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六章 来了来了~满满一桌好吃哒~~

时间:2022-01-15 20:51:13来源:乐钓文学

柳夷光随后问很清楚了灶上的情况,又仔细再次询问了来宾的口味,这才洋洋洒洒地列了一长串的材料单子。寿阳郡主笑道:“你这是要将我库里的东西都搬掉了!”岁这么说,但但是持笔在单子上又添了几样。“阿柳可会鲙鱼?”柳夷光点点头,这是她练刀工的时候经常鲙鱼,“阿柳可会鲙鱼?”。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来了来了~满满一桌好吃哒~~小说

柳夷光先是问清楚了灶上的情况,又仔细询问了来宾的口味,这才洋洋洒洒地列了一长串的材料单子。寿阳郡主笑道:“你这是要将我库里的东西都搬掉了!”岁这么说,但还是执笔在单子上又添了几样。

“阿柳可会鲙鱼?”

柳夷光点头,这也是她练刀工的时候时常鲙鱼,技法自然很纯熟了。这个朝代盛行鱼生,也就是后世所说的生鱼片。在双柳庄时,她也只做过几回,且不许小五沾的。鱼生美味,但也要考虑到淡水鱼寄生虫的问题不是。她可是听说过阳城喜食鱼生的某秀才得了急病死了,连大夫都诊不出来病因。可她猜测,与寄生虫疾病不无关系。

不怪她这么想,这个时代还没有寄生虫疾病的概念,无论是在河湖里鱼或是沟渠里面的鱼,只要是带鳞的鱼,皆可以用来做鱼生。

寿阳郡主拟的是鲤鱼,柳夷光想了想,改成了鲈鱼。在其配料上又加了几样。用的是金齑玉脍的调料配方。

单子拟妥当了,她的事情也不算完,许多材料还需提前准备。

不过也让她见识了郡主府下人们训练有素的工作能力。每个人的分工都很明确,即便是主人匆匆促成的一个宴会,也不见得多慌乱。过来回话的丫头嬷嬷,寿阳郡主都是一句“往常怎么做的,明儿就怎么做”。柳夷光这边,也不用样样亲力亲为,但凡她准备亲自操刀,总有人接过她的活儿,只让她在旁边吩咐着,不要她动手。让她又有了当大厨的感觉。

久违的感觉让她的心情有些微妙。

用过晚膳,寿阳郡主着人服侍她回了厢房。厢房的布置虽不见名贵的古玩摆饰,却处处都体现了用心之处,尤其是桌上摆放的一盆金不凋,早开的菊花,气味淡雅,她随手揪了几瓣闻了闻,又一瓣一瓣地放进了嘴里,清香微苦。晚膳丰盛太过,嚼几瓣解腻。

“阿柳姑娘!”被安排来服侍她的丫头瞠目结舌:“你怎么吃花呢?”好好的一朵花儿,都快被薅秃了。

柳夷光笑了,也不解释。

小丫头给她打了洗漱的水,要服侍她沐浴。

“我这里不用人,你自去休息吧。”柳夷光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被人服侍反而不习惯。

即便如此,小丫头还是乖巧地在屋外听候吩咐。现在全府都知道,这个衣着打扮怎么看怎么寒酸的小丫头是郡主的“小友”,万万不敢怠慢的!

想着明日还有大事要做,柳夷光强迫自己快点睡觉。倒是一点都没有认床。

清晨起床,为了方便做饭,在小丫头的帮助下,编了一根麻花辫,包了一块头巾,衣服也穿的窄袖,还系上了荷叶边的围裙。

全副武装之后,小丫头满脸纠结,倒不是说这打扮不好看,只是,没见过人家这么打扮过。

“阿柳姑娘,你这打扮会不会…有一点…奇怪?”

奇怪吗?柳夷光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不妥的地方。劳动人民嘛,简单朴素就很好,何况她这个围裙不是绣着荷叶边么,多么俏皮可爱的设计,反正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还是非常满意的。

于是乎,她就这么“奇装异服”地出去干活了。

寿阳郡主瞧见了,也被她这个装扮弄得哭笑不得:“你在庄子上也都这样打扮?”

“平时也不会做这个打扮。”柳夷光扯了扯围裙的荷叶边,“就是怕不体面,才让阿娘给加了这个,不是挺好看的嘛。”

寿阳郡主乐不可支,从善如流:“嗯嗯,好看。”

早上第一件事情便是清点材料,纵然已经有人禀报过材料都已经备齐,她还是亲自一一清点过,对食材的品质做了足够的了解。其实,这就是她着相了,寿阳郡主府里的东西能有不好的么?

食指长的青虾,手掌大的毛蟹,团扇大的鸟贝,都是上品河鲜了。

橙酿蟹、白灼凤尾鱼、鲜虾天妇罗、鸟贝排骨汤,上午都在拟菜单,下午便着手处理新鲜的食材,根据宴会开始的时间,哪道菜哪个时辰开始做,她都作了详细的安排。

郡主府人口简单,偌大的府里只有三位主子,下人们分帮分派的自然不多,反正一心伺候好三位主子便是了。正因如此,柳夷光与他们合作倒更加愉快,办事情的效率也更高。

下午萧故下朝,同他一起回府的还有祁岩、祁曜。

祁岩过来,她得抽身出去给她正经主子行个礼。

她猜到祁岩会来,却没想祁曜也跟着来了。他看上去不大像喜欢出来交际的样子呢。

“你这丫头,做些乡野之食有些趣味罢了,却到阿姐这里来显摆,做得好了,本世子不会赏,做得不好,可是要受罚的。”

寿阳郡主听了,却是过去在他背上捶了一拳。“少耍你世子爷的威风,我与阿柳一见如故,以友待之,今儿不过是家宴,一家人乐呵乐呵,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况且,我瞧着阿柳办事比你要牢靠多了。”

不曾想,她才来一日,竟给自己寻了个靠山。祁岩瞪了她一眼。

被瞪的人觉得很无辜,她可什么都还没说呢。

站在人群中的祁曜目光沉沉,不往她那边看,一副正魂游天外的模样,着实令她费解,这是要与她划清界限,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即将开宴,奴婢先去膳堂做准备了。”柳夷光行礼告退,也一个眼风都没给祁曜。

待端亲王与端亲王妃二人到了,略坐了一会儿,便开宴了。

宴席设在畅音阁,奉茶之后,歌舞伎上场。

“前菜三品:五香牛肉、糖醋藕带、虾籽冬笋”

“膳汤一品:乌贝排骨汤”

“蒸菜二品:蒜蓉扇贝、蒜蓉生蚝”

“正菜品:鲜虾天妇罗、白灼凤尾鱼、橙酿蟹、珍珠鱼丸、香辣蟹煲。”

萧故对着这几道菜,热泪盈眶。

“这些菜色新奇得很,你从哪儿弄来的厨子,还不错。”端亲王对河鲜海鲜的兴趣向来平平,这次不过是来捧个场,却没有想到这几道菜都别有心裁,味道都还不错。

端亲王鲜少夸赞一个人,一个厨子能得个“还不错”的评价,证明他极为满意。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