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四章 银钱

时间:2022-01-15 20:51:06来源:乐钓文学

刀刀削面从锅里沥干,她又踅摸了半斤有肥有瘦的猪肉、三瓣蒜、半截姜剁成了末,锅里用肥肉炼出油来,将香叶、花椒、大料等香料炒出香味来,沥干调料,放半勺酱,再倒入肉末、蒜末及姜末,加丁点点儿酒、酱油,再滴两滴陈醋。不知不觉了有不少人完全停止了手头的不知不觉已经有不少人停止了手头的活计,专注地看着柳夷光做菜。美人抚琴跳舞,她们也见过,不用说那都是极美的画面,和在膳房里的她们属于不同的世界。不成想,美人耍刀舞勺,竟然也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银钱小说

刀削面从锅里捞出来,她又寻摸了半斤有肥有瘦的猪肉、三瓣蒜、半截姜剁成了末,锅里用肥肉炼出油来,将香叶、花椒、大料等香料炒出香味来,捞出调料,放半勺酱,再放入肉末、蒜末及姜末,加一丁点儿酒、酱油,再滴两滴陈醋。

不知不觉已经有不少人停止了手头的活计,专注地看着柳夷光做菜。美人抚琴跳舞,她们也见过,不用说那都是极美的画面,和在膳房里的她们属于不同的世界。不成想,美人耍刀舞勺,竟然也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浇上高汤之后,柳夷光对桂圆道:“火再烧旺些。”桂圆忙递了两根柴火进去。柳夷光拿出一个瓷瓶,想要往里加点秘制调味料。英嬷嬷眼疾手快,拦住了她。

“嚯,这东西是外头带进来的?”小豆眼儿一眯,只剩下一道缝。

柳夷光拍拍自己的脑门,很是抱歉道:“这是我自制的一点儿调味料,能让卤子味道更鲜美。”

“这也不行,凡是饮食所用,需等御医检验,登记入册之后方可使用。”

这么麻烦啊,柳夷光收起了瓶子,道:“那就不用吧。”直接将卤子盛入两个巴掌大的瓷碗中。又让人拿了食盒过来,放好。

“哪里就需要两碗面了?”英嬷嬷道:“一份就够了。”

柳夷光含糊地回道:“世子中午没吃好,晚上要多吃点。这是面食,多吃无碍。”英嬷嬷也无话可说,又见她将橙酿蟹中加了盐粒稍微一拌,装了盘,也放到了食盒里。

“这些都得趁热吃,我这就给世子送过去。”说着提着食盒就要走。

英嬷嬷不得不感叹,这小妮子可真没见过世面,一点儿规矩也没有。脸上的笑意冷了几分,话语却不失热忱:“这些活计怎么能让姑娘做?冬儿,还不帮姑娘拿着饭盒。”

柳夷光连忙道:“嬷嬷喊我阿柳也就是了。”又对冬儿道:“劳烦你跟我走一趟。”

“不……不麻烦。”冬儿脸微微一红,这个阿柳姑娘太好看了,人也和气得很,跟其他几个厨娘不一样。

聆风院也大,她只记得跟着蒋嬷嬷在回廊里左拐右拐了几次才到了,这会儿原路返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每次要拐弯的时候,冬儿都会小声地提醒,除此之外,也不多说一句话。

到了世子寝殿外的月亮门,冬儿便止住了脚步,将食盒交给了柳夷光。难得与人相处这么愉快,柳夷光拿出一个荷包给她。“这是我自己做的糖果。”

冬儿惶恐道:“给……给……我的?”

可不就是给你的吗?柳夷光含笑点头,“这糖我用竹叶包着的,又用米糊纸裹着,剥了竹叶儿皮直接吃就成。只是天热,不能放太久。”

冬儿接了糖,不知道说什么好,柳夷光已经拎着食盒进去了。

进了月亮门便听到房中传来的阵阵说笑声,细听来,确实祁岩在吹嘘自己的功绩。她便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该不该进去。

“阿柳来了?快快进来。”

这位热情的美女又是谁?她只得笑着应道:“好。”

到了屋子里,便看到祁岩身边围着五六个丫头,各个都眼冒桃心儿地瞧着他傻乐。

新竹过来,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摆上桌。小声问道:“就这些?”

柳夷光惭愧地点点头,这就不少了!她用的可是海碗!

