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油渣

时间:2021-11-25 23:15:56来源:乐钓文学

第二十八章油渣二房的三个丫头跟随楚念柒后面采草药,短短几天功夫,就赚了一百多文。草药也也不是满地都是,有时候候采的少了,或是是太普普通通的,就卖了一百多文,楚念柒自然给她们分的也就少了。虽然每日她们每个人都有三到十文钱的进账,三个丫头开心不己。这天草药也不是遍地都是,有时候采的少了,或者是太普通的,就卖了一百多文,楚念柒自然给她们分的也就少了。但是每天她们每个人都有三到十文钱的进账,三个丫头高兴不已。。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油渣小说

第二十八章油渣

二房的三个丫头跟着楚念柒后面采草药,短短几天功夫,就赚了一百多文。

草药也不是遍地都是,有时候采的少了,或者是太普通的,就卖了一百多文,楚念柒自然给她们分的也就少了。但是每天她们每个人都有三到十文钱的进账,三个丫头高兴不已。

这天,楚念柒如往常一样带着她们上山。

带她们采草药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棵皂角树,楚念柒突然就想到了穿越大军一致快速的发家致富的办法——做香皂。

做香皂倒是不难,难的是怎么在古代这个法律系统不健全、以权势压人的社会,保住自己的同时发家致富。

此时皂角已经成熟,有的已经被人摘了,剩下的都是比较高处的。

在乡下洗衣服大多用草木灰,方便又省力。倒是有些人家知道的,就摘这皂角,掰开分段,煮出浓浓的皂角液,洗衣服洗头发都很好。

还有些人家会用猪胰子,那个东西外观不是很美丽,用来洗手洗脸,去污却是有效的。

更有大户人家,会用澡豆洗澡,用加工制作的猪胰子团洗脸,雅致又清洁。

楚念柒如今四岁的身体,自然不能拿医术治病救人,也不能赚钱。倒是可以先做这个,打着林氏的幌子,积攒财富。

可是,这件事又不能让楚吴氏那些人知道,不然肯定想尽各种办法逼迫林氏把方子拿出来。

眼下看着这棵皂角树还有许多的皂角在上面,楚念柒觉得,可能河下村的人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

也许确实是某个时代发明或发现了某个东西,但是在传播信息速度飞快的现在,还有很多地方普及不到,更遑论这个信息封闭的古代社会了。

楚念柒猜的不错,这河下村就闫翠梅知道这皂角可以有用,她也是在镇上卖东西时听一个大户人家的采买婆子跟人家闲话时候知道的。

然后在某次上山的时候就发现了这棵树,她摘了一大篓子,去镇上的时候就去大户人家的后门问收不收。

大户人家还真收这些,给主子洗衣服自然不能用草木灰,皂角液到底是比草木灰干净,味道也好一点。

这棵树,闫翠梅也没发现多久,只给那户人家送了两趟,赚了六七十文钱,全部充实了她自己的腰包,连她婆家都不知道,她已经美的不行了。

只是她不想让村里人发现这个秘密,也不想让她的婆母发现,才没把树上都摘走,不然被人发现了,她明年就不能拿这个赚钱了。

闫翠梅这想法不错,还懂得持续性发展,只是她没想到这棵树会再遇楚念柒。

然后,被楚念柒都摘了。

闫翠梅再来摘皂角的时候差点没气死,誓要找出抢她财路的人。

但此时,几个孩子倒是在风风火火的摘皂角。

“六妹,摘这个干吗啊?这也不能吃。”楚杏儿问。

“三姐,这个虽然不能吃,但是也有大用处,可以洗东西。用它来洗衣服洗头发都是非常好用的。”

“哇,真的吗?六妹妹懂得好多啊!”

“嘿嘿,都是我娘告诉我的。”

“嗯,三婶一直懂的都很多。”楚杏儿认同道。

“对,三婶儿会刺绣,还会认字,好厉害!”楚萱儿也跟着软软答道。

楚念柒抬起自己小胸脯,非常骄傲。

楚子安和楚子平已经开始上树摘皂角了,几个丫头也不甘示弱,高的地方用长木棍打。

就这样,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几个孩子把整棵树都秃噜光了。各个背着满满的背篓下山,也不采草药了。

