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私房钱

时间:2021-11-25 23:15:57来源:乐钓文学

第三十一章私房钱“你,你…….”楚芸儿多次被楚子安教训,此时受了委屈的不得了。她扭过身让苏氏给她作主:“娘,你看四哥,不分亲疏,还把那个女人当做亲娘呢!总是会说我。”苏氏无论自己的女儿究竟说了什么话,只柔柔地拍了拍楚芸儿的脑袋。对着楚念柒地说:“又转过身对楚吴氏说道:“娘,我看就算了吧,不要再罚二嫂了。我想二嫂藏私房钱也是有苦衷的。”。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私房钱小说

第三十一章私房钱

“你,你…….”楚玉儿屡次被楚子安教训,此时委屈的不得了。她转过身让苏氏给她做主:“娘,你看四哥,不分亲疏,还把那个女人当成亲娘呢!总是说我。”苏氏不管自己的女儿到底说了什么话,只柔柔地拍了拍楚玉儿的脑袋。对着楚念柒说道:“六丫头这话说的可不对,是谁教你的啊?这话不好听,以后不要说了。”

又转过身对楚吴氏说道:“娘,我看就算了吧,不要再罚二嫂了。我想二嫂藏私房钱也是有苦衷的。”

苏氏不愧是和楚吴氏演了双簧这么多年,对于她的习惯可是摸得透透的。楚吴氏就非常吃苏白莲这一套,刚刚熄下稍许的火又被点起:“她有苦衷,她有什么苦衷——”

楚吴氏话没说完,就被林氏愤怒的声音打断,冲着苏氏道:“你是聋了吗?我家念儿已经说了,那是念儿的零花钱,让月儿帮忙存着的。你们还口口声声往二嫂身上泼脏水,是做贼心虚吗?我家藏着的钱袋子被你儿子翻找出来,我掉在大门口的东西,被你家的孩子捡起来拿走。我们不妨把里正叫来,评评理,看看这楚秀才的儿女到底是怎么养的,是不是读书人教出来的孩子都成了贼?”

苏氏眼中含着眼泪,却也有些恼怒地开口:“姐姐,你一口一个贼的说,这一笔写不出两个楚来,难道六丫头不是梁哥的孩子吗?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往我的儿女身上泼脏水,那六丫头的名声就好了吗?姐姐这个年纪了,已经不是小姑娘了,行事也该顾全大局。”

那一派通情达理识大体的话说出来,真是无不让人叹服。那故作坚强也要傲立风骨的样子,也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无奈,看客不多,只有区区方山一个,还是个满心满眼里只有林氏的。

她这一番言语只让方山觉得好没道理。人家都说了是孩子的零花钱了,还这这里追着不放。自己孩子拿别人的钱物,却屡屡被忽视。方山忍不住就要说一句,却被林氏抢了先。

“如果一个家族的丑陋都必须要用装看不见的方式遮掩,那这个家离灭亡也不远了。一笔是写不出两个楚字。但楚家与楚家还是有区别的,我西厢房的楚家和你正房西屋的楚家也是不一样的,我女儿的好名声也不需要牺牲二嫂来成全。你就不用端着大方得体的样子,行下贱龌龊之事了。贼就是贼,你要是不承认,咱们这么多人,不放上你那正房西屋也搜一搜,看看是不是有我今天买的果脯和糕点。”

林氏早就问道了楚玉儿手上那一股浓郁的果脯香气,楚家谁也不可能花闲钱买这些。

果然,林氏这么一说,楚玉儿的脸就白了,神色也开始慌乱。没等苏氏给她扯上一块遮羞布,她就急躁地说:“是我拿的又怎么样?你是楚家的媳妇儿,你的钱就是楚家的钱。你个贱女人,我花你的钱是应该的,你赚那么多钱就应该养着我们一家子。”

楚念柒已经被林氏放到了地上,此时听着楚玉儿的叫嚣,她猛得上前,“啪”的一声,就给了她一耳光。楚玉儿比她高了一个头,她够不到人家,还是翘着脚打的。

她速度太快,谁也没料到以前乖乖巧巧的楚念柒竟然会打人,一时间都懵了,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楚念柒和楚玉儿已经扭打在了一起,两人都争抢那个布袋子。

五郎看到楚念柒要抢钱,赶紧上手。楚子安一看妹妹要受欺负,也上前帮忙。六郎反应慢半拍,赶紧追随五郎的步伐。二房的楚杏儿一看场面如此混乱而刺激,不知搭错了哪根弦,竟然兴奋起来。大概是终于得到了揍苏氏那几个讨厌的儿女的机会,她大喝一声:“我也来。”就撸着袖子往上冲。

