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柿林

时间:2021-11-26 06:04:02来源:乐钓文学

大清早醒过来见是睡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萧瑶大惊:“子舒。”门被再打开了,进去一群宫女领头的是落烟。“娘娘,您醒了”落烟施礼说。“子舒呢?”“子舒姐姐还未醒。”“皇上呢?”“皇上更早就走了。”“爷是怎么进去睡的。”“回娘娘,是皇上抱你进去睡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一群宫女为首的是落烟。。

>>>《将军归朝》章节目录<<<

第十章柿林小说

清早醒来见是睡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萧瑶大惊:

“子舒。”

门被打开了,进来一群宫女为首的是落烟。

“娘娘,您醒了”落烟行礼说。

“子舒呢?”

“子舒姐姐还未醒。”

“皇上呢?”

“皇上很早就走了。”

“爷是怎么进来睡的。”

“回娘娘,是皇上抱你进来睡的。”

“你怎么知道的。”

“呃…”她能说自己听见开门门声偷看的吗?

大意了,这要是战场上不知死多少次了。

“把东西放下,都下去吧!”太丢人了。

“是。”

一群宫女把东西放下行礼退出,萧瑶起身自己收拾好,子舒也过来了,两人吃过饭落烟又来了,她俯身行礼说道:

“皇后娘娘,请移驾梧桐殿,哪里离皇上的紫宸殿进些。”

“嗯,走吧!”

萧瑶在前一群人搬着东西在后,落烟带路浩浩荡荡走着,也不知走到何处,萧瑶见有一片柿树林,此时正值九月树上挂满黄的红的柿子,让人看着犯馋。

“落烟,你们先过去,爷摘几个柿子再去。”说着她已经撩衣襟塞腰间,撸起袖子还在手掌吐口口水搓搓就爬起树来。

“娘娘,您这样不好吧!您想吃奴婢让人来给您摘。”落烟立马来阻止,这可有损形象。

“别人摘的没有自己摘的好吃,你们快去吧!”

“可是,娘娘万一摔着。”

“嘻嘻嘻……落烟,咱家娘娘可不是其她妃嫔娇娇柔柔,她是大将军,放心摔着谁也摔不着她。”子舒推着落烟让她走。

“娘娘小心点,奴婢先走了,一会儿再来。”她不放心地三步一回头。

“走吧!走吧!有我陪着将军呢!”子舒摇着手说。

“这落烟一直把将军当娇小姐,她要是见过将军战场上的样子能惊呆吓傻。”子舒调侃的说着,看着萧瑶卖力的爬树又说:

“将军,你何苦用最笨重的方法上树呢!”她脚尖用力点地,一个飞跃便站在一个树杈上,随手摘个红透的软柿子拔掉柿柄喝了起来。

萧瑶就像小时候爬树一样,一点一点往上爬,边爬边说:

“你这样上去还有什么乐趣,爷这是在找童趣。”至于爬到一个粗点的树杈上坐下也寻一个熟透的柿子吃。

“真甜,子舒你去寻几个篮子,咱们多摘点拿回去给落烟她们吃,还要送将军府上一篮。”镖局就算了人太多。

“好。”子舒又摘一个才下去寻篮子。

子舒走后萧瑶一个人坐在柿树上吃着柿子眺望远方,哪里有鸟儿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翱翔着。再远处她不看到的地方也有一片柿树林,还记得儿时与父母哥哥刚去边关上江城时,母亲在院中种下两颗柿树。她与同样六岁大的哥哥问母亲为什么要种柿树,母亲说柿树的柿还事同音又寓意吉祥如意,种下俩颗便是事事如意或一生一世,如果种的多就是万事如意。她与哥哥知道后就让家里仆人买了许多,父亲看着一院子的柿树很无奈的寻了一处慌地让士兵种上。两三年后柿子就结满枝头,那时她和哥哥常常在里面玩,那些兵士将领总是偷她自己种的那颗树上的柿子。

一个面容精致姣好的富贵小姐,在四五个丫鬟宫女的陪同下游园,她衣裙富贵夺萃耀眼。远远的萧瑶看着就像只花孔雀,一副傲慢天下的样子。

远远的有两个豆蔻年华富贵小姐,在一群宫女的伺候下游园,一个一身鹅黄色锦缎衣裙富贵夺萃,饰品贵气耀眼。一个像只花孔雀傲慢抬着头挺着胸,黄衣小姐对她说道:

“姿伶姐姐,你先在那亭子里休息一下,我去摘几个柿子来吃。”她指着不远处的湖边亭。

“好,那公主你小心点。”姿伶一脸笑意的说。

“嗯。”

公主高高兴兴带着几个宫女去柿树园来了,走近萧瑶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的吩咐道:

“韵如,你们上去摘。”她抬头看着柿子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公主,奴婢去寻个梯子来。”她们可不会爬树。

“这……好吧!”再忍一会。

萧瑶顺手摘两个柿子飘然跃下,公主看着他像从天上下来一般惊奇不已。

韵如见有人来还是个男子,她立马挡在公主前面一脸戒备的看着萧瑶。

“漂亮美丽的公主殿下。”萧瑶恭恭敬敬双手奉献摘刚刚的两熟柿子。

公主看他蓝衫罩白衣玉簪挽黑丝,俊秀柔美脸不禁红了。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皇宫内院不该有男子的。

“你又是何人?又为何在此?”萧瑶反问道。

“你……”韵如气结。

“公主殿下,你一直看着爷莫不是被爷的天姿所俘。”萧瑶故意邪魅一笑。

公主突然脸如柿子红,她拿过萧瑶手里的柿子扭头过去道:

“能不能请公子在帮忙摘两个。”她感觉自己声音很小很小。

“将军……篮子拿来了。”子舒冒冒失失人未到声先到地跑过来。

公主大惊。

“你莫不是萧耀萧大将军。”

“嗯。”萧瑶没趣的点头。

姿伶见公主久去不回便寻了过来,见公主正一脸兴奋激动的看着萧瑶飞身上树问:

“后宫不是男子不能进吗?”

