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有方

时间:2022-01-15 20:50:43来源:乐钓文学

在她我以为吴立习但是晃荡两下就该立正站好了,却没想起他这性儿这样大,硬生生气晕了过去的。余下三个人大眼睛瞪小眼。一直到柳夷光滴问地问着:“那我们还在这儿吃饭时吗?”吃饭时?你怕是想多了!祁岩都气笑了。伸出手手指在她面前点了几下,却什么都说不出,重重地哼了一剩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有方小说

在她以为吴立习不过晃悠两下就该立正了,却没想到他这气性这样大,硬生生气晕了过去。

剩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直到柳夷光弱弱地问道:“那我们还在这儿吃饭吗?”

吃饭?你怕是想多了!祁岩都气笑了。伸出手指在她面前点了几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事儿跟她没完!

可她是真的饿,她经不住饿,饿着的时候,脾气就不大好。

眼睛提溜一转,小声道:“要不找个麻袋把他装起来带走?以我经验,像他这样的人吧,这样问话是问不出来什么的,把他关上几天,吓吓他,便什么都招了。”

这下就连睿王也忍不住了,这丫头也忒无法无天了,虽然这吴立习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他毕竟是个官儿,她是嫌命长了?

眼瞅着气氛不对劲,柳夷光非常识时务地立马道歉:“奴婢错了,不该乱出主意。”

祁岩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这是在庄子里长大的还是土匪窝里长大的,把他们当成什么人了?

既然不能就这么带走,只能先把人给弄醒了。柳夷光拔下自己的发簪,走到吴立习身边,忍住踢他两脚的冲动,蹲下来,将吴立习的脑袋掰过来用银簪在人中处猛扎了一下。

吴立习悠悠转醒,看到柳夷光凶神恶煞的表情,差点又晕过去。

“起来!”柳夷光恶声恶气地说到。

吴立习居然听话的站了起来,瑟缩地看了一眼柳夷光,太凶了,好可怕!

睿王咳嗽了一声,闷声道:“你这身体也太弱了些。”

“政务繁忙……”

柳夷光重重地“哼”了一声,吴立习不敢继续往下说。

祁岩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真不想承认,这个怂包居然能在京城的纨绔界与自己分庭抗礼。

“这么着吧,爷也是第一次上你这儿来,整一桌好菜,哥几个喝一盅,顺便谈谈心。”

柳夷光拿余光扫了一眼祁岩,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明明皇子皇孙的不正经起来,根本一丁点儿都彰显不出王室的贵气,什么邪魅狂狷,都是浮云啊。

吴立习心里“突突”了几下,在阳城他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毕竟只是“小奸小恶”,那些大事,他可都没参与,只是行个方便而已,这……应该跟他没有关系吧?

“我这就去准备,这就去准备。”说完擦擦自己头上的冷汗,匆匆出去了。

祁岩收起脸上的笑容,坐到了祁曜的边上,拿起桌上的冷饮喝了一口。

“你...你...你给我过来!”

柳夷光迟疑地踱步过去,她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便立刻跪了下来,委屈巴巴地看着祁岩:“世子,奴婢知道自己惹祸了,世子罚奴婢吧。”

睿王垂着眼,看样子不打算介入他们主仆之间了,这丫头胆子太大,是该管教。

祁岩瞧着她这可怜样,倒有点不自在起来,“你先起来,要罚也是回去罚。”

柳夷光站起来,眼睛往桌上的果盘看了一眼。讨好似的对他道:“世子爷,奴婢自小身子弱,不按时吃饭就容易晕倒。”

她可没有扯谎,她晕过几次之后就知道自己低血糖,所以会随身带着糖果点心。今天是遇到小虎子了,一高兴把糖果都撒了出去,也没想着给自己留点儿。

祁曜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手巾,裹了几块点心递给她:“先填填肚子。”

她虽心存疑虑,但还是接了过来,一丝不苟地谢了恩。心里仍毛毛的,她着实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能让睿王另眼相待。先前给她打扇,现在又给她点心吃。

祁岩扫了睿王几眼,有妖气!!元朗什么时候这么体贴过,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柳夷光一口一个小点心,吃得很开怀。流芳斋的点心还是不错滴,松软可口,甜度适宜。

祁曜见她吃得香甜,忍不住也拈了一个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就放下了。并不觉得有多美味。

尔后,吴立习换了身衣服过来,面上敷了粉,遮住了人中处的小红点。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睿王、世子,酒席已经备好。请移步至水榭。”说完还特意看了柳夷光一眼,“也给姑娘备了一桌酒席。”

她随意地屈了屈膝,已示感谢。

主子们乘着肩舆,婢子小厮都在旁边伺候着,或递汗巾,或打扇;柳夷光瞧着,莫名的烦躁。

一定是这风吹得不好,根本就没有吹出一丝清凉。

青石小道,穿花拂柳,行了半晌才见到临水而立的水榭,一半濒水,一半倚岸,却像是自水面长出来的仙台楼阁。数朵睡莲在卧在水榭两旁,静默地开着。

水榭布置得很舒适,高大的树木将毒日头挡住,大片的阴凉正好遮挡住整个水榭,步入水榭,轻柔的风自湖面吹来,掠过冰雕,席卷凉意,令人气爽。

既豪奢又不显得财大气粗,还处处彰显着雅意。

待吴立习招待两位贵宾入座,几位打扮得稍微尊重些的丫头也领着柳夷光到了水榭偏厅,偏厅不过是小小的一间房,并不如外面舒适,好在也置了冰盆,倒也凉爽。

“姐姐这边坐。”一个绿衫丫头殷勤地请她上座。

听到一声姐姐,她才恍然,这些丫头比她还要小些,只是穿着打扮老成。

“姐姐末见怪,府中无主母,只得我二人来招待。”

纵然柳夷光没有见过太大的世面,也知道她也只是个丫头,怎敢求吴府夫人招待?可见这吴立习到底是离家远了,放了敞关,府中的丫头也是半点章法也无。

“我也不过是个丫头,两位姑娘客气了。”三人互报了姓名,又虚与委蛇了一番之后,菜总算上桌了。

很普通的一桌席面,三荤两素一道汤品。

“阿柳,我来陪你喝一杯。”着蓝衫的姑娘给她斟了满满一杯酒。她连忙摆手,“我正当值,饮不得酒呢。”

绿衫姑娘满是同情地看着她:“阿柳,你长得这样好看,在吴府同我们这些姐妹作伴肯定比跟着世子要强。”

柳夷光夹着鸡腿的筷子一抖,差点没把鸡腿给抖落了。

而后带着点嘲讽的哂笑,这两位姑娘不仅不吃醋,甚至还帮着吴立习忽悠自己?她倒是有点佩服吴立习调教有方了。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