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四章 你肯定是抱脸虫

时间:2022-12-22 20:53:50来源:乐钓文学

“我在需要考虑一件事。”妮雅卡说得很认真地,“怎么给你留下的深刻地的记忆,或是,起码是一个印象深刻地的一瞬间。只要你你一走神儿,便会都忍想出来。”宁永学眨了眨眼,立马反应时回来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这几天所以没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吧?”“那就当我积怨已久吧。”她平宁永学眨了眨眼,立刻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这几天应该没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吧?”。

>>>《怪异代言人》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你肯定是抱脸虫小说

“我在考虑一件事。”薇儿卡说得很认真,“怎么给你留下深刻的记忆,或者,至少是一个印象深刻的瞬间。只要你一走神,就会忍不住想起来。”

宁永学眨了眨眼,立刻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这几天应该没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吧?”

“那就当我积怨已久吧。”她平静地说。

没等他回任何话,薇儿卡就用穿着贴身薄毛衣的两条手臂把他脖子搂住,向他靠近。湛蓝色的眼瞳几乎立刻捕获了他的目光,令人心神迷失,如在梦中。

一阵复杂的情绪笼罩过来,其中也掺了股麻痹性的快感。他没法挪开视线,在精神疲惫之余感到甜美又心悸。心跳声隔着紧贴的胸腔无比接近,像是用根绳索连在一起,也响在了一起。

隔了两年多久以后,薇儿卡第一次吻了他,身上散发着香气,像花朵一样填满了自己的神智。

这吻持续了很久,美妙而困惑,虽只是唇与唇平静无声的触碰,却很符合她的风格,就是和他设想中的情况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突如其来,毫无应对,而且后果很严重。

宁永学觉得手指有些刺痛。

薇儿卡眨了眨眼,然后对他提问:“能记住吗?”

“我该起来送你一趟。”他说。

“别想送我,躺在这里动也别动。”薇儿卡说,“这就是我和你分开以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你一想起我,就会想起这个吻。当然了,如果你的狗头被劈下来了,这就是我和你今生做的最后一件事。”

宁永学挽着她的腰,颇有些无奈。

“万一女侠提着我脑袋敲你家门呢?”他问。

“我会帮她用各种材料把你的狗头做成标本,拿去给她镇宅,这样她就会饶我一命。”

薇儿卡说着合上了眼睛,把额头贴了在他额头上,静静地呼吸了一分多钟。然后她就从他怀里起身,把受尽冷落的枕头也从地上拾起来,扔到他身上。

“心情稍微愉快了点。”她说,“现在我要走了,你也快睡吧,提前振奋起精神,才能好好赴约。祝你一路顺风,也祝我一路顺风。”

薇儿卡又踩着光脚丫安静地跑开了。宁永学默然注视她的背影,直到门又关上才收回视线。他沉思了很久,最后也只能打了几个哈欠,拧了拧开关,——把电灯熄灭。

嗯,好吧......虽然事情很麻烦,她使坏的时候倒是又可爱了两倍。

......

海场专门的咖啡馆不多,不过客串提供咖啡的地方不少。安全局对面的大型超市有个小咖啡厅,位于超市二层,很受客人欢迎。

橡树咖啡厅右边的窗户往超市开,悬在收银机上面,视野开阔,可以看到一层超市的全貌。包括宁永学在内,有很多兴致恶劣的人就喜欢拿超市血拼的人下饭,看着别人来来往往购物,或是忙于争抢完全没用的打折货。只要注视一阵,连喝咖啡的味道都能好很多。

这真是个可怕的兴趣,咖啡厅老板一定也是个可怕的人。

当然,宁永学这几天没坐右边窗户,他坐在左边窗户观察街对面的安全局。

此时飘着小雪,他觉得摄影机就在大楼里面。这玩意到现在都没还过来,实在叫他很不甘心。

橡树咖啡厅的东西很贵,有价格不菲的奶酪,也有冷盘,还有更昂贵的甜品和葡萄酒。宁永学当然点得很便宜,咖啡也是双份浓缩咖啡,一点一点抿,跟小鸟在啄食一样。

宁永学占了这个位子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最便宜的一份午餐他都还没吃完一半。他纯粹是靠厚脸皮和人高马大坐在这里,像是个考虑怎么闹事骗钱的地痞流氓。

其实咖啡厅的服务员总会请付不起钱的年轻情侣离开,却没人敢和他对视。他们全都在他身旁匆匆走过,不作片刻停留,像是这里坐了个一搭话就会被诅咒的厉鬼一样。

宁永学必须承认,他这一身黑色大衣的风格色调沉重无比,往角落里一坐,就能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他恶劣的爱好很多,打扮成这副德行观察餐厅服务员的反应,其实也是其中之一。

