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婚事之变

时间:2021-10-15 07:14:02来源:乐钓文学

俗话说,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冷老太爷果真是个索性干净利落的,和冷老太一拍即合,虽然一个丫头,迟早会是别人家的,虽然有点儿亏,虽然拿回来的银钱不能够飞了。段氏是个小肚鸡肠的,小心思一堆,也有点儿小很聪明,老两口能给小花说啥好人家?自己的娃,自己疼,这段氏段氏是个小肚鸡肠的,小心思一堆,也有点小聪明,老两口能给小花说啥好人家?自己的娃,自己疼,这段氏一听冷家二老的决定,当场就不答应。。

>>>《九重华锦》章节目录<<<

第九章 婚事之变小说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冷老太爷果然是个干脆利落的,和冷老太一拍即合,不过一个丫头,迟早是别人家的,虽然有点亏,但是到手的银钱不能飞了。

段氏是个小肚鸡肠的,小心思一堆,也有点小聪明,老两口能给小花说啥好人家?自己的娃,自己疼,这段氏一听冷家二老的决定,当场就不答应。

可惜,冷家一直老太爷说的算,段氏又是个有心没胆的,加上冷惠儿自个儿娇滴滴答应下来的,她急的满嘴冒泡也没用了。

至于冷小花,彻底没人管了。

破了相貌,除非说给那破落家传宗接代凑合过日子,没别的出路,那样的人家,能拿出什么彩礼钱来?

真是白养了,冷老太心里不得劲,总觉得亏。

大晚上的,两口子拉着自家老四单独说了会,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与张家的婚事不变,只是嫁过去的人变了,换成了冷惠儿。

“花儿的事你别张罗了,我自有打算。”夜深人静,冷大庄一边抽烟,一边叮嘱冷老太。

冷老太满脸不高兴,拢了拢被子,这几个孙女的婚事,她心里早就有盘算的,这白白就折了一个,“还能有啥打算,白养着个老姑娘?”

女人家,就是眼皮子浅,冷大庄沉着脸,自顾自道:“我在镇上干活,听说王员外家招粗使丫头,死契,足足二两银子,明天我送过去。你从公里给四房一两银子,成事是不是读书的料,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先生愿意收,就让他和知远一起学着吧。”

看来这是刚才与四房谈好的条件。

“当真?”冷老太听银子,双眼泛光,表情都柔和了一些。

这不用白养个赔钱货,还能得二两银子,也是那丫头的造化了。

“睡吧,这事我来张罗,你不用管了,这惠儿和花儿不同,婚事,你上点心...这也是没法。”

张家什么情况,冷老太可能还不太知道底细,只知道那家的独子不太聪明,依着冷老太看,这有啥,女人只要会生孩子,嫁过去能传宗接代,靠着儿子在夫家立足,日子照样好过,那张家又是一个独子,将来不什么都是惠儿的?

开始,她就想着,这婚事要是惠儿乐意,就说给惠儿也不差啊,老头子偏不同意。

冷老太不知道,冷大庄却是心里明白的很,要不是现在情况逼到这份上,又着实舍不得将银子退回去,他也不会让惠儿顶了这门婚事。

这亲生的到底不一样,心里多少不太得劲,但是冷大庄很快就想通了,丫头养着,最后还是别人家的。

一片寂静,直到冷家在没动静,银星这才悄然离开。

银星回到茂林庄时,易九兮正烤着火看着书,听的银星的汇报,挑眉抬了头望了一眼。

“自伤?”

“是!”回想起自己看到的一幕,银星觉得脸疼。

“对自己够狠,知道取舍,按照银星说的,这家里恐怕也不会白养她一个毁了脸的丫头...可惜了...”童老捏了捏胡子叹了口气摇头分析着。

别说主子,这几天听下来,他也对那个叫冷小花的丫头有些兴趣,尤其...罢了,可能是凑巧吧,一个乡下丫头,哪里懂的什么高深的医术。

童老的一声可惜,在场的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主子...”蜜娘皱眉看向易九兮,这林霜语那边,她才处理完...

