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精神分裂

时间:2022-06-24 07:18:29来源:乐钓文学

岸边的血腥,惹来更多人的寒冰鳄。“穆师姐,来了一头六阶寒冰鳄。穆师姐打得过吗?”郑音有些怕,跨级而战,也不是人人都能能做到的。“不明白,打但是就跑呗,但是我有三步倒。”穆初秋从混沌世界鼎中抓出一把三步倒。郑音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枯木逢春符塞给穆初秋,枯木逢春“穆师姐,来了一头六阶寒冰鳄。穆师姐打得过吗?”郑音有些担心,越级而战,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第十九章精神分裂小说

岸边的血腥,招来更多的寒冰鳄。

“穆师姐,来了一头六阶寒冰鳄。穆师姐打得过吗?”郑音有些担心,越级而战,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不知道,打不过就跑呗,不过我有三步倒。”穆初夏从混沌鼎中抓出一把三步倒。

郑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回春符塞给穆初夏,回春符能够增加修士的体力,穆初夏把回春符往脚上一贴,顿时觉得蓬勃的力量源源不断从脚上蔓延上来,“谢谢郑师妹。”

穆初夏提剑靠近六阶寒冰鳄,乖乖,体型好大。

先是施展御兽诀。

正在吃肉的六阶寒冰鳄突然动作一顿,说时迟那时快,穆初夏纵身一跃,一道剑光划过寒冰鳄的脖子,穆初夏飞起一脚,把寒冰鳄的头踢向郑音。

郑音在血淋淋的脑袋中挖出一枚妖兽丹。

河水里的寒冰鳄嗅到血腥味,纷纷游到岸边。足足有二十几条!

“穆师姐,快点洒三步倒。”郑音即担心穆初夏的安危,又想见识一下三步倒的威力,从河岸跑下来。

“好!”

蕴含着指风的三步倒,被穆初夏均匀地洒在巨大的寒冰鳄身上,纵然拥有厚厚盔甲的寒冰鳄,也难以抵挡三步倒的药力,鼻间更是吸入少许,一个个动作迟缓,接二连三地扑倒在河滩上。

瞧着二十几条呼呼大睡的寒冰鳄,郑音用力踢踢,没反应,呵,这么多寒冰鳄,这都是妖兽丹啊!!其中还有一只八阶!

“穆师姐的三步倒真管用!”

穆初夏淡淡一笑:以前空闲的时候炼制了一些,要不送你一包防防身!”

“那感情好!”郑音也不和穆初夏客气,接过穆初夏,小心放入储物袋,仰起小脸,笑意盈盈道:“谢谢穆师姐。”

解决了寒冰鳄,穆初夏信心大增,带着郑音悄悄朝着铁背苍熊摸过去。

“就在前面。”穆初夏指了指前面,“靠的近太危险,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郑音知道自己使不上力,说不定危急时刻穆师姐还要分心照顾自己,“穆师姐,我就等在这里,穆师姐要注意安全。”

“知道。”穆初夏不知自己学的御兽诀究竟有多强,悄悄靠近,在两头六阶的铁背苍熊有了警觉时,穆初夏果断施展御兽诀,奇迹出现,笨笨的铁背苍熊眼神一片迷茫过后,渐渐恢复神采,看向穆初夏的眼光带着一抹欣喜,带着一抹顺从。

远远看着的郑音高喊:“穆师姐,快逃。”

穆初夏拿不准有没有驯服铁背苍熊,毕竟有两头铁背苍熊是六阶妖兽,相当于炼气六层修士,自己才炼气五层,比自己还高一阶。

情急之下,穆初夏朝自己走来的铁背苍熊命令:“都乖乖地给我坐下!”

指令一发出,四头铁背苍熊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温顺地看着穆初夏,温顺乖巧如一头小绵羊。

嘿嘿!有门,穆初夏考虑着下面该怎么指挥它们。

郑音忍不住慢慢挪到跟前,一颗跳跃的心比自己驯化妖兽时还要激动,“穆师姐,让它们站起来,原地转个圈试试?”

