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赔灵石还是认罚

时间:2022-06-24 07:18:28来源:乐钓文学

在青云玄府,穆初秋不浪费了每分每秒,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用来修练,除了听课学习。眼瞅着着突破即将,穆初秋再也没有不被压制,很简单轻松突破,练气五层!感觉修为又减少许多,全身有使不完力气。元神也跟随不断壮大,而如今元神外放能达八千米。只要你穆初秋不愿意,整个小院的情况都一目了然眼看着突破在即,穆初夏再也不压制,很轻松突破,炼气五层!感觉修为又增加许多,全身有使不完力气。。

第十四章赔灵石还是认罚小说

在青云玄府,穆初夏不浪费每分每秒,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除了听课。

眼看着突破在即,穆初夏再也不压制,很轻松突破,炼气五层!感觉修为又增加许多,全身有使不完力气。

元神也跟着壮大,如今元神外放能达八百米。

只要穆初夏愿意,整个小院的情况都一目了然。

但穆初夏轻易不去窥视,专心巩固修为,如果可以,穆初夏宁意就这样一直修炼到飞升。

转眼,又到了听课的日子。

这次,姬桂璃早早独自去了御兽堂。

紧接着冯云贵也出去了。

穆初夏估算着时间,打开房门。

“吱呀。”一号房门打开,一位面色白净,弱不禁风的少年走出来,瞧见穆初夏,微微颔首,径直离开。

穆初夏也来到御兽堂,在后排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黄归真照列坐在吊睛白虎的背上,晃悠悠来到讲台。

弟子们立刻停止交谈,目光集中在黄归真身上。

黄归真扫了全场一眼,立刻把名单上的弟子名字与下面的弟子对号入座,了然于心。第一堂课大意了,唉!竟然没翻看弟子的名字,那个一脸淡然的女弟子叫穆初夏,坐在后排角落里。不知她用了什么秘法,摧残了我最强大的仙鹤,至今萎靡不振,似乎精神受了刺激,我上课前还给它喂了蜜颥补魂露。

“各位,常言道温故而知新。今天,我们依然练习初阶御兽诀。”黄归真从御兽袋召唤出四十头疾风狼,都是在四阶至五阶妖兽。

照列上去四十名男女弟子。

青云玄府里没有废物,入门的门槛就是炼气四层,元神也要有一定的根基,才可以入门。让这些弟子杀掉眼前的妖兽,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要御兽,那绝对是个技术活。

仙鹤没有多大的攻击性,而疾风狼则不同,一个个呲着牙,冰冷凶残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猎物,随时会扑上来撕咬。

讲堂上气氛骤变,变得压抑,许多敏感的弟子嗅到杀戮和鲜血的味道。

一位女弟子战战兢兢问:“黄师尊,要是第一次御兽失败,它扑上来咬我,我可不可以杀了它?”

黄归真古铜色面孔一派肃严,目光庄重:“黄真真!可以,不过这些疾风狼经过特殊驯化,价值不菲,杀死一头疾风狼,赔一百块下品灵石。”

嘶,就听到处都是吸气声,这疾风狼搁在外面,值不了两块下品灵石,这不是抢灵石吗?还是明目张胆的抢!!!

黄归真肃严的目光扫视讲堂,大家只好把吐槽的话咽回肚中。

停顿了一会儿,黄归真见无人再开口询问,面无表情道:“时间以这沙漏为准,开始吧。”

黄归真说完立刻退到讲堂的角落,那些疾风狼像是听到命令,朝自己对面的修士猛扑过来,张开猩红的大嘴,疯狂又凶残。

“呵!来真的啊?”座下一名弟子直咧嘴。

“可不是!”又一名弟子附和。

穆初夏坐在下面腹诽:上堂课还仙鹤满天飞,今天就是血雨腥风,讲课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这个黄归真教的还行,只是罚灵石?唔,让我当师尊,也这么做,即促进弟子刻苦修炼,又增加收入,一举两得!

突然,座下一名弟子站起,惊呼:“二虎,当心!!”

台上一位身高八尺,长得极为彪悍的少年,正慌忙逃避疾风狼的扑咬,只见他食指连连点出,疾风狼丝毫不为所动,前爪搭上二虎的衣襟,衣服撕裂声响起。

座下那名弟子疾呼:“二虎,你不要命了,杀了它,一脚踹死它!”

性命交关时刻,二虎一掌拍向疾风狼脑袋。

啊!糟了!!

二虎瞧着脑浆崩裂的疾风狼,急得抓后脑勺:我没用力啊,只用了一成的力,这也太容易死了。

讲堂角落里的黄归真冷眼瞧着讲台上情形,身子纹丝未动,心里却乐开了花:网到一条小鱼,定是个没灵石的主,往后照顾仙鹤的弟子有着落了。

讲台上可谓是乱糟糟,穆初夏叹口气,讲台还是太小,甩不开呀。

“时间到!”随着黄归真一声呐喊,跳到讲台中央,黄归真心念一动,将所有的疾风狼收入御兽袋,除了两头倒在血泊中的疾风狼。

“黄真真,二虎,各杀了一头疾风狼,赔灵石吧。”

“我赔。”局促站着的黄真真认倒霉,取出一百块下品灵石。

黄归真袖袍一挥,利索收进储物袋,看向二虎。

身高八尺,肌肉虬结的少年,两只蒲团般的肉手紧张地在衣服上搓着,缅甸笑道:“黄师尊,我没灵石,要不我打欠条?”

众人一愣,这也可以?

“不行!赤雷二虎,那就罚你去妖兽区照顾仙鹤三个月!”

二虎苦着脸回到座位。

一些女修倒不认为这是苦差事,每天同美丽的仙鹤打交道,还能乘坐仙鹤,不错噢。

黄真真立马后悔了,早知道是这么惩罚,就认罚好了,灵石也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第二批四十人上来。”黄归真清朗的声音高高响起。

冯云贵、姬桂璃都上去了,二人信心满满,蓄势待发。

黄归真召唤出四十头疾风狼,道:“开始吧。”自己快速漂移到讲台的角落里。

等到沙漏滴完,冯云贵和姬桂璃都顺利过关。

但仍有四名弟子没能过关。本来新的术法施展起来不是得心应手,面对的妖兽又不是小猫小兔,临危不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这是御兽,不是契约兽宠,意义上完全不同的。

黄归真收起地上四头疾风狼,连地上的鲜血也一起收个干净,瞧着垂头丧气的四个倒霉蛋,心里窃喜:又来了四条小鱼!

“是赔灵石还是认罚?”黄归真直接问。

“认罚。”

“认罚。”

三名弟子忙不迭道。

黄归真眼里的目光看向另一名还在犹豫的弟子:“你呢?”

“我,赔灵石。”这位弟子交上一百块下品灵石,垂着脑袋走下讲台。

黄归真古铜色脸看不出喜怒哀乐,收下一百块灵石,对剩下的三名弟子道:“施怀佐、韩岩之照顾一百六十六条疾风狼三个月,俞春燕照顾五条紫貂三个月。”

三名弟子苦着脸走下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