回到楚家,楚念柒犯了难,家里装家伙什的东西太少,咋也不能用吃饭的锅来煮东西。虽说古代的东西也是无公害无污染,但楚念柒的心里会有几分膈肌。

晚上她和林氏说了第二天再买一个小锅,和几个陶罐的事情,就趁着林氏睡熟了进了空间。

刚进空间,楚念柒突然发现远处闪现过几缕微弱的光亮,还未等她仔细看,就消失了。

她倒是想循着光亮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这空间里到处弥漫着的黑色血丝雾着实不是什么惹人喜欢的东西。楚念柒怕自己迷路,触动了空间的什么东西再出不去。

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楚念柒查看她的一亩三分地,那些药材长势喜人,连生姜长的都非常茁壮。

今天草药采的少,楚念柒顺势从空间挖了一些出去,放在了背篓里,让林氏明天拿去卖,不然太少了,实在不值得跑这么一趟。

第二天林氏带着楚念柒的草药来到医馆,张掌柜看到这次的药草,非常满意,大大的赞扬了楚念柒,卖了八百三十文。

去锦云绣坊绣活的时候,又被云娘一顿唠叨,说她想念楚念柒。

就连去铁铺子买锅的时候,还被掌柜的询问,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怎么没来。

林氏哭笑不得,女儿太讨人喜欢。

而且女儿昏迷醒来后,不仅性格变了,这本事也大了,赚钱比她这个娘还厉害。饶是女儿给她的家用,她都攒了两百文了。

林氏出门在外感慨,楚念柒在家带着小伙伴上山。这次她们走了不一样的路线,到山脚的时候,路过一家破旧的土坯房,院子里一个穿着大人衣服的小孩子,绊绊磕磕地在往屋里捡柴火。

楚萱儿看楚念柒一直看着那个孩子,就说道:“那是赶牛车的李爷爷家的小孙子,叫李拴子,他爹在镇上做工的时候死了,他娘不要他跟人家跑了。”

楚杏儿接话道:“他好可怜的,没有合适衣服穿,村里孩子笑话他,他都不出来玩。”

楚念柒响起那个憨厚的李爷爷,不由得有些心疼这对祖孙两个。

当下走过去,站在院外对着穿大人衣服的李拴子说:“拴子哥哥,我是之前让李爷爷给你带包子的楚家小六,我们要去山上挖野菜,你去吗?”

乍一听到孩子的叫声,李拴子吓了一跳,他还以为又是村里那些坏孩子要来欺负他。

抬头一看,竟是一个娇娇小小的小姑娘再说话。再回想刚刚她所说的话,李拴子心中充满了欣喜感激。他没想到,他还能遇到这么善良可爱的小姑娘。

他想跟着她们一起出去玩,可是又不熟悉,再低头看看他不合身的穿着,果断的放弃了。

他觉得,他穿这一身出去,没准儿他们也会嘲笑他了。

于是在屋内高喊:“我不去了。”

楚念柒知道他的顾虑,谁也不能立刻跟刚见过一面的人出去玩,而且他的衣服也不合身,就回道:“那好吧,我们明天再来找你玩。”

李拴子听见他们走了,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免失落,他抬头看向近处的大山,脸上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楚念柒带着孩子们回去的时候,林氏已经回来了,不仅买来了锅和陶罐子,还买了一大块猪板油。

家里油剩的不多,林氏要靠油。

看着林氏买的一堆东西,李氏撇了撇嘴,嘴里阴阳怪气道:“三弟妹就是能干,一个女人置办这么多家伙什,要是与三弟感情好,一个人就能供着三弟读书了。”

林氏回头冷漠看她:“大嫂言重了,我赚的钱都是给我女儿花的,要是我女儿不花,我也不会赚钱给别人花。”

言外之意是,我赚再多钱,也没你们的份儿。

在外唠嗑回来的楚吴氏恰好听到这个话,当下拉了脸子对林氏说:“你这个月的银钱还没给呢!赶紧交上来。”

林氏淡淡看着她,看得她发毛了,才道:“这个月没赚钱,念儿身子没恢复好呢!我把攒的钱都花了。”

“你说没钱,谁信啊?”楚吴氏一听没钱,立马跳脚。

林氏可不管那一套,就两个字:“没钱。”

在屋里绣花的苏氏此时出来了,站在正房门口,非常“正义”地开口:“娘,姐姐说没钱,大概是真没钱了,我们相信她吧,姐姐不会撒谎的。”

楚吴氏属于越有人唱的越欢的人,于是当下冷哼一声道:“她没钱?我可不信,她要是没钱,还买这一地东西?又是猪板油,又是铁锅的。”

苏氏叹了一口气,似是无奈道:“姐姐,娘不信,要不这样,你就让娘搜一搜,也好证明你的清白。”

楚吴氏一脸兴奋,这要是在搜屋子的时候顺两件东西,她一时半会儿也发现不了。

楚念柒简直被这对婆媳烦死了,怎么哪儿哪儿都有她们,一唱一和的还配合的挺好,楚念柒真想对她们大吼一声:“去你妈的!”

