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盐山

时间:2022-01-15 20:50:47来源:乐钓文学

她好像也切记什么提问,一碗酒喝完,也不吵着再次喝,反倒将酒碗倒盖在石头上,道:“不能够喝了,再喝得喝多了。”这举动又让他起疑她现在的是否也可以醉着。“我是不能够喝了,殿下貌似也可以多喝点。微醉的感觉嘛还真不错,倘若醉得狠了,不但身体难受啊,会失言。”难不成这举动又让他疑心她现在是否醉着。。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盐山小说

她似乎也不要什么回答,一碗酒喝完,也不吵着继续喝,反而将酒碗倒盖在石头上,道:“不能喝了,再喝得喝醉了。”

这举动又让他疑心她现在是否醉着。

“我是不能喝了,殿下倒是可以多喝点。微醺的感觉嘛还不赖,若是醉得狠了,不仅身体难受,还会失态。”

难不成她刚才那般,竟不算失态?祁曜放下筷子,很是认真地端详,想要看明白她。

她的酒量着实不佳,前世也就一杯的量,却又喜欢喝点小酒,好在她素有分寸,每至微醺之境,便再不多喝。只是变得话痨,容易说出心里话。

“不好意思,喝了一点酒话便多了。”她柔柔地笑着:“殿下,你们这次可是为了中和乡的盐山而来?”

祁曜神色凝重,用力捏住她的手腕,沉声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柳夷光眼睛清亮得如同空中的星子,“我知道盐山在哪儿,还知道他们把盐贩到了哪儿。”

小丫头的话能相信吗?这条线他已派人追查了很久,但一丝蛛丝马迹也无。阳城地广,山地绵延。要找到那一窝人巢穴并不容易。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

许是话说多了,她挣开他的手,脚步虚浮地走到湖边,拘了一捧水喝了,又被湖面吹来的风一吹,脑子清醒些。回头一看,睿王脸色阴沉,像极了归元寺里的大罗金刚,令人望而生畏。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殿下,我原本想早点告诉你们,但是吧,您也知道,我胆子小……”

胆子小?他可没看出来。

眼看着他的脸越来越阴沉,柳夷光立马怂了,举手投降:“我并不是有意隐瞒,只是,不知殿下此次带了多少人马过来?”

祁曜竟被她问得一愣,他知道她不简单,但也不过以为她只是一个有厨艺天赋的小丫头。显然,他再次低估了她的聪慧。

“这无需你担忧,你只说你知道的。”

呃,这些她当然要问清楚了,关系到她的小命好么?粮、盐、布、铁、畜几乎撑起了整个商业体系,盐作为第二大宗的商品,一般为朝廷掌控,贩卖私盐那可是死罪。如果没有人撑腰,谁敢赚这种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活?她知道,敢做这事儿的,几乎都是亡命之徒。

若只是祁岩过来,她势必会将这事儿烂到肚子里,可祁曜老练沉稳,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信任感。

“离双柳庄50里,有一个庄子,叫未名山庄。”柳夷光微微皱着眉头,表情肃穆道:“您一查便知。”

大约是两年前,她为了寻找食材,走遍了中和乡。她也是偶然在一座山上发现了盐岩,简直如获至宝,盐可是不可缺少的调味料,但是这个时代,盐还比较稀缺,找到盐山倒是比找到金山银山更让她高兴。经过大半年的寻找,她终于确定了地方。只是不巧得很,这座盐山早就已经被人圈走了。

后来也向阿爹打听过未名山庄的事情,阿爹只知道这座山庄是阳城知州的庄子,其他的一概不知。

依据她的所知,盛产盐的地方,大多会发展为贸易中心。她亲眼看到盐悄无声息地运了出去,倒是连个水花都没溅起,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如果只是卖私盐,她倒不觉得有什么,哪朝哪代都有人干这个。她在意的是那些被他们送进去挖矿的人,每一个都是蒙着眼睛绑进去的。

“你说你知道他们把盐卖去哪里了?”

“哦,这个很容易猜到吧?”她朝着他淡淡一笑,如果他连这个都想不到,她就该为自己的小命担忧了。

祁曜眉头跳了跳,看来这些人把网扯得很大。

“你说的这些,本王还需要查证。”

“当然,我也就知道这么一点儿。毕竟以我这天人之姿,实在不大适合做探子。”她哈哈一笑,然后小声说:“做探子的长得越普通越好,对吧?”

祁曜给了一个尴尬而不是礼貌地微笑,他平日见的女子,自是端庄为主的,即便性子活泼,在人前自当克制。但次次见她,她都有些惊人之举。

柳夷光将想说的话说完,便打算撤了。只要他们捣毁了这个贩卖私盐的窝点,也就能解救那些被他们掳走的可怜人。这两年,她也在想办法,想要了解得更深入些,不过凭她一个小丫头,没有人脉,能有什么办法。

她慢条斯理地将东西收拾好,又将鱼骨和之前处理的内脏埋在一颗小树下。

祁曜就这么不懂声色地看着她做完这些,以前,他只觉得做这些微末的小事既无趣又浪费时间。在看着她有条有理地收拾东西时,他感受到了平和与安逸。

酒还剩下大半壶,她封好口,看了看那棵埋酒的松树,又看了看祁曜。

“殿下,这酒你还喝吗?”

原本是不打算要的,看她一副肉疼的表情,他几乎是立刻就伸出了手。

是她表现得不太明显吗?她确实有点肉痛。将酒挂到他的手指上,干笑了一声:“婢子也该回去休息了,殿下也早点休息!”

“嗯。”

还真是言简意赅,她福了福身,告退。

待她走远,祁曜身边多出一个人来。

“殿下,这东西奴才拿吧。”

祁曜顺手将东西交给他,嘱咐道:“这酒别让世子瞧见了。”

侍人笑着道:“阿柳姑娘天真烂漫,厨艺了得又酿得好酒,是个好姑娘。”心里也觉得纳罕,睿王向来威严,姑娘家都不敢亲近。这乡野里的小丫头,不仅敢亲近,还谈笑自若,实在稀奇。

看得出来,他们家睿王殿下对这位阿柳姑娘也很是照顾。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当初皇后觉得合宸宫里太过清冷,便送了俩性子活泼的宫女,不过一天,他们家睿王就觉得吵,又给退了回去。现在合宸宫里的女子都不大说话,冷清得很,冷清得很呐!

“回房罢。”祁曜背着手,踏着月光,心情甚好。

柳夷光则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妈呀,太吓人了!”要不是喝了点酒,她是真不敢在睿王面前这么放肆。希望自己这次的宝没有押错。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