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将天夜栽了

时间:2022-06-24 07:18:29来源:乐钓文学

在两人交锋之际,穆初秋趁机在将天夜体内种下凤凰炎。现在的,将天夜胸口跃动着一团小火苗,整个人体温猛地增高,炽热的火苗都快烤热他体内的水分,面色通红,整个人像是一只煮熟的虾!“你!使诈!”将天夜指指穆初秋直跳脚。“这而已小手段,就把你惊成这样,真现在,将天夜胸口跳跃着一团小火苗,整个人体温猛然升高,炙热的火苗快要烤干他体内的水分,面色通红,整个人像是一只煮熟的虾!。

第二十一章将天夜栽了小说

在两人交手之际,穆初夏乘机在将天夜体内种下凤凰炎。

现在,将天夜胸口跳跃着一团小火苗,整个人体温猛然升高,炙热的火苗快要烤干他体内的水分,面色通红,整个人像是一只煮熟的虾!

“你!使诈!”将天夜指着穆初夏跳脚。

“这只是小手段,就把你惊成这样,真是没见过世面!”穆初夏嫌弃道,“把二虎所有的东西还给他,不然我把你烤成一只虾!”

将天夜毫不怀疑,自己如果不照着穆初夏的意思做,她真会毁了自己!

这个疯女人!!!

将天夜灰溜溜走了,连句狠话都没留。

二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狂傲的将天夜竟然会低头,不仅还了妖兽丹,还把以前抢的灵石一并还了。

二虎通过郑音的介绍,已经知道给自己解围的是同门师姐穆初夏,因为大家都同龄,对穆初夏又格外的崇拜,自然而然尊称一声穆师姐。

“穆师姐,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二虎绝不含糊!”

二虎魁梧的身躯微颤,笨嘴笨舌的他把穆初夏的恩情记在心里。

霍湛也没想到同门竟然有这样厉害的穆师姐,跨越两级而战,真不是盖的,“穆师姐你真厉害,只是将天夜从没吃过亏,往后穆师姐要小心些。”

“将天夜是今年新晋的弟子吗?”穆初夏问,其实穆初夏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说好的要低调行事,先是遇到叶玲玉的刺杀,现在是解同门之难,底牌尽出,往后修炼的日子还长,唷!做人真难。

想来黑漆漆的黑碗外观来看也没什么法力波动,一般人也不会在意,即便是自己,也没能全部摸透黑碗,瞧着就是一个破碗。至于凤凰炎,是传承涅槃之火的一丝本源,涅槃之火是凤凰一族的本明之火,是生命之火。

据说涅槃之火也是仙界五大本源之火的其中一种,另外四种本源之火分别是九天玄火、南明离火、红莲业火、幽冥鬼火。

在沧澜国,能出现一簇凤凰炎,那也是至宝!这凤凰炎还是穆初夏经过凤凰血的锻造深刻领悟出来的。炼气期弟子应该没那个眼力认出凤凰炎,除非是金丹期修士,穆初夏外放的神识告诉自己,千米之内不要说金丹期修士,就是筑基期的弟子也没有,这里毕竟是碧云山,只供府内炼气期弟子试炼的场所。

“将天夜是修玄堂的上一批弟子,是寒毒门的内门子弟。”

二虎对将天夜来历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因母族强大,母亲来自沧澜国三大宗门之一的千鹤门,父亲是千鹤门的一位长老,因喜欢上寒毒门一位弟子,不惜断绝父女之情,下嫁到寒毒门。后来生下将天夜,父女关系才有所缓和。

将天夜也成了链接爷爷和父母关系的纽带,将天夜父亲也因此在寒毒门地位水涨船高,将天夜自己在寒毒门也是无人敢招惹。”

郑音笑道:“二虎,你把将天夜了解透透的。”

霍湛嘿嘿一笑:“知己知彼嘛,都被欺负了,还能不把将天夜的情况打听清楚。”

