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时间:2022-07-24 11:14:47来源:乐钓文学

去年三月份,国家漂洋过海,送去一份呼喊游子归乡的电报。从那时候起,《大公报》、《已申报》等国内最著名报刊始终在时刻关注更多着海外出国留学生们的动向,就为了及时向全国百姓情况通报进展。云安沫他们前脚刚首登威尔逊号,后脚发来越洋电报的《大公报》迅速合刊,将这个从那时候起,《大公报》、《申报》等国内著名报刊一直在时刻关注着海外留学生们的动向,就为了及时向全国百姓通报进展。。

>>>《快穿之位面直播》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小说

今年三月份,国家漂洋过海,送去一份呼唤游子归家的电报。

从那时候起,《大公报》、《申报》等国内著名报刊一直在时刻关注着海外留学生们的动向,就为了及时向全国百姓通报进展。

云安沫他们前脚刚登上威尔逊号,后脚收到越洋电报的《大公报》迅速增刊,将这个鼓舞人心的消息广而告之。

举国上下为之沸腾欢庆。

今天那些站在码头上,举着横幅欢迎他们回家的同胞,有国家方面派来迎接他们的领导人,有《大公报》、《申报》等多达十几家报刊的记者。

但更多的,是社会各界人士。

他们看到报纸后,自发地制作横幅,自发地前来码头,自发地欢迎这些充满浪漫主义情怀、放弃国外优渥生活的海外游子们。

这里面,甚至还有衣衫褴褛的乞丐。

他们其实不太清楚这些海外游子回国的意义到底有多重大,只是觉得,回家,就是一件非常高兴、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所以他们也过来凑了这个热闹。

是的,回家了。

历经重重困难。

海外游子们终于学成归国。

“欢迎回家!”

“欢迎各位先生回国!!!”

横幅上写着这些话,同胞们也在热烈高喊着这些话。

陈晓莹、江川等人平常再稳重,这时候也免不了失态,倚着甲板扶手,探出半边身子疯狂朝岸上挥着手臂,回应同胞们的欢迎。

云安沫站在旁边看了会儿,这种喜悦太具有感染力,她终于也加入他们欢呼的阵营。这一刻,她觉得,没有任何人会后悔回到这片故土。

此时沉寂许久的直播间也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云崽终于回家啦,嘻嘻嘻,接下来能看云崽表演了】

【说真的,感觉如果古地球时代的人都像主播一样聪明的话,那简直太可怕了】

【这就是无核心生命的热情吗,兽兽也想体验】

【鱼鱼也想体验,羡慕+10086】

【不知道说什么,打赏一波吧,看起来挺感人的】

【宇宙人鱼国金色美人鱼打赏星舰*6】

“谢谢打赏,这是华国,古地球时期最热情,向往和平的国家”云安沫在心里回答道。

好一会儿,江川想起他在《大公报》里任职的朋友的托付,连忙道:“不如我们来张集体合影留念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威尔逊号吨位重,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停靠好。大家纷纷出声附和江川的提议。

“没问题,是该合个影。”

“好好好,正好所有人都在甲板上了,想合个影也容易。”

有人问了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你们谁手里有照相机?”

江川连忙道:“我手里有。”

他抱着照相机急匆匆上前,想去找船员帮他们照张相。

往前走了两步,江川路过云安沫身边。

云安沫倚着扶手,垂下睫毛闭着眼,正在懒洋洋晒太阳,吹着温和舒适的海风。

似乎是听到了身边的动静,她缓缓睁开眼,目光落到江川身上。

江川停下脚步:“云安沫,别想偷懒,去帮忙组织下纪律,排一排站位吧。”

他知道她最为尊重几位先生,就调侃道:“总不能还麻烦几位先生亲自指挥吧。”

云安沫唇角轻轻弯了一下:“好。”

排位置这件事并不麻烦,只是因为人比较多,所以周围的环境有些嘈杂。

很快,队伍分成了三排。

几位先生在最中间的位置,云安沫蹲在丁白晴身边。

众人面朝镜头,露出微笑,留下合影。

他们身后是漫漫人群,是鳞次栉比的高楼,是在海空上方翱翔的海燕与海鸥,是浩浩蓝天。

更是故土。

***

威尔逊号终于平稳停靠在码头上。

云安沫扶着郭弘义、另一只手提着行李走下船。

在海上航行将近二十天,脚突然踩到陆地上,云安沫有种晕眩的不真实感。

然而,她还没在陆地上站稳,欢呼声就在她耳畔炸开。有报社记者将镜头对准了她,有稚嫩的孩子噔噔噔跑上前,在大人们的鼓励下将一束花递给她。

云安沫含笑接过:“谢谢你。”

“谢谢姐姐。”小女孩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时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谢我什么?”