好歹林氏功力深厚,没有被她们的没脸功夫打倒,完全不吃那一套地说:“我说了没钱,你们要是敢搜,下个月,下下个月,以后的每个月,都没钱。”

“你——”楚吴氏被她的嚣张气得翻白眼。

还是苏氏走过来,才把楚吴氏安抚好。

此时,楚念柒已经跟着她威武霸气的老娘进屋玩耍了。

当天下午,林氏要靠油。

楚念柒觉得明天可以试试水,看看能不能做一点香皂。

林氏靠了一坛子油,还剩了一盘子的油渣子。

乡下没有零食,这油渣子撒上一点盐就可以当零食吃。

林氏把那一盘子油渣子撒上盐就让楚念柒分给孩子们吃,

楚子安自是不必多说,楚子平和二房的丫头这几天跟楚念柒混熟了也不客气了。倒是楚子金,这个才两岁多的小男孩儿坐在东厢房的门槛上,怯怯地看着他们的方向,眼里流露出渴望。

楚念柒抓了一点给他送了过去,他起先不敢拿着,还是楚念柒硬塞在他手里的,他握住了手,怯怯地看着楚念柒,也没有道谢。

一旁从林氏靠油开始就在远处守着的五郎和六郎,一直等着楚念柒亲自送过来。但是等了半天,连那怯弱的楚子金都有份儿,也未见楚念柒看他们一眼。那一盘子都快吃没了,五郎暴躁地跳出来,也不管有没有楚子安在场了。

“喂,楚念柒,你为什么不给我们?”

楚念柒纳闷:“我为什么要给你啊?”

“我可是你哥哥,你分给别人不给我?”

“哦。”

对于这种厚脸皮的人,楚念柒真是懒得多说什么。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伤害别人之后还要别人礼待他们。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楚念柒来到这个时代几天,被楚吴氏婆媳和苏氏的儿女搞得,真是厌恶至极。

就是对着流着口水,眼睛冒绿光看着他们吃油渣子的六郎,也生不起可怜之心。

五郎气得跳脚,楚念柒却无动于衷。一直在正房看着的楚莲儿觉得自己的两个哥哥没用极了,连一点吃食都抢不过来。

此时,楚子富和楚子贵也挑着柴回来了。

于是,她迈着小短腿走出正房门,对着楚念柒一行人泫然欲泣道:“六姐姐,我娘已经好几天没沾荤腥了,大夫说我娘这一胎不容易,身子太虚,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油渣子,我想给我娘拿去。”

这个家里,楚子富是大哥,他稳重又老实,善良又富有同情心,对待弟妹,真心爱护。果然,看到楚莲儿眼泪汪汪地可怜样儿,楚子富心生不忍。

正好,楚念柒又没理楚莲儿,过来给楚子富和楚子贵分油渣子。

楚子富开口道:“念儿,要不大哥不吃了,你给莲儿吧!”

楚念柒看着这个才十六岁的少年,他正直老实,富有同情心。这是好的品质,可是他没有锋芒,他的好品质却会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伤害真心为他好的人。

她很喜欢楚子富,也理解他同情楚莲儿,却不会认同。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楚子富,说道:“大哥,这就是我给你吃的,你要是不要那我吃了。”

然后,她又回头看向楚莲儿:“你好奇怪啊,你们一家子不干活吃现成的也就罢了,现在还张口找别人要饭吃了吗?爹爹赚的钱可从来没花到我和我娘身上,怎么我娘赚的钱还要养他小妾的孩子?”

楚莲儿与她娘一样在意身份,乡下看不起小妾,楚梁娶媳妇儿的时候对外宣称都是平妻。可是有些乡下的女人都觉得后进门的是小。

这也是苏氏和她女儿在意的地方。

只听楚玉儿从正房门口走出,大声喊道:“我娘才不是小妾,你娘才是贱女人。”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作者:微生妙言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