连点心都吃不下了。

“真是太可气了,那些老匹夫,竟说这次闹蝗灾是因元朗吃了虫宴,有伤天和才导致的灾难,所以现在不让杀蝗虫呢!”

无知到这种地步,实在让她想就地吐一口老血。朝堂上的事情她虽不懂,却也知道,这些跳出来指摘睿王的,无知只是一部分原因,大部分原因恐怕只是想利用这个机会抹黑睿王罢了。

“不杀蝗虫就是让百姓饿死,看他们如何做选!”柳夷光从荷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锦囊,交给祁曜,道:“我记录了一下蝗虫的生活习惯以及灭蝗的一些办法。北郡地区的百姓恐怕要挨饿了,所以我将烹饪蝗虫的方法也都记录下来了,精致的做法和粗犷的做法都有。”

祁曜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只想摸摸她的头。他这两日也查过北郡地方志,百年前那次蝗灾几乎让北郡成了空城。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事态发展到那般不可挽救的地步。

祁曜顿了顿,不想继续沉重的话题,想要挑起她会喜欢的话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表情越来越凝重,柳夷光的心情也越发忐忑,能叫他为难的事,怕是很严重吧?

“你们今日将点心也送到了国子监?”

这句话说出来配上他的表情,真的不是在兴师问罪?她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有何不妥么?”凭良心说,寿阳郡主不过是想秀秀恩爱顺便卖卖贤惠的人设,能有什么问题?

祁曜抿唇,心里默默叹气,自己的表情让她误解了。又有点儿生气,明明自己此刻心情甚是愉悦,难道她就不能从他微微悠扬的语调分辨出他的情绪?

祁岩捧腹大笑,印着八宝七珍器纹的宽大的袖口在风中摇摆,招摇地像一只花孔雀。

祁曜的手在袖子里握成拳,恨不得暴揍他一顿。努力忽略掉他的存在,味同嚼蜡地说道:“这两道点心颇有意趣,引得先生们争相作诗赞扬阿姊的蕙质兰心。”

柳夷光粲然笑道:“我们还是先别告诉郡主,等郡马回了亲自与郡主说,郡主定会高兴。”

他眼眸中流光一闪,“嗯”了一声,这回的语调更加悠扬。真没有想到她有如此胸襟,寿阳阿姊哪里会做什么茶点,这点心多半出自她之手,阿姊挂个名儿罢了,她却丝毫不介意功劳被抢,还真心实意为阿姊高兴。

这回他们没有厚着脸皮留下用晚膳,祁曜临走之前回馈了她一个荷包,当着他的面她也不好意思拆,晚上打开看,竟是一叠银票,大额小额的都有。

“一千两,够大方的。”她将荷包系好,放到了匣子里。

珍嬷嬷知晓这些银票是睿王给的,不免惊讶,可还是尽职尽责地对她耳提面命了一番:“姑娘与男子见面本就不该,还相互之间传递东西,这若是传出去了,于您的名声有碍。”

柳夷光知道珍嬷嬷说的是正经话,将其他人都屏退,留她一人说话。

“您受娘娘旨意前来教导阿柳,阿柳很是感激。只是嬷嬷应当知晓我的身世,一介孤女,身似浮萍,所依靠者,唯家父家母故人之怜惜。如何能摆出大家闺秀的架子?”柳夷光打的就是说动珍嬷嬷的主意,若是珍嬷嬷一再以大家闺秀的方式来教导她,她才真是要被养废了。没有家族依靠的大家闺秀,不过是个花架子罢了。

珍嬷嬷听了她的话,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也十分可怜她的身世。“姑娘也不必妄自菲薄……”

柳夷光苦笑,神情戚戚:“嬷嬷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的处境。我如今是走一步看一步,只要没有大的过错就知足了。”

美人的优势,哪怕只是一蹙眉,就能让人的心揪着疼。

“姑娘也要为自己的以后打算打算。”珍嬷嬷瞧她伤感的小模样实在可怜,动了恻隐之心。罢了,自己都这把年纪了,娘子将她给了姑娘,想要再回去恐怕是不能够了,倒不如尽心尽力地辅佐姑娘,不求荣养,但求老有所依。“睿王殿下不近女子,娘子一直为此忧心。奴婢瞧着,殿下倒是很亲近姑娘,虽说姑娘如今年岁还小……”

柳夷光露出惊讶的神情,珍嬷嬷可真有意思。方才还一本正经地教训她不要与睿王私相授受,现在这话里的意思是让自己主动勾搭?

睿王殿下可是明确地拒绝过她的,这话她不好与珍嬷嬷说,只含糊道:“嬷嬷不要多想,我与睿王殿下乃君子之交,我依附于他的权势,他也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她的神情坦荡,不似作伪,珍嬷嬷勾唇一笑,不再说什么了,只给她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姑娘有成算就行,奴婢听姑娘的。”

柳夷光亲自扶她起来,恭敬道:“谢嬷嬷助我。”这回的语气更加恳切了。

珍嬷嬷也算是看着睿王殿下长大的,以睿王形式风格来说,他不可能因姑娘于她有用这个理由这般亲近她。

年少慕艾,姑娘还太小,还不懂得吧。

柳夷光写了一会儿字,夜深方才睡下。心里盘算着这一千两银子加老钟给的一千两,有了两千两银子的巨款,自己能做点什么。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