小女孩的目光在她这身亚麻色长裙上停顿片刻,高兴笑道:“爸爸说你们回国了,我就能每天穿好看的衣服,每天吃一颗糖果了。”

小女孩穿着很朴素的衣服,看那不合身的尺寸,应该是用大衣服改小的。

云安沫摸了摸她的头:“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

魔术?

小女孩愣愣点头。

云安沫向她展示了下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大幅度活动几下,再将手张开时,掌心里安静躺着几块巧克力和几颗奶糖:“拿去吃吧。”

把巧克力和奶糖都递给小女孩,云安沫转头看向四周。

留学生们陆陆续续下了船,他们每个人都被围着。

郭弘义、余延华几位先生的身边更少不了人,国家领导人正站在他们身边,慰问他们旅途的劳累。

欢喜过后,疲倦就涌了上来。

国家派来迎接他们的人温声道:“我们给各位安排好了住处,各位先过去招待所休息一晚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日再议。”

招待所距离码头有点远,所以他们是乘坐电车过去的。

坐在电车上,云安沫注视着窗外的景致。

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半个小时后,电车抵达招待所。

招待所半新不旧,是旧楼房改造而成的,勉强能容纳下所有人。

云安沫和陈晓莹合住在一间屋子里,她们匆匆梳洗一番,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

还是有人过来敲门,请两人去参加接风洗尘宴,云安沫和陈晓莹才醒过来。

宴会上的食物,其实没有他们在威尔逊号上吃的精细,全部都是家常的普通食材。但是入了口,尝了味道,就知道国家这边的确是尽了心的,找来掌厨的厨师有着一手非常好的厨艺。

云安沫伸筷子,多夹了几筷子的鱼香茄子,听着其他人讨论接下来的去留。

“国家这边希望我们先乘坐火车去北平,到了北平后,再按照我们的专业进行相应的调度和分配。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这边没问题,我家就在北平。”

“我这边也可以。先去北平,等国家分配好后,再看看能不能请个小短假回家探望我爸妈。实在不方便,我琢磨着把他们接到北平住。”

听到这里,云安沫轻笑了下,放下筷子,捧起凉白开喝了起来。

第二天下午,在招待所的所有人启程,乘坐火车离开香港。

接下来他们会先抵达上海,再从上海辗转到北平。

云安沫坐在二等车厢里,捧着刚买的几份报纸翻看起来。

《申报》用最大的版面刊登了他们回国的消息,并称——【华夏历史的重要时刻,就在此时!】

-----------早朝晚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大公报》刊登了他们在轮船上的那张集体合照,其中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文字——“威尔逊号虽属于M国,但此刻,它是当之无愧的华国百年希望之舟!”

再往下看,云安沫还看到一则新闻。在英国留学的留学生共有四百人左右,但从建国以来,那些留学生陆陆续续回国,截至现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抵达祖国。

不仅是他们,其他人也在陆陆续续返回故土。

快速浏览报纸,了解完华国当下的大概情况后,云安沫合上报纸,取出《基础物理学》翻阅温习。

辗转多日,火车终于抵达北平。在北平这里,他们受到了更加热烈的欢迎仪式,国家还派了不少辆小轿车来迎接他们。热闹了两天,在他们逐渐平静下来后,国家这边终于派人前来,给他们每个人都分发了一张表。

“表上有几个问题,大家看着来回答就好。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尽量回答得详细些,这样我们才好帮大家分配合适的任务。”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

他穿着一身简朴的军装,笑起来时神情儒雅温和,肩膀上没有佩戴臂章,所以猜不出他的军衔有多高。但从旁边人对他的恭敬态度来看,也可以猜到他的军衔不会低。

云安沫低头看了眼发到她手里的表。

表格上一共有四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问特长和工作意向。

云安沫握着钢笔,刚想在上面落笔,她的眼前突然覆盖下一道阴影。抬起头,站在她面前的正是那位中年军人。

“云先生,我有些事想找到你私下聊聊。”

对于要聊什么事情,云安沫大概心中有数。她放下笔,随着这位中年军人一块儿走到会场角落。

他自报家门:“我姓赵。”

“赵先生。”

中年军人眼里浮现笑意,他没有拐弯抹角,直白地对云安沫道:“早在半个月前,我们已经在南京等到了那艘船,并且拿到了船上的所有物资。”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南京那边直接派了一支军队,小心运送它们到北平。”

