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相煎何太急

时间:2022-06-24 07:18:28来源:乐钓文学

青云玄府的后山,叫碧云山。是练气期弟子历练的地方。群山重重叠叠,云雾袅绕,范围很广,延绵数千里。这时,穆初秋和郑音爬上一座山峰,俯览足下,白云弥散,环顾群峰,云雾袅绕。“这里说没准有穆师姐要找的龟血草,我帮师姐找一找。”郑音弯下腰仔细仔细搜索着龟血此时,穆初夏和郑音爬上一座山峰,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视群峰,云雾缭绕。。

第十七章相煎何太急小说

青云玄府的后山,叫碧云山。是炼气期弟子历练的地方。群山重重叠叠,云雾缭绕,范围很广,绵延数千里。

此时,穆初夏和郑音爬上一座山峰,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视群峰,云雾缭绕。

“这里说不定有穆师姐要找的龟血草,我帮师姐找找。”郑音弯腰仔细搜寻着龟血草。

穆初夏淡淡道:“龟血草也不难找,它会散发一丝酸味,迎着风,仔细辨别,很容易找到。”

照着穆初夏的提议,郑音很快找到两棵龟血草,“穆师姐的方法真好。”

两人在这里总共找到十六棵龟血草,郑音也留下两棵备用。

“穆师姐,这里年份多的龟血草采了不少,只留下年份少的龟血草,我们再换个地方。”

“行。”穆初夏点点头。

“一路上,跟穆师姐学会认识不少草药,穆师姐知道的真不少。”郑音真心佩服初夏。

穆初夏一边从岩石缝中抠出草药,一边解释道:“小时候拜过药师,学了一些这方面知识罢了。”

郑音依然一脸崇拜:“穆师姐真了不起。”

穆初夏淡淡一笑,沿途采下不少草药,花果,心中盘算着,再聚齐几味,就能炼一炉筑基丹。

如今重活一世,穆初夏依然醉心医药。

前世也对阵、器、符略有涉猎,不是太精通,如今闲余时再抽点时间琢磨琢磨,穆初夏暗道。

一路上,穆初夏虽然一直寻找可入药炼丹的药材,元神一直外放,近八百米内一切动静,尽在掌握中。

“前面有动静。”穆初夏凝视前方,道。

“是吗?”郑音疑惑,竖起耳朵仔细感应。

不消片刻,窸嗦声越来越近,一男一女现身,二人皆蒙面。

男子压低声线道:“留下储物袋,放你们走。”

郑音一愣,“穆师姐,打劫的。”

穆初夏则一脸慎重盯着两位蒙面人,道:“他们都是炼气七层修为,郑师妹,你先走,我垫后。”

哪知,郑音虽然脸色吓得发白,依然一梗脖子,道:“我怎能丢下穆师姐自己逃命,当我是什么人了,穆师姐先走,我垫后。”

蒙面男子目光闪烁,冷哼一声:“今日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穆师姐先走!”娇小的郑音悍然发出一剑,直刺蒙面男子胸口,想为穆初夏逃走赢得宝贵的时间。

只见蒙面男子一下子磕飞郑音的剑,身子如流星般暴起,一掌结结实实拍在郑音左肩,郑音娇小的身子如一个破麻袋,倒飞出去十几米远,口中吐出的鲜血在空中划成一个弧度,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郑音!”穆初夏急忙朝郑音奔过去。

“别动!”蒙面女子一下子出剑,剑尖直指初夏,挡住去路。

“你想干什么?”穆初夏厌恶看着眼前的女子。

蒙面男子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在一旁观看。

“你这个废物,想不到竟然修炼到炼气五层。不过你别得意,你依然逃不过我手掌心!”

穆初夏坦然道:“你是叶玲玉!你一来我就认出是你,所以,我让郑师妹先走,我们的恩怨不要牵扯上别人!”

