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采草药

时间:2021-11-25 23:15:56来源:乐钓文学

第二十七章采草药杨氏的来意,许氏在很清楚虽然,不外乎是从楚吴氏那里听见这里有贵可赚,也给她家的孩子牟取一点儿。杨氏为了孩子她也没什么再说的,虽然要不然谁都旗号为了孩子的名头来收刮她这个冤大头,那岂非是乱了套?时下,许氏也默不做声。嘛这个大嫂平常李氏为了孩子她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要是谁都打着为了孩子的名头来搜刮她这个冤大头,那岂不是乱了套?。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采草药小说

第二十七章采草药

李氏的来意,林氏在清楚不过,无非是从楚吴氏那里听到这里有便宜可赚,也给她家的孩子谋取一点。

李氏为了孩子她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要是谁都打着为了孩子的名头来搜刮她这个冤大头,那岂不是乱了套?

当下,林氏也默不作声。反正这个大嫂平时对她也不好,就是你好她就笑,你坏一点儿,她就立刻变脸。

但是有求于你的时候,她又能立刻恢复笑脸,林氏都怀疑她是没长脑子,还是以为别人没长脑子,不记得她说的那些话,干的那些事。

李氏流了半天泪,也没人哄她,没人劝她,不免有些尴尬。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对林氏说:“三弟妹,我听说你给了二房那五丫头好几套衣服,金儿正小,你把六丫头小时候的衣服也给金儿拿几套吧!”

林氏是真不想给,楚念柒的所有衣服,都是她亲手做的,三四岁的衣服给就给了,更小的,她还想留着呢!

等楚念柒长大了,再回头看,那都是回忆。

可是看到李氏那张讨好的脸,和怀里楚子金那怯怯小小的身影。

林氏的心也硬不下来了,算了,就当是为了孩子。

于是从炕上的棉衣里拿出之前云娘给的那两匹布,用剪子从那细麻布的布匹上,剪下了三米。只要李氏不手残,这至少能给楚子金做两套衣服了。

李氏一看是细麻布,立刻欢欢喜喜的接了过来,在心里换算了下,大概能值二十来文钱呢。

李氏自觉捡了一个大便宜,但是一抬眼看到地上摆着的几双鞋。眼珠子一转,对林氏说:“三弟妹,你看你衣服料子也给了,要不把六丫头穿不下鞋也给金儿拿两双吧!”

真是蹬鼻子上脸!

林氏对她的那点子同情心立刻收起,冷着脸不说话,楚念柒也被她的厚脸皮惊到了,她倒是会得寸进尺。

楚子安气呼呼地说:“妹妹是女孩子,妹妹的鞋子怎么能给男孩子穿?”

李氏讪笑着,看了林氏一眼开口道:“怎么不能啊?咱们乡下不兴那些讲究。”

“听说小子穿带花的鞋和衣服会怕媳妇儿,脑袋上带花也是,大伯母要是不怕七郎弟弟长大成了怕媳妇儿的窝囊废就拿去穿吧!”

李氏听了这话,瞬间打消念头,她才不会让她的金儿成为窝囊废呢!

当下干干笑了两声抱着楚子金走了,出了西厢房的门口,又回头冲着南屋撇撇嘴,在心里骂了一声“小气”。

正房门口,一直关注着西厢房的楚莲儿看到这一切,跑回西屋对苏氏说:“娘,大伯娘在林氏那里拿了几米细麻布走了。”

苏氏冷冷的看窗外,没有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里的帕子被她揪的不成样子,微笑唇的弧度也不能感受到她的亲和了。

楚莲儿以为林氏嘲讽苏氏的话才给了苏氏这么大的刺激,于是安慰道:“娘,虽然你是后进门的,但是爹依然最把你放心上。她最先进门又怎样,不过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罢了,到现在也生不出儿子来。”

楚玉儿仍是小声啜泣着捧着自己的手,听到这话,接道:“就是,她们一家子的贱肉,楚子安也是贱种,总有一天,我要还回来。”

楚莲儿没有阻止姐姐的愤怒,反而幽幽开口道:“都怪我,要不是我听到了林氏母女的计划,告诉娘,娘就不会带着我们去,也不会害的姐姐受伤了。”

楚玉儿听到这话,更是怒火中烧,气急败坏地说:“哼,想生弟弟,她做梦,爹根本不喜欢她,她就算生出来也是野种。说不定楚念柒就是野种,你看她那副长相。”

