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六章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时间:2022-07-24 11:14:46来源:乐钓文学

也没任何出乎意料地,在云安沫首登威尔逊号后,她被D国调查结果局的人拦下。“女士,我们需彻底搜查你的行李。”云安沫问:“的话我表示拒绝配合好呢?”“很很抱歉。”调查结果局的人神情桀骜,的话你表示拒绝配合好,我们有理由产生怀疑你的身上可携带了D国最重要的机密。按照调查结果局的相关规定,“女士,我们需要搜查你的行李。”。

>>>《快穿之位面直播》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忍将夙愿,付与东流?小说

没有任何意外地,在云安沫登上威尔逊号后,她被D国调查局的人拦下。

“女士,我们需要搜查你的行李。”

云安沫问:“如果我拒绝配合呢?”

“很抱歉。”调查局的人神情桀骜,如果你拒绝配合,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的身上携带了D国重要机密。按照调查局的相关规定,我们可以将你带下船,对你在D国的行踪进行严密的调查。”

对方声音拖长,于是就显出了几分出离的傲慢:“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耽误你的行程,我们就不得为之了。”

云安沫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盖有公章的纸,举到对方眼前:“是的,我依然拒绝配合。”

这是乔纳那边给她送过来的。

上面联合盖了调查局和国|务|院的公章,没什么别的用处,只是可以让调查局的任何人礼遇她三分。

调查局的人有些不屑地瞥了眼。

当他看清纸张最下方的公章和署名,脸色顿时一变,难以置信地与云安沫对视。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眼前这个男人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巨大转变。

他忍着心底的闷气,风度翩翩朝云安沫行一礼:“女士,抱歉,实在是冒犯了。您是调查局的朋友,自然不会携带任何违禁的东西。”

云安沫淡淡扫他一眼,收起纸张。

她往里走。

江川和陈晓莹已经被搜查完行李,正站在靠里一侧等她进来。

江川隐隐知道云安沫不简单,哪怕心中疑惑,也没开口询问什么。但云安沫不知道,她有些好奇地瞥了眼云安沫的外套口袋:“刚刚那张纸是什么?”

“一个朋友帮我弄来的。’云安沫答。

陈晓莹叹口气:“你们知道吗,刚刚调查局的人搜查我的行李,态度明明很恶劣,但是我居然觉得......”

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陈晓莹沉默一瞬,才从齿缝间挤出那个词:“觉得有几分习惯了。

不过顿了顿,陈晓莹又朝两人眨眼:“刚到D国时像他们一样的人,我遇到得太多了。你们那时候肯定也经常遇到吧。不过六年时间里,我靠着自己的努力赢得了身边所有D国人的尊重。”

“你说得对。”江川放轻声音,“但个人赢得尊重不难,难的是国家赢得尊重。”

云安沫接道:“只有我们国家得到尊重,我们国家的子民才能得到尊重。国家无法获得的东西,普通百姓也很难获得。”

三人一人一句接上。

下意识地,三人互相对视,各自微笑,好像都懂得了对方心里没有直接言明的志向。

他们此行回国,就是为了在满目疮痍的国土上大干一场!

就是为了实现国家的繁荣富强!

前路漫长,但他们会是永远坚定的同路人。

想到这里,三人先前的淡淡郁闷之情一扫而空,身上透出踌躇满志与意气风发。

***

威尔逊号内部同样豪华。

云安沫入住的船舱条件不错,虽然地方不大,但环境整洁,不用跟其他人合住在一起。

在云安沫摆放洗漱用品时,余延华夫妻、胡坚成先生、郭弘义先生四人同坐一辆小轿车来到码头。

乘坐这趟威尔逊号回国的留学生,足足有近百人,在科研界名声最显赫的就是这四位先生。

他们才一上船,就接收到了最为严格的盘查。

D国调查局的人不仅翻看了他们的行礼,连他们随身携带的实验笔记和各种琐碎物品都没有放过。

不过理所当然的,他们没搜查到任何可疑的物品。

一所有能引起D国警惕的物品,在此刻都已经通过走私途径,安然偷渡回华国。

对于这个结果,D国调查局的人难以置信。

他们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不时将自己不善的目光投向程听安四人,似乎是在琢磨着要不要进行更细致的盘查。

