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软丝甲

时间:2022-06-24 07:18:30来源:乐钓文学

这天,正好一号房、三号房、四号房的人都他不在屋里,小院里来了两个人。穆初秋在小院负责接待了两位贵客。“见过黄师尊。”说着,穆初秋的疑惑的目光向另一位老者。黄返朴古铜色脸露着很难得的笑容,“这位是御兽堂堂主段千义。”“段堂主。”穆初秋打过招呼,沉默穆初夏在小院接待了两位贵客。。

第二十五章软丝甲小说

这天,正好一号房、三号房、四号房的人都不在屋里,小院里来了两个人。

穆初夏在小院接待了两位贵客。

“见过黄师尊。”说完,穆初夏的疑惑的目光向另一位老者。

黄归真古铜色脸露出难得的笑容,“这位就是御兽堂堂主段千义。”

“段堂主。”穆初夏打过招呼,静默一旁,显然,堂主和副堂主联袂而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交代,自己只要在听就可以了。

段千义说明来意:“最近府里加强警卫,发现魏萧经常徘徊在你们的院外,就跟踪了他,审问了他,最后发现他竟然给你下毒,消灵破魂液,身为府里的管事,却用这么歹毒的手段用来残害府里的弟子,府主绝不允许!按照府规,魏萧已发往苦寒之地,终生服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来了。”

为了问出结果,段千义还搜了魂,至于叶玲玉怎么死的?又怎么会出现寒毒门的元婴修士死在碧云山?还是个迷。

这丫头一直垂着眼眸,在听事情的经过,面色平静,如同平静的湖面荡不起一丝涟漪。

段千义对穆初夏的好感又增添几分。

“多谢府主,多谢堂主、黄师尊声张正义,弟子感激不尽。这两枚丹药,是孝敬段堂主和黄师尊的。”穆初夏真诚道谢后,从黑碗中取出两枚丹药。

“紫心破障丹!”段千义腾地站起身,自己卡在元婴中期三百多年,始终不能突破,求着丹堂申屠老儿炼制一炉,第一炉炸了,第二炉废了,申屠老儿说什么也不肯炼制第三炉!紫心破障丹!一下子蹦出两枚!

黄归真飞快把另一枚紫心破障丹抓在手心,生怕段千义抢喽,“还是九成的药力,上面还有丹纹,比申屠老儿的丹药好多了。”

穆初夏略做手脚,加了一些瑕疵,丹药从九成九的药力变成九成,太过逆天的丹药会引来许多麻烦,即便是这样的丹药,也已经很难得了。

段千义有心不拿弟子的丹药,抓着丹药的手却舍不得松开,从储物袋中拿出两个玉简给穆初夏:“这是御兽诀的中阶和高阶,你悟性高,提前传授了。”

段千义又对黄归真道:“我要去闭关。这段时间御兽堂的一切事务就麻烦你了。”

“堂主放心,我一定将御兽堂打理好好的。穆初夏,我们就不打扰了,你安心修炼,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送走二人,穆初夏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一心扑在修炼上。

然而,仅过去五六天,穆初夏就被青云玄府的府主叫过去,这让穆初夏忐忑不安,不知自己怎么就入了府主的眼。

还是黄归真悄悄传音过来,穆初夏才对府主有了大概的了解。

赵瑾瑜,五十五岁,元婴后期修为,旁边充斥一身药味的是申屠老儿,丹堂堂主。

屋内一片寂静。赵瑾瑜和申屠老儿仔细打量穆初夏。

穆初夏一声不吭,安静低眉站立一旁。

黄归真咳嗽一声,首先打破平静:“穆初夏,申屠老儿就想问问你紫心破障丹是你炼的?有丹方吗?

穆初夏恍然,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穆初夏犀利的目光看向黄归真。

黄归真哪有不明白穆初夏的意思,得了好丹还炫耀,这回麻烦找来了。黄归真覥着古铜色脸皮尴尬一笑:“都怪段千义闭关,被府主知道了,问起了这事。”

赵瑾瑜觉得浑身不自在,三个导师盘问一个炼气期弟子的丹药,看上去有点以大欺小的味道,有必要解释一下:

“如果段千义服了你的丹药顺利突破,这对青云玄府来说多了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这是一大喜事,你功不可没。不知紫心破障丹是你自己炼的还是?”

“是我师父炼制的,不过我师父云游去了,归期不确定,也许一两百年回来也难说。”穆初夏回答的干脆利落,让人生不出疑心。

申屠老儿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浑浊的眼里满怀希望地问:“不知小友身边还有没有你师父炼制的丹药?老儿统统买了。”

赵瑾瑜和黄归真眼睛明亮的许多,看着穆初夏。

穆初夏也瞧出来申屠醉心丹药一途,如此钻研丹术,倒教穆初夏敬佩:

“师父临走前也留下几枚丹药,若是能有助申堂主进一步研究,炼出大量丹药供府里的弟子服用,也算是晚辈对青云玄府的一点点拳拳之心。”

“你有此仁心仁得,一片赤子之心,难得难得!”赵瑾瑜一脸庄重,若是每个青云玄府的弟子都如同此女一样,那么我这个府主当得太幸福了。

如此大义,黄归真和申屠老儿也是一脸动容。

当穆初夏把丹药拿出来,三人更加不淡定了。

紫心破障丹两枚、回春丹五颗、养魂丹两颗、白骨生肌丹两颗,都是九成的药力,凝而不散,上有丹纹,光华内敛。申屠老儿身子微微颤抖,眼露精光,“仙丹!”

赵瑾瑜平复一下心情,才开口:“这些都是一丹难求的丹药,我青云玄府也不能占尽一个炼气期弟子的便宜,需要些什么尽管开口。”

黄归真表情丰富,催促着穆初夏乘此机会提一些要求。

“府主能否允许我去各堂旁听?”穆初夏提出了一个要求。

“哦?完全没问题,还有呢?”赵瑾瑜又催问。

穆初夏摇摇脑袋,“没了。”

赵瑾瑜的手在储物戒一抹,手中多出一件物品:“这是千年冰蚕吐出的丝织就的软丝甲,轻薄又坚固,给你。”

穆初夏很喜欢这件软丝甲,“谢谢赵府主。”

赵瑾瑜拉下脸对申屠老儿道:“申屠老儿,你那个不表示表示?”

“小友想来也是会炼丹的,空余时间来我丹堂炼丹,我这里还有些草药,可以给小友练练手。”一个储物袋飞过来。

穆初夏接过来,欣喜道,“谢申堂主。”

“我一直给你留了一个礼物。”黄归真说着,拿出一个御兽袋,“里面是一头八阶烈焰炎虎,会喷火,等你修炼到炼气八层,就可驾驭它。”

“谢黄师尊。”穆初夏接过御兽袋,心想,把刚孵出来的碧眼金鹰放进御兽袋,烈焰炎虎会不会把它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