新竹摇摇头,祁岩看过来,脸上的神色倒是不变,仍高兴着的样子,让她安心了一些。

“这面食倒是奇怪,外薄里厚,状似柳叶,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柳夷光忙过来,帮他将卤子倒进碗里,给他拌好了,退了一步说:“回世子,这是刀削面。”

这什么难听的名儿?一看就是她随意给取的,没文化真可怕,又指着碗中的橙子道:“将橙子这样摆着也算一道菜了?”

她连忙过去,将顶而掀开,酒香、蟹香、橙香交织出的香味就飘散开了。“这是橙酿蟹。”

这名儿倒还听得过去,两碗面,两个橙盅,祁岩看着好笑,恐怕这两样都不是给他做的,而是她自己想吃的。

“刀削面,橙酿蟹……”祁岩念叨了一声,笑道:“我看这面得叫柳削面才对。”柳夷光暗暗磨牙,面上仍笑着。

“得,你先尝尝有毒没毒。”

明明你已经吃了一口好吗?柳夷光刚想反驳,福至心灵理解了世子的良苦用心,这是找理由给自己开小灶啊,立刻虚情假意地推让了一番,就跪坐到他对面。

众人绝倒,难道当我们都是瞎子聋子傻子吗?

只是,他这么一说,倒也不能指责阿柳坏了规矩。

柳夷光将其中一只橙盅捧到了祁岩面前,又捧了一只到自己面前。厨房离寝宫也忒远了些,都有些凉了,不过味道还是很鲜美。柳夷光眯着眼睛,很是享受。

“有蟹无酒,未免失了真味。”

听得祁岩的话,新竹便要去拿酒,又问柳夷光道:“饮什么酒好?”

柳夷光忙回道:“一壶花雕、两颗冰糖、再切些姜丝,用小炉子温片刻即可。”

一个二等丫头,竟支使起大丫头来了,另外两位大丫鬟新兰、新荷可瞧不惯她那张狂样儿,拉着新桃出去了。

新竹不过是淡淡地瞧了她们的背影一眼。便准备温酒去了。

“奴婢见厨房准备了好些精致的菜品,不想班门弄斧……世子若觉得面条太瓷实了,少用点便是,待会儿还有别的菜送上来。”

祁岩越发觉得好笑,他都不知道府里还有这样大的碗……可不瓷实么。

“让厨房不用端菜上来了,那些精致的菜品日日吃,都腻歪了,不如这柳削面实在。”五日的快马加今日面圣,感觉灵魂都被掏空了,半碗面下肚,反而觉得踏实了。

柳夷光不置可否,那些新鲜的菜色,光是看着就知道好吃,她很是怀疑,这位世子是被惯得没边儿了,山珍海味吃腻了,物极必反,喜欢上粗茶淡饭了。

新竹将温好的酒端过来,柳夷光给他倒好。

“给自己也倒上。”

柳夷光给自己满上一杯,舔了一口,味道不错。

一人捧着一个酒盅,小口小口地喝着。惬意得很。

祁岩冷不丁地说:“怎么看着你如此悠哉,不像个小丫头,倒像个小老头。”

柳夷光也不管他说什么,酒足饭饱,跪地谢恩,施施然拎着装着空碗空碟的食盒告退了,将祁岩的长笑帅到身后。

走到门口,碰上新兰,她刚想招呼一声,新兰伸出拽着汗巾的手,指着一个小丫头骂道:“好个没有眼力见的死丫头,就知道躲懒,还不赶紧过来把食盒拿走?”

好端端地被骂了一顿,那小丫头露出委屈的神情,让柳夷光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额,不用了,我送到膳堂也不费事。”

新兰嘴巴一斜,眼角下拉,“这事儿谁都可以做,但是规矩在那儿,什么人做什么事都得按着规矩来。”

柳夷光听了,小脸一红,原来是在指桑骂槐,尴尬地笑一笑,将食盒递给了小丫头。走了几步,便听到小丫头小声抱怨:“送食盒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的活计了?仗着自己是大丫头就欺负人。”说着还那眼睛偷偷地瞥她。柳夷光只当自己是聋子哑巴,不去接这个话头。小丫头又道:“姐姐是新来的,可能不知道,四个大丫头里,新兰姐姐最凶不过了。”

她都这样“好心”地提醒了,柳夷光也不好装聋作哑太过了,甜甜一笑,小声道:“多谢你的提醒。”到了月亮门,连忙将食盒接过来,同她道:“食盒我自己送过去就成,麻烦你了。”

小丫头不松手,只盯着她腰间的荷包看。她这才恍然,拿出几个铜板来交与她。“辛苦你了。”小丫头假意推辞了一番,收到了袖子里,“阿柳姐姐真大方,以后有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

同一个院子里帮忙干点活儿还得收钱?几个铜板虽然不多,但是她仍觉得肉痛,更有一种被人宰了的感觉。大家都是丫鬟,拿那么点儿月钱,还能这么操作?

