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时间:2022-07-24 11:14:46来源:乐钓文学

余延华的眼镜花了。他用柔软细腻的布擦了擦眼镜,再次戴上,意外发现眼镜但是有些糊。正寻思着要切记出门时再次配副眼镜,客厅的电话响了出来。“余延华同志,你快去接电话。”乔英在房间里拾掇两人的行李,不更方便抽开身,提升声音喊了句。“哎,我明白了。”余延华应一他用柔软的布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发现眼镜还是有些糊。。

>>>《快穿之位面直播》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小说

余延华的眼镜花了。

他用柔软的布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发现眼镜还是有些糊。

正琢磨着要不要出门重新配副眼镜,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

“余延华同志,你快去接电话。”乔英在房间里收拾两人的行李,不方便抽开身,提高声音喊了句。

“哎,我知道了。”余延华应一声,抬手推了推框架有些变形的眼镜,急匆匆走到电话前。

在它挂断前一秒,余延华成功将电话接了起来,用德文打了个招呼:“你好。”

来人用中文自报家门:“程先生你好,我姓郭,名弘义,是从西德那边赶过来的。你的电话是你的朋友胡坚成给我的,不知道我能否冒昧上门与你一见。”

在世界科学领域,郭弘义的名字算是如雷贯耳。

他是一名物理学家。

或者需要再加一个前缀,核|物|理学家

余延华神色一肃,没想到郭弘义先生居然辗转从西德来到了西德:“郭先生现在在哪里,你初来乍到,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还是让我过去找你吧。”

他应得这么爽快,郭弘义的声音也松了不少,含笑道:“我现在就在胡坚成家里,麻烦你过来了。”

挂断电话,余延华急匆匆上楼,换了身方便出门的衣服,路过乔英身边时,道:“乔英同志,我临时有事要出门一趟,等我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草莓慕斯蛋糕。”

没等乔英回复,他已是戴上帽子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余延华敲响了好友胡坚成的家门。

胡坚成是名生物遗传学家,和余延华一同在莱西比大学任教。

听到敲门声,他连忙走去给余延华开门。

余延华进屋,目光先是落在那个神情温和却也憔悴的陌生男人。他伸出手,深深握住郭弘义的手:“郭先生,从加州一路辗转而来,辛苦你了。”

郭弘义眼底青黛很重。

他前些天一直被监控拘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绷得很紧,听到余延华的话,他精神放松了些。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值得的。”

第76章与国诉情衷二

比起现在仍然被拘禁在西德的朋友,郭弘义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十分幸运。

几人寒暄,胡坚成倒了杯凉白开给程听安,笑道:“我家里不像你家里有保姆,你将就喝些。”又跟郭弘义抱怨,“他啊,忒讲究,都是被乔大姐惯的。

余延华没理会好友的打趣,喝了口水润喉,抬眼直视他们,认真询问:“郭先生联系我,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郭弘义点头应是,他指向那个低调放在墙角的箱子。

自从听到漂洋过海而来的那条广播后,郭弘义和几个老友没有任何犹豫,就决定收拾行李赶回国。

他们是科学家,回国肯定是得做研究的。

可是没有尖端仪器和电子设备,要怎么进行研究?

郭弘义他们几个人思来想去,最后拍板决定,他们可以借助自己在科学界的人脉购买尖端仪器,把它们带回国去。

购买途径搞定了,那钱要从哪里来?郭弘义几人拿出手头的积蓄拼凑。

他们的积蓄拿来过安逸日子肯定够,但是拿来买当今最先进的仪器设备,那就实在是捉襟见肘了。

实在没有办法,郭弘义通过他的学生,悄悄联系上国内,把他们的难处告诉国家。

郭弘义苦笑:“其实刚联系上国家那边时,我们一直很忐忑,担心自己的请求会给国家带去难处。可惜,实在没别的办法了。”

忐忑不安的等待中,郭弘义他收到了一笔两万欧元的汇款。

郭弘义的声音低沉下来,他垂下眼,掩去自己情绪激动后的失态:“这笔钱加上我们的积蓄,一共可以购买两台仪器。我们商量之后,重点购买了我需要的仪器和书籍。”

“那个箱子里面装着....余延华试探出声。

“没错。”郭弘义抬眼看着余延华,“我这些天从西德赶过来,一路上连合眼都不敢怎么合眼,就怕半路被D国调查局的人盯上,搜查我随身携带的行李。”

“我一定要将箱子里的东西平安送回国。”说到这里,郭弘义的声音停顿片刻,“我原本是想把仪器拆碎成零件,拜托每个人带走一部分。这样一来,就算调查局的人当真搜查我们的行李,也能蒙混过关。”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题太沉重了点,郭弘义扯着唇角微笑,强打起精神对余延华说:“我刚向胡坚成提出我的请求,他就告诉我,你这边可能会有办法。所以我只好厚着脸皮,亲自联系上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胡坚成默默把水杯递给他。

