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方猎户

时间:2021-11-25 23:15:54来源:乐钓文学

第二十二章方猎户这时的楚家了吃完了饭,李氏正拾掇桌子。楚吴氏最后也没热黑馍馍,一家子人就吃那一小盆的溜肥肠,喝一盆大骨头萝卜汤。用楚吴氏的话说,往年每顿饭连稀粥也没多少米粒,不也就算嘛!这比往年多加了。下午这顿粮食,是彻底地省下了,楚吴氏楚吴氏最后也没热黑馍馍,一家子人就吃那一小盆的溜肥肠,喝一盆大骨头萝卜汤。用楚吴氏的话说,以往每顿饭连稀粥没有多少米粒,不也照样嘛!这比以往多多了。。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方猎户小说

第二十二章方猎户

此时的楚家已经吃完了饭,李氏正在收拾桌子。

楚吴氏最后也没热黑馍馍,一家子人就吃那一小盆的溜肥肠,喝一盆大骨头萝卜汤。用楚吴氏的话说,以往每顿饭连稀粥没有多少米粒,不也照样嘛!这比以往多多了。

中午这顿粮食,是彻底省下了,楚吴氏很满意。

她是吃饱了,苦了那些长身体又抢不到多少的孩子,刚喝完一碗骨头汤再想去盛盆子里就见了底。

楚满仓也吃的不错,虽然没吃饱,但以往也吃不饱,这质量上已经提升很多了,要是以后顿顿这样就好了。

李氏忙活着给小儿子抢食,但是趁着苏氏和林氏发生口角的时候连忙往嘴塞,吃的也还行。

就只有苏氏的几个孩子,他们娘在闹的时候,他们也在看着。苏氏回来之后,才安下心吃饭,但是毕竟晚了一步。

楚莲儿颇有心机,在楚子富的照顾下,至少是吃饱了。

可是她不喜欢这种有好的大家一起抢食的状态,她想一大桌子菜,自己悠闲的吃,想吃到什么时候就吃到什么时候,想夹什么就夹什么,没有人跟自己抢,没有人催,也不用为了吃饱装可怜耍心机。

就像,就像楚念柒一样,吃饭的时候,有时间闹,有心情笑。

楚家的人可没有谁心思细腻注意到一个四岁小姑娘的心里,他们也在为自己的明天忙碌着。

西厢房内的欢乐还在继续,楚子安在吃了一口林氏蒸的馒头之后,颇为为难地看着林氏,道:“大娘,要是知道馒头这样,我就让楚子文抢了,稍微再冷一冷,可以硌掉他的牙。”

“噗。”楚杏儿喷了,幸好嘴里没有饭,还喷在自己碗里,不然这一桌子都毁了。方氏笑骂着轻拍了一下她的背。

两家人欢欢喜喜地吃过了这一餐饭,只等下午的时候楚满囤再去找好石料,就搭完了。

现在天气不是那么热了,庄稼人没有了午睡的习惯,楚满囤上山的时候碰到了村里打猎的方猎户。

“楚二哥,来山上打牙祭啊!”方山拎着两只兔子和三只野鸡同上山找石料的楚满囤打招呼。

“是大山啊,没有,我上山找找石料,搭灶用。”楚满囤和方山关系不错,一顺嘴就秃噜出去了。

“搭灶?”方山很惊讶,“楚二哥你分家了?”

此时听见方山惊讶的口吻,楚满囤有些后悔,自己一个大男人的嘴怎么就那么松。不过幸好方山是个最严的,他也不擅长说谎,索性把事实就说了。

“不是我,是你楚三哥家的林嫂子。”

“林嫂子,她要分家?”

“不是,她家六丫头身子不太好,弟妹想给她开个小灶,补身子。”楚满囤把楚吴氏打楚念柒那点子事情模糊过去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方山看见楚满囤支支吾吾的,知道这是人家的家事,不便多言,便也没有多问。反而十分热心的帮他一起找石料,还帮着搬运回去。但是心里却如同爬了蚂蚁一样,想要弄清关于那个女子的事情。

在方山的帮助下,楚满囤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两人扛着石料一趟就够了。进了楚家院子,方山就看到了那身姿窈窕的倩影,心头不由一紧。

林氏没想到方山竟然也来帮忙了,吃惊之余赶紧迎接。

方山感觉她向自己走来,紧张不已,想走又舍不得,想留又无措,一时之间急红了脸。

看到他通红的脸,林氏还以为是累的,走到半路又返回屋里给他倒了一碗水。

“大山兄弟,来,赶紧喝完水解渴。”

