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八章 全虫宴~

时间:2022-01-15 20:51:19来源:乐钓文学

单独的看的时候倒不会觉得怎么样,这么多虫子堆在了一起,也真败人胃口。望着她一脸喜色,祁岩脸色铁青,心里还迟疑着究竟要切记凑这个热闹的场面。柳夷光可没心情关注更多这位贵人内心的挣扎,在庄子上安歇了一晚,就迫不及待地回塔给这些非常特殊的食材准备好配搭用的配料。祁岩柳夷光可没心情关注这位贵人内心的挣扎,在庄子上歇息了一晚,就迫不及待地回城给这些特殊的食材准备搭配用的配料。。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全虫宴~小说

单个看的时候倒不觉得怎么样,这么多虫子堆在了一起,着实败人胃口。看着她一脸喜色,祁岩脸色铁青,心里还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凑这个热闹。

柳夷光可没心情关注这位贵人内心的挣扎,在庄子上歇息了一晚,就迫不及待地回城给这些特殊的食材准备搭配用的配料。

祁岩则兴致勃勃地到宫里送信。

祁曜从文华殿出来,忧心忡忡地回到了自己的寝殿,看到祁岩,脸色严肃:“你今儿没上朝。”

“哎呀,我这不是陪同阿柳去城郊的庄子抓虫了么。你是没看见,这么大个儿的蜘蛛,这么大个的陶瓮都装满了。”他在肚子那儿比划了一下蜘蛛和陶罐的大小,站在一旁伺候的常星脸都青了。只是,他言不符实,将蜘蛛的个儿比划得有六月的螃蟹那般大小。

祁曜觉得自己的胃已经开始抽筋了。

“还有白白胖胖的蜂蛹,鸟蛋大的蚕蛹,阿柳说那玩意儿吃起来有爆浆的口感。”

祁曜听着他的描述,胃部抽痛得更加明显,但脸色丝毫没有变化,淡定道:“我看你倒十分感兴趣,待会儿同我一起去赴宴罢。”

不是疑问句,那就是没得选了,祁岩的表情扭曲,而常星偏偏在他扭曲的表情里瞧出了一丝兴奋,只觉得背后一凉,世子爷的口味……真重!

眼瞧着就到了约定的时间,祁曜还在处理公务,祁岩拿眼风扫他,想要提醒,可不知为何,真到了这个时候,一想到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又不太想出宫了。

常星带着柔顺的笑容,提醒道:“两位爷,车马已经备好,时辰也差不多了。”说实在的,那些东西听起来是恶心了点儿,但还是挺让人好奇的,尤其是想到菜单上还有令他深恶痛绝的蝗虫,他简直恨不得这会儿就看看它们摆在餐桌上模样。

“也不知阿柳的菜做得如何了。”祁岩干笑了两声,见祁曜脸色平静,心里暗自打鼓,难不成真是他自己想要吃的?他什么时候培养出了这么变态的胃口?

可怜的睿王,因打小养成的“不动声色”不知引起了多少无妄的猜测。

到了郡主府,正巧遇到了慌慌张张从府中出来的郡马。

“姐夫,这是出什么事了?”

郡马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擦了擦头上的汗:“我约了冯大人吃酒,这就去了。元朗,子彦,今日我便不陪你们了。”

祁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郡马的袖子,露出纯良的笑容:“元朗好不容易登门,您可一定不能不招待。”

郡马努力想要挣脱,无奈,祁岩抓得实在太紧。

祁岩一边抓着,一边还对郡主的随侍道:“向冯大人告个假,说郡马被睿王殿下留下了。”

祁曜站在一边没有阻止祁岩胡闹,这已经很能证明他的态度了。毕竟——多一个人分担也好,不是么?

郡马就这样惨白着脸,不情不愿地又跟着他们进了府,早有人将这事儿传到了寿阳郡主跟前。

“可怜见的,怎么这般不凑巧。”寿阳郡主叹了一声,郡马这顿饭是逃不脱了。

现在整个郡主府从上到下都是一脸菜色,尤其是厨房里帮忙的那些,不少都躲起来吐过几回了。

“郡主,真的要让郡马吃那些东西啊?”

不吃能怎么办,现在圣人都在为北郡蝗灾担忧,今日把这蝗虫端上了饭桌,只怕是为了此事,睿王都吃得,郡马不吃能行吗?

口直心快的清风道:“阿柳姑娘也太能折腾了,现闹得人仰马翻,连累了郡马跟着受罪。”

寿阳郡主面色一冷,“她也是你能说得的?”

清风愣了一下,抹着泪出去了。

彩霞见状,替清风告了罪,寿阳郡主扭头道:“都是平日里惯的,罢了,你过去看看吧。”

清风躲在房间里,心中不忿也带到了脸上,彩霞看着她明显不服气神情,于是也板着脸道:“你还不知道自己错了?”

清风梗着脖子,嘴硬道:“我哪里说错了?她可不是把府里弄得人仰马翻!哪有她那样的人,郡主才给了点颜色,她就开染坊!”

“我看你是傻了!你瞧瞧王妃、世子、郡主还有睿王对阿柳姑娘的态度,你还觉得她和我们一样么?”彩霞怒其不争,“这些年过得太舒坦了,说话做事都不动脑子了是么?”

清风停止哭泣,自己真是昏了头了。

而柳夷光真没有想到,他们俩居然将郡马也拐了来。为了体现菜色丰富,她可是特意没有分桌,将所有的菜肴都堆在一桌,就连她自己看了,都免不了一阵恶寒。

“元朗、子彦,你们坐…你们坐……”郡马的眼睛都不敢往桌上看,饶是如此,身上都已经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祁曜眼皮跳动了几下,见他们还在客气不肯落座,只能自己先硬着头皮坐下了,待他坐了,祁岩和萧故才坐下。

柳夷光当做没有看到他们窘迫的样子,对着祁曜阴恻恻地笑着:“这些菜肴虽没个看相,但食用之后强身健体呀!您看我都是挖空了心思做的,都是两吃,这是蚂蚁蛋两吃,蚂蚁蛋炖蛋和凉拌蚂蚁蛋;这是蚕蛹两吃,虾仁蛹浆鸡蛋羹和香酥开边蚕蛹;这是幼蝉猴两吃,酥炸幼蝉猴和炖幼蝉猴;还有蜂蛹三吃,松籽炒蜂蛹、芋丝蜂蛹、蜂蛹酥,这些都是高蛋白的食物,就算好吃也不能多吃。”

她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祁曜的脸色,纵然他不动声色,她还是发觉了他的不适,便笑着继续说道:“那些都只是开胃小菜罢了,这几道才是极品呢。天鸡虾排、飞蝗腾达、金沙飞燕、花雕醉燕子。”名儿取得比之前的要文雅的多,但是视觉效果比起之前那几道菜来,那可是要触目惊心得多。

“这么多呐…阿柳妹妹辛苦了,辛苦了……”祁岩艰难地开口,但不知为何,咽了咽口水。

祁曜对他的称呼有些不满,听闻他的话,动手给在飞蝗腾达里夹了一只狰狞的蝗虫,“你喜欢,便多吃点。”

柳夷光也上前,夹了一只过油的蝗虫,笑眯眯地放到祁曜的碟中,“睿王殿下心系黎民,担子重压力大,应该多补补。”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