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臣回门了

时间:2021-11-26 06:04:01来源:乐钓文学

萧瑶回住处子舒子语提着的心才算安宁下去,再打开食盒两人见里面有许多非常好吃的都全然不顾形象的抄起就啃。萧瑶自去寻了衣服换下,也回到桌边坐定单手托腮思索着说:“当年不给你俩跟来偏不听,而如今还需爷偷抢食物养着你们,你俩先说在外面他不逍遥自在吗?”萧瑶恨萧瑶自去寻了衣服换下,也来到桌边坐下单手托腮沉思着说:。

>>>《将军归朝》章节目录<<<

第七章臣回门了小说

萧瑶回到住处子舒子语提着的心才算安定下来,打开食盒两人见里面有许多好吃的都不顾形象的抓起就啃。

萧瑶自去寻了衣服换下,也来到桌边坐下单手托腮沉思着说:

“当初不让你俩跟来偏不听,如今还需爷偷抢食物养着你们,你俩说说在外面他不逍遥自在吗?”萧瑶恨铁不成钢的说。

“自己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我不甘心。”子语嘀咕着。

“谁是你养大的。”萧瑶顺手就敲她脑袋。

“就是我养的,你打小就跟着我,是我把你带大的。”子语很确定的说。

萧瑶停住手难得认真的说:

“爷一个人入这火坑也就算了,你俩何苦非要跟着,如今连个饱饭都吃不了。”萧瑶心情低落。

“嗝……将军,我吃饱了。”子舒揉着肚子一副满足的样子。

看着心比天大的子舒她知道这是她想宽慰自己。

“唉~不能白天去寻食了,需半夜三更与老鼠一起去寻,白天先饿着吧!”她回来时看了一圈,这临华殿除了她们三个真是没有活人了,赤裸裸的冷宫。

几日来太子忙的马不停蹄饭都顾不上吃,今日好不容易把事儿都办的告一段落心里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想了想太子妃好像被他忘记了,既然得空就去看看吧!毕竟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大将军。

萧瑶拿出前天晚上偷来的三套衣服,他自己换上太监装,子舒子语宫女装,然后偷摸溜出宫了。

“爷要喝酒吃肉。”萧瑶一扫不快愉悦的叫。

“将军,你小声点,我们换了衣服在说。”子语指着她们对面的成衣铺子说。

“走,爷给你们买衣服穿随便挑。”三人高高兴兴进铺子挑衣服去了。

太子带着一个小公公来到临华殿只见殿门大锁无人看守他冷冷的问:

“怎么回事。”

“奴才不知。”小公公忐忑的回话。

“开门。”

“是,奴才这就去找钥匙开门。”小公公立马跑去找人。

不久就带着钥匙过来把门打开宇文末抬腿进去,殿内空无一人死气沉沉。他寻到萧瑶睡的寝殿也不见人,桌子没收拾的干馒头上未收看的他直皱眉。

“太子妃呢?”他眼中寒气暴增。

“奴才不知,奴才这几日天天跟着殿下,对这里的事如殿下一般不知。”小公公立马跪下解释。

“把管事的叫来。”

“是。”小公公如临大赦跑了。

宇文末非常生气,他倒要看看谁这么胆大包天任意妄为。

萧瑶是出笼鸟儿入水鱼一样快活,吃吃喝喝玩玩逛逛后去了将军镖局。

黑鬼他们这些天可是一点都没有闲着,接了一些正经的镖,也打劫了一些土匪,赚的是金银成山,见萧瑶来有点不敢相信的说:

“将军,你这么回来了?难道被休回来了。”萧瑶上去就给黑鬼一脑蹦。

“你就不能盼爷点好的,爷今天是回门没带东西,需要你们去给置办一点。”

“将军,莫不是偷偷溜出来的。”胡风说着心里是另外一种想法,他想将军这是不受宠,回门都没人陪还空着手偷摸回来的。唉~将军能受宠才怪,宫里别的会缺就女人不会缺,他家将军委屈了。

“胡风和子语,一起去置办。”萧瑶瞪着他说。

“是,将军。”

话说宇文末等到他宫中的总管太监来冷冷的问:

“太子妃呢?”

“回殿下,至大婚那日起太子妃说她害死了先皇要闭门思过,让奴才把门锁了太子妃好安心给先皇抄写〖往生咒〗,奴才就听命把门锁了,奴才也不知太子妃会不在殿里。”来的路上小公公已经给他说了情况,这时方能对答如流。

听了他的话宇文末挥挥手让他下去,他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了,又在房间转悠一圈他决定等萧瑶问个清楚。

萧瑶坐着马车回了萧府带着一车东西,守门的四个卫兵见到自家将军甚是高兴的行礼齐到:

“将军。”

萧瑶冲他们摆摆手说:

“不比多礼,来,帮爷把礼物搬进去。”

“是。”四人应声就动手搬。

为迎接太子与太子妃回门萧家的夫人们早早就准备好了许多东西,只见萧瑶一人回来心里不愉快了好几分,看这连个下人都没有伺候的已猜出萧瑶情况不怎么好,大家故作不知个个高高兴兴迎接她还要给萧瑶行礼被萧瑶拦住。

“你们都是阿瑶的至亲家人,不可行礼会折我寿命。子舒子语把礼物给大家分了吧!”她知道这些东西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宫里的物件,但这是她的心意。

