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三丁包

时间:2022-01-15 20:50:54来源:乐钓文学

“殿下,你莫也不是不喜欢上我了?”祁曜瞳孔再放大,似是不敢我相信自己耳朵。“你…一个女孩子家…这种话怎么能随意说进出口的。”原本会觉得没什么,虽然被他这么一说,她反倒没那么坦坦荡荡了,沉吟片刻了片刻道:“倘若也不是这个原因,婢子真的想不出除了旁的什么原因,能得殿“你…一个女孩子家…这种话怎么能随意说出口的。”。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三丁包小说

“殿下,你莫不是喜欢上我了?”

祁曜瞳孔放大,似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一个女孩子家…这种话怎么能随意说出口的。”

本来觉得没什么,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她反而没那么坦荡了,沉吟了片刻道:“如若不是这个原因,婢子实在想不出还有旁的什么原因,能得殿下的另眼相待。”

祁曜失笑,在他有限地能够经常接触到的女性中,她的确是最特别的一个。

特别的没有心机。

如此,还是让她这样懵懂的活着便是了。

“罢了,本王同你说这些做什么。”祁曜嘴角弯了弯:“你只要记住,本王视你如子彦一般。”

这是把自己当做兄弟,还是朋友?柳夷光有小小的难为情,自己未免太过自作多情,双手捂住脸道:“如此甚好,殿下将我当兄弟,日后我亦视殿下为兄弟。”

她纯粹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绝不想认一个哥回来,她的哥哥已经够多了。

祁曜见她害羞的模样,甚是可爱。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嗯。”

没有想到这次被发好人卡的人是自己,心里有点酸酸的。她愣愣地看着面前眼神柔和的睿王,她一个奴婢,何德何能与他称兄道弟?莫不是因为自己告知未名山庄一事,令他发觉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想要招揽她?

有了自作多情的前车之鉴,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妄自猜测比较好。与他们相处,如若没有这个智商与城府,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为好。

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尴尬地整理了一下发帘。

“殿下,更深露重,不如回去安寝?”

场面太尴尬,纵使脸皮再厚,也有些受不住。

祁曜无知无觉,点了点头:“是晚了。”

“那婢子便回去歇息了,殿下也早点歇息。”

说完,便福了福,像只兔子一般跑开去。

原本打算送她的祁曜,被甩开了老远,讪讪地停住了脚步,目送她的背影离开。

常星也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方才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确认过了,阿柳是个小可爱,他们家睿王是根呆木头。

这一夜,柳夷光睡得不甚安稳。每每想到自己的问话,都扼腕不已。反正也睡不着,便早早地起床,到竹园挖了一些鲜笋,打算蒸三丁包吃。

泡在厨房里,便能洗刷所有的烦闷。

挖了笋,便又去挑了一只又肥又嫩的隔年母鸡和一块膘肥适中的五花肋条。

一个人在厨房时,她便能尽情地展现自己的刀功。下刀轻而快,将笋丁、鸡丁、肉丁切得一般大小,倒入陶盆中。

她亦觉得十分满意,对有一点点强迫症的人来说,看到这样一般大小的馅料,心中很是的舒畅。

包子最重要的部分其实不是馅料,而是面,发面可是一门不大好掌握的技术,需要丰富的经验。想要包子松软可口,又不带酵母的酸味,便要一次次地积累经验,就算是再好的白案师傅,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做包子也不简单。”柳夷光自言自语,即便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都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做到最好,何况是自己不擅长的呢?自己也就只是在社交方面有些障碍,偶尔失手也没什么嘛。反正现在还算是个小萝莉,还有机会可以翻盘。

看着已经发好的面团,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完美。

包好了包子,上屉蒸。不一会儿就闻到了香味。

这香味像是长了脚一样,在院子里面都传开了。勾得那些还在睡梦中的人睁开了眼睛。

新竹迷迷糊糊的问:“阿柳,什么味道这般香?你闻到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她伸手一摸,旁边是空的。心想,阿柳这又是做好吃的去了。

因为是心血来潮,她做了许多,够七八个人吃的。想着藏两个待会儿给小五送去。

睡梦之间的祁岩也闻到了香味,口水都流了一枕头。原本就感到劳累,想多睡一会儿。如今却被这香味勾得馋虫苏醒,既想睡觉,又想美食,懊恼得不行!

“去看看厨房在做什么?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睡一觉了。”

新桃答应了一声,到了厨房间只有柳夷光一人在,便皮笑肉不笑地问到:“这样大清早的,在做什么呢?”

“今天起早了些,便想给世子做点不一样的早膳。”

新桃和新竹可不一样,她可是明显的感觉到了新桃对他的敌意。在面对新桃的时候会更加的谨慎一些。阿娘也曾经告诫过她,受宠的大丫鬟,可能比府里的庶出公子和小姐都要体面,轻易开罪不得。

“我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过是几个包子罢了。”新桃瞥了一眼蒸笼,嘲笑道:“这样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敢端到世子面前。”

“包子怎么上不了台面?”柳夷光很是疑惑,认真地请教。

让新桃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在王府包子都是给下人吃的。”不过这个香味,倒与普通的包子差别很大,光是闻着这味儿,便挪不动道。

“姐姐说这话可就让包子伤心了。”她故作懵懂的样子:“食物还分什么贵贱?都是为了果腹,谁又比谁高贵许多?”

新桃呼吸一滞,她的意思是大家都是奴婢,没有谁比谁高贵?还真是不知深浅。

“柳大娘还说你是个不善言辞的,我看你倒是牙尖嘴利得很。”

柳夷光很是无辜,怎么就牙尖嘴利了?她真心实意为包子叫屈!

“新桃姐姐到厨房来应该不是为了教训我吧?”柳夷光心情也不甚好,更没精力同她继续周旋。

“世子也要起身了,你将早膳准备好便送过去。”

新桃也只是心中不快,想要刺她几句。她算是看明白了,只要在这双柳庄,世子便会给她体面。等回了王府,样样都有规矩法度,她便无法放肆了。

世子什么样,她最清楚不过。不过是头次见到乡野间的小女孩,觉得有意思,与之前捧戏子花魁没什么两样,新鲜感过了便也就撂开了。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