自从上了大学以后,还没人敢赶他。有时候同学之间不是特别熟悉,也会叫他帮忙镇个场子,往起来一站,那就是生人勿进。

宁永学一边打量安全局的大楼,一边轻声哼着萨什的民谣:“你还年轻,还有那么多美景!沙滩,画展,满载的轮船;船员,浪花,酒会,流连忘返~~”

刚哼了一半,就看到印着椰子壳的棕色套头衫忽然从余光里冒了出来。

来人把摄影机放在桌子上,然后放下兜帽,一把拽出椅子,在他对面坐下来。一头带着点雪花的棕色短发稍稍晃了晃。然后,她拨开前发,露出酒红色的眼睛,和他对视片刻。

宁永学表情沉痛。

“没人告诉你不要在咖啡厅唱歌吗?”白尹对他说,“稍微消停一会吧,小鸟先生,也稍微注意点形象。你这一杯咖啡啄了有半个多钟头了,乌鸦喝水都比你快。”

有段时间没当面说过话了。她也很可爱。

“为什么你会在这地方?”宁永学思索着问她,“缘分?”

“不,缘分这词未免有点恶心,完全不合适我们两个。”白尹从桌上拿起菜单,一点都不扭捏,“我只是觉得,你会找个能看到安全局的地方观察情况。时机嘛,要么是中午,要么是下午的下班时间。随便走了两步,我就发现当事人待在咖啡厅的阴暗角落里,一边啄着咖啡,一边恐吓可怜的服务员。”

“你是预言家吗?”

“分析情况而已。”白尹说着找服务员要来了价格不菲的奶酪和甜品,简直是在用钱抽他的脸。

区区一个刚毕业的高中学生,为什么可以这么有钱?仔细一想,当初胡庭禹死了是守护者趁着封闭审讯干的好事,难道你爸当了监察长就没有我一成的功劳吗?

“所以为什么是你来还摄影机了?”宁永学问。这事最奇怪,他怎么都想不通。

“这是我爸要干的事情。”白尹叹口气说,明显有点头疼,“他闹别扭了,他不想接手任何跟你有关系的事情。家里摆着个这东西实在很怪,我就自己来干了。”

这理由简直莫名其妙。她爸的戏怎么这么多?他莫非以为自己是女主角吗?

“这么说你爸其实对我有好感,但他拉不下脸,不想承认?”宁永学又问她。

白尹从面带微笑、表情温和的服务员手里接过一盘切好的奶酪,又接过一杯冰咖啡。

“其实我讨厌嚼舌根。”她稍稍侧了下脸,把发卡别好,也一脸温和的微笑,“不过要是我把这话传过去,他一定会飞奔过来,把你挂在我家客厅的吊灯上。”

“能给穷苦大学生分一点奶酪吗,权贵小姐?”宁永学把视线转向装满奢侈食物的盘子。

“本来就是要分给你的,没钱还要在咖啡厅硬占地方的落魄侦探先生。”

“大街上太冷了,我也没办法。”宁永学耸耸肩,“总不能像你一样挥霍纳税人的税金。”

“那就尽快吃完然后结账吧,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小报记者先生。”白尹对他点点头,“拿好你的摄影机,然后去做你的考察,离海场越远越好,最好是永远都别回来了。”

宁永学也从面色僵硬、冒着冷汗的服务员手里接过一盘冷盘。这区别对待真是明显。

“其实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他说。

“请教怎么挥霍纳税人的税金吗?”白尹喝了口咖啡,“那就去寻衅滋事吧。最近安全局地下层关了几个金融诈骗犯,只要你能进去,你就能尽情请教他们,想请教多久都没关系。”

“你记忆特别好,是吧?”

“一般,普通,不怎么样。”白尹说着叉了块奶酪。

“怎么才能不去想一件一直忘不掉的事情?”

“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受了点情伤,一时半会走不出来。”

“你也会受情伤?你让别人受情伤还差不多。”

“我很痛苦。”宁永学面色沉痛,“求您了。”

“别跟我装模作样地撒娇,你这人高马大的白痴!”白尹立刻抓住了要害,“去别的地方玩你的苦情戏去,你以为我会吃这一套吗?”

“这全方位无死角的立场护盾是怎么回事?你是太空战舰吗?”

她又喝了口冰咖啡。“我是什么没关系,但你肯定是抱脸虫,一不小心就把人寄生了。”

“别说这么难听嘛,我是真心实意想请教你。”

“不过我确实知道,”白尹承认,“当年过目不忘的事情困扰了我很久,后来我妈带我去萨什找了个灵修。”

“灵......灵修?”宁永学是真的有点吃惊。

“和什么漫宿没关系,就是个练瑜伽的。你别总是这么敏感,好像全世界都藏着恐怖的怪异事物一样。总之,她教了我一套粗浅的内观冥想法,除了摒弃杂念和整理思维也没其它用处。”

怪异代言人

怪异代言人

作者:无常马类型:都市异能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