“现在所有的仪器和书籍都安置在华国科学院里,只要科研人员一到位,它们就能迅速投入使用。科学院的人请我向你致意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对发展原|子|核科学也非常重视,所以很感谢云先生做出的贡献。”

那艘走私船上,除了仪器和书籍外,就是郭弘义他们的笔记。

那些私人物品已经全部送回他们本人手里。

中年军人说到这里,稍微停顿片刻。

他认真与云安沫对视,郑重而严肃地询问起来。

“还有一件事,就是船上装着的所有美钞和金条。根据我们当初收到的电报,云先生是打算将这一笔钱捐赠给国家,增加国家的外汇储备。”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里面是这么一大笔巨款,所以就欣然接受了。但当船上的东西运回北平,我们进行清点后,才发现这些美钞和金条加起来的价值超过百万美金。”

“所以我今天想再次向云先生确认一下,你真的已经做好了决定,要把这么一大笔个人钱财捐赠给国家吗?”

云安沫回视他的眼睛。

她的神情同样变得郑重而严肃。

“我已经做好决定。”

“不会更改,绝不后悔。”

“好,好,好!”

中年军人连说了三声‘好’字。

他看着云安沫的目光温和亲切,激动到一时失去言语,干脆伸出手,重重与云安沫交握在一起。

松开手后,他右手猛地举起,就要向云安沫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赵先生,使不得。”

他的动作快,云安沫的动作更快,成功将他制止。

“这些美钞和金条都是我从资本主义国家那里,为我们华国薅来的羊毛。如果我舍不得这一大笔钱,我绝不会回国。”

“我们再次向云先生确认这件事情,并不是在怀疑云先生的爱国热情。”中年军人连忙说道,“云先生,我再次代表祖国和人民,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这样的敬意可能有些简陋了,但请你放心,祖国和人民会谨记你的贡献。”

云安沫唇角轻弯:“多谢。”

中年军人不像刚刚那么紧绷着,他担心站久了云安沫觉得不舒服,主动给她拉了张椅子。

请她坐下后,中年军人重新正色,聊起走私通道的事情。

但他才刚开了个口,云安沫就已经闻弦歌而知雅意。

“那条走私通道,留在我手里,没有留在国家手里的用处大。早在回国前,我就已经与我朋友沟通过,说了自己会将这条通道上交给国家。他本人也很乐意与华国当局有所接触。”

“稍后我会将他的电台频道写给赵先生,相关的联络信物也交给你。不过他那个人利益至上,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也许没有办法打动他。”

在中年军人错愕之时,云安沫干脆毫无保留地,把自己能做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我手里还有乔纳的把柄。”

“我听郭弘义先生说,他的朋友,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傅浙先生正被软禁于东德,如果国家方面想要营救傅浙先生,也许可以试着接触一下乔纳,如果能有帮助,那实在最好不过。”

中年军人沉沉点头:“国家方面一定会尽力营救傅浙先生。”

向云安沫道谢后,转而聊起她的工作意向。

“我记得先生是核物理系毕业的。”

云安沫点头应是,又给自己懂得多这件事打了个补丁:“但是这些年在国外,只要是觉得对国家有用的东西,我都有过接触和了解。”

“先生回国,是打算从事核物理相关的工作吗?”问这个问题时,中年军人有些许焦虑。

哎,这位云先生可是搞经济的一把好手。

没有钱寸步难行,他在来之前,就收到了上面的指令,说是希望能邀请这位先生进入相关部门,参与到国家的经济建设之中。

但上面也着重提了,这位先生为国家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国家为她安排工作时一定要充分尊重她的意见。

还没等中年军人组织说辞,云安沫已经回道:“我会抽出部分精力参与到核物理研究,但我本人会更倾向于做财政或者后勤方面的工作。”

经济不发展起来,基础设施不发展起来,拿什么来从事高端国防科技研究?

靠全国百姓勒紧裤腰带,降低自己的一切生活需求,将所有的钢铁、所有的电力、所有的钱都用于搞国防建设吗?

这样当然可以。

但是太苦了。

真的太苦了。

所以哪怕云安沫另有打算,哪怕这一世的她对核物理研究非常感兴趣,她也要先配合国家搞经济、发展后勤。

***-----------早朝晚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云安沫重新回到席位里,坐在郭弘义身边。

“郭先生听说物理所的事情了吗?”

就在前几天,华国科学院近代物理所低调成立。

这个物理所专门用来从事核研究。

很显然,这是属于郭弘义这位核物理学家的舞台。

郭弘义没有瞒她,点了点头,笑着向她抛去橄榄枝:“要随我进物理所从事核研究吗?”

