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皇上驾到

时间:2021-11-26 06:04:01来源:乐钓文学

新皇上位普天同庆,百官朝贺四方使来,虽一切一切从简也是热闹的场面非凡。跟随忙晚上的萧瑶快活容易熬过去的,回寝殿卸了一身繁琐衣裙饰品大字形倒在床上:“累个爷了,脸画的爷都认不出自己再说,这头上像压一座山,衣服像扫把打扫卫生。”啊遭罪啊!“真倒不如战场上来的“累死爷了,脸画的爷都认不出自己不说,这头上像压一座山,衣服像扫把扫地。”真是受罪啊!。

>>>《将军归朝》章节目录<<<

第九章皇上驾到小说

新皇上位普天同庆,百官朝贺四方使来,虽一切从简也是热闹非凡。跟着忙一天的萧瑶好不容易熬过去,回到寝殿卸了一身烦琐衣裙饰品大字形倒在床上:

“累死爷了,脸画的爷都认不出自己不说,这头上像压一座山,衣服像扫把扫地。”真是受罪啊!

“真不如战场上来的痛快。”子舒捶一下背捶一下胳膊的说。

萧瑶见了指指自己的腿,意思是让她帮忙捶,子舒走过去坐在床上帮她捶着。

“舒服。”

“将军,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她也好累的,子语也不回来一定是躲着今天的繁文缛节。

“来,爷抱着睡。”萧瑶伸手就要抱,被子舒躲开调笑的说:

“将军要抱也是应该抱皇上睡觉。”虽然知道将军是女子,但她就是受不了将军的调戏。

“成亲这么多天了,皇上也真是的,都不来看将军。”子舒有点抱怨。

“打住,他那有小舒儿好看抱着舒服啊!”不来才正好呢。

“你又没抱过怎知抱着不舒服。”

“皇后娘娘,内伺官来问娘娘为何不住梧桐宫。”落烟在门外问。

“今天累了,明日在搬去。”萧瑶慵懒的说。

“奴婢这就回内伺官。”

落烟来到外院对一个中年公公说:

“娘娘今日累了已经歇下,明日就搬去,劳烦何公公走一趟。”落烟礼貌的说。

“娘娘累皇上也累啊!我说落烟啊!咋家以前可没看出你如此不懂事啊!”何公公责备的说。

“公公这话何意?”落烟微怒,她现在可是伺候皇后娘娘的那容别人欺辱。

“帝后至成婚来就没见过面,今两人初登高位今晚定是要在一起的,你居然让娘娘回了东宫,可知皇上此时正在梧桐宫等着皇后娘娘呢!”何公公怪她坏事。

“都是奴婢的错,现在该如何是好?娘娘已经睡下了怕是也不会再起了。”落烟有点急,娘娘好不容易得一下圣宠却被自己弄砸了。

“咋家先回去回复皇上,莫让皇上等急了。”

“是,公公慢走。”

送走了何公公落烟也未敢去休息,就在院中候着。

宇文末现如今的皇上正在梧桐宫里看着文件,身边有个小公公伺候着茶水吃食。

“皇上,您休息一下吧!都累一天了。”小公公劝导。

“无碍。”看看外面很黑,她怕是不会来了,不,她不同于别的女子,那些弱女子或许怕黑但她不会怕,别的女子就是怕黑也会来,她却不怕黑也不会来。别的女子恨不能早点住这里她却不喜,她与众不同。想着白日里牵着她的手居然比自己的还要粗糙,盛装下的她虽然粗鲁也是明艳动人的。想着她回朝便闹了许多事,想着她总是跑出宫为匪患殚精竭虑,想着她跟着一群男的东奔西跑……

小公公看着皇上手里拿着文本眼神缥缈的看着门口也不言语了。

“皇上。”何公公气喘吁吁跑过来行礼道:

“皇后娘娘已经休息,今日怕是不过来了。”何公公小心的说,还不忘偷瞄一眼宇文末。

“嗯,去临华殿。”就知道她不会来,也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

“是,皇上摆驾临华殿。”小公公一声吆喝,宫女太监齐伺候皇上移驾。

落烟坐在台阶上正打着瞌睡,就听一声:

“皇上驾到。”

吓得她瞬间毫无困意,立马跪地俯首高呼:

“奴婢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好紧张第一次见冷酷的皇上。

“免礼。”

落烟起身退下。

“都下去吧。”众人退下,宇文末独自一人走向寝殿推开门,房间里灯光昏暗他看着比上次来还要多的兵器苦笑,一个女子房间像个兵器库没一点脂粉气,往里走除了兵器还有地图大大小小挂满墙,文人字画没一幅。

萧瑶浅眠中听见房间里有脚步声,迅速起身飞扑过去,宇文末见有人影闪来立马躲开,他心下知道是萧瑶,想起上次被锁此时到想一决高下找回上次的场子。萧瑶见一招不成又出新招边打边问:

“来者何人。”

宇文末并不回话,手里招式变换着攻向萧瑶。

“既然阁下不说,就别怪小爷我手下不留情了。”

