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继续听课

时间:2022-06-24 07:18:27来源:乐钓文学

“各位,学会了御兽,关键时时刻刻就是多了一条命!!!”瞧着黄返朴在讲台上说得唾沫飞溅,底下的新生弟子群情兴奋,眼里闪烁着小星星。穆初秋心里暗叹黄返朴听课是认真做了准备的,前生的穆初秋,常被各大宗门邀去给医师授课,要想一堂课讲得好,不但要有专业的技在穆初夏的眼里,不管是丹药一途,还是器、阵、符,只要专心把一件事做好,做到极致,一样能够成为一代大儒,御兽也不列外。。

第十三章继续听课小说

“各位,学会御兽,关键时刻便是多了一条命!!!”

瞧着黄归真在讲台上说得唾沫横飞,底下的新生弟子群情激动,眼里闪动着小星星。穆初夏心里暗叹黄归真讲课是认真做了准备的,前世的穆初夏,常被各大宗门邀去给医师授课,要想一堂课讲得好,不仅要有专业的技术,还要掌握方法。

在穆初夏的眼里,不管是丹药一途,还是器、阵、符,只要专心把一件事做好,做到极致,一样能够成为一代大儒,御兽也不列外。

台上的黄归真对自己的煽情起到良好的开端,是满意的,唯有一个貌美的少女,似乎不为所动,这孩子眉眼间太过镇定、寡淡!一般拥有这样眼神的人,要么有一定的丰富阅历,要么就是白痴!

“兽,分为凶兽、妖兽、圣兽、神兽、上古神兽。至于上古神兽只存在传说中,神兽,一般在仙界,等你们哪天飞升了,驾驭神兽就不再是梦。凶兽,有点武力的凡人也能对付得了,我们主要驯服的是妖兽和圣兽。兽的等级分为一阶到九阶。

现在,我要传授与你们御兽诀!!!

如果你们之中哪位弟子想要转去其它的堂,现在还来得及,一旦传授御兽诀,就不允许调堂!”

课堂上落针可闻,弟子们都正襟危坐,生怕自己一个不在意的动作被误会成调堂。

穆初夏默默给黄归真的课点评:分寸拿捏得正好!

黄归真收回锐利的目光,嗯,除了那位少女,效果都不错,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御兽诀分为初阶御兽诀,中阶御兽诀,高阶御兽诀,我们从初阶御兽诀学起。”

黄归真说完,五指张开,朝着座下弟子按下去,一百五十六道光点准确飞入每个弟子的眉心。

瞧着闭目接受初阶御兽诀的弟子,黄归真不露痕迹地平缓一下气息。

弟子的资质参差不齐,有些很快领悟,有的还在参悟。

黄归真朗声道:“不用着急,给三息时间慢慢参悟。”

好在初阶御兽诀也不难掌握,三息后,所有的弟子对御兽诀都参悟了几分,要想精通,那就要考验各人的智慧了。

“现在,检验你们的时刻到了。”黄归真从御兽袋中召唤出四十只美丽的仙鹤,“上来四十位弟子。”

走上去四十位摩拳擦掌的男女弟子,每人对应一头仙鹤站好。

“开始吧,用你们的御兽诀驾驭它,让它载着你翱翔万里,乘风破浪!”黄归真煽情道。

女修们天生热爱小动物,母爱泛滥,尤其是面对举止优雅的仙鹤,更是没有免御力。

男修们跃跃欲试,只有修炼到筑基期,才能御剑飞行,好多炼气期弟子还没尝试过高空飞行。

四十名弟子,对着自己面前的仙鹤施展御兽诀,一大半的仙鹤微微低头恭顺,似乎在等待着主人跳上去,这是御兽诀起了作用。

很快,四十名弟子陆陆续续跳上仙鹤,宽大的讲台上空,飞满了载着修士的仙鹤,为了避免撞上,不少的仙鹤们飞到座下弟子们的上空。

优美的仙鹤一掠而过,如一道惊鸿,赢得下面座位上的女修们一阵阵惊叹。

穆初夏暗叹,怪不得御兽堂的讲台如此宽阔,讲台还需再扩大,不然甩不开呀。

穆初夏、冯云贵、姬桂璃是第四批上去的。

黄归真暗中注视着穆初夏,故意将一头桀骜难驯的仙鹤推到穆初夏面前。

“好了,施展御兽诀,实现你们的飞翔梦吧。”黄归真淡淡道,一边冷眼瞧着大家的举动。

姬桂璃头一个跳上仙鹤飞起来,姬桂璃优雅地侧坐,挺直小蛮腰,衣袂飘飘,惊艳动人,震惊四座。

穆初夏皱了皱秀美,这头仙鹤对御兽诀无动于衷,人性化绿豆眼竟然闪过一抹讥讽!

这是被鄙视了。

穆初夏连着两次施展御兽诀,仙鹤纹丝不动,绿豆眼中甚至闪过一抹得意!!

御兽诀施展正确,这不应该呀!

会不会有人在使坏?穆初夏神念铺展开来,整个御兽堂的情形都回馈到穆初夏意识里,没有哪里不对劲,只有黄归真的一缕神念在自己这里停留的时间比较久。

匆忙间释放的神念竟然撞上黄归真的神念,学生的神念查看师尊,是极不礼貌的行为,穆初夏正想道歉,可黄归真像是没被侵犯一样,面色不变。

这又是什么情况?穆初夏又尝试神念与黄归真的神念再次碰撞,两道神念交叉而过,黄归真面色如常。

难道,是养魂珠屏蔽了自己的神识,别人根本察觉不到?

这一发现,穆初夏暗暗称奇,养魂珠不愧是至宝。

往后,面对金丹期、元婴期的大佬,自己释放神识也不用躲避。

“没有御兽成功的弟子,多发动几次御兽诀,注意,发动御兽诀要连贯、要清晰。”黄归真对五位还没有御兽成功的弟子,善意提醒。

穆初夏一咬牙,驯服这只扁毛畜牲当用非常手段!!

再次施展御兽诀,同时一道相当于筑基大圆满的强大神识碾压过去,顿时,这只仙鹤头脑发涨,全身筛糠般颤抖,站立不稳,显得异常痛苦。

“蹲下!”穆初夏以神识传念。

这只桀骜不驯的仙鹤两只细长腿利索下跪,穆初夏收回神识的碾压,慢吞吞挪到仙鹤的后背,神识传念:飞吧,不要耍花招,不然就拔光你的毛!

仙鹤驮着穆初夏稳稳地飞起来。

黄归真一直注意着神色平静的少女,驾驭这头仙鹤至少炼气八层的修为,而这位女弟子只有炼气四层,如此低微的修为根本驾驭不了这头仙鹤。

正当黄归真冷眼瞧着穆初夏,却见这位女弟子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仙鹤竟然浑身战栗,看得黄归真心惊肉跳,正想过去阻止,仙鹤已驮着女弟子飞起来,飞得那么的小心翼翼。

黄归真心里已有打算,教了这么多年弟子,眼力还是有的,这女弟子有点手段!

待穆初夏飞行结束,黄归真收了所有的仙鹤,宣布这堂课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