楚玉儿说到这里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是真的。

楚家的孩子虽说长得不差,可是谁像楚念柒那样,小小年纪就一副狐媚子长相,和她娘一样。说不定就是她娘跟别人偷情生下来的野种。

听到这话,苏氏眼睛里划过一缕暗芒,却也没有开口阻止年纪小小的女儿口出恶言恶语。

听着两个女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林氏母女施加恶言恶语,苏氏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西厢房里,林氏给楚念柒和楚子安量尺寸,打算给他们兄妹二人一人做一套秋装。

楚子安以前的衣服也是林氏做的,只不过没有楚念柒那么多罢了,什么时候穿坏什么时候算完。

毕竟楚家的孙子多,做的多了,也不会在楚子安的身上停留。苏氏就曾干出,为了让林氏也给和楚子安一起玩的楚子平做衣服,故意让楚子平冻着的事情。要不是后来生了大病,她还稍稍有点儿对亲儿子的心疼,还不会让楚子平在大冬天穿棉衣。

楚家的大院终于安静,这场因为送衣服而引起的风波,也终于停下来。

楚念柒身体彻底好了之后,就带着楚子安一起上山采摘草药。

林氏看这几天楚念柒的身体确实已经完全好了,便放下心来。每天早晨起早去坐牛车去镇上绣屏风,中午就坐着牛车回来。

下午把楚念柒采回来的草药,按着楚念柒说的方式处理好,放在背篓里,第二天背到镇子上卖到医馆。

每次都能赚一百到七百文不止,这些钱林氏一文不要,都让楚念柒自己存着。楚念柒给林氏留出日常开销花的钱,就自己放起来。趁着没人的时候收到了空间里,这个地方才是最不会被人偷的。

她很想带着二房的孩子一起来,然而二房与楚吴氏没分家。她们一起采药材赚的钱,最后都得进了楚吴氏的口袋,最后便宜苏氏那些人,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但是每天跟着二房的丫头上山挖野菜,看着几个丫头瘦小的身影,她的心里又不好受。于是,她对三个丫头说:“我娘之前教我认了几种草药,我教你们认,每天咱们一起出去挖野菜的时候,你们也可以采草药给我。我拿去给我娘卖,卖了钱之后我分给你们,不过你们不可以告诉别人,尤其是奶奶她们。”

三个丫头听了都兴奋不已,虽然楚吴氏一直在家明令禁止,不可以存私房钱。可是,这个家里哪一房没存呢?且不说,那明眼人都能知道的不会手头空的苏氏。就是大房,楚月儿也曾经看过楚兰儿吃零嘴,那是从集市上买的。

河下村与河上村、河中村五日一集,就在大坪滩上举办,这里都是各个村里的人把自己多余的物件或吃食拿出来卖。

镇子到底离村子远一些,还得坐车,集市就比较近,也方便交易。

三个村子的人便在这里买卖,后来发展到杨家村和刘家村也加入进来。

二房的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太老实,楚满囤和楚满仓一样干活拿工钱,但是楚满囤却从来没想过撒谎扣下私房钱。

那天林氏给他们工钱,是他们第一次存私房钱。

乡下人,赚点现钱都不易,所以,这藏私房钱就显得格外的严重。

楚吴氏还盼着自己的小儿子考中状元,升官发财,她当上官家老夫人呢!自然是可着劲儿的压榨其他两个儿子,不然怎么给小儿子攒银子赶考呢!

所以,这私房钱万万藏不得。

二房人自然也没机会攒私房钱,如今三个孩子得到了这种机会,能不兴奋激动吗?

赶紧忙不迭地向楚念柒保证:“六妹妹,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楚子安已经陪楚念柒采了好几天的草药,这几天卖草药,楚念柒已经赚到了一两多的银子。

楚子安并没有仔细的向楚念柒学认草药,他主要是和楚子平一起保护楚念柒。

这次,五六个孩子一起行动,楚子安也放心了许多。

楚念柒怕她们认不好,就一人教了一种认。

二房三姐妹边挖野菜,边找草药。弄了几出笑话之后,她们也终于熟悉起来,半天下来倒也找了不少。

晚上回家之后,三个丫头都很兴奋,方氏也发现了她们的异常,但是无论她怎么问,姐妹三人也不说,就这么带着对明日的期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二房姐妹三人,早早的起来等着楚念柒。