乔英下意识看向自己的丈夫。

余延华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无声安抚她的情绪。

“几位....”D国调查局的人才刚开口,就被人强行打断了。

云安沫站在二层甲板上,倚着栏杆垂眸看他们。

今天的海风格外喧嚣,她披散开的长发被吹得胡乱翻飞,整个人的姿态悠闲从容。

“诸位已经搜查得够仔细了。我记得这几位先生,买的都是头等舱的船票。难道越是贵客,越要接受严厉的盘查?”

调查局的人显然还记得她。

是的,谁能马上忘掉一位容貌气质都这么出众的人。

“女士说笑了,的确已经盘查得差不多了。”调查局的人抬手,面无表情地请程听安几人登船。

乔英弯下腰,将那些散乱开的东西平铺好,顾不得整理它们,急匆匆锁上了行李箱。

她转过身,发现程听风他们三人也整理好了。

四人都没有说话,表情平静地往船舱里走。

才刚走两步,云安沫和江川就快速迎上前来,接过他们手里的行李。

乔英没跟她客气,温柔地拍了拍云安沫的手背:“好孩子。”

她笑起来时,眼尾会露出淡淡的皱纹,但这丝毫无损她的美貌,只是让她愈发优雅。

说完话后,似乎是被冰凉咸腻的海风灌进喉咙,乔英呛得咳了两声。

“乔姨,您该多穿些。”云安沫说道,走在前面亲自领路,带他们进船舱休息。

帮他们放好行李,云安沫说:“几位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只管去找我和江川。能够解决的,我都会尽力为你们解决。”

“麻烦了。”郭弘义笑着对云安沫说。

云安沫的目光在他脸上一划而过,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太对劲,呼吸也有些混浊,应该是这些天睡眠质量差造成的。

确定他们这边没什么需要她帮忙照应的,云安沫转身回了自己的船舱。

她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在行李箱角落翻到一盒助眠的熏香。

这是她前些天自己调制的,随手放了一盒进自己的行李箱,现在倒是刚好派上了用场。

既然要拿熏香过去,云安沫顺便拿了晕船的食物和药过去给郭弘义他们。

郭弘义登船后,原本是想睡觉的。但这段时间里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只要听到一点点杂音,就没办法入睡。就算勉强自己睡着了,睡不了多长时间又会被外面的风吹草动惊醒。

这个船舱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外面时不时有人吆喝和走动,郭弘义自然没有办法入睡。

他脱掉鞋子躺在木板床上,尝试了很久,叹了口气睁开眼。

还是起来看书吧。

从行李箱里翻找出一本《基础物理学》,郭弘义盘膝坐在靠窗的地方,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明亮阳光,把自己已经翻看过很多遍的书再次翻看起来。

没办法,他不敢随身携带重要的书籍,就怕被调查局的人盯上。所以只好带上几本比较基础的书,就当是在重温了。

刚翻了两页书,外面传来一阵放得很轻的敲门声。

郭弘义放下书,穿上鞋子走去开门。

“郭先生,我来给你送些东西。”门才刚开,云安沫就朝他笑起来。

送东西?

郭弘义顺势垂眼,看清她手里的东西后,他轻笑了下,温声问道:“这些是什么?”往后退了两步,把空间让出来,问云安沫:“要不要进来喝些水?”