郭弘义接过,没喝,只是把眼镜摘下来,用衬衫袖口擦去遮挡住视线的水雾,又重新戴上,两手紧张交握在一起,安静等待着余延华的答复。

余延华没有推脱。

他果断答应下来:“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就好。其他重要的笔记也都交给我吧,我估计我们上威尔逊号时会被搜身。”

三人坐在一起这么久,郭弘义第一次露出一个可以说是如释重负的笑容。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余延华敢答应下来,就绝对是比较有把握的。

他们都分得清轻重缓急,在这种时候可是绝对不敢玩虚的。

“这太好了。”郭弘义说,“我那位老友现在还被扣留在加州,但他想尽办法把他的研究笔记送了出来,托我带回国去。我的研究笔记不是最重要的,他那部分笔记必须得安全送回去才行。”

他的笔记没了,可以重新花时间再写一-份。

但他老友前途未卜,未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研究笔记有了遗失,那就真的是损失惨重啊。

***

收拾完行李,才是下午。

外面下起绵绵细雨,云安沫撑着伞出门,登门向她的导师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道别。

这次分别,也许就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

跟他们絮别过后,云安沫买了最喜欢喝的饮品,走回家里。

她刚解开风衣外套的拉链,电话就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只是说了一句话,云安沫再次穿好外套。

这通电话挂断后,云安沫握着话筒想了想,给梅耶和海瑟薇夫妻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过去拜见他们。

与海瑟薇约好时间,云安沫拿起饮品,边喝边又再次出了门。

夜色深重,某栋灯火通明的郊区别墅。

云安沫走下轿车。

梅耶和海瑟薇并肩站在门口迎接她。

瞧见云安沫,海瑟薇第一个迎上前来。

云安沫笑着与她打了个招呼,又绕到车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朝梅耶摊手:“我是来跟你们道别,顺便来送些东西的。”

梅耶哈哈一笑:“安,你还真是一点儿也不跟我客气。”

云安沫调侃:“毕竟我已经给你付过钱了。

这是付费服务,哪里需要客气。

梅耶又是一阵笑。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安大胆,他可是个地地道道的D国人,但安就是敢豪赌,托他的手运送这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他这样看重利益的人,的确不在乎国籍之别。

梅耶打了个响指,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上前,恭敬取走云安沫脚边的两个行李箱。

“我们进去坐会儿吧。”梅耶邀请道。

三人坐下聊天。

海瑟薇很舍不得云安沫,她握着云安沫的手掌,勉强保持得体的微笑:“安,等你回国后,我就再也听不到你弹奏的《月光》了。”

云安沫顺着她的话道:“那等会儿,我为你和梅耶弹奏这首曲子。”

“这是我的荣幸。”梅耶朝云安沫笑一租句,伸手揽过海瑟薇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无声安抚她的情绪。

《月光》悦耳而空灵,在琴房里回响。

云安沫十指灵活翻飞,侧脸温柔专注。

弹完这支曲子,云安沫又换了首《命运交响曲》

悲怆而慷慨的琴音从她指尖流淌而出,这一刻,她犹如一位勇闯不公命运的勇者。

当音乐渐渐消弭下来,现场的唯二两位听众用力鼓掌。

送云安沫离开时,梅耶许诺道:“愿我们友谊长存。”

云安沫轻笑:“友谊长存。”

***

D国,查理检查站。

日光浇洒,天朗气清。

水手站在船头吆喝,货轮在大批量卸货,每个人忙得热火朝天。

在这些货轮中间,停靠着一艘豪华的客轮。

它叫做威尔逊号,是艘最多能搭载五百人的游轮,定期在D国海岸和远东之间往返。

江川穿着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件浅灰色的长袖,提着行李走下轿车。

当他的视线落到威尔逊号身上,江川脸上泛起笑意,快步往码头走去,脚步间隐隐透着几分雀跃之情。

但才走了几步,江川眼尖,瞥见有几个穿着特殊制服的人站在甲板上,对每一个登上威尔逊号的人进行搜查。

他们不只是简单的搜身,还要打开行李做检查。

江川突然觉得自己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冰冷得令他想要攥住拳头。

“在看什么?”身后,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江川循声转头。

云安沫和陈晓莹个人拎着行李站在他身后,出声问话的是云安沫。

江川走过去,自觉接过云安沫手上的一个行李箱,他想保持克制,但还是透露了几分愤懑:“调查局的人在威尔逊号上。”

云安沫点头,又说:“不是应该早就猜到了吗。”

江川微愣,苦笑:“说得也是。”

......唉,这盆冷水把他回国的雀跃都快浇没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云安沫叹道,环视四周,想要找到其他熟悉的身影,“你有看到余教授、胡坚成先生他们吗?

“我也是刚到。”

“那我们先登船吧。”云安沫提议。

他们手上的行李太多了,一直干站在人来人往的码头也不是个事。

几人都没异议,提着行李排队登船。

快穿之位面直播

快穿之位面直播

作者:早朝晚汐类型:军婚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