方山终于有了能做的动作,接过来一饮而尽。林氏以为他真的渴极了,又回屋倒了一碗。方山再次一饮而尽,林氏诧异,竟然这么渴?转身又要回屋倒。

方山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算了。

目睹一切的楚念柒对迟钝的亲娘简直无语,噔噔噔迈着小腿跑到屋里阻止欲要第三次倒水的林氏:“娘,方叔叔只不过是不好意思拒绝你,不是真的要喝水,你都把人家灌饱了。”

“啊,是这样啊。”林氏哭笑不得,也有点不好意思。

果然,林氏没再端着碗出来后,方山松了一口气。那可是大海碗啊,喝了两大碗,他确实都有些饱了。

既然来了,方山也不能光看着,自然得动手帮忙。

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单纯的想帮忙,还是想在有她的地方多留一会儿。

只是在楚满囤出去弄泥料的时候,他把楚子安叫住,小声打听了一下林氏分灶的事情。

楚子安很崇拜方山这个有功夫的猎户,自然对他什么都说了。

“我奶奶把我妹妹打的昏迷了两天,我大娘要自己另起灶,以后想做什么做什么,给我妹妹补补。”

方山惊了,那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下得去手打的,这么想着,也问了出来。

说到这里,楚子安显然很生气:“都怪五郎那个撒谎精,乱说话,他跟奶奶说我小妹偷了家里一颗鸡蛋,然后就把小妹打了。”

“为什么说你小妹偷鸡蛋?”方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那天我妹妹从外面回来,不知道谁给了她一颗野鸡蛋,但是五郎瞎说,非说妹妹是偷得家里的。”

方山大脑“轰”的一声炸了,原来,原来是他害的她女儿被打。他那天看到了野鸡蛋,挑了几个捡走了,路过楚家门前的时候,看到了楚念柒。那孩子着实可爱,他就顺手把最大的一颗野鸡蛋给了她。没想到竟然害了她,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竟然被打的昏迷两天,就因为一颗鸡蛋。

方山气得攥紧了拳头,眼睛猩红,恨不得把楚家那个老毒妇拉出来痛打一番。可是仅有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他不能给她添麻烦。

楚子安看到方山这个样子也有点吓到了,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了孩子,方山赶紧收敛了自己的情绪。

此时,楚满囤也把泥料弄好了。

方山默不作声的跟楚满囤一起干活,只是身上沉闷的气氛,连神经大条的林氏都发现了。

有了方山的加入,灶台撘的非常好,他力气大,把那些尖锐的地方都磨圆了,又用泥料抹上,这样一看,其实不用吊灶也行,把锅直接放上去就可以了。

林氏看着非常满意,对方山连连道谢。

看着眼前给自己道谢的女子,方山心里却充满了愧疚。

他不敢看林氏的脸,只低低地对她说:“林嫂子,对不住,那天是我给了念儿鸡蛋,害的她被打,是我的错,我,我,那个,我今天打了点儿猎物,都留给念儿补身子吧!”

林氏看着院子角落那两只野兔,三只野鸡,不由得失笑:“大山兄弟,你也太老实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怪你呢?东西你拿回去,这件事你别放在心上了,我家念儿已经好了,是我心疼她,才要给她搭灶做好吃的。”

“不,你收着,你收着。”方山说完就要走。

林氏赶紧让楚满囤拦着,这干完活哪能不吃饭还留下东西就走呢?

林氏好说歹说,方山就是要把东西留下。最后无奈之下同意,只要方山在这里吃饭就留下。

方山犹豫再三,终是留下了。

对于她,他怎么可能狠的下心。

回到家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在这里,还能在有她的地方看看她。

知道方山把野兔和野鸡留到自家并在自家吃饭后,楚念柒脑子里已经想好了菜谱。无奈调料太少,施展不开。

想做红烧,家里没糖。想做野鸡炖蘑菇,没看到农家人有吃蘑菇的。想做荷叶鸡,然而,这个村子里没有荷叶……

最后敲定,野鸡炖土豆,再做一个麻辣兔肉。

这里还没有辣椒,那就用茱萸代替,即使味道和正宗的麻辣兔肉差一点,跟之前的饮食水平相比肯定还是高的。

敲定了菜谱之后,楚念柒就去请方山帮忙收拾野鸡和野兔。不是让客人干活不客气,而是实在没办法,那方山站在那里没事儿干,局促的不行。让他帮忙收拾野鸡野兔的一瞬间,他简直是松了一口气。

