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造化

时间:2022-01-15 20:50:51来源:乐钓文学

柳夷光着一个人从窗台跳上了屋顶,如一阵风般地消失了看不见了,整个人钉在了原地,原来传说中的轻功真的不存在!侍人出带话:“阿柳姑娘,进来吧!”没来由得生起几分忐忑不安,她抹抹头上的汗水,随着侍人进来了。祁曜正伏案疾书写毛笔字,她刚想请安,他便地说:“将吃食放祁曜正伏案写字,她刚想请安,他便说道:“将吃食放下便退下吧。”。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造化小说

柳夷光着一个人从窗台跳上了屋顶,如一阵风般地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钉在了原地,原来传说中的轻功真的存在!

侍人出来传话:“阿柳姑娘,进去吧!”

没来由得生出几分忐忑,她擦擦头上的汗水,随着侍人进去了。

祁曜正伏案写字,她刚想请安,他便说道:“将吃食放下便退下吧。”

“是。”

她将仙草冻从食盒中拿出来,放到案上,这是她用冰镇过的,又在食盒中裹了冰块,就算在外面站了许久,仙草冻还凉着。

方才祁岩恶作剧般的表情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还以为到了睿王这里要受一阵排头。没想到这般容易就脱身了。

等她恭敬地退到了门口,祁曜突然道:“你今日这番举动实在不妥。”大约是看她步子迈得实在欢快,他有些不快,忍不住出言。

她脚步顿了顿,又慢慢地踱到他的案前,惶恐不安地跪下。

瞧着她这惶惶地模样,他的眉头又皱了皱,明明是那样张牙舞爪的人,到了他们面前,却屡屡惶恐,他们就那么可怕?他自问对她还算不错,不至于让她这般害怕吧。

“她人诽谤于你,端亲王府自有法度来惩罚她,你自己出手,便落了下乘。两相各打一大板,最后都要受惩罚。”

他这是在指点自己?

柳夷光最怕听这些,他们过惯了勾心斗角的日子,凡事都做得遮遮掩掩,当然不知这样痛痛快快地怼回去心中有多爽快。何况,她亦知道,就算要受惩罚,也不至于是丢了命的惩罚。

祁曜见她脸上似有不服,反而勾了勾唇。

“日后进了王府,还这般莽撞,怕是子彦都护不得你周全。”

柳夷光听他的话,忽而扬起头来,带着一丝狡黠地笑意道:“婢子凭手艺吃饭,只要手艺够好,让主子瞧到婢子的好处,自会忽略婢子的缺点。”

还真不怕闪了舌头,凭手艺吃饭?

“手艺?”他指着桌上的仙草冻道:“不过一些吃食罢了。你道人人都好美食的?”

柳夷光扬扬眉:“至少,婢子还未发现有人不好美食。”她站了起来,双手插着腰:“除了烹饪美食,婢子还有更加有用的手艺。若殿下有一日需要婢子的帮忙,婢子也是很乐意效劳的!”

她观察得很清楚,每次自己装怂,睿王殿下便不大高兴,若是自己放肆些,他反而态度和蔼。

“哦?你倒是先将自己的本事说来听听。”

“这个嘛,先保密,等用得上时,婢子自然毛遂自荐,义不容辞。”她眯着眼睛笑着:“用得着时,说不定还能换个恩典。”

他只当是这个小丫头在说笑话了,并不放在心上。

柳夷光见他没有那般不悦了,腆着脸问道:“婢子方才见一武林高手飞檐走壁,伸手了得。不知他能否收徒呢?”

祁曜扶额,“若说高手,本王倒是记得,柳管家当年随叔父行走沙时,擒天戟一出便让敌军闻风丧胆。”

“咦,阿爹竟然也曾这样威风过吗?”她神色之间满满地好奇之色:“阿爹倒是从未提起过。”早知阿爹这样厉害,她早就央着他学武了。

她很是狗腿地跑了过去,端起仙草冻放到他的手上,脸上带着讨好地笑意:“殿下便同婢子说说阿爹的英雄事迹。”

祁曜咳嗽了一声,老脸一红。不过是叔父在他们临行前,在他们面前感叹了一声罢了。应是指点他们对待柳管家要客气些。

柳夷光撇撇嘴,原来不过是客气地那么一说。

“你现在若是学武怕是晚了。这都是靠的童子功,得打小就练上。”祁曜就着碗饮了一口,味道极好。与上次尝过的味道又不大一样,香味更加清雅。

她只得作罢,想来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不如厨艺。小时候,想要练练身手,想自己练习跆拳道,在踢了几天空气之后,上腿踢木板,之后在卧床了数天。这可是血的教训!

侍人在一旁,尽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心中盘算着如何将这个小丫头弄到合宸宫,端亲王世子是个好吃的,放着这样好的厨娘,定不那么容易放手。

快到午膳时间,祁岩过来了,身后跟着新桃与新竹。柳夷光自觉地站到了新竹的身后,正经主子来了,她当然不好过于随意。

“一人用膳太孤单,还是上你这来热闹些。我已经让人直接把饭菜送到这儿了。”

祁曜神色泰然,毕竟也算是在他家做客,客随主便,忍他一忍。

“元朗,你待我太过冷淡。”他以长袖掩面,装作哭泣。

忍无可忍,祁曜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沉声吩咐:“常星,送客。”

侍人满脸堆着笑,走到祁岩身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世子,请吧。”

祁岩目瞪口呆,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祁曜,恶狠狠地说:“算你狠!”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柳夷光,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走就走!”

他都走了,柳夷光自然跟在他身后走了。

常星张了张口,说不出挽留的话。看了一眼自家睿王,好似并未在意阿柳姑娘的离去。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出了睿王的院子,祁岩便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柳夷光一番,直将她看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待会儿将香蕈小母鸡端一碗给元朗送去。”

柳夷光暗自思量,他今儿是怎么了,方才指定她去给睿王送仙草冻,现下有打发她去送鸡汤。就算这本就该她这个丫头来做,为何感觉自己正在走向这个小狐狸布下的陷阱?或者,他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忠诚度?

“是…是”一个字让她回答得零碎。

到底还是出身乡野,祁岩觉得就这样将她送给祁曜,到了合宸宫倒是丢了自家王府的脸。不若先放王府调教一段时间,调教好了再送到宫里。好在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小丫头,还有调教的空间,有他这样的人指点,必定能有建树。

“你这丫头,遇上本世子算是你的造化了。”他忍不住感叹。

没头没脑怎么冒出这么一句话?她着实惶恐。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