楚萱儿怯怯地看了她二姐的背影一眼,迈着小腿追了上去,楚月儿担心妹妹受伤,咬咬牙一狠心也跟了上去。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几个大人都愣在了原地。

楚吴氏怕死,这么混乱的场景,她才不往上凑。她和楚莲儿一起,站在外围不动。

苏氏心疼儿女,想上前,无奈身怀六甲,怕动了胎气。

只有林氏和方氏,反应过来之后,就赶紧上前拉架。慢一拍的楚子平也在屁股后拉架。

这种场面方山不方便上前,有女人在,推推搡搡之间,就怕坏了名节。

楚念柒这边的人多,楚杏儿是个敢下手的人,趁着楚玉儿的两只手都在和楚念柒争抢钱袋子。她照着楚玉儿的脸就是两爪子,把楚玉儿挠的“嗷”一声,就松了手捂着自己的脸。

“啊,我的脸,我的脸。”

苏氏一听,心疼的心肝儿颤:“玉儿,娘的心肝肉啊!”

她急的那么一转,就看到了在外站着的小女儿楚莲儿和大儿子楚子平。当即就过去捉着楚莲儿的衣领过来,又拉过大儿子,对他们说:“快,快去帮你们的兄弟姐妹。”

苏氏心急如焚,可是事与愿违。楚子平是个老实的,不会下手打人。楚莲儿是个奸猾的,不会给自己惹一身腥。

于是,当两拨人分开之后,苏氏的三个儿女尤其惨烈。楚玉儿被抓花了脸,五郎六郎的眼睛和脸颊都有不同程度的青肿。

而且,钱袋子还落在了楚念柒的手里。

苏氏一看这样,可是不干了,姐姐也不叫了:“林氏,你的儿女把我的儿女打成这样,你必须得掏钱给我的儿子和闺女看病。尤其是我的玉儿,她的脸,被抓成这样,要是以后做了疤,我绝不放过你们。”

苏氏眼神狠戾,但林氏也没再怕的,对着苏氏说:“不过是小孩子打架打输了而已,你家五郎把我念儿推到地上三天未醒也没见你做什么表示,如今倒是知道打人要赔礼了。之前楚玉儿从我那里拿走的糕点果脯就当我是我的心意好了,不过以后还是得睁大眼睛瞧瞧。不是谁的钱谁的东西,都能上手抢的。别人的东西固然是好,但也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得到。”

林氏不再管哭闹一团的苏氏母女,抱着楚念柒就要回西厢房。楚吴氏又拦着不让走:“你说那私房钱是你家六丫头的就是她的了?她一个孩子能有多少钱?你不是说你的钱都没了吗?今天你不把话说明白了,就不准走。”

“这钱就是我的,我娘原来给我的零花钱压岁钱我都攒着呢。我自己人小,找不到地方藏,就让月儿姐姐帮我缝的钱袋子。一共二百四十七文,藏在堂屋了。你不信问六郎,他到底是在哪里偷来的?”楚念柒小奶音大声辩驳。

六郎被打的嘴角青了一块儿,听到这话,眼神一闪就想撒谎。楚念柒一看,就喊道:“六郎,你要是撒谎,你这辈子都吃不到好吃的,吃不饱饭。”

“啊,我没撒谎,我不撒谎,我在堂屋找到的。”

事情的真相已经呈现出来,众人没法证明这是二房人藏的私房钱。楚吴氏还在叫嚣:“她二房的私房钱也能藏在堂屋啊!”

林氏冷哼:“你的钱会藏在堂屋吗?”

楚吴氏闭嘴了,她的钱都死死地藏在东屋,怎么可能往堂屋放。不过还是不甘心这二百多文钱飞了罢了。

早知道,她就不大张旗鼓的惩治方氏,先把钱偷偷藏下,以后再磋磨方氏好了。

楚杏儿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对着苏氏道:“你儿子手脚不干净,跑去西厢房偷东西,害的我娘挨打,我抓你女儿两下也是回报。你要是非要讹人,也行,我们去找里正,让他裁决。楚玉儿脸上的伤我们花钱治,但是我娘身上的伤你也得花钱治,还有,你那个当贼的儿子,更得让里正找法子治。”