这段时间里,云安沫一直在向他借阅物理书籍,偶尔还会向他请教问题。

这么短的时间里,她问的问题越来越有水平、越来越有难度。从与她交流的只言片语里,郭弘义清楚感受到她的学习能力,也感受到她在物理这门学科上的天赋非常高。

这么个好苗子,如果跟在他身边多学几年,也许能在核研究上大放异彩。

“留个位置吗?过几年我再去找您。”

郭弘义、余延华他们都是国际科研领域一流的科学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他们刚回国的最初几年,真正要做的并不是高深研究,而是先做好基础研究,并且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培养相关的人才。

等到正式开始原|子|核的研究,时间可能已经过去了几年。

她正好趁这几年,把自己能做的都做好,然后安心进入物理所,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郭弘义是真的惜才,他温声道:“只要你想来,跟我说一声就好。”

成功与郭弘义达成共识,云安沫起身往外走,打算去阳台晒晒月光。

阳台已经被人捷足先登,是江川。

他两手搭在栏杆上发呆,连有人到来也没有注意。

也许是注意到了,但是没有理会。

“在想什么呢?”云安沫走到他身边,学着他的姿势把两只手搭到栏杆。

江川问:“你填完表了?”

云安沫:“我不用填。”

“也是,你闷不吭声的就做了那么多事情,肯定有很多部门的人都想邀请你过去帮忙。”顿了顿,江川感慨,“不像我,刚刚填表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云安沫侧头看向他,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也许是实在苦恼,江川纠结片刻,还是将自己的困扰告诉云安沫。

“现在,原|子|弹的研究肯定是由郭弘义先生领头。余延华、丁白晴两位先生可能会负责导弹项目的研究。相关的研究所在他们抵达北平之前就已经成立。但是,有关航空工业的研究所还没有成立。”

“我原本以为是国家这边不太重视航空工业,但后面问了一下,发现是航空工业的人才太少了。从各地回来的留学生里,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是航空方面专业的。而且我们两个都还年轻,国家担心我们没办法牵头好项目,所以暂时没有调拨经费,用于开展航空工业的研究。”

说着说着,江川有些懊恼。

因为他和云安沫相熟的原因,云安沫购买的仪器里,有三分之一都是按照他给的清单购买的。

但他现在不能开展航空工业的研究,那那些仪器不是就浪费了吗。

“你就是在苦恼这个?”云安沫笑起来,像是倍感无奈,又似乎是觉得好笑。

判断出她声音里的调侃,江川放松下来:“看来你真的能给我建议。”

“傅浙先生是空气动力学家,如果他回国,那航空项目的领头人肯定是他。但我们清楚傅浙先生的重要性,D国人也清楚。他想要回国,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云安沫继续道:“乐观一些想,可能只需要几个月。不乐观一些想,可能需要几年时间。难道傅浙先生一直不回来,你就一直不进行相关的研究?难道你打算放弃六年所学,转而加入到原|子|弹或者是导弹的研究中吗?”

她抬起手,拍了拍江川的肩膀,笑声清越,整个人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江川,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我非常看好你的天赋。如果没有航空工业的研究所,那你为什么不向国家方面提出意见书,请国家方面建立研究所,由你来担纲?”

江川整个人都懵了,他目瞪口呆:“你这个建议……”

这个建议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担纲啊,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个项目的成败都由他来负主要责任。

这意味着他不只是要做科研,还要做各种统筹规划,甚至还要负责相关人才的培养。

他真的能做到吗?

云安沫眉梢微扬,继续道:“如果你敢担纲,我就敢放出狠话,帮航空研究所负责后勤工作。如果航空研究所有任何资金或者技术的不足,我都会倾尽我所能去帮忙。”

江川不知道的一件事是,她也是这么向郭弘义、余延华、乔英和胡坚成四位先生承诺的。

所以他感动了。

他没想到云安沫居然这么看好他。

“云安沫同志。”江川神情激动而热切,“你这么看好我,我再说那些胆怯的话,实在是太丢脸了。你放心,我明天,不,我今晚回去后就马上写意见书,尽快向国家那边申请。”

“如果我真的取得成果,到时候军功章肯定有你一半功劳。”

【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鱼鱼笑喷了】

【川川老实的样子真可爱】

【这样显得主播好不厚道啊】

【兽兽以后就喜欢川川了】

快穿之位面直播

快穿之位面直播

作者:早朝晚汐类型:军婚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