楚念柒吃过饭,拿着之前留的糕点分给了几个孩子垫垫肚子,和她们一起上山了,又是半天忙碌,楚子安和楚子平的身上也背着一小捆柴进院。

林氏已经从镇子上回来了,今天的草药卖了两百三十文,楚念柒心里估算着二房三姐妹采的草药价值,然后给她们一人分了十文钱。

三个姐妹简直激动坏了,真想抱着方氏大声宣布这个好消息,可是又想到楚念柒的叮嘱,才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

楚月儿做了一个布袋子,把姐妹三人的钱都放在布袋子里,然后压在了北屋那个破旧柜子的最底下。

楚杏儿看着柜子,对楚月儿说:“大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赚了这么多钱,以后我们天天上山,等大姐出嫁的时候就能攒很多嫁妆了。”

楚月儿比她大,自然也想的比较多:“你真以为咱们那么能耐啊?这不过是六妹妹多给的,以另一种法子帮咱们呢!咱们千万得保守住这个秘密,不然,奶奶她们知道了有的闹得。”

“嗯,姐,你放心,我绝对不说。”

“嗯嗯,姐,二姐,我也不说,我嘴也严着呢!”楚萱儿也保证道。

楚月儿看着两个妹妹脏兮兮的小脸,眼中却渐渐有了神采,那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光芒。

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会在他的气质中体现出来。

二房几个丫头这几天明显的兴奋开朗了许多,浑身简直是有用不完的劲儿,天天盼着早起进山。

不说当娘的方氏发现了不对,就是同在一个院子住着的李氏也发现了不对劲。

她在东厢房,拉着正在琢磨绣帕子的大女儿楚兰儿说:“我看二房那几个小妮子这几天怎么不对劲儿啊,天天老早爬起来要跟着六丫头上山,是不是山里有什么好东西瞒着咱们啊?”

楚兰儿头也没抬,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帕子,说道:“山里能有什么好东西?不是野菜就是野果子,这个时候,野果子早被村里的那些小子摘走了,还能有啥?”

楚兰儿这么一说,李氏也觉得有道理,但无奈对那几个丫头天天兴奋地状态着实是好奇,又接着道:“那山里要是没啥玩意儿,她们能天天这么积极的上山吗?我看没那么简单,要不这样,你今天先别绣花了,也跟着上山去看看吧!”李氏说着,便要夺过楚兰儿手里的帕子。

楚兰儿“啪”的一声把帕子摔在了床板上,对李氏生气道:“我不去,我不上山,你要去你自己去。”

“嘿,你个死丫头,还敢跟你娘甩脸子啊?我这个当娘的还说不得了?”

“你说得,你怎么不看看苏氏的闺女上不上山跑啊?天天竟把你闺女往村姑上面赶,我三叔好歹是个秀才,我们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凭什么她苏氏的女儿天天在房里绣花,我却要上山啊?她们二房的丫头爱干嘛干嘛,我不稀罕。有那功夫你不妨多去讨好讨好林氏,让她教我绣活,省的我天天自己琢磨。”

“好啊你,你个死丫头,你是嫌你娘没本事了是吧,不能让你当娇小姐了是吧?”

“娘要是有本事,也不会咱们大房的绣活都我干,私房钱也是我攒。”楚兰儿冷哼。

李氏绣活不好,要是光靠着楚满仓做工时扣下来的银钱,能有几个子儿?还不是楚兰儿在家里绣活,每次卖了之后交给楚吴氏一点,剩下的自己藏起来。

“你,你,好,我跟你计较这些,你爱去不去。”李氏说不过楚兰儿,也打不得,自己气呼呼地走了。

这大房里,楚兰儿也是一个重要的赚钱的劳动力,李氏不敢深得罪。

她的宝贝儿子金儿的衣服,还得楚兰儿做呢!

楚兰儿怎么不知道李氏心中所想?当即讽刺一笑。

女人啊,还是得自己会赚钱,能赚钱才行,就像林氏一样,自己赚钱,想吃啥吃啥,想买啥买啥,想自己养女儿,就敢跟楚家分灶。

做女人,就应该做到那份儿上。

楚兰儿收起思绪,继续拿起帕子绣自己的鸳鸯。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作者:微生妙言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