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见到老伙伴了~

时间:2022-01-15 20:51:21来源:乐钓文学

珍老嬷嬷听她说要去写毛笔字,自然而然指出她善书,跟过去的一瞧,立时脸色发青。虽然这世道也不不必强求女子要多有才华,但是,做为世家女,这样一笔字确实很难看。这会儿再学,怕是也难略有成了。她做事情时向来专注于,杏雨端了茶水点心回来,她只抱以浅笑,这一笑,却让人晃她做事情时一向专注,杏雨端了茶水点心过来,她只报以浅笑,这一笑,却是让人晃了心神。她家姑娘…真好看呢!。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见到老伙伴了~小说

珍嬷嬷听她说要去写字,自然认为她善书,跟过去一瞧,登时脸色发青。虽说这世道也不强求女子要多有才华,可是,身为世家女,这样一笔字确实难看。这会儿再学,恐怕也难有所成了。

她做事情时一向专注,杏雨端了茶水点心过来,她只报以浅笑,这一笑,却是让人晃了心神。她家姑娘…真好看呢!

“姑娘,清风姐姐过来了。”鸢儿唤了她几声,她才停了笔,片刻的恍惚之后,道:“请她进来!”

清风被鸢儿领着进门,见到盛装之后的柳夷光,神色复杂。

“柳姑娘,郡主邀您一起出游。”

柳夷光看了一眼日晷,这都快到用晚膳的时辰了,怎的想起要出门了?

“好。”

提着裙子就往外走,珍嬷嬷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杏雨打水来,烟雨给姑娘补妆。”

柳夷光停了脚步,淡淡地看了珍嬷嬷一眼,什么也没说,走到了梳妆台前,铜镜里的人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乱。

珍嬷嬷暗自心惊,她方才的眼神令人捉摸不透。

“姑娘出门便让杏雨随身伺候着吧。”

柳夷光点点头,顺从地接受了安排。只要能出门去,怎么着都成。

寿阳郡主对她这一身打扮很满意,尤其身着华服,却一身慵懒随意地气质,与小姨母如出一辙。

“听闻名闻阳城的钟记鱼汁糊粉迁到帝都来了,今儿咱们也去尝尝鲜。”

柳夷光面色惊讶,老钟他们来了?是开了分店还是被人山寨了?不过到底是老熟人,她近来无比思乡,能见到老乡也挺好。

“钟记鱼汁糊粉味道确实很不错,我以前……”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寿阳郡主制止,笑着点点她的额头。她心领神会,转了话头问道:“小丸子呢?不如将他也带去。”

寿阳郡主摆摆手:“小孩子晚间不适宜出门。”

坐到了马车里,寿阳郡主对着她笑道:“你可知帝都近来最被津津乐道的事儿是哪件?”见她神情茫然,寿阳郡主乐得不行:“你可不知道,近来帝都可是‘一虫难求’,可怜见儿的,大约附近庄园里的蝗虫都要被薅光了吧。”

柳夷光一点都不惊讶,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笑得十分诡异。

“睿王殿下都收了?”

“可不是收了么?元朗竟真喜欢吃这个?”说真的,要不是听侍人们说起元朗和子彦吃全虫宴吃得津津有味,她是真不敢相信这事儿。

谁信呢,放着山珍海味不吃,吃虫?可是,元朗似是觉得流言传扬得还不够迅猛,今日在朝堂上还拿了炸过的蚂蚱当点心吃。弄得朝堂上大多官员都觉得睿王殿下得了失心疯。只是,她也还未想清楚元朗为何要这么做。

“大概…也许……吧。”柳夷光含糊地回答,北郡蝗灾这事儿还未得到证实,她也不想落下口实。

钟记鱼汁糊粉店铺的不大,在装潢上并未多花心思,且开张也十分低调。不过就是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在这几日端亲王世子祁子彦一再光顾之后,突然就名声鹊起了。帝都谁人不知祁子彦口味刁钻,能被他光顾一次,得一个“中”的评价就证明这家店还不错了。能一再被光顾,还能得一个“好”的评价,钟记还是第一家,能不轰动么!只是今儿寿阳郡主包了场,所以店里没有闲杂人等。

柳夷光下了车,见门前冷落,还以为钟记的生意不够好。心想若真是老钟一家,便再拿几道食谱出来,充充场面也好。

进了门儿,出来迎接的正是老钟,低着头向寿安郡主请了安,又领着她们去了雅座儿。只是全程像是不认识柳夷光似的。

“老钟……店里的生意不好么?”

听到她的声音,老钟惊讶地看过去,不敢置信道:“阿柳姑娘?您怎么会……”看了一眼郡主,止住了问话,“小老儿一直在此等您呢。”

柳夷光浅疑惑:“等我?为何?”

“小老儿自是为了追随姑娘,小老儿寻思着您一人前来帝都定需要人帮扶,就将店铺迁到了帝都。”

柳夷光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深受触动,虽说老钟一直将她视为恩师,可她从未放到心上,自己不过是教他做了鱼汁糊粉而已。

她不是情绪容易外露的人,心中感动面上还是如常。

“如此这般也好,闯闯帝都总比偏居阳城好。”

“姑娘说的是。”

寿阳郡主一听便知道,这鱼汁湖粉的方子定是从她手里漏出去的。还好这位钟掌柜宅心仁厚还知恩图报。

许久没吃到这一味,她还颇有些怀念。大约是太过依赖钟记,她做鱼汁湖粉的手艺都荒废了,自己现在做出来的味道比不得钟记好吃。

“味道鲜美,甚好。”寿阳郡主吃得开怀,给了丰厚的赏钱。

柳夷光甜甜笑道:“那明儿您和郡马一块儿来吧,郡马一定欢喜。”

寿阳郡主正有此意,拧了她的脸一把:“甚合吾意。”

“您略坐会儿,我寻钟掌柜叙叙旧。”

她现在衣食住行花的可都是端亲王府和郡主府的钱,她可不愿一直这样被接济,还是自己想办法赚点钱比较好。说实话,钟记迁来帝都帮了她的大忙。

老钟经营钟记许多年,接待过的贵人不少,知道她这一身不会是侍人的装扮,又见她没有梳妇人头,应该也不是被世子收了房,就在他胡乱猜测之际,柳夷光过来了。

“老钟,我如今寄居郡主府,无法如在双柳庄时那样随意出入,我给你写一道菜谱,您先练着,成了便遣人送到郡主府。”

老钟的儿子还有些烹饪的天分,先让他们照着食谱练习,自己再点拨点拨就是了。

听闻她要传菜谱,老钟又准备跪下去,柳夷光眼疾手快,将他拽住:“您老可别折煞我了。”

老钟不肯,到底还是让儿孙们过来磕了头。

“姑娘,您在郡主府花费肯定不小,这些钱无论如何您也不能推辞了。”

她现在确实需要用钱,也就没有推拒。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