“不了,您该好好休息。”

云安沫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递给他,语速轻缓地为他介绍起每种东西的用处。

得知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是助眠熏香后,郭弘义眸光微亮,有些惊喜道:“这个礼物我很喜欢,多谢了。”

“先生不用客气。”云安沫出声告辞,正准备转身离开,余光一扫,瞧见船舱桌面里摊放着本《基础物理学》,她沉吟片刻,出声问道,“先生这里还有多余的物理学书籍吗?”

“有的。”郭弘义点头,笑问,“你对物理学感兴趣?我记得你也是是学核物理的吧。”

边说着话,郭弘义边往里走。

他将怀里的东西都放下,拿起那本《基础物理学》走回云安沫面前,将书递给她。

云安沫接过,回答郭弘义刚刚的问题:“是的,回国匆忙,再加上调查局的原因,我没带什么重要书籍,看到您有物理书,我正好借阅温习。”

“年轻人温故而知新。”郭弘义一笑,对她越发高看。

华国现在最需要什么?

最需要搞经济建设,也最需要搞国防科技。

他知道这个叫奚云安沫的姑娘做了一笔大生意,赚到了很多钱,买了很多仪器。是个经济人才。

现在又对物理这么认真,看来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国防科技做些什么。

眼光卓绝,敢想敢做,还能够做成。

最重要的是,她还有一颗赤忱之心,桀骜留给敌人,温和留给自己人。

郭弘义对她的态度越发温和亲切,他说:“如果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地方,尽管来问我。缺教材书了,也尽管来问我要,不用不好意思。

“就怕耽误了您的时间。”

“这算什么耽误啊。为祖国培养人才的事情,花再多时间都不算耽误。

云安沫连忙谢过郭弘义,又道:“我就先不打扰先生了,等先生休息好了,我再来向您问好。”

目送着云安沫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郭弘义转身回了船舱。

他拆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熏香。

这个熏香制作得很精美,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手工做的。

郭弘义点燃熏香,将它摆到床头的位置。

他盖着被子靠着枕头发呆,想着依旧困在D国不能回去的友人,想着国内一穷二白的现状,忧虑染上了他的眉梢。

但很快,一股困意涌上他的脑海。困意越来越重,无法抵挡。

他躺了下去。

哪怕外面嘈杂,他还是安然睡了过去。不知道是熏香的作用,还是他做了个美梦,郭弘义紧蹙着的眉心终于在无声无息间松开。

他沉沉入睡。

***

20:26

回到自己的船舱,云安沫锁上船舱的门,靠着船舱一角坐着,认真浏览着《基础物理学》。

随意扫了几页内容,云安沫心底对郭弘义肃然起敬。

这本书籍有些年头了,应该是郭弘义上大学时就在用的。书页间的笔记做得有些凌乱,但结合书籍内容-块儿看,哪怕云安沫对物理学的了解并不多,也觉得颇有:收获。

一时之间,她看得入了迷。

等到自己脱离专注状态,外面已是日暮四合,天色彻底黯淡下来。

云安沫记好自己看到了哪一页,合上书籍,伸了个懒腰,打算去餐厅里面吃个晚餐。

这个点正好是饭店,餐厅里面很热闹,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亚洲面孔。

云安沫穿梭其中,听到了很多人都在说中文。

他们或怒或悲,聊着聊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有再多的烦心事又怎么样,终于历经煎熬,踏上了回故土的路。所以,暂时把悲伤抛到脑后吧。

云安沫端了盘意大利面,又拿了块绵软的面包,再端了杯葡萄酒,走去找座位。

“这里。”江川看到了她,朝她挥手。云安沫连忙走过去。

餐厅里的桌子是大长桌,除了江川和陈晓莹这两个熟人外,余延华、乔英和胡坚成三位先生也都在。

“怎么没看到老郭?”胡坚成疑惑道。

“郭先生可能还在休息。”云安沫回道,“我给他送了些有助眠效果的熏香。”

胡坚成点头,笑夸云安沫:“你这个礼物送得合适,他这些天一直没睡好,我在旁边看着也忧心。”

乔英说:“等会儿我们给他带些吃的,餐厅到了晚上八点就关掉了。”

几人用完东西,纷纷告辞离开。云安沫落到了最后。

江川用完后不急着离开,慢慢喝着饮料等她。

“好了,我们走吧。”云安沫吃完最后一口面,放下了叉子。

“行。”江川起身。

他们走出甲板,站在甲板上吹风。

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投落在海平面上。码头对面的城市灯火璀璨。

江川突然出声:“云安沫,我好像没问起过你,回国后打算做些什么?”

