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 阿柳被小姐姐接走吃帝王蟹大龙虾去啦~~

时间:2022-01-15 20:51:12来源:乐钓文学

寿阳郡主有一点儿动心,可瞧着她这“散财童子”的劲儿又有些憋闷。她这又大方劲儿貌似与小姨母如出一辙。“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一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了,东西也可以给回去,虽然方子肯定不行啊。”她有些怅惘,阿柳而如今而已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东西可以给出去,但是方子绝对不行。”她有些怅然,阿柳如今只是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就怕她像小姨母一样,想要“自由”。。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阿柳被小姐姐接走吃帝王蟹大龙虾去啦~~小说

寿阳郡主有一点心动,可瞧着她这“散财童子”的劲儿又有些气闷。她这大方劲儿倒是与小姨母如出一辙。

“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东西可以给出去,但是方子绝对不行。”她有些怅然,阿柳如今只是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就怕她像小姨母一样,想要“自由”。

柳夷光也承了她这个情,决定不再胡乱散方子出去。

“栗荴散是晚上睡觉前用的,用之前得用热水散发的热气蒸脸,感觉到脸上皮肤舒展开来之后,再涂上一层栗荴散,一刻钟之后洗净,抹上沤子方香膏。”柳夷光将印着“栗荴散”的瓷瓶捡了几个出来,一并告知了用法。

既然寿阳郡主这里都给了,自然也要留下一些给端亲王妃。

寿阳郡主留下来吃午膳,竟也让她同席而坐。经过几轮洗礼之后的柳夷光已经很能坦然用餐了。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坦然。来自四面八方的“眼角余光”仍给了她不小的压力。

餐毕,端亲王妃午睡,寿阳郡主要饭后百步走,拉着她逛花园去了。

孟秋瓜月,已经过了花期,凤仙花开得正好。红的粉的开了一路,很是惹眼。

“还是锦园凤仙花开得好看。”寿阳郡主随手掐了一朵,拿在手上碾碎了,红色的花汁染红了指尖。身后的人立刻拿了手巾出来,帮她擦拭干净。“小姨母以前教我用凤仙花染指甲,像胭脂一样的颜色,好看极了。”

每次旁人提到十一娘,柳夷光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或许是出于一种本能的自保,她不太愿意过多了解这个人。

与凤仙花相比,池塘里的荷花显得落寞多了,此时荷花也已经过了花季,荷塘里的花所剩不多,倒是莲蓬长得好生诱人。

池塘里有一叶扁舟,柳夷光眼睛一亮。又听寿阳郡主道:“你也喜欢荷花?种一池的荷花也是小姨母的主意呢。”

额,柳夷光流下一滴冷汗,“奴婢对花花草草可不感兴趣,只对能吃的东西有兴趣。这会儿的莲子有些老了,不过用来做莲子羹最合适不过。”

寿阳郡主哑然失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待会儿让人采些罢。”

“那就多谢郡主则个,奴婢还有一道做莲子羹的方子,养颜滋阴,最好不过。”阳城新鲜的莲子太难得了,莲子羹她有许久没做,现在得了新鲜的食材,心里高兴得很。

寿阳郡主被她气消了,得,今儿同他说的算是白说了。以后还得给她看紧了,不然像她这么大方下去,指不定出什么事儿。

午间还是热,她们在花园长廊里走了会儿,到了徐风亭坐下,凭栏喂鱼。

远远地听到少女清越的笑声传来,笑声渐近,寿阳郡主将鱼饵放到一边,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情。立着的侍女立刻放下了亭中的帷幔,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不速之客止步。

可偏偏来人不管不顾,掀了帷幔就进来了。

“听闻大姐姐回府,妹妹们特来相陪。”

不速之客是府中的六姑娘和七姑娘,率先开口的,是性子爽利的六姑娘。

寿阳郡主美目微垂,掩盖住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尚且说得上优雅端庄的笑容,很有长姐风范地回道:“难为你们惦记了。”

“怎么没见着昀哥儿,这才数日不见,我都想他想得厉害。”六姑娘不在乎寿阳郡主的疏离,仍亲亲热热地说着,也给长姐挑了刺,出了门的姑娘,隔三差五的回来。

两位姑娘还站着,坐着的柳夷光压力倍增,尤其是她们姐妹正在斗法,指不定待会儿火就烧到了她这里。

果不其然,七姑娘突然道:“这不是四哥那儿新来的丫头嘛。”