没有人领着,她这一路走得很曲折。好在凭着自己还算出色的方向感,最终到达了小厨房。这次回来,英嬷嬷可就更殷勤了,见她拎着食盒,自己可是亲手给接了过去。

“阿柳姑娘辛苦了,您看如今这灶台也只有五个,您若是中意哪个,明儿起您就用哪个。”

柳夷光忙道:“我听嬷嬷的安排。”

英嬷嬷小声道:“姑娘不必同我客气,想必姑娘也知道我们爷是个嘴叼的,这小厨房的人呐,隔段时间就要换一茬儿,您呐也别觉得过意不去。”

都是依附于祁岩而生存的人,自然要讨他的欢喜。他如今吃得她做的饭菜,她在这厨房里便有了落脚的地。英嬷嬷的话她听得明白得很。

不过瞧着那几位厨娘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不免有些心虚,都是同行,总会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伤在里头。

“我才刚来……还是交由嬷嬷们做主。”开玩笑,她才不会如此托大,一来就挤走一个人,多招人恨呢!若想优哉游哉地过好在王府的日子,她早就打好了夹着尾巴做人寻找机会自立门户的主意。

英嬷嬷面色不变,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汗巾,擦擦头上的汗:“知道你们小姑娘家面皮薄心又善,那这事儿我自己跟蒋嬷嬷商量着办。”

柳夷光抿唇笑笑,真跟小白兔似的。大约英嬷嬷对她这样的态度也很满意,便让她先回去休息。

身为二等丫头,住宿条件不好不坏,三人一间屋子,一张大通铺。铺盖及一应生活用品珍珠已经帮她领回来了并放到了柜子里。只剩下一些从双柳庄带来的私人用品还未整理。

柳夷光觉得过意不去,跟她道了谢。又见一间房里,另外一个姑娘表情伤感,便也不去主动说话。收拾好东西,拿着自己的脸盆去打水洗漱,珍珠见状,也连忙拿着盆跟了去。

“聆风院二等丫头一共六个,今儿房里花菱和锦葵两个搬了出去,春羽姑娘很难过。”珍珠小声说到。

她们挤掉了两个二等丫头?柳夷光苦笑,看来就算她自己与珍珠生分,旁人也还是会将她们视为一体。珍珠问道:“你带了多少银钱来?我带来的银钱都撒了一半出去。聆风院的二等丫头可不大好做。”柳夷光张了张嘴,郁闷道:“倒是带了一些。不过照这样花下去,也用不了许久。”

便听珍珠叹气:“一开始确实艰难,不过若是得了脸,自然有人孝敬,也用不着这般花销。”

柳夷光知道她的野心,在府中只身一人怕是很难达成愿望,只能先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用银钱来笼络这些人,是最简单的方法。

“反正我就这么些银钱,花完估计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索性不花了。”柳夷光咬牙道,心里又想着,自己著书,纸墨笔砚之类的现在都得花自己的钱来买,花费可不小,现在又没有进项,还是省着点好。

珍珠哑然,果然无欲则刚。又觉得她命真的好,这才刚进府,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得到了王妃的垂青。她鞠了一捧水浇到脸上。她有她的命,而自己有自己的运。

待她们二人洗漱完毕,各自铺好自己的铺盖,春羽发觉准备就寝的二人并没有想要宽慰她的意思,不由得觉得索然无味,悻悻地去梳洗了。

路上睡不安稳,这会儿沾了床,浑身舒坦。“太舒服了。”柳夷光呢喃着睡着了。

“阿柳、阿柳。”头昏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唤她,可眼皮怎么这样重。

“蒋嬷嬷,她好似病得越来越严重了。”

原来是生病了,难怪这么难受。现在的医疗水平并不高,她一直都很重视锻炼身体的好么,怎么还是生病了?

“让人把西南角的房间收拾出来,把人先移过去。”

听声音像是蒋嬷嬷,也是了,自己病了当然是要被隔离开。柳夷光只感觉到有人用被子将她裹了几圈,扛在了肩膀上。

这可真是别致的对待病人的方式。

感觉到自己被放平了,她努力地说了一句:“劳烦给我煮一碗生姜水。”毕竟,她已经感觉到没人要给她请个大夫。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