当穆初夏发出这样的指令时,四头铁背苍熊一下子站起来,真的原地转了一圈,似乎脸上挂着笑,讨好般靠近穆初夏。

穆初夏乐了:“郑音,我们有坐骑了!”

“真的?”

于是,穆初夏和郑音各自坐在一头六阶的铁背苍熊背上,不用自己走路感觉真好,两头四阶的铁背苍熊跟在后面。

“穆师姐,我们还可以让铁背苍熊为我们打妖兽,听我们指挥,这就是黄师尊说的助力!让妖兽成为我们的一大助力!”

“有道理,让它们打头阵,我们跟在后面捡妖兽丹。”

聊着,聊着,一头开山蛮牛出现在视线里,郑音不由失声叫道:“哇!八阶妖兽!”

穆初夏想到御兽堂的那只仙鹤,差点御兽失败,如果没猜错,那只仙鹤品阶不是八阶就是九阶,想来这头八阶开山蛮牛也能驯化。

四头铁背苍熊不愿意挪动脚步,尤其是两头四阶的铁背苍熊,全身哆嗦,若不是害怕穆初夏,早就掉头逃跑。

看来,关键时刻还得自己上!穆初夏握紧剑柄:

“我去会会它!”

开山蛮牛警觉瞧着这边,突然,发狂般冲过来,仰起两只乌亮的犄角。

危急时刻,穆初夏施展御兽诀。

只见开山蛮牛突然收蹄,两只牛眼血红,状如疯狂,扬起前蹄四处乱撞,旁边七八棵高耸入云的大树被拦腰撞断,轰隆倒下的巨树溅起一片尘埃。

若是被它撞到,哪还有性命。

“这是什么情况?穆师姐,莫不是它疯了?”郑音补脑。

“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力度不够,我再施展一次御兽诀。”

结果,开山蛮牛更加疯狂,沙尘弥漫,岩石崩裂。

瞧着已经折腾好一会的开山蛮牛,穆初夏只得承认御兽失败。

郑音满有把握道:“它绝对是疯了!被施术二十次,不崩溃也要疯!唔,也可能是精神分裂!!!”

穆初夏提起剑,咬着后槽牙:“野性难驯!!!既然不能驯化它,那就宰了它!这会子它也折腾累了,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穆初夏总算是摸到自己御兽的极限。

速度明显慢下来的疯牛,在一剑穿喉下,结束了疯狂,血红的牛眼依然瞪着,死不瞑目。

穆初夏惭愧道:“学艺不精,让你受苦。”

郑音走过来,一剑挑出还热乎乎的妖兽丹:“八阶妖兽丹!已经有两个了。”

一旁的铁背苍熊全程目睹二女的杰作,全身颤抖,脊背发凉。

“八阶妖兽丹,我和你一人一枚,其余的二十八枚妖兽丹,我们也一人一半,。这些妖兽丹足够我们交任务了。郑师妹身上还有伤,我们早些回青云玄府,也好让郑师妹巩固内伤。”

一旁的四头铁背苍熊全程目睹二女的杰作,头皮发麻,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往上窜,四肢微微颤抖。

一路上,四头铁背苍熊不再似以前般讨好、谄媚的姿态,眼神里充满忌惮和敬畏,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二女,被活剥了皮、挖了妖兽丹。

一路上还碰到不少历练的弟子,大都远远看一眼郑音和穆初夏,还有四头铁背苍熊,露出一丝忌惮。

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从前面清晰传来。

郑音不悦地嘟囔:“这又是谁和谁起了争执,穆师姐,因为青云玄府不允许弟子打架斗殴,所以,好些弟子之间的矛盾都约在碧云山解决,所以,每个月的历练,都会有弟子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