“你上次已经给过许多东西,这次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婶夫人略带责备的说。

“这怎么能一样呢!”话落就听见老夫子叫着:

“阿耀……阿耀,乖孙你回来了,孙媳妇呢?你把孙媳妇弄哪里去了?是不是欺负跑了,你要是敢欺负孙媳妇我……我就不疼你了。”

姑夫人很无奈,老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娘,阿瑶这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姑夫人哄着说。

“我也想孙媳妇,我也要看孙媳妇。”眼看着老夫人要闹了嫂夫人说到:

“祖母,宝儿贝儿刚刚在找你玩,你要是现在不和他们玩了,以后他俩也会不和你玩了。”

老夫人一听这还得了,立马去要找从孙玩。

几人吃点糕点和点茶水聊聊天就要把萧瑶赶走回宫。

“阿瑶,你不能出来太久,快些回去吧!”姑夫人说。

“没事,反正我也闲着。”萧瑶吃这葡萄说着。

“如今已是嫁了人的,便学着点怎样伺候婆家人……”还未等婶夫人说完萧瑶就决定回宫。

“好,我现在就回去伺候。”带着子舒子语就快快离开,她可不想听那些所谓的道理。

几个夫人忧心忡忡看着萧瑶离去,怎么感觉她现在比在战场上还让人担心呢?

出了将军府萧瑶并也没立刻回宫,而是在街上听听说书的,看看买杂耍的,逛累了喝喝茶吃吃酒,再买糕点水果易存放的吃食以备回宫饿了吃,子语子舒又臭美的买了些胭脂水粉,看她俩在脸上涂涂抹抹萧瑶直翻白眼。三人直逛到皇宫快宵禁才罢休,又去了那家衣铺换好出来时的衣服拿着大包小包东西回宫了。

宇文末看着天越来越黑这临华殿的主子还未见影,也不掌灯就在黑暗里坐着纹丝不动坐如钟。

不久宇文末就听见院里有些动静。

“门怎么是开的,子舒你是不是忘记关了。”子语的声音响起。

“别管关不关了,爷快累死了。”萧瑶粗里粗气的说着就进了房间。

“我关了的啊!”子舒不解门怎么是开的。

宇文末看着有个黑影过来他也未动。

“子语子舒掌灯。”

萧瑶边吩咐边摸索着走向桌子,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她感觉自己面前有什么东西,伸手一摸软软的还有温度这感觉像是人,第一时间她就劈掌过去,给了那人一掌,宇文末吃疼闷哼一声未想她会突然出手,萧瑶一听是个男的下手就更狠了,抓住他胳膊就往他背后锁另一个手上去又把喉咙锁着。宇文末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如此不堪就被擒拿了,自己也是会些拳脚功夫的。

子舒子语听见房间里的有动静,慌慌张张把灯点亮就看见她家将军以略显尴尬的姿势在锁着一个帅男。

“将军,你没事吧!”子语关心的问。

萧瑶摇头问手里的男人:

“你是何人?为何来此?”这男人皮囊还不错。

“宇文末。”太子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太监他的太子妃,唇红齿白眼大有神,不是传言那般面目全非看着比那些涂脂抹粉的女子顺眼,身材不算高也不是传闻中的矮戳,至于身上的一股男子汉气味,不爱干净想到她可能没沐浴眉头一皱一脸嫌弃。

萧瑶转头看向子语子舒好似在问你俩知道宇文末是谁吗?并未看出太子的嫌弃。

“太子。”子语惊呼一声也是提醒一下萧瑶就给宇文末行礼。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

子舒立马跟着也行礼说道: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

萧瑶立马松手对太子干笑着,看子语子舒都行礼了她也规规矩矩学着书生给太子作揖道:

“臣见过太子殿下,那个……这不是臣的错,殿下若是点灯,臣断不会出手伤人的。”鬼知道会是他黑灯瞎火的。

宇文末抬手免了他们的礼,也听出萧瑶自称臣而不是臣妾,知她心意也未做置喙。

“去哪了。”宇文末看着一桌东西闻着油油腻腻的就让人反胃,还好他今天还未吃饭。

“臣回门去了。”萧瑶毕恭毕敬的回话。

这时宇文末才想起今天是回门的日子,心里有点微小的愧疚,这愧疚根本不足以让他凉薄的脸显示分毫。

“嗯。”起身站起腿有点麻了,而且也闻不得桌上东西散发出来的杂味,想离桌子远些。

“臣恭送殿下。”萧瑶立马恭恭敬敬作揖说道。

这是赶他走呢!罢了今日已耽误许多时间,回去把该做的都补回来,也就顺势走了。

宇文末走后萧瑶长出一口气。

“哈哈哈……没想到将军也有这幅乖模样。”子舒不客气的笑,她忍了好久的。

萧瑶摸摸鼻子像看傻子似的说:

“官大一级压死人不知道?爷还要在这里活着呢!不怂不行。”她也憋屈不想这样啊!可谁让人家是太子她是太子妃呢!要是反过来他是太子妃爷还不好好调戏一番。

是啊!她家将军何时这样屈与人下了,在边关那样的意气风发,肆意潇洒,战场上威武霸气,气吞山河男子都望尘莫及。

将军归朝

将军归朝

作者:梨花浅雨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保江山护一国之民的人不应是孔武有力威风凛凛威武雄壮的男子吗?怎是一女子,还……墨禹国文心都城麟德殿正载歌载舞大肆庆祝,太子,皇子,文武百官齐在,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