那轻松劲儿,简直是走路都带着风。

林氏没有买锅呢,不知道灶台要多大,也就没来得及去镇子上买。于是晚上这顿也要在大厨房做饭。

这意味着,楚吴氏极有可能还会来占便宜。

林氏倒是不怕她闹,但是她不想让方山为难。

有的人喜欢看别人家的笑话和热闹;有的人,看见别人家的家丑反而尴尬。

方山毋庸置疑是后者,林氏不想让这个善良的汉子为难,理所应当。

于是,便让方山收拾了两只野鸡,一只野兔,她做好了给楚吴氏分一部分的准备。

知道林氏的安排后,楚念柒也明白了,那就多加一个野鸡汤。

土豆还要让楚杏儿姐妹拿钱出去到村里人那里买,给了五文钱,结果买回来一篮子,大概十来斤。

楚吴氏吃了中午那一顿之后一直在回味,要是林氏天天都这么做饭让她蹭就好了。

结果没想到,林氏晚上竟然真的又做了好饭。

林氏听着楚念柒的话,拿小锅熬野鸡汤,用大锅烙饼,炒菜,先是麻辣兔肉,再是土豆炖野鸡。

香飘四溢,惹得楚家的孩子频频往厨房看,五郎和六郎更是没脸没皮的想在厨房偷吃,被楚月儿看见了大声呵斥,三个孩子开始打嘴架。

大人却谁也没心思管,重心都放到厨房里了。

隔着厨房那破败的门,方山的眼睛追随着那道身影,思绪不由得飘远。

那是七年前,他上山打猎猎到了一头野猪,身体也受了伤,扛着野猪下山,到了半山脚下终于支撑不住,倒地不起。

他的头脑还清醒,却已经筋疲力尽。此时要是有了野兽过来,能瞬间要了他的命。

他着急又无可奈何,就像身边那头已经奄奄一息的野猪一样,盼望着有同伴来救他,或者等死。

他等了半天,周围窸窸窣窣有些动静,他霎时神经一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发出声音的方向。

枝叶扒开,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过分美貌的女子,那清澈的眼睛配上绝美的面容,让他一瞬间以为那是山中的精灵。

女子开口,声音清冷:“你受伤了,还能撑得住吗?”

看到那么多血,她竟然那么镇定。除了最开始的慌乱外,她一直都很冷静。

看他没有力气回答,也大概明白了他的状况,不过是留着一口气等着活命的机会罢了。

女子不再多言,撕了自己里衣的下摆给他止血,他红了脸颊,许是知道自己可以活命了,也许是情绪激动,他昏了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在一个山洞里,旁边是他的野猪。

那野猪已经彻底断了气,看来,他比野猪幸运,等来了他的救命恩人。

伤口被包扎好后,不再流血,他睡了一觉也养了一点精神。

那女子在离他不远处生着火,手里拿着的木枝子上插着一只猪耳朵,看他醒过来对他说:“我救你了一次,好歹给我吃个猪耳朵答谢,算是两清了。”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烤猪耳朵。

他哭笑不得,不知是该哭自己的命和一只猪耳朵等价,还是该笑这是一个不挟恩图报的女子。

他只得秉承的礼仪对她说:“姑娘大恩,在下没齿难忘,这头野猪送给姑娘了。日后,姑娘有什么吩咐,尽管来找在下,在下定当——”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行了,戏文里的话你就别说了,野猪我不要,要了也留不住,我就要这只猪耳朵。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野猪卖了钱分我一半,你就放在那个大石头背后的石头缝里就行,我自己来找。”

这,这可真是个实在而又直接的姑娘。

但方山的心中却升起难言的羞涩与欢喜。

他想,她看了他的身体,又与他孤男寡女共处一个山洞,是不是该向人家负责?于是试探的问了一句:“姑娘如果,如果,要在下负责,在下绝,绝对,绝对不会推辞。”说完这句话,他的脸爆红。

林夕儿也诧异的看着他,只听过看了女子身体要负责的,没想到看了男人身体也得负责。这个男的长的倒是不错,看着也是个老实忠厚的,可惜,可惜她已经被人娶了。

她委婉了提了一句自己的身份,自己已经嫁人了。

方山心底升起浓重的难堪,他想,她那么美,自己一个山野汉子,怎么配得上她呢?

她嫁了人才是应该的。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作者:微生妙言类型:奇幻灵异状态:连载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