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一血

时间:2022-01-15 20:50:42来源:乐钓文学

柳夷光“晕马”,一张小脸惨白,可伶眼巴巴靠在石狮子上做着深呼吸,额头上密密的汗珠顺着发帘儿滚下一直这样。祁岩才要张口讥笑她几句,周先生却拿着扇子给她扇起了风,缓缓的凉风让她会觉得舒爽,她张口说了一声“谢谢您”后,立马惶恐不安出来,腿一软,直直地跪了一直这样祁岩才要开口讥讽她几句,周先生却拿着扇子给她扇起了风,徐徐的凉风让她觉得舒爽,她开口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立刻惶恐起来,腿一软,直直地跪了下去。。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一血小说

柳夷光“晕马”,一张小脸惨白,可怜巴巴靠在石狮子上做着深呼吸,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顺着发帘儿滚落下来。

祁岩才要开口讥讽她几句,周先生却拿着扇子给她扇起了风,徐徐的凉风让她觉得舒爽,她开口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立刻惶恐起来,腿一软,直直地跪了下去。

祁岩用一副“你还算知道分寸”的表情看了她一眼,心里又犯了嘀咕,不知道元朗今天犯了什么病,又是要共骑又是给她打扇,难不成是看上这小丫头了?那可不行,这小丫头可是要给他做厨娘的,就算是他看上了也不行。

还好,还未等她跪太久,吴立习就出来了。祁岩一把将她从地上薅了起来,用自己的身躯将她挡在身后。

出于本能反应,她用脏手在自己的脸上使劲地抹了两把,抹完之后还遗憾手上沾的不是锅灰。

吴立习虽不是个好东西,却长了一张还算看得过去的脸,然而这张脸上恰到好处地展现了纨绔声色犬马生活的后遗症——瘦削苍白的脸颊,黑眼圈裹着的桃花眼,年纪轻轻已经毫无少年儿郎的朝气。与同样身为纨绔的世子相比,虽然模样不相上下,但是这身上的精神气儿可差远了。

门一开,吴立习见到祁岩这瘟神直想扭头就走,可睿王在他又不敢,只能硬着头皮,带着扭曲的笑容迎上来行礼:“睿王,世子,二位怎么有兴致到我这穷乡僻壤来?”

“王府在这附近有座农庄,正好过来看看,想到你在阳城当差,顺道过来瞧瞧你。”祁岩瞧着他那被掏空了身子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好歹也沾亲带故的,有这样的亲戚他嫌丢人。

“劳大皇子和世子挂念了。”吴立习咳嗽两声,眼尖地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位佳人,虽低着头见不到容貌,但瞧着身段就让人眼热。“不知这位姑娘是……”

睿王锋利的眼神暼了他一眼,就像朝他心口处甩了一把钢刀,大步流星从他身边穿过,往府邸走去,吴立习战战兢兢,也不敢再关注小娘子,亦步亦趋地跟在睿王身后。

睿王祁曜乃皇上第五子,皇后婚后多年无子,后宫嫔妃却频频传来好消息,儿子女儿生了一堆之后,皇后好不容易得了这一个,皇上极为看重,将将满月就封了睿王,赐名曜。皇上共有十子八女,这打满月就封了王的可就这么一个,而且打小就由皇上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只要眼睛不瞎的都知道,这睿王可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哪怕像吴立习这种无法无天惯了的纨绔也是说什么都不敢在睿王面前造次的。

柳夷光擦擦头上的汗珠,端正了姿态,神态肃穆地跟在世子的身后,她今儿可是一点错也不能出的,不然损了世子爷的颜面回头又有的受了。

这辈子,她没有进过富贵人家的府邸,见了吴府的景致,还颇为新奇。比起前世参观的园林来说,这里的人气更足,不单单只是一个景点,这里的每一处都不是为了取悦客人而设置的,而是为了让主人生活得更加的舒适。

虽然吴立习与睿王之间隔了几百个祁岩的差距,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欣赏水平,这个庭院布置得还算雅致。

吴府的小厮都做一样的打扮,没什么看点。但丫鬟都打扮得“别出心裁”,放眼望去,嗯,美不胜收。那边那位小姐姐锁骨真性感,这边这位小姐姐胸型真好看。她偷偷地欣赏,忍不住有点激动,这些女孩子们的思想可真前卫。

睿王脸色铁青,世子脸色也不好看。

柳夷光却怡然自得,一双大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看上去忒享受。

祁岩用扇子敲她的头,低声斥道:“非礼勿视!”

她撇了撇嘴,收回了目光。

他们二位才落座,便有莺莺燕燕奉上了冷饮和新鲜的瓜果。

同她们的亮丽相比,柳夷光显得灰溜溜的,那些穿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看着她,目光颇为同情。

她还未恼,祁岩倒是恼了,扭头瞪了她一眼,想来是觉得她这个装扮给他丢份了。

睿王端坐在上方,实在是受不了她们这些轻浮的作态,连她们端上来的茶水瓜果都不愿意碰。

祁岩可与睿王不同,直接开骂道:“都下去,下去,少在这儿碍本世子的眼。”吴立习想要开怼,看了一眼睿王,忍住了,挥挥手让丫鬟们都下去了。

祁岩又讥笑道:“进了你这吴府像是进了勾栏。”

吴立习气得微微发抖,一双眼睛转到柳夷光身上,忽而笑道:“许是世子爷换了口味,世子爷看不上勾栏里的美娇娘,却是喜欢这乡野出来的村姑了。”

喵了个咪的,柳夷光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

吴立习却是一点不惧,还调笑道:“小娘子还挺烈性。”

阿弥陀佛,她修了一辈子也没将自己修成佛系的女子,听了这番调戏的话,气得发晕,顺手从桌上操起一个花瓶,电光石火之间就爆了他的头。

First blood !

她扔掉手里的胎薄如纸的花瓶碎片,觉得有点可惜,实在是太薄了些,听声音确实爽,但本想在他头上留道疤,现在只够在他头上留个包。

睿王也是被她的举动惊着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敢用花瓶抡人的姑娘家。当然,他得承认,听到那一声脆响,他感受到了快意。

快意归快意,但这事儿就不太好办了。

祁岩反应快,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咳嗽一声道:“这丫头脑子不好,动不动就爱犯病,偏偏王妃喜欢她。”

这是在拿王妃压他呐!

吴立习整个人都是懵的,听了祁岩的辩解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揍了。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头也晕晕乎乎的,在原地晃晃悠悠,像是快要跌倒。

这是想碰瓷儿吧?柳夷光柳眉高挑,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她想揍他很久了!

她与同龄的小姑娘玩不到一块儿,却很受小孩子的欢迎。孙家的小娘子小郎君她见过的,特别可爱的一对龙凤胎,嘴巴也甜,从她这儿哄了不少糖果子去。

想到这里,她握紧了拳头,方才那一下,还是打轻了。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