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九章 金丝枣糕

时间:2022-01-15 20:51:09来源:乐钓文学

祁岩一走,新桃的笑容就垮了,又因她昨日化的是笑唇,即使都快起气疯了,也但是像是薄怒。新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看透再说破,拉着柳夷光往厨房去了。“赶快的,把你那个凉粉做些出,给王妃送过去的。”新竹这是在点拨她呢,王府貌似样样不缺,她这一点手艺还算新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破不说破,拉着柳夷光往厨房去了。“赶紧的,把你那个凉粉做些出来,给王妃送过去。”。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金丝枣糕小说

祁岩一走,新桃的笑容就垮了,又因她今日化的是笑唇,即便都快起气死了,也不过像是薄怒。

新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破不说破,拉着柳夷光往厨房去了。“赶紧的,把你那个凉粉做些出来,给王妃送过去。”

新竹这是在提点她呢,王府倒是样样不缺,她这点手艺还算拿得出手。

毕竟是给王妃做的,也不能太随意了,色、香、味,样样都须雕琢,新竹也知道些王妃的喜好,从旁指点着。做出来的成果,让人眼睛都移不开。

撇开味道不谈,也不知道她是生了什么玲珑心,能做出这样美丽的食物,看了竟舍不得吃。像是初夏荷叶上的一滴露水,晶莹剔透,让人丝毫不会怀疑,阳光一照,它便能流光溢彩。

她用一只瓷碗装起来,又在上面盖了一只碗,放入了装着冰块的食盒里。原本以为她都做好了,但是她又开始炼糖、泡茶、煮牛乳,最后竟将糖、牛乳、茶一块儿煮了。

“呀!”

已经有不少人发出了错愕的声音。

柳夷光摸了摸鼻子,额,这哪里像是黑暗料理了吗?

也没有合适的器皿,只能用青瓷的酒盅给装上。先放井水里凉着。又用糯米粉搓了珍珠大的小汤圆儿,煮熟了,捞起来,小碗装了备用。

吃什么都得从头到尾现做,忒麻烦。柳夷光擦擦头上的汗,道:“这些都放到冰窖里凉着,我再做一样点心。”

听新竹说起王妃喜食红枣,又见有现成的枣泥,便想着可以做金丝枣糕。

做这道点心令她心情飞扬,当年自己就是靠着这道点心捞到了第一桶金——在大学门口练摊儿,一个月赚不少钱呢。

不知不觉,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围观,除了另外几位大厨。

“哟呵,这么多鸡蛋只要蛋清,够浪费的。”

也不知道是谁多了一句嘴,其他的人都笑了。

柳夷光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致志地做着手里的活儿。在没有电动打蛋器的时代,纯手动打发鸡蛋白,需要很大的勇气还有恒心。中间加了三次糖,算是能歇会儿,手都快抽筋了,总算出了白沫。将枣泥倒进来,又用筛子筛了面粉,拌匀之后,倒入方方正正的大磁盘里,并用绢布盖着。

王府的灶台还未改进,好在旁边有一个用来煨汤的灶膛,勉强可以用来烤蛋糕。

她伸手进去感觉了一下温度,不太热,走到桂圆身边,从她身后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木材里挑了三四个出来,道:“这几个都放到里面,火要旺些才好。”

等感觉到温度差不多了,她才将磁盘放了进去。

新竹从前是最不爱到厨房来的,这会儿瞧着柳夷光做点心,却是一点儿都不想挪地方,眼巴巴地盯着灶膛,脑补着这点心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问到香味了没有?这香味真好闻!”

枣糕的香味就散了出来,从鼻子窜入了骨子里,怎么闻都闻不够的甜蜜馨香。厨房里,只听得到吸气声,听不到吐气声。

满汉全席排名第一的糕点,果然名不虚全。

“这味道太别致了,让人心里热乎乎的。”新竹感叹道。在双柳庄时也吃了不少她做的点心,倒是没见她做过这个。吃不上,多少有点遗憾。

柳夷光瞧见了她眼馋的模样,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我悄悄地留一些给你。”

新竹的笑容更深了。

到了时间,柳夷光带了自制的手套,将枣糕取了出来。

周遭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明明看起来制作方法并不算复杂,可是做出来的成果怎么会如此诱人?

枣糕蒸的也好吃,只是没有烤的香。她将整块的枣糕切成一块一块的,都码好了放进食盒。

英嬷嬷围着食盒转了几圈,眼神里透着贪婪。这是给王妃的点心,她是有这心也没这胆,当众说出尝尝的话来。

柳夷光虽然看出英嬷嬷的心思,却不想遂了她的心愿。让人将另一个装着凉粉奶茶的盒子都拿出来,自己一手拎一个,丝毫不费力。

新竹要接过来一个,她瞧了瞧她纤细的身子,坚定地摇摇头:“没事,我拿得了。”

其实在场的有不少人都想给她拎食盒,给王妃送东西,那是多大的体面!谁也不曾想,她小小的一个人儿,看着也不怎么健壮,居然能一手拎起两个食盒。

柳夷光也很无奈,似乎每次在旁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力气都会引来侧目。

“英嬷嬷,我们这就走了。”

英嬷嬷一直将她们送到了月亮门,见她们走远了,这才跺脚,恶狠狠地骂道:“作死的丫头片子,一点眼力见儿也没有。”用力地吸吸鼻子,还能闻到枣糕儿香。

一出了月亮门,新竹就笑倒了,揉揉自己的肚子,小声道:“瞧见没有,英嬷嬷馋的那样儿。要我说她真不适合待在膳堂,一年比一年圆润。”

圆她瞧出来了,润她真的瞧不出来,新竹说话不刻薄,因为柳夷光可是听新桃说过英嬷嬷“猪都不没有胖成她那样儿的”。

新桃说话,有时候还挺一针见血。

两人说笑间就走到了福荣堂,妙音亲自来迎,见她一人拎着两架快半人高的提盒,忙让小丫头过去接着。

“你这病才好,东西让小丫头拿着就是了,何苦自己拿来。”

新竹接着她的话头道:“她是个怕麻烦别个的,姐姐别看她身量小,却有着一把大气力,我要帮她提,她都不肯呢。”

柳夷光认真道:“我这不是怜香惜玉,不舍得姐姐这样的美人儿做这些粗活嘛。”

妙音、新竹笑弯了腰,妙音道:“得亏你是个丫头片子,这要是谁家的儿郎,可不是要哄死个人。”

说话间,将她们二人引进了屋子。

端亲王妃已经将请安的都给打发走了,就等着她过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便拿起府中的账本来看。这会儿听到丫头们的笑声,知道是阿柳过来了。

“给王妃请安。”柳夷光和新桃一起下拜。

王妃含笑点头,让她过来,仔细地瞧了瞧:“嗯,气色倒也还好,可见恢复得不错。”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