萧瑶说罢手上招式更加狠厉,招招致命拳拳到肉,宇文末一时难以招架挨了几拳。而外面的人只听见房内乒乓声络绎不绝,皇上未唤他们也不敢进去,心里想着将军皇后真是厉害。

子舒早被吵醒见将军在和人打架,吃亏的是别人也就不管去掌灯了。

宇文末这次是真吃亏了,挨了好几拳有点招架不住了,萧瑶见状暗喜一个虚晃一脚把人踹出门外:

“子舒,给爷绑了。”虽然没打痛快也算过了手瘾她心情级好的吩咐。

“是,将军。”子舒把灯点好就出去,然后……

“皇上……”小公公大惊,皇上被踹出门了这还得了。

“快,传太医。”小公公急忙扶起宇文末。

这时子舒噗通跪在地上,完了将军把皇上打了。

萧瑶听着皇上,太医的不对劲就出来看看,走到门口就见宫女太监一堆,子舒跪着皇上被小公公扶着口角还有血亏。

宇文末抬头望向萧瑶,只见她长发披散着,因打他小脸累的微红,一身白缎里衣有些凌乱还光着一双玉足。

“进去。”宇文末盯着萧瑶冷凉的说,这女人就不怕被别人看了去。

萧瑶一头雾水,但圣命难为还是听话的回房,倒了杯茶喝着。

宇文末让人都退下自己走进房间,看着灯光下她睫毛弯弯樱桃嘴、瓜子脸、大眼睛小麦色皮肤……

“臣,叩见皇上。”萧瑶起身行君臣之礼。

“免礼。”

“皇上,你没事吧!要不回寝宫让太医看看。”这家伙半夜三更跑这边干嘛,嗯……不能留。

“朕像没事吗?”想让他走,偏不。

“都是臣的错,臣不该出手这么重,不是,臣不该动手。”萧瑶立马跪下赔罪。

“不怨皇后。”想了想又说:“皇后在朕面前应该称臣妾。”不想承认吗?

“皇上,臣亦是臣子。”让她自称臣妾,做不到。

“皇上,太医来了,给您看看。”小公公在门外说。

“不用,朕无事。”

“皇上,都见血了,看看比较放心。”小公公又道。

宇文末知道不让太医看,这康亮是没完的。

“稍等。”

“是。”

宇文末起身想给萧瑶寻件披风什么的穿,看了一圈也没见可以裹着她的衣服,干脆用被子把她严严实实的裹在床上。

“皇上,你这是干嘛。”好端端的她又不冷。

“不准动。”

萧瑶就由着他把自己裹成个粽子,她不是怕他而是怕皇位,嗯……皇权。他要不是皇上,爷定把他打扁搓圆了。

“宣太医。”宇文末又端坐桌旁。

“是。”小康公公应道。

老太医匆匆忙忙进来。

“臣给皇上请安。”

宇文末点头,老太医便起身给宇文末把脉。

“皇上,并无大碍,臣开几副药调理一下便好。”

“嗯,退下吧!”

“是。”老太医低着头溜溜走了。

“皇后,朕有伤不便于行,就在你宫中休息了。”说着好像伤处更痛了。

“什么?”萧瑶震惊的弹跳起来。

宇文末自倒茶水饮用,见她反应喝水的嘴角隐隐藏着笑意。

“皇上,臣这殿里睡着不舒服,尤其是着床,臣每天睡的都腰酸背痛,还有……”

“朕被你打的地方有点疼。”宇文末一脸痛苦样。

“不是,刚刚太医都说无事,臣也没下太重的手啊!”萧瑶上下打量着他,好似很疼的样子,刚刚不还没有这么疼吗。

“皇上,臣这有些跌打损伤的药膏,臣拿来让人给你抹抹。”

萧瑶就去寻找药膏了,而宇文末则让人都退下了,萧瑶看他这样今日怕是躲不掉了。

寻来药萧瑶递给他,宇文末并不接着反而去脱衣服,萧瑶见此情况把药猛地放桌上,闪身就跑出房并把门关上。

宇文末看着狼狈逃跑的萧瑶嘴角上扬,原来他的大将军天不怕地不怕怕人脱衣啊!

逃出来的萧瑶看着自己的房间很是郁闷,今晚怕是不能回去睡了,转身去找子舒,到子舒房前去推门门锁了。

“子舒开门。”她敲打着门。

“将军,我睡了。”

“睡了还说话,快开门。”

然后子舒就不说话了,叫不开门萧瑶又去别的房间,结果都锁着门,连没人住的房子也上锁了。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寻了一圈也没有栖身之所,又回到她自己房前蹉跎着。

宇文末听着她敲着个个房门,看着她在门前晃悠,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她的床舒服比自己的龙塌都舒服。

萧瑶无奈便在院中桌前坐着,两眼盯着自己的房间,她感觉这是皇上在报复刚刚被打的仇,一定是这样的。

想着想着气着气着她就扒在桌上睡着了,睡梦中好像有人抱她,把她抱在云端一样的被窝里,暖暖的很舒服。

宇文末把她放在床上,没想到打人那么疼身上却没几两肉抱着轻飘飘的。闹了一夜也该上朝了,就让她好好睡吧!

将军归朝

将军归朝

作者:梨花浅雨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保江山护一国之民的人不应是孔武有力威风凛凛威武雄壮的男子吗?怎是一女子,还……墨禹国文心都城麟德殿正载歌载舞大肆庆祝,太子,皇子,文武百官齐在,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