叶玲玉一把扯掉面巾,冷笑:“呵,你倒是仗义,今日,我特地来送你一程。”

“你看我还能逃得掉吗?不急在这一刻。我们之间的恩怨今日掰扯清楚。照道理,我该唤你一声堂姐,我就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这么恨我?”穆初夏直视叶玲玉的眼眸,像是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去。

叶玲玉满脸不屑,“呸!废物,从小到大,除了你那张脸会迷惑人,你还会什么!你什么时候瞧见府里的人拿正眼看过你!”想到自己披上嫁衣,却没能顺利出嫁,颜面尽扫!!滔天的恨无处发泄!!!

叶玲玉咬牙切齿继续道:“没想到你竟然修炼到炼气五层,即便是这样,你永远也别想超过我!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

耐心听完叶玲玉一番咆哮谩骂,穆初夏总算理清思路!罪过一,从小废物的叶初夏容貌远胜叶玲玉,让处处拔尖的叶玲玉心生不满。罪过二,废物叶初夏竟然有门好姻缘,这让叶玲玉动了代嫁的心思,杀人的动机有了,接下来两次下毒,就顺理成章。

“堂姐,你说的,我都明白了,你有一样东西落在我这里,我一直替你精心保管,今日,该奉还给你了。”

叶玲玉微愣,这废物又在搞什么?

蒙面青年阴阴一笑:“不管你玩什么阴谋,你今天都难逃一死!”

穆初夏镇定地从黑碗中取出一个注满水的杯子,加了双倍断肠草的水杯!

“堂姐认识这杯茶吗,你指使丫鬟翠桃放我屋里的。”穆初夏端着水杯,一步一步靠近叶玲玉。

“你没喝?怪不得你没死!”叶玲玉恨意再次翻涌,抖了抖手中的剑,“既然那天没喝,那么,今天就让你喝了它!”

穆初夏猛地收敛脸上的笑,心念一动,巨大的火团,瞬间将叶玲玉和初夏包裹在中间,灼热的火苗似乎要把叶玲玉吞没。

蒙面男子突见一簇大火团团围住叶玲玉和穆初夏,忙施术御雨诀,瞬间,天空下起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打在火焰上,发出滋滋滋声,火焰不但浇不灭,反而燃烧得更旺。

“叶姑娘,你还好吗?”蒙面男子急呼。

这火很邪门,不但隔音,沾上一点火星就着,扑不灭,幸好蒙面男子一剑斩断衣袍,才幸免引火上身,逃过一劫。

火中,叶玲玉感觉到皮肤被烘烤得灼痛,拼着一死,也要拉穆初夏垫背,真气全部灌注剑尖。使出平生威力最大的一剑。

穆初夏早防着这一招,炼气七层的全力一击,不是炼气五层能抵御的,穆初夏抛出黑碗,挡在面前,巨大的威力没入黑碗中,荡不出一丝火花!

叶玲玉一愣,乘这当儿,穆初夏迅速将一簇小火苗拍入叶玲玉体内。

叶玲玉全身僵住,胸口跳跃的火苗让她忌惮万分。

“堂姐,只要我心念一动,凤凰炎就会立刻将你焚烧干净,连骨头渣都不剩!不过,在这之前,把这杯茶要还给你,谢谢堂姐对我的关心。”穆初夏端起茶杯,靠近叶玲玉。

叶玲玉挣扎着,胸口的火灼热异常,四肢像是要被融化掉,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哦,堂姐,忘了告诉你,我之所以这么快就能修炼了,是因为杜子辰在新婚夜,送了我大礼,一滴上古神兽凤凰的一滴精血。让我修复了经脉和丹田。如果那天,你代嫁成功?”说到这里,停顿一会,穆初夏意味不明地盯着叶玲玉的脸,叹道:

“可惜了,堂姐。”

叶玲玉恨声道:“你这毒妇!”

穆初夏摇头,:“堂姐,你说反了,是你先下的毒!来而不往非礼也,请你喝下这杯茶。”

穆初夏对威胁自己性命的人,从来不心慈手软,捏起叶玲玉的嘴,强硬灌下她亲手调制的毒茶。扔掉茶杯,看也不看叶玲玉,面无表情从火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