公主眼一刻不离萧瑶激动的说:

“他是萧耀萧大将军。”

姿伶眼中带刀的盯着萧瑶语气不善的说道:

“她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皇后,害的皇帝表哥被百官逼迫的人。”

“吧唧”一声柿子砸在她头上,然后流出来汁水,这使她非常暴怒。公主不敢相信的看着姿伶头上。

姿伶怒叫:

“谁?”

子舒很没良心的立马指着她旁边树上的萧瑶。

“子舒,你这样卖主求荣好吗?”萧瑶玩笑的说。

“萧瑶,你找死,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

“吧唧”又一声打在她衣服上,姿伶气的双眼圆瞪胸口起伏。

萧瑶不用她问就指向子舒道:

“这次是她。”

“将军,我是帮你耶!”子舒很是气愤的说。

“爷还需要你帮?”说着又给下面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的姿伶一柿子。

“这个大姐,柿子可还甜,给你柿子吃还堵不了嘴吗?”萧瑶故做天真的问。

“萧瑶你个丧门星,大婚上克死先皇,婚后还降天灾,你早晚得被烧死。”姿伶气昏头了,不管不顾什么都敢说出来。

又一柿子砸来,公主见这情况马上阻止姿伶再说下去:

“姜姿伶,注意你的言辞,再冲撞皇后娘娘就是太后娘娘也保不了你。”这表姐真是过分了。

“我说错了吗?先皇就是在她婚宴上驾崩的,就是她克死的,整个王都都知道是她害死了先皇,你们还瞒着不让她知道。皇帝表哥娶了她全国各地都降天灾,多少王公大臣让废后,表哥就是不同意,还事事不让她知道。她就是一个丧门星,就该废了她。”她极近疯狂的说。

她的话给萧瑶很大的启思,难怪没人说三道四,原来皇上都挡着了。

“你说的这些与爷无关,爷看你就是爱而不得才编排爷的,别说皇上了,就是爷也受不了你这样的脾气,若日后你改改兴许爷看着顺眼了就把你纳入后宫。””

萧瑶跃下来又道:

“爷见你是个女子就不打你了,可爷也不是好惹的主,更不是吃亏的人,子舒伺候她吃柿子。”

“是,将军。”

子舒应声就开始,不给她留说话的机会,敢骂将军谁给她的胆,看准了砸那准头比她练习射箭时还准。

“萧瑶,你敢,我姑母不会放过你的。”她跳着叫着。

看着她被柿子砸的东躲西藏,鸡飞狗跳一身狼狈公主求情说道:

“皇后嫂子,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别给她一般见识了吧!”

“她骂爷的时候怎么不看你的面子上嘴下留情呢!”活该被砸,蠢的就不知道跑吗?

公主面有不愉,却也不言转身离开,姿伶才跟着离开,这时已经是一身柿子汁如掉金汁里一样。

看着她们走后,萧瑶想是不是明天该上朝看看那群老东西了。

姜姿伶和公主走后,就耸容公主和她一起去找皇上,她一定不让萧瑶好过,要让皇上知道她的恶劣行为不配为后。

勤政殿里宇文末正愁南方旱灾,批下去的赈灾粮和灾银不翼而飞,押送的官兵也一起不见了,派去查找的人一无收获,正一个头两个大。

“得了,你再批点灾银本皇叔亲自走一趟。”宇文钺不忍他犯难。

“国库所剩无几了。”宇文末犯愁。

“能拿多少是多少吧!其他的我想想办法。”他也知这些年,连年征战国库确实空了。

“也只能如此,辛苦皇叔了。”

“跟我还客气。”说着起身走了。

宇文玥刚出殿门就见姜姿伶和公主,见姜姿伶的样子不禁笑了。

“对不住,本王实在忍不住。你这是怎么弄的。”他很好奇,天天高傲的像只花孔雀,在皇宫里仗着太后整日里作威作福,谁这么厉害敢欺负她。

“凌萱见过皇叔。”公主俯身行礼。

“姿伶见过十五皇叔,姿伶要去找表哥给我做主去。”她行礼说道。

“去吧!”

两人又行一礼就进去见皇上了,宇文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偷偷溜到门口偷听,守门口的护卫很是无语。

“表哥,你看我被萧瑶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要给姿伶做主。”说着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哭了。

“怎么回事?”宇文末心里不耐面上冷霜的问。

“我和妹妹逛园子,走到柿林不知怎么就惹了萧瑶,她就……呜呜呜拿柿子砸我。”说着掩面而泣。

“朕知道了,你先退下。朕现在公务繁忙。”

公主看着她颠倒黑白也不说话谁也不帮,听皇上让退下便行礼退了。

姜姿伶见没讨到好,心里很是不爽打算到太后哪里再告一状。既然公主都退了,她也行礼退了。

门外宇文钺立马走开,心想皇后真是彪悍不负魔头称号。以后万万不能惹,见到要绕着走。

将军归朝

将军归朝

作者:梨花浅雨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保江山护一国之民的人不应是孔武有力威风凛凛威武雄壮的男子吗?怎是一女子,还……墨禹国文心都城麟德殿正载歌载舞大肆庆祝,太子,皇子,文武百官齐在,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