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二章 刀削面、橙酿蟹

时间:2022-01-15 20:51:05来源:乐钓文学

众目睽睽之下,祁岩将红枣包核桃仁咬得嘎嘣响,吃得不亦乐乎。昨日见了女神,又抱上到了大腿,柳夷光很开心,一扫不晕车时的沉郁,又重焕出美人该有的光彩来。帅男美女言笑晏晏,是多美好的的画面,明明不在场的除了新竹之外都有心可观赏。新竹开心啊,之后还在为这个今日见了女神,又抱上到了大腿,柳夷光很高兴,一扫晕车时的阴郁,又焕发出美人该有的光彩来。俊男美女言笑晏晏,是多美好的画面,偏偏在场的除了新竹之外都无心观赏。。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刀削面、橙酿蟹小说

众目睽睽之下,祁岩将红枣包核桃仁咬得嘎嘣响,吃得不亦乐乎。

今日见了女神,又抱上到了大腿,柳夷光很高兴,一扫晕车时的阴郁,又焕发出美人该有的光彩来。俊男美女言笑晏晏,是多美好的画面,偏偏在场的除了新竹之外都无心观赏。

新竹高兴啊,之前还在为这个小妮子担心,现在看来,王妃那里是没什么问题了。以后在王府里也可过得滋润些。

通往聆风院的路两边种了许多海棠树,才着果,黄豆大小的青果子挂在枝头,柳夷光一路行来,心道:到了秋天,收上来的果子不知道能做多少果酱。

祁岩吃东西不说话,一行人在诡异的安静氛围下回到聆风院。

世子钦点了柳夷光备膳,蒋嬷嬷得到消息之后,思索了片刻,亲自带她到了小厨房。对此,柳夷光不胜感激。由高层带领认识新同事,这个似乎就已经盖上了“骨干”或者“有后台”的标签。不管从哪方面想,对她现在的状况而言,没有坏处。

说是“小厨房”,就其面积和人员配置来说,一点都不算小。

光大灶台就有五个,每个灶台配置一个主厨,两个打下手的丫头,此外还有洗菜的、切菜的、端菜的妈妈和小丫头,数人头都数不过来。

蒋妈妈冷不丁过来一趟,还领来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丫头,说不好奇那是假的。大家手里的工作不停,却支起了耳朵。

冯妈妈往他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面色没什么变化,但心里着实吃了一惊。这小丫头的能赖倒是不小,这就笼络住了蒋嬷嬷。

小厨房管事的,是一个被称作英嬷嬷的妇人,大约四十岁,个头不高,一身横肉,笑起来脸上的肉都堆起来,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小厨房的油水足。

“您老怎么亲自过来了。”英嬷嬷努力地笑着,柳夷光默默地将头低下了,想到了范伟那句经典台词“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这总结,忒精辟。

蒋嬷嬷拿起手绢擦擦头上的汗珠,不紧不慢开口:“这个丫头是新来的,爷近身使唤的,先搁你这儿一段时间。”

英嬷嬷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么漂亮的丫头,放我这儿可真是糟蹋了!”心里却咂摸着蒋嬷嬷的话,世子爷近身使唤的丫头,一来就是个二等起步的,果然柳家人虽然离了府,却还在府里扎着根呢。只是这么水灵灵的一个小姑娘,在膳房里能做什么?绣花?恐怕连刀都拿不了吧!不免觉得蒋嬷嬷是在给她出难题。便小心的问道:“这位姑娘有拿手的活计没有?”

蒋嬷嬷仍是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说道:“今儿先腾一个灶台,给世子爷做几道菜,具体事宜,明日禀明了王妃有了章程再说。”

这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要做主厨了?英嬷嬷皱着眉,如今这灶上的,可都是花重金聘请的名厨。让她们腾位子……

蒋嬷嬷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柳夷光,对她说:“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英嬷嬷开口,这几日在路上,世子爷也顾不上饮食,既让你做,你便好生做着。”

柳夷光甜甜一笑:“是,奴婢一定好好地做。”扑闪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得人一愣。不免心软了两分,伸手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这才离开。

只要不是傻的,看了都能明白,这是蒋嬷嬷放出来的信号,这个丫头,蒋嬷嬷十分喜欢。

桂圆和枣儿一看这情势,交流了一下眼神,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悔意和希望。

“既然如此,那今日你就先到这里来。”英嬷嬷挺了挺腰,将方才在蒋嬷嬷面前收缩了些的肚子又放了出来,往冯妈妈的灶台那边走过去。

柳夷光乖巧地给冯妈妈作了一个揖:“冯妈妈,又来叨扰您了。”

冯妈妈心中也有些恼怒,但之前被她那么威胁过,现在她收起了刀,她反而惶恐起来。朝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柳夷光也不客气,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觉得甚是碍事。挽了半天,只是袖口太大,无论怎么挽都挽不起来。枣儿一看,忙拿出一根袖带,过去帮她将袖子绑好。

原来还能这样,柳夷光感激地道谢。其他人瞧着她这个样子,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连袖子都不会绑,一看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居然也敢说自己会烹饪。

她眼尖,早就看到角落里摆着一篓子螃蟹,这个时节,还不到吃螃蟹的时候,那篓子螃蟹个头不大,却也勾起了她肚子里的馋虫。在庄子里,她都极守规矩,不到时节万万不肯打捞如灵溪里的螃蟹。今年还一只螃蟹都没吃到呢。

“有橙子么?”柳夷光问枣儿。

枣儿点头:“有是有,可是这个得向英嬷嬷拿,这会儿庄子里橙子还未送来,现有的这些都是贡品赏赐下来的。”

也是,这里吃个反季节水果不容易。

即便如此,她仍提出了要求:“挑两颗顶上带枝叶的来。”

做菜怎么还用上果子了,英嬷嬷拿了两个橙子过来,同她道:“这东西虽不值什么,只是这时节可不易寻,可省着用。”

“晓得的,多谢嬷嬷。”

沾些盐粒儿在手上,在橙子上摩擦,闻见香了,迅速放入井水中洗净,将带枝叶的顶端切掉,去囊,只挤出少许的橙汁在橙盅里。这一套动作下来,倒是好看。

又自己到篓子里捡了七八只蟹,每一次过手的时候都掂了掂,专挑沉手的拿。没有想到,这会儿已经有长得不错的螃蟹了。柳夷光觉得自己在庄子待得整个人都小家子气了许多,这里是王府,不是好的东西怎么进的来?

又拿出自己的拆蟹工具,将蟹黄、蟹油、蟹肉拆好放入橙盅。

“小点儿的甑有么?上甑蒸。”

也是枣儿拿了甑过来,往锅里加水的时候,柳夷光制止了,“我自己来。”说着,接过瓢,舀了半瓢水,又倒了半壶花雕两勺醋,这才上甑。

趁着蒸螃蟹的这个时候,她立马又开始和面,算了一下时间,擀面条是来不及了,便让人在大灶的锅子里烧热水,水滚了,她的面也和好了。手中抱着面团,闪着银光的刀在她手中不断地一起一落,片儿面就想雪花一样落入了水里,一滴水花也没有溅出来。

刀削面、橙酿蟹,这个搭配自己都觉得不大和谐。柳夷光干笑两声,也不知道祁岩有没有那么好心,给自己留一个橙酿蟹。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