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身中血咒

时间:2023-07-30 16:08:31来源:乐钓文学

他睁开眼睛眼,眼底印入少女莹白中透着柔嫩绯色的俏脸,她长睫微颤,手指把握住他腰间的衣服,在生涩地公开回应他。心中涌上说不出的怜爱,蔺则舍严禁松绑她,但理智终归占了上风。再这样一直这样,他可都忍不当禽兽。他自己制作力极强,轻柔房门她,目光却也没逼视她,“你…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怜爱,蔺则舍不得放开她,但理智终究占了上风。。

>>>《穿书后偏执男主总想和我HE》章节目录<<<

第19章 身中血咒小说

他睁开眼,眼底映入少女莹白中透着娇嫩绯色的俏脸,她长睫微颤,手指抓住他腰间的衣服,在生硬地回应他。

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怜爱,蔺则舍不得放开她,但理智终究占了上风。

再这样下去,他可忍不住不当禽兽。

他自制力极强,轻柔推开她,目光却没有直视她,“你……好好休息,我明日来接你。”

他脚步甚至有些踉跄地离去。

等元初溶回过神来,房间里已经没了人,他炽热的气息似乎还在身边,空气中还能感受到他存在的温度,缠绕着她的肌肤,流窜进入四肢百骸。

好半晌少女才缓过神,伸出双手捂住脸颊。

好烫……

她方才都做了什么?

她不仅没有推开她,甚至还回应了他。

少女羞红了脸,四周静悄悄,只能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直到躺在被窝里,她拥紧了被子,小脸埋进柔软的被褥,还是缓和不了这份心动。

~

镇压作祟的鬼修一事已达成共识,各方仙门派出人手从各地赶往酆山。

而说好会来接她的蔺则到了晌午也没出现,元初溶心情很差,准备去酒楼吃点好吃的。

昨晚他们其实闹得不是很愉快,两人之间存在的问题也很明显。

她想帮他寻找母亲得到他的好感完成任务,他想娶她究竟是想报复她还是真的喜欢她,她不能确定。

目前最关心的还是好感度。

系统:“目前好感度40,宿主仍需努力。”

瞧,这不还得再接再厉么。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漫不经心地戳弄着盘子里的小兔子糕点。

那日,琴夫人将她截过去,强行喂她血,也不知想要做什么,偏偏系统这边检测不到她身体有任何异状。

看来琴夫人这个人物的剧情,她非得自己探索不可了。

当下吃饭的心情也没了,出了酒楼在街上随意乱逛。

脚下偶尔踢过几枚石子,带着些气愤。

他没发现自己没在紫微峰了吗,还不来找她,还不来!

又走了几步,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撞到她腿上。

“小朋友,走路要小心知道吗?”她伸手扶住他。

小男孩扬起小脸,双眼有些无神,呆呆地说,“姐姐,那边有人找你。”

小男孩一手指着城门外。

元初溶微微皱眉,看了眼小男孩,接着摸摸他的头,露出个柔和的微笑,“姐姐知道了,谢谢你呀。”

她绕开他往城外走去,等到了一处无人的湖边,一颗高大的垂柳立在岸边,看着柳枝长长垂入湖水,她面上再无笑容。

她冷声道,“你还不现身吗?”

萧循从柳树树干后化形而出,他没有再带着遮面的斗篷,一张原本还算俊逸的脸毫无血色,带着不属于人的死气。

他眼神轻蔑的看她,“我还不知道一向跋扈狠毒的元大小姐这么有善心,着实不易啊。”

“少废话,你有事就说,不许对无辜的人下手。”

萧循这个人在原书里本就坏到透顶,怎么作死怎么来,利用无辜小孩这种事自然也信手拈来。

只是她如今却不是原来的元初溶,是以当真正与萧循单独见面,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她手心微微出汗,面上仍不动声色。

“我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不是一直很讨厌蔺则吗?他那样低贱的人,怎么配得上你元大小姐。”他声线粗哑,不怀好意地看她,“不过你长大了之后,倒真是越来越美了,简直让人……热血沸腾。”

少女眉眼精致,肌肤白皙透亮,花儿般娇嫩的红唇引人采撷,自成年后,身段更是比之从前更加惹人注目,纤瘦得宜胸脯鼓鼓,腰肢却极细。

整个人就像已经绽放的花,散发着独特诱人的清香。

被他视线打量着,元初溶忍着心里的怒意,唯有袖中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情绪。

“你把我引出来,难道就为了说这些废话?”

琴夫人派他来,肯定有重要的事。

只见萧循冷冷一笑,拿出个小方盒子递给她。

长方形木盒雕着几朵花儿,倒像是盛放女子梳妆用具的物件。

“琴夫人吩咐,把这里面的东西给蔺则。”

“你凭什么肯定我会听她的话?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但那都与我无关,以后别来烦我。”她做出烦怒的神情,不接那匣子,转身就要走。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机关暗器之类的,她要是把这个给蔺则,暗算了他,她也不会好过。

萧循拔剑直直拦在她身前,眼神分外阴狠,“你喝了琴夫人的血,早已身中血咒,你以为你还能独善其身吗?”

“不想血咒发作,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作无谓的抗争,你斗不过琴夫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将匣子怼到她怀里,冷眼看着她。

血咒?

那是什么?

很快萧循便回答她,“身中血咒,琴夫人可随意控制你的行动,甚至动动手指就能取了你的性命,你还敢不听命吗?”

他冷笑了一下。

元初溶如遭雷击。

怪不得……

昨晚她就觉得自己有些异常。

蔺则吻她,她明明是想要反抗的,却不自主地回应他,没有推开他。

作为一个穿书者,还有什么比被人控制着身家性命更让人害怕的吗?

她刚来时,为了在蔺则手下活命,尚且能忍着害怕对他撒娇,为的不就是苟住小命吗?

现在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被别人掌控性命。

真是……

她咬着牙握紧了手里的小盒子,萧循得意地看她一眼便消失无踪。

“系统,血咒要如何解?”她不知道琴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琴夫人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去看自己的儿子,却要给她下这种咒。

她想利用她做什么?

“根据资料,血咒属于鬼界咒术,施术者与中咒者性命连接,系同生共死咒,需施咒者自愿解咒。”

那萧循刚才不就是为了威胁她?

不过,任谁的性命与别人挂在一起,心情都不会好受。

她心情低落,小心翼翼地打开小盒子,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暗算人的机关暗器。

盒子里躺着一把雕刻精致的象牙玉梳,主人似乎格外爱惜它,清洗地十分干净,边缘圆润光滑,一看就是经常使用。

这把玉梳,有什么意义吗?

穿书后偏执男主总想和我HE

穿书后偏执男主总想和我HE

作者:燕双归类型:穿越重生状态:连载

至元溶穿成了一本男频爽文里的炮灰小师妹,小师妹灵力低弱还心肠歹毒,总是会作妖作死。十七岁那一年和人一同害了书里的女主,把人精神折磨得惨不忍睹最后还丢进恶灵窟自生自灭。再后来那个九死一生的女主又回去了,还成了实力强悍手段毫无人性的鬼王神王。后女主更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一路走上龙傲天的巅峰之路。而她则被当作绊脚石踩得被粉碎,下场极惨。至元溶怕极了。再次重逢后,满目狠戾的男人望着她笑得阴测测,“你说过,我要不然能从恶灵窟出你就娶我。”她惊惧:我也不是,我也没,别胡说啊!为了生存,她果断撒娇卖萌讨饶,心里却心里想如何逃走。谁知他放着官配少女手里握着一柄寒光锐利的长剑,剑尖一抹鲜红坠落,瞬间与污泥融在一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