柳夷光微微一笑,起身行礼落落大方地回道:“奴婢阿柳,见过六姑娘、七姑娘。”偷偷看了一眼寿阳郡主的脸色,于是又款款地坐了回去。

她都坐了,寿阳郡主也没有要两位姑娘坐下来的意思。六姑娘拉着七姑娘的手,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

寿阳郡主身边的侍女鬓角的青筋重重一跳,心也沉了下去。这人还没来得及拦呢,她们就闯了进来,瞧郡主的脸色不好,问个好走就是了,偏偏还不识趣留着这儿膈应人。恐怕待会儿回了府,又免不了一顿排揎。原本还有些羡慕阿柳好命,但瞧着她现在左右为难的模样,又觉得做个不打眼的侍女也挺好。

“阿柳姑娘今儿做了一道什么点心?府里都传开了,称赞阿柳手艺了得呢。”七姑娘似乎对柳夷光特别感兴趣,也不去讨好长姐,倒时时刻刻都将话题往她身上引。

柳夷光听了,只觉得诧异,祁岩院子里怎么一点事儿都藏不住,之前她生病的事情也是,这次不过是做了一道点心,竟然也弄得人尽皆知。

这可能就是她资历太浅,不清楚王府旧事,祁岩是王府未来的接班人,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他这院子。端亲王妃肃清过几次,然而也禁不住旁人打听,索性祁岩也不藏着掖着了,要紧事都只有身边的小厮知道,后院的事索性撂开了。谁愿意打听就打听。不过,能打听到的,都是从端亲王妃指缝里漏出去的罢了。

六姑娘补充道:“听说是叫金丝枣糕,对不对?”

柳夷光点头:“两位姑娘说得不错,是做了这么一道点心。”瞧着两位姑娘企盼的眼神,她只能装傻充愣,并没有给出什么“承蒙不弃,以后做给二位姑娘尝尝”的承诺。

七姑娘的颇为失望,又不可能朝一个奴婢讨吃食,说出去要丢死人了。

六姑娘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明日,我邀了几位贵女来府中作客。我瞧着众人将这点心说得这样好,也想让一众贵女尝尝鲜。”

不等柳夷光说话,寿阳郡主就接了话头,“真真不巧,我今日要接了阿柳去我府上待几日。”

“是么?”六姑娘眼睛微眯,毕竟还是年轻,藏不住情绪。“姐姐该不会是听说我要用她,故意跟我抢人吧?”

寿阳郡主的侍女惊讶的眼神一闪而过。六姑娘这个人掐尖要强也太过了。

柳夷光自然不会以为寿阳郡主是个任由庶妹挑衅的人。

“瞧六妹妹说的,姐姐犯得着同你抢人?”寿阳郡主冷笑一声:“难不成阿柳是你的院子里人?莫说不是,就算是你院子里的人,我想要,难道要不到?”

一番话说完,看到六姑娘的脸都青了,寿阳郡主很是满意。圣口亲封的“鬼见愁”可不是浪得虚名。大约是自己嫁人前后这几年收敛了许多,她也不在乎那些“虚名”,倒是让人忘了她的“峥嵘”岁月。

柳夷光垂眸含笑,一见便觉得寿阳郡主是个泼辣性子,果如她所想。

七姑娘身体微微往后缩了缩,大姐姐虽说已经嫁了人,可王府里可到处都是她留下来的痕迹。不是“这个玩意儿是郡主喜欢的”就是“这个规矩是郡主定下的”。她们虽然没有太多与这位一出生便受封郡主的大姐姐相处太多,可王府里处处都有她的传说,六姐姐掐尖要强,想要越过大姐姐去,那又怎么可能呢?

六姑娘还想要回怼,寿阳郡主秀眉一拧,眸光一寒,六姑娘轻轻咬了下自己的舌头,把话吞了下去。

寿阳郡主目光一转,对着站着不远的妈妈道:“何妈妈,你是六丫头的奶妈妈,也算是府中的老人了,六丫头说错了话,你也不晓得拦着。”

何妈妈一听,立刻跪了下去。瑟缩道:“奴婢…奴婢知错了。”

六姑娘见她当众处置自己的奶妈妈,怒气更甚:“姐姐好大的威风。”

寿阳郡主冷着脸,眼睛里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她可没这个耐心教导幼妹,“府里供养着你们这些妈妈、嬷嬷,指着你们教规矩,不知顶撞长姐的规矩又是你们谁教出来的。”

这可真是诛心之言了。何妈妈战战兢兢,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寿阳郡主出阁的时候,六姑娘还小,自然不记得寿阳郡主在府中日子。可她入府不算晚,正赶上王妃指点郡主如何管家理事的时候。郡主的手段她可是瞧得真真的。也不瞧瞧与郡主打擂台的三位姑娘,哪个过得如意了。见六姑娘还要顶嘴,忙磕头道:“六娘……”

六姑娘狠狠一跺脚,哭着跑出了徐风亭。

侍人也不知道该追不该追,很是忐忑地看着寿阳郡主。

“还不跟过去看看!”