云安沫笑了笑:“什么都做。”

‘嗯?”江川愣了下。

“我能做的,我都想做。”云安沫补充。

江川开玩笑道:“才过去了这么短时间,我就觉得自己要不认识你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个大忙人。”

云安沫笑而不语。

威尔逊号在码头停靠了整整三天。

这三天里,陆陆续续有人登船,其中不乏很多从其他国家辗转过来的。

为了能够取得登船许可,他们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第四天的清晨,威尔逊号扬帆起航。

看着这艘豪华客轮驶离D国码头,船上突然响起一阵沸腾的欢呼声。云安沫正坐在床边看书,听到这阵欢呼声,下意识抬头。

意识到这股欢呼声是因为什么,云安沫也不由露出笑容。

抬手别了别鬓角散乱的头发,云安沫重新低下头,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

当天晚上,云安沫在餐厅用过晚餐,打算直接回船舱里休息。

但她路过甲板上时,发现有不少人或站或坐,正在甲板上用中文聊天念诗,还有人在吹奏乐器。

夜色朦胧,天边月明,一切都浪漫得让人充满遐想。

她走到甲板,盘膝坐下,混迹在人群里,微笑着侧耳聆听音乐。

中途,云安沫瞧见了陈晓莹,瞧见了江川,还瞧见了郭弘义。

他们都坐在甲板上,享受着这个浪漫的夜晚。

航行十二天,威尔逊号抵达日本。.大批人在这里下船。

客轮上仅剩下将近一百位客人,他们全部都是华国人。

当威尔逊号驶离日本,所有人都知道,祖国近在眼前。

航行第十七天,第十八天,眼看着还有不到一天时间威尔逊号就能抵达香港,很难得地,哪怕有熏香在,郭弘义也睡不着了。

他在床上平躺许久,终于放弃般地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去甲板坐着,亲自等待黎明的到来,亲眼看着香港的土地一点点出现在他眼前。

穿上厚实的外套,郭弘义戴上眼镜,打开了他的门。

他走出长廊,才刚出现在甲板上,甲板上枯坐着的十几号人齐刷刷扭头,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

郭弘义一愣,有些尴尬地笑起来:“大晚上的,都在这呢?”

“睡不着”。

云安沫笑着解释,请郭弘义坐到她的身边。

他们坐着,什么天都不聊。只是安静地坐着。

安静地,等待黎明的到来。

这期间,陆陆续续又有其他人走出甲板,加入到枯坐发呆的队列里。

终于,天边一点点拂晓。

晨曦破云而出,洒遍整个海平面。

终于,陆地一点点近在眼前,鳞次栉比的高楼倒映入他们的眼里。

不知道是谁突然出声,轻轻哼起一段有些陌生的旋律。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众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但这首歌的旋律并不难记。

听那个创作的人哼唱了一段,慢慢地,就有些音感不错的人能够加入哼唱队列。

再慢慢地,歌唱声变得整齐而盛大,在这方海平面上不断回响着。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歌唱声中,威尔逊号停泊于码头。

码头边上黑压压站满了欢迎他们回国的同胞。

同胞们手举横幅,看到了他们后,高声欢呼着,疯狂而热烈地挥舞着横幅,企图让他们注意到横幅上的字迹。

他们,终于到家了。

快穿之位面直播

快穿之位面直播

作者:早朝晚汐类型:军婚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