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龙凤汤(二)

时间:2022-01-15 20:50:39来源:乐钓文学

祁岩但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目无尊卑的下人,但为了信息显示自己的做为晋王的风度,也不去跟一个在山野慢慢长大的婢女斤斤计较。貌似对这个山洞很感兴趣。先是洞口,重新布置得很隐密,若也不是她领路,他们更本就意外发现不了这个山洞,第三点,这个山洞重新布置得很是非常舒适,可分两部分,靠首先是洞口,布置得很隐秘,若不是她带路,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山洞,其次,这个山洞布置得很是舒适,分为两部分,靠近洞口的部分比较狭窄,垒了一口小灶,用来生火做饭,往后走一段略宽敞些,中间以巨石为桌,三个树桩环桌为凳,桌中间甚至还摆放着一盆绿油油不知名的植物,再往里就是一口大水缸,用竹筒从靠近岩洞的泉眼引水注入。别有洞天,说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地方。。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八章 龙凤汤(二)小说

祁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目无尊卑的下人,但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为世子的风度,也不去跟一个在山野长大的婢女计较。倒是对这个山洞很感兴趣。

首先是洞口,布置得很隐秘,若不是她带路,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山洞,其次,这个山洞布置得很是舒适,分为两部分,靠近洞口的部分比较狭窄,垒了一口小灶,用来生火做饭,往后走一段略宽敞些,中间以巨石为桌,三个树桩环桌为凳,桌中间甚至还摆放着一盆绿油油不知名的植物,再往里就是一口大水缸,用竹筒从靠近岩洞的泉眼引水注入。别有洞天,说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地方。

每个人都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吧,这里就是属于她的空间,不管她做什么都没有人会来打扰。这里她也只带三个哥哥来过,这次实在是太心急了,毕竟天然的龙凤汤的材料太难得了。

“我看那长虫毒得很,那山鸡也是被毒死的,真的能吃?”周先生还是忍不住问了,眼看着一个水灵灵娇滴滴的小丫头拿着一把尖刀给蛇剥皮抽筋的全过程,以硬汉自居的他也止不住小心肝微微颤抖。

“长虫毒在牙,山鸡毒在血,我都给除了,现在这两样都无毒。被长虫咬过的山鸡,肉质会变得更加鲜美。”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被高温烹煮过的蛇毒会转变为蛇蛋白,而且易分解成谷氨酸,当然即便她这么同他们解释了他们也不明白,她也就没有说了,只说:“不仅没毒,吃了对身体还有好处呢。”

见水烧开了,她又不停歇地过去给鸡拔毛去内脏了。

周先生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

她的刀法很娴熟利落,将鸡骨都拆分出来。她的每一刀都有章法,显然对山鸡的构造了熟于心。

待鸡肉和蛇肉都入了锅,她又麻利地将山洞打扫干净,把内脏和鸡毛都远远地埋了。返回山洞后,仔细地洗了手,还用撒了一些薄荷水,冲淡腥气。

做好了这些,她又在山洞里翻出两个坛子及碗碟。

一坛葡萄酒,一坛蜜酿海棠。

撤了桌上的盆栽。酒用杯子装了放到他们面前,蜜饯用碟子装了,放在中间。

主子坐着,她是没有资格坐的,只能站在一旁伺候。比起之前在家时,她现在的表现松弛多了。

因要控制火候,她时不时地要去添点材火,心下也有些坠坠的,劳烦主子等着她,怎么都说不过去。她便说些逗趣的话,从这“蛇咬鸡”为开端,将这山里的难得的食材都一一给了介绍。

“我曾听人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山里食材丰富,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吃罢了。”

祁岩道:“那你又怎么知道这些东西能吃的?”