楚杏儿本就性子冲,她一直看不惯苏氏,以前是自家底子薄没本事。现在有了银钱,还知道了赚钱的路子,她就有了和苏氏抗衡的勇气。况且本来就是她抓了楚玉儿的脸,怎么能让林氏母女顶锅?这也不是她的性格。

听到楚杏儿的话,苏氏气得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恨不得在她的脸上盯出个洞来。楚玉儿哭着大喊:“我的脸,我的脸毁了,我以后不能嫁到高门大户了。楚杏儿你这个贱蹄子,你等着,我要把你的脸划花。”

听着这六岁女童说出这恶毒之言,胆子小的方氏吓得身子一抖,赶紧抱住楚杏儿的身子,仿佛这样女儿就不会受到伤害。

旁边的楚萱儿也紧紧的攥着楚杏儿的手,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对着楚玉儿说:“你还是把你自己脸养好再说吧,你如今这样,都是你自找的,怪不到任何人。你要想怪,就怪你娘和你弟弟吧!”

看着这小奶包子严肃着脸说大道理,楚念柒差点没忍住笑了。

苏氏终究不能拿儿子的名声闹,她的儿女多,一个坏了,其他的都受影响。而且,她看了楚玉儿脸上的伤,看着吓人,应该是不会留疤的。

如此,她便放下了心,不再和他们纠缠。

一众人结束了这场闹剧,林氏这才发现方山还在,转身对他说:“大山兄弟,抱歉,让你看笑话了。今天家里有些乱,改天还要请你来一趟,我们母女请你吃顿饭,感谢你带着人上山找我家念儿。”

“不,不用客气,都是一个村住着,我,我应该的。”

“别,过两天还要麻烦你把那天一起上山的人告诉我,我也得感谢他们一声。我去镇子上买些糕饼给他们送去,这件事我没有你清楚,还要麻烦方山兄弟,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方山知道林氏是真的要感谢所有人,也不推辞了,况且,他真的很想与她有交集。“好,我知道了,那些人我都记着呢!过两天,你有时间了,我告诉你,然后再上门送东西。”

方山与林氏寒暄完,就走了。

林氏母女与二房母女都进了西厢房,楚吴氏看实在是留不下好处了也撇撇嘴进屋了。一直躲在东厢房没出的大房母女,透着窗户看热闹。这会子没了热闹可看,也都该干嘛干嘛了。

楚满仓今天没有和楚满囤一起上工,他说他腰疼,要歇几天,主要是懒劲儿犯了。

李氏心疼他,自然不会让他去干。反正银钱大多数都落在楚吴氏手里,她才不想让自己汉子去给楚梁挣命。

楚满囤以前都是和大哥同进同出,不过许是那天林氏让他们二房存私房钱刷新了他的认知,也可能是方氏和他说的楚念柒被楚吴氏打得下不来地的事。楚满囤不再像原来一样,对他娘寄予厚望,觉得他娘只是看重钱了。

林氏那天请她们吃的饭,也在深深的刺激着他。他一年到头,不停歇的赚钱,可是媳妇儿孩子竟然连口肉都吃不上。林氏一个女人都知道挣钱给孩子最好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这些年着实是委屈了自己的婆娘。

想通了这些,他觉得不跟他大哥一起上工也是好的。这样,他挣多少钱,楚满仓不知道,自然就没办法向楚吴氏告密。

他还是会交给楚吴氏钱,却不会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了。

大头上交,小头自己也得留点。

楚家的男人,两个在镇上,剩下一个楚满仓。但是作为同为楚家人的楚满仓,在听到楚念柒丢失在大山上的时候,竟然都没有起身去帮着寻找。

林氏真是被大房的人寒了心,楚子富兄弟二人要上山打柴就算了,可是楚满仓一个大男人,就那么稳稳地在东厢房坐着。

对于这个大伯子,林氏算是看透了。

西厢房内,楚念柒把钱袋子交给了楚月儿。

“月儿姐姐,你们下次藏钱藏的隐蔽一点吧!我觉得她们以后可能还会翻找。”

方氏接话道:“六丫头,这么多钱,你让你娘帮你拿着吧,她们小孩子家家的,丢了就不好了。”

这么说着,方氏接过钱袋子就要往林氏怀里塞。

楚念柒笑道:“二伯母,这不是我的钱,你要是给我,萱儿姐姐一会儿都该哭了。”

方氏懵了:“这不是你的钱是谁的钱,又关萱儿什么事啊?”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作者:微生妙言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