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共乘

时间:2022-01-15 20:50:42来源:乐钓文学

周先生是一脸愠色,却比祁岩压制住多了。沉声道:“好,好得很。”听了事情的经,再听这细细地的哭声,便会觉得既尖厉又扎心。祁岩想推门进来,伸出手遇到篱笆的时候,柳夷光把握住了他的袖子,低声道:“切记进来。”祁岩瞪了她几眼,“瞧你怂的,不是个吴立习听了事情的经过,再听这细细的哭声,便觉得既刺耳又扎心。祁岩想要推门进去,伸手碰到篱笆的时候,柳夷光抓住了他的袖子,小声道:“不要进去。”。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共乘小说

周先生也是一脸愠色,却比祁岩克制多了。沉声道:“好,好得很。”

听了事情的经过,再听这细细的哭声,便觉得既刺耳又扎心。祁岩想要推门进去,伸手碰到篱笆的时候,柳夷光抓住了他的袖子,小声道:“不要进去。”

祁岩瞪了她一眼,“瞧你怂的,不就是个吴立习吗,爷还怕他不成?”

她的鼻子比常人要灵敏得多,这屋子里隐约有尸臭,让她不寒而栗。

“哎,别进去了。”柳夷光又说了一遍,拽着他袖子的力道更大了。

祁岩惊讶地看着她的手,这小丫头居然敢拽他?

“走吧,再去别处看看。”

她知道祁岩还算听周先生的话。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她实在见不了里面那种场景。

吴立习造的孽不止这一件,前两年收成不好,田税却丝毫没有减少,甚至要交与丰年一样多的粮食。很多人甚至不得不卖地换粮。

“这两年收成不好是什么原因?”祁岩指着绿油油的庄稼道:“我看它们长得挺不错的。”

柳夷光看着那些稀稀拉拉的庄稼,嘴角抽了抽,沉吟片刻才说出:“大概吧,如果它们长得更密集些,想必更不错。”

仔细看,确实不如双柳庄的庄稼长得密集。祁岩却并不在意她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道:“怎么会这样呢?”

“种子不好,气候变化都有影响。”麦种是会退化的,双柳庄的麦种她会亲自挑选,但像这种勉强能糊口的家庭来说,麦种都是从口粮里省出来的,也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她想过要普及良种,却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她能做主的,也就只有双柳庄那一亩三分地,仅此而已。她不知道这两位只是心血来潮下基层玩耍一番还是真心实意来扶贫的,就算是有心来扶贫,他们的手段她尚未见识过,人家是不会动他们,但是整治个王府的小丫头还是很容易的,对吧?

走了许多路,她把小花放到路边吃草,夏日的青草肥嫩多汁,小花吃得津津有味,她看着都有点眼馋。

“世子,奴婢肚子饿了,得去找点吃的。”她可爱地笑道:“您二位想吃点什么?”

在这种气氛之下,她居然还想着吃?他很服气,坏笑说道:“真的饿了?”

柳夷光后退一步,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

“不知道吴府的厨子手艺如何?”祁岩收起手中的玉骨扇,有节奏地敲打着手掌,发出“哒哒”的声音。

周先生脸上没有表情,却率先往前面走着。

额~额~额~

“小花腿短,走不了太远的路呢。”柳夷光牵着小花跟在他们身后弱弱地解释。

周先生的语气毫无波澜:“会骑马吗?”

“不会。”

“你可与我共乘。”语气再正经不过,正因为如此,更显惊悚。

祁岩都快咬到自己的舌头,“她怎么配跟你共乘?”有不情不愿道:“罢了,与我共乘。”

“那就这样。”

喂,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没有?柳夷光再也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白眼。好吧,奴婢的意见不重要。

祁岩的座驾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她牵着小花站在它面前,一眼就能看出这匹高头骏马眼中的不屑。

“惊云,委屈你了。”祁岩摸摸它的头,又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What ?她藏在袖子里的中指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虽然惊云四肢强健,肌肉发达,形态结实,外貌俊美……她看了看自己的小毛驴,但是,小花脾气好啊,心地善良又富有同情心,它甚至待农场里的小鸡小鸭都很有礼貌。

“小花,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别贪玩。”

小花听话地往家的方向走,边走边回头,似乎在担心她。

她也曾想过要学骑马,实在是天赋不足,也就不强求了,后来有了小花,就更加将这一行扔到一边了,但比起惊云,祁岩好像更可怕。

在祁岩不情不愿的目光的俯视之下,她开始朝着马背攀登,她个子小,一只脚够到了马凳子,惊云一动,她又晃晃悠悠地掉下来,反复几次,祁岩在马背上笑得直不起腰。

看够了她的窘态,他才心满意足地伸出高贵的手,将她拉了上来,放到了自己的身后。

“野丫头,今儿算你运气好,爷这马没别人骑过。”

“是,多谢世子恩典。”要死不活的语气,听着就不那么诚心。

这确实是莫大的恩典,她曾经在阳城见识过,县令骑着马儿跑,仆人跟在后面飞奔着追赶,世子若是让她跟在马后面跑,别人也不会觉得他这个做主子的有多过分。

和世子共乘一匹马是什么体验?

很不爽!虽说世子大发慈悲(其实是不想让自己“玷污”周先生)地让她上了马,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嘚嘚”地跑得飞快,还不让人抓他的衣服,于是乎,只能抓住后面的马鞍,双手都快磨破了皮。本就腹内空空,更是被颠得头晕目眩,一路上硬挺着,生怕吐出胆汁污了世子的衣衫——赔不起。

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学会骑马!

吴府气派,门口两座雄狮威风凛凛,雄狮两边各站一名护卫。见有人靠近,立刻摆出戒备的姿态。

祁岩不着调,摇着扇子嘻嘻笑道:“你们两个迎我们可不够格,去,让吴立习来迎。”又转过头来对周先生道:“他这出了京,倒是气派了,还弄俩门神站外面。”

那两人不太确定这些人的来历,被太阳晒得透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戒备,其中一人跟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另一个人立刻装作恭敬地行了一个下礼,说:“小的这就去禀报。”

同为京城知名纨绔,祁岩自认为自己的格调要比吴立习高几个档次,即便他们同争过一个花魁,同捧过一个戏班子里的角儿,在同一个赌桌上争过输赢,但是花魁他争到了,角儿也是他捧的那个红,赌桌上更是从来没有落过下风。相比之下,吴立习是干啥啥不成,叫人看不上眼。

更何况,吴立习欺男霸女,祁岩很是看不惯,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跟这混球结了不少梁子。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