易九兮低头,气定神闲的继续看着书,平静道:“脸毁了,就不能用了,银星,你看着处理吧。”

林家的嫡出小姐,可以样貌不出众,但是绝不能容貌有损。

当初他动心思用哪个农女,其实还有一方面原因,蜜娘把那林霜语雕琢的过了,身上反到少了些乡土气,所以,过犹不及~

“是!”银星心里大概有数了,明天处理一下,他也不用再盯着了。

蜜娘一脸忧心,童老朝她看了一眼,示意她稍安勿躁。

“主子,林霜语不能用,林家这步棋还是的下,主子可是还有别的安排?”一颗棋子毁了,不代表一盘棋毁了,主子从来不会孤注一掷。

“知我者,童老也!”易九兮浅笑点头,将书放下,挽着衣袖伸手靠近火盆。

火光映衬之下,易九兮脸上染了一层光晕,比平日添了几分亲近之感,...蜜娘有一刹那的失神,心里暗衬,主子这张脸啊,不知惹了多少芳心。

“既然主子心中有数,我们听候吩咐就是了。”童老这话,一半是说给蜜娘听的。

说完,想到什么忍不住感慨一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农户家里,也是不安生。”

没人护着的孩子,就是活的辛苦一些,想着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易九兮不置可否,世上事,不能以偏概全,不过是他们赶巧碰上了。

“这次回去,从南走吧。”

易九兮突然一句,童老愣了一下,脸上有些犹豫迟疑道:“眼下正是深冬,越往南越冷,主子大伤初愈...绕道路远,怕是会多耽搁些天!”年末了,主子再不回去,怕家里会生事。

“无妨,我的伤不是有你在吗?难得出来一趟,总要多看看,大夏建国不过十几年,各地报上来的奏报,就是一片海燕清平的盛世景象,父皇...,打天下容易,治天下难,有时候站得高,不一定看的远。”

屋内静悄悄的,童老也不自觉的面色凝重起来,主子心里有社稷,若将人主子坐天下,必是百姓之福,天下之福,会是一代明君。

只是,现在朝中局势复杂,新老两朝势力较量,这些暗流将几位皇子搅入权利的漩涡之中,主子说的对,打天下容易,治天下难,为了制衡朝中局面,皇上后宫这些年充裕了不少,朝中也扶持了不少新势力,几位皇子各有依仗...

京都已经是暗流汹涌了!谁还有心思真的关心国政民生。

金汉灭亡,不过八年,前车之鉴尚在眼前啊!可有些人已经忘了。

“就按着主子的意思安排吧。”虽然现在尽快赶回京都才是正确的,但是童老也了解易九兮的脾气,没有多劝。

易九兮轻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心里在想着林家的事,林家这些年蛰伏不动,一是林家当家人林横冲老谋深算,二是林家内部确实出了问题,如今,这第一步棋走不动,只能走另一条道了。

与此同时,墨宝华也在思索着,怎么尽快离开,天寒地冻,又能如何安然离开,要身体没身体,要银子没银子,只能靠着脑子好好想想了。

这时候,真想煮一壶茶,赏赏寒风凛冽,风雪飘摇,不知算不算苦中作乐。

九重华锦

九重华锦

作者:莫西凡类型:穿越重生状态:完本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躲藏乡野,一俟时机报了血海深仇。怎奈,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为了逃出去,免严禁心狠手辣。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筹谋。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叶家潦倒的嫡小姐。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真的懒得说理睬,偏是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得薄惩手段图个清净。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的场面。面对自己一张似笑非笑非常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自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小兜转一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亦是各略有图,倒不如相互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辜负一片大好年华。)旧凤栖宫内,金汉皇后墨宝华一身凤袍,一丝不苟的发髻,额头金凤衔珠,肤白如雪,口若含丹,闻讯,无悲无喜,凤眸轻合,再睁眼,古井无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