柳夷光眨眨眼,明媚笑道:“一些是医书里有记载,一些是自己尝出来的。”当然不是啦,这些食材在她前世是很常见的山珍,她当然知道可以吃呀。

“你这丫头也真是大胆,有些草药能入药但也有毒性,哪是随便能尝的。”祁岩开始怀疑起她的智商来,这丫头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汤的香味慢慢熬煮出来,中途往里面加了些调料,香味更甚了。勾得人忍不住咽口水。

两人的眼睛都忍不住朝灶上瞟,柳夷光想了想,以她目前的处境,得早点跟未来顶头上司打好关系才是正经,虽然,这个世子的确不大招人待见。

“您二位要不要尝尝这山里的野食?”她微微地偏着头,朝他们说:“不如我再做些面条,配上这汤定然美味。”

“你……想毒死我们?”这是祁岩馋虫入脑时最后的挣扎。

柳夷光两世都没有修炼好自己的脾气,深吸一口气,僵硬地笑道:“世子,婢子保证这汤无!毒!”

“你说无毒就无毒啊!”祁岩跳脚,“你知不知道我们身份,君子不立危墙的道理你懂不懂?哦,你当然不懂了,你这样的小丫头能懂什么!”

柳夷光努力地忍受着来自柿子的咆哮,一声不吭地拿出装面粉的麻袋,倒了小半袋出来,开始和面。

“你……你……我在跟你说话呢!”他这是被无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这是被一个下人无视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见此场景,周先生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捻了一粒蜜饯放进嘴里。

祁岩气急,却对无计可施,总不能亲自动手教训一个奴才吧。

待他不说话了,柳夷光用平缓地声调说道:“听说王府常常换厨娘,是厨娘做的食物都不符合世子胃口吗?‘好食来自民间’,与其等着别人揣测自己的喜好,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呢。”

她将面团揉成光滑的一团,放在一旁醒面。

“说起来这道蛇咬鸡汤也并不是只有我吃过,乡下地方,一到夏季,长虫会溜到附近人家家里偷吃家禽,一些家贫的人家舍不得扔掉被长虫咬死的鸡,就这么做着吃了。”柳夷光平缓的语气微微有些上扬:“他们难道不怕被毒死吗?只是舍不得那些鸡肉罢了。”

“不过是只鸡罢了。”祁岩略有些不自在,但还忍不住犟嘴。

“对世子而言不值什么,但对养鸡的人家来说,就连吃个鸡蛋都很奢侈。很多人家养了鸡,但是根本就没有吃过鸡。冒死吃鸡,这才是平民的生活啊!”

祁岩哑口无言,混账东西,吃吃吃,他吃还不行吗?

周先生的眉头轻轻拧在一起,她这是在哀民生之多艰?

他们这次出来,名义上是来双柳庒小住,实则有任务在身。

“我曾听人说起中和乡米粮充裕,百姓安居乐业,怎么会连一只鸡都吃不上?”

少年,你的关注点很奇特啊。

柳夷光对其他地方的民情不了解,但是对中和乡还是很了解的,毕竟要了解一下当今的物价水平不是么。

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觉得不平。

放眼望去,大片良田,满目庄稼,可是下地劳作的人,只能获得很少的一部分,若是丰年还好说,家有余粮,碰上庄稼歉收,那就只能饥一餐饱一餐地过。就算是像李家那样的大家族,族中有些没落的,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当然那是因为他们自己也不屑下地劳作,宁愿向亲戚打秋风。

素衣锦食

素衣锦食

作者:被打的兔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

这是一个假文案:一就,阿柳而已而已想当个食神;却谁让她有一对逆天父母,皇后、王妃是亲妈闺蜜,名士舅舅是姐控;皇帝、亲王是亲爸异性兄弟,名将义父视他为神,大佬们个个拿她当宝!他们医术超绝的朋友成了她的师父,他们富可敌国的曾领导认她为辅!还让不给她当个纯粹的厨娘了?以下为真文案:前生英年早逝,今世分外惜命,山野慢慢长大的阿柳是奴身,因为这辈子是不准备有什么出息了,种种粮食,挖挖野菜,昨日河里捞几道小鱼小虾,明天下山捡个龙凤汤,小日子无聊的又悠闲惬意。被主子被点名进府当厨娘,赶快先找个大腿抱一抱。但是这大腿怎么越抱越粗了一身灰白粗布裙的少女立于溪水中,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藕段儿似的胳膊,手里拎着草编的虾笼,白皙光洁的脸庞因晚霞照着,如施了脂粉,俏若桃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