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组队

时间:2022-06-24 07:18:29来源:乐钓文学

出了地宫,四头铁背苍熊在穆初秋的召唤下,及时回到穆初秋的身边。大家坐上铁背苍熊,远远超过望去,四人再加四头铁背苍熊,在碧云山是不容许小视的一股战力。也没哪一位不长眼的弟子轻意来惹上。霍湛意气风发,笑着建议:“时间还早,倒不如我们四人三人组队,挖药草,猎大家坐上铁背苍熊,远远望去,四人加上四头铁背苍熊,在碧云山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战力。没有哪位不长眼的弟子轻易来招惹。。

第二十二章组队小说

出了地宫,四头铁背苍熊在穆初夏的召唤下,及时来到穆初夏的身边。

大家坐上铁背苍熊,远远望去,四人加上四头铁背苍熊,在碧云山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战力。没有哪位不长眼的弟子轻易来招惹。

霍湛意气风发,笑着建议:“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四人组队,挖药草,猎妖兽?”

郑音表示赞同:“都是自己人,黄师尊说过,我们御兽堂弟子本来就少,出去历练大家要抱团,要团结,要.......记不清了。”郑音抓着自己的小辫,努力回忆黄师尊的谆谆教诲。

穆初夏暗道,这个单纯的郑音古道热肠,受黄归真的荼毒不浅!

郑音以为穆初夏不同意组队,急忙解释:“穆师姐,我的内伤已经好了一大半,对付四阶妖兽没问题!不用担心我。”

“郑音,你受伤啦?!”二虎震惊。

“伤势已经好多了,穆师姐的疗伤丹真管用。”郑音把先前遇到打劫的事说了一遍,二虎和霍湛听了义愤填膺。

郑音又道:“二虎和霍湛战斗力很强,能够猎杀六阶妖兽,我们组队吧。”

二虎热切的目光也看过来。

穆初夏觉得自己再不表态就要被误会,“二虎和霍湛都不错,人多力量大,我们要牢记黄师尊的嘱咐,组队抱团!”

二虎和霍湛听到穆师姐认同自己,顿时满腔热血,激情澎湃,激励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

四人中隐隐以穆初夏马首是瞻。

组队有组队的好处,由四头铁背苍熊在前冲锋陷阵,四人再联手围追堵截,一阵穷追猛打,仅半天时间,就收获了一百多枚妖兽丹。

这么多颜色各异、大小参差不齐的妖兽丹,四人别提有多高兴了,猎杀妖兽的劲头更足。

又一批疾风狼进入视线,约二十几条,为首的头狼只不过六阶,拿下它们根本没有问题,两头六阶铁背苍熊闯入狼群中,横冲直撞,厚实的熊掌挥舞,拍在疾风狼脑袋上,立刻脑浆迸裂,沉重的身子在疾风狼身上无情踩踏。

头狼很狡猾,看到情形不利,仰天嚎叫一声,掉头冲入树林落荒而逃。

“我去追!”穆初夏带着铁背苍熊追过去。

同样是六阶妖兽,疾风狼的速度比铁背苍熊的速度快了许多,距离越拉越远,眼看着要追不上了,穆初夏只得往回走。

咦?转了一圈,怎么又回来了?

瞧着地上的脚印是铁背苍熊刚刚才留下的,机敏的穆初夏绝不认为是偶然,元神延伸出去,发现元神最多只能延伸三百米,就被一股阻力隔绝,无法再延伸!

是个简单的阵法!专门用来困住人或妖兽,本身并不具备杀伤力,但能隔音,也能隔绝神识探查。

穆初夏立刻做出判断。也盘算着自己的实力,炼气五层、法宝只有凤凰炎和混沌鼎,哦,对了,还有这只簪子,如果自己没认错的话,这应该是聚灵簪,是至宝,每时每刻把净化好的灵气输送体内,化为修士能够直接吸收的真元!

此等法宝简直逆天!!!

大战在即,穆初夏也顾不得许多,用聚灵簪挽起三千青丝,显得干净利落,丝丝灵气通过百会穴流入身体,顿时神清气爽。

“穆初夏,这回看你往哪跑!”一脸得意的将天夜现身,旁边还站着一位青年,筑基大圆满!此人显然不是青云玄府的弟子。

“原来是你,将天夜,还找来了帮手!”穆初夏目光凝重。“碧云山禁止府外修士入内,阁下是要挑战青云玄府的规则?”

偌大的碧云山,若是想要隐匿身形偷偷溜进来,那些有手段的修士异能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山人自有妙计。还是担心你自个吧,今天便是你的死期!这便是违逆我的下场!”将天夜满脸怨恨,像是要生吞了穆初夏一般。

青年摇着脑袋满脸可惜,道:“可惜了小美人,谁让你得罪将天夜,我也无能为力,我的八卦困龙阵很厉害,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我看你还是自裁吧,这样还能留个全尸。”

将天夜不耐烦道:“跟她废什么话,峰哥,动手!”

将天夜说完,直接催动利剑划空而来,剑气冲天,势不可挡。

青年也不再废话,唤出自己的剑,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绚烂光芒,如滚滚白浪,去势凶猛如陨星坠地,直奔穆初夏而来,筑基大圆满莫大的威压,让穆初夏如一座大山压顶,勉强祭出黑碗。

脚下的铁背苍熊在如山似岳般双重威压下,经脉俱断,骨头断裂,被压成了一坨肉。

穆初夏被这股狂暴的剑气逼退十几米远,半截身子陷入地下,双手颤抖,还好黑碗卸去大半威势,不然穆初夏已经死在当下!

勉强从土里跳出来,身子依然站立不稳。

穆初夏悲催地想,难道,我今天要死在这里?!

没死?

青年瞪圆本就不大的眼,很是诧异,在自己和将天夜双重一击之下,还没死,难怪将天夜要栽在这女子手里,输的不冤枉。

“不要让她恢复元气,再来!”将天夜面色有些狰狞,此女不死,他睡觉都不会安宁。

穆初夏擦掉嘴角的鲜血,右手一翻,一簇跳跃的火苗出现在手心。

将天夜面色猛地一变:“峰哥,小心这火,怪异得很!”

两人急急划出一道凌厉的剑气,纵横的剑气,像一抹流光,照亮方圆三百里,格外璀璨。

黑碗陡然放大,将穆初夏大半个身子罩住,同时,穆初夏释放凤凰炎,灼人的火焰朝二人席卷而去。

青年腾出一只手,大量的真元涌出,小心地包裹住灼热的火苗。

将天夜连忙大呼:“不要让这火苗近身。”

“这是难得一见的异火!真是天赐我良机!”贪婪的目光在青年不大的眼里闪烁。

火势渐渐缩小,灼热的温度也降下来,穆初夏一只手撑地,黑碗也跌落在眼前。

“哈哈,真元耗尽,五脏移位,滋味不好受吧。”青年的目光专注手中托举的火苗,此时的一簇火只有巴掌大,温顺地在他手中跳跃,没有丁点威胁。

“这异火以后就归我了。”青年满意地收拢掌心,将异火收入体内。

将天夜却是迟疑着提醒道:“峰哥,异火归你,先杀了她。”

青年眯起不大的眼,轻蔑对地上奄奄一息的穆初夏道:“现在,一剑你也受不起,不过,能撑到如今真是难得,给你个痛快。”

最后一剑,剑波荡漾,犹如钟声轻扬,余音缭绕,像是丧钟发出了最后的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