何妈妈听了,连忙爬起来,顾不上行礼,就折身追过去了,六姑娘的侍女也忙跟上。

七姑娘看着这一场变故,有些呆了。慢半拍站起来,呐呐道:“大姐姐也别生六姐姐的气,她只是性子急了些,并不是有意顶撞姐姐。”

寿阳郡主微微一笑,若是细看,这笑也是没有一丝温度的。“我知道的,你也去看看她吧。”

七姑娘行礼告退。

她们一走,柳夷光觉得凉快了许多。

寿阳郡主的侍女嗔怪道:“郡主今儿又淘气了,待会儿王妃又得说你,何必呢。”

寿阳郡主伸了个懒腰,动作娴熟而自然,像波斯猫,慵懒而妩媚。看得柳夷光一愣一愣的,由此可见,美人不管做什么都是美的。

“母妃一颗心都栓在岩哥儿身上,府中事务有繁重,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在她们身上。”寿阳郡主盯着湖面,目不转睛地看着水中争夺鱼饵的锦鲤。

同类的拼杀从来都如此,看似只为了一点点鱼饵,实则都是为了生存。

见柳夷光没有说话,寿阳郡主温柔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姐妹之间的这种争斗忒没意思?”

柳夷光认真地想了想,她自己并不算佛系,不然前世也不会为争夺食神而劳心劳力以至于丢了性命。她骨子里,更喜欢“挣”,按她爷爷的说法就是,她喜欢“板命”,不安于命运的安排,不要命地挣扎。

“争斗的双方觉得有意思就成,旁人觉得有没有意思又有什么紧要的?”

寿阳郡主大笑一声:“说得也是。”美目又一转,道:“既已经说了要带你到我府上住两天,你便回去收拾些东西,跟我走吧。”

柳夷光很是为难地看着她:“郡主,这事儿还是得先问过王妃与世子。”

寿阳郡主凑近她道:“前儿郡马得了几样海味,阿柳不想看看吗?半人大海螃蟹,手臂长的大虾儿,可不常见呢!”

柳夷光一听,眼睛立刻冒出金光。难不成是帝王蟹?深海龙虾?她现在简直恨不得踩着风火轮就过去。她本来就喜欢海味,这十多年都没怎么吃着,而且她一直以为凭现在的捕鱼技术,想要弄到深海里的食材是不可能的,如今帝王蟹、深海龙虾离自己这么近,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只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就这么跟着郡主走了。

寿阳郡主见她的神色就知道,这丫头上了勾。这东西是郡马特意弄回来给她玩的,帝都可没人会做这个,她不过瞧了一眼,觉得可怖,就撂开了。这几日郡马到处寻摸会弄海味的厨子呢。

“放心吧,母妃和岩哥儿那里我自然会打招呼。你去收拾东西就是。”

莫名其妙地,柳夷光像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回了聆风院打包行李。也就同蒋嬷嬷、新竹都说了一声要随郡主去她府中待几天。

待她收拾好东西到了福荣堂,看到了端亲王妃,神志才算恢复了。福荣堂的气氛不算和谐,大约已经有人将徐风亭里发生的事情禀报了过来。端亲王妃脸色还未缓和,寿阳郡主又拉着她的袖子,可怜巴巴道:“我与阿柳一见如故,想请她到我府中陪我几日。阿娘也知道,我府中清冷,平日里除了要照顾这个小魔星,还要管理郡主府,郡马一上朝,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王妃瞧着自家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心立刻一软,实在不忍心拒绝。

“罢了罢了,真是怕了你,就让阿柳随你去小住几日。”端亲王妃看了看时辰:“那你们早些回去,天晚了对孩子不好。”

祁岩还未回府,柳夷光也来不及同他告假。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对他不住,这才来王府几天,说是他的婢女,倒是一天也没正经当过差。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