正说着,本就灰暗的天空乌云翻滚,刮起了大风,眼看着就要下雨。

霍湛看看天,道:“马上要下一场暴雨,去地宫躲雨。”

“碧云山还有地宫?”郑音好奇地问。

二虎解释给郑音和穆初夏听:“据说好多年前,是一个仙人遗留下来的洞府,不过洞府里的宝贝早就被掏空,只留下洞府。”

郑音点点头:“老弟子加上每年的新弟子,估计那个地宫里啥宝贝都没了。”

“可不是,老弟子们根本不去地宫,只有每年的新弟子才去逛一圈。”霍湛有些可惜摇头。

四人每人坐一头铁背苍熊,去了地宫躲雨,速度不比奔跑的其他弟子慢。

修真人士虽然不怕下雨,也没有让自己淋湿的道理,个别骚包修士撑起一层薄薄的光膜遮挡暴雨,也有的修士施术让头顶的倾盆大雨一分两半,流向两侧,一名女修,用许多花瓣撑起一片空间。

大多数修士还是找个地方避雨,因为施术是靠全身真元支撑的,不必浪费在避雨上。

地宫的正殿,宽阔敞亮。

因为下雨,三三两两进来许多避雨的弟子,地宫的正殿就显得稍稍拥挤。

上几批老弟子耐心等待雨停,个别的盘膝打坐,今年新招的弟子在地宫中到处看看,虽然没有任何至宝可寻,但可以缅怀前辈,激励自己。

穆初夏一行四人,都是第一次来地宫,免不了四处瞧瞧。

只见大殿四壁都是坚固的石壁,打磨得十分光滑,上面还残留许多刀剑斧等法宝留下的烙痕,西北角落里,肃立一座石雕,上面雕刻的男子眉眼舒阔,三千烦恼丝被一根簪子拢住,一袭长袍坠地,显得飘逸出尘,只是,他的左臂已消失不见,右肩也少了一块,身上也留下几处剑痕。

看得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夺宝大战!虽然尽量避免伤到石雕像,仍然留下道道触目惊心的剑痕。

后辈弟子也许是为了纪念这位前辈,所以他的石雕像没有扔掉,被保留下来。

穆初夏的神识早已覆盖地宫每一处角落,心中对地宫的结构了然于心,除了大殿,里面还开辟出十二个洞府,一些新弟子在洞府里来来回回走动。

穆初夏等四人站在石雕像面前,缅怀前辈。

这时又有六人走进地宫,穆初夏抬头一看,是将天夜一伙。

将天夜见到穆初夏等人,阴柔的脸越发阴沉,像是能挤出雨滴。将天夜他们没有到地宫的里面去,因为他们早已在地宫检查过,里面就是空屋子,没必要浪费时间,守在正殿门口打坐。

郑音、穆初夏、二虎、霍湛四人毕竟是第一次来地宫,大体上还是要走马观花看一遍,正好也远离将天夜,这样大家都自在。

穆初夏的神识依然覆盖正殿,准确地说,重点留意着石雕像。

走了一圈,四人觉得地宫的地面真干净,石壁真光滑,连一粒灰尘都没有。

当四人重新回到正殿,这时,雨渐渐停了,众人开始纷纷离开地宫。

将天夜怨毒地扫了穆初夏一眼,一甩袖袍,带着同伴也离开地宫。

二虎道:“雨停了,我们也出去。”

四人也离开地宫,穆初夏走在后面,趁着混乱,伸手拔下石膏像头上的簪子,动作自然无人察觉。

没想到,与石膏像看似一体的道簪,一下子就轻易拔出:果然,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掩在衣袖下的芊芊素手,紧紧握住簪子,此物非石非玉,入手微温,周围淡薄的灵气却是慢慢聚拢过来,通过簪子流入穆初夏的手心,渐渐扩散到四肢经脉,被炼化吸收,这股真元很纯净,吸收起来毫无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