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妹妹

时间:2022-06-24 07:18:26来源:乐钓文学

叶府,刚接杜府的帖子,明天是原计划的杜子辰和叶初秋结婚了日,杜家不纳妾,婚期如约举办,聘礼都送回去了,摆满了叶初秋的院子。大长老之女叶玲玉,花容月貌,端坐椅上,听着丫环翠桃的讲诉:“叶初秋回去了,和叶青山去到他娘屋里。”叶玲玉点了点头,面无表大长老之女叶玲玉,花容月貌,端坐椅上,听着丫环翠桃的讲述:。

第八章妹妹小说

叶府,刚接到杜府的帖子,明日就是原定的杜子辰和叶初夏结婚日,杜家不休妻,婚期如期举行,聘礼都送过来了,摆满了叶初夏的院子。

大长老之女叶玲玉,花容月貌,端坐椅上,听着丫环翠桃的讲述:

“叶初夏回来了,和叶青山去到他娘屋里。”

叶玲玉点点头,面无表情道:“他们现在应该知道了明天的大婚!指不定多高兴呢。”

“小姐,要不要再?”

不等翠桃说完,叶玲玉抿唇道:“跑了这么远的山路一定口渴了,你把这杯水放进叶初夏的房间,我去听听他们娘三说些什么。”

叶玲玉轻轻碰了一下碧绿的手镯,手中凭空多出一杯水,交给翠桃:“这次的断肠草加了双倍的料。”

翠桃笑眯眯道:“明日小姐就可以名正言顺代嫁,长姐代嫁,天经地义,何况小姐已是炼气六层,连青云玄府都破格录取呢,能娶到小姐,想必杜府高兴都来不及呢。”

叶玲玉主仆二人出了房门,翠桃往初夏破败的屋子走去,叶玲玉来到了素梅的屋外。

素梅的屋子里,听闻明日杜子辰就要迎娶妹妹,叶青山是高兴的,两腮的肉都笑得鼓起,眉眼舒展。

听闻明日自己大婚,初夏秀眉微拢,沉默片刻后,向素梅问出一个自己更关心的问题:“娘,我不但丹田、经脉堵塞,还有许多细小裂缝,想来是我幼年时留下的,娘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闻言素梅心头五味杂陈,心情激动,双手微微颤抖。

见状,初夏心一沉,果然,自己猜的没错。

叶青山大吃一惊,“娘,你怎么啦?”

素梅叹口气,明日初夏就要出嫁,应该告诉她实情。隐瞒了十六年的秘密,被素梅一一道出。

“你并非我的亲生女儿,十六年前,叶景天,也就是我的丈夫,你们的父亲,叶府的三长老,结识一对年轻夫妇,当时这对夫妇正在遭受仇家的追杀,身受重伤,怀中还有一个襁褓女儿,为了让这对夫妇能够顺利逃脱仇家的追杀,叶景天带着襁褓中的孩子回了家。”

素梅看着初夏道:“这个孩子就是你!你的修炼的问题,可能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叶青山听得目瞪口呆:“娘,这是真的?”

叶青山问,“父亲是怎么死的?”

初夏那时候还小,对叶景天没有印象。

素梅悲愤交加,含泪道:“后来,追杀那对年轻夫妇的仇家找到了你父亲,带了许多高手。你父亲为了保护穆大哥骨血,带着刚满三个月的亲生女儿逃离,听说,你父亲被追上了,寡不敌众,带着你妹妹跳涯了,呜,呜。”素梅喉咙里发出压制的呜咽,“都十六年过去,你父亲一定没了。”

初夏默然,十六年过去,只怕是尸骨无存,初夏依然想知道叶伯伯跳涯的具体位置,以后也好去凭吊,“父亲究竟在哪里跳的涯?”

“在祭锡山的止渊涯,那里的断涯深不见底,不论修为多高,跳下去的修士还不曾有活着回来的。我不甘心,亲自去了祭锡山的止渊涯。若不是要抚养你们,我就跳涯随你父亲和你妹妹去了。”素梅苍白的脸挂着两行泪,吸了吸鼻子,又道:

“好歹,你长大了,要成婚了,我对景山、对你父母总算有个交待。”

初夏又问:“祭锡山是在哪里?”

这个叶青山知道:“我国的射阳城,妹妹,等我修为再高些,带你去祭奠父亲和妹妹。”想不到自己还有个死去的妹妹,叶青山手脚一阵冰凉。

“好!”初夏木然点点头,“我的亲身父母怎样?”

“不知道。”素梅痛苦地摇摇头:“只知道到你亲身父亲姓穆,我听景天叫他穆大哥。”

穆?初夏印象里没有姓穆的,当年他们安全逃出来了吗?

屋外,叶玲玉悄声离开,来到议事堂,这里是叶府商量大事,并作决策的地方。正好四位长老都在。

可是,叶玲玉却不知道,在她踏进素梅的院子时,就被一缕元神锁定,一直跟着她到议事堂。那是初夏释放的元神,为了不打断母亲的讲述,没有赶她走。

叶青山瞧着初夏精神恍惚,道:“妹妹,我先送你回房休息。”

初夏摇摇手:“马上就来人了。”

“这么晚,谁会来?”叶青山不解。

说话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屋门一下子被敲得“咚咚”想,伴随着大长老威严的声音:“开门!”

“是大长老来了。”叶青山诧异起身开门。

三位长老都来了,满脸威严,神情肃穆,身后跟着许多族中子弟和管事。

大长老叶智宇严厉的目光扫视三人,呵斥:“叶府念你母子三人孤寡,赡养你们,不料你们瞒着宗族收留外姓,还打着叶家女的旗号招摇骗婚!是可忍熟不可忍!”

当头棒喝,让素梅头晕眼花,她只是个凡人,哪经得起炼气大圆满叶智宇的威势,当即泫然欲倒。

叶青山迅速托住母亲,想要反驳,却不知从何处反驳,叶府虽然没有对母子三人有多好,但母子三人确实是在叶府的看护下生活了十六年,一时无言以对。

四长老叶茂奎满脸严肃,道:“触犯族规,理应受罚。”

四长老见无人提出异议,一字一句道:“罚素梅每日为族人打扫过道走廊,罚叶青山去矿上挖矿。收回叶初夏的姓氏,明日赶出叶府!婚礼由叶府才女叶玲玉代嫁。”

特别是最后一句话,赢得族中弟子一致赞同,甚至是兴奋,叶府与杜府的联姻,将壮大叶府的声威,其中的好处难以言表。

“不!,我认罚,不要祸及我儿子和女儿,他们那时还小,什么都不知道,要罚就罚我好了。”素梅悲呛高呼,用尽全身力气。

叶青山挺直腰杆:“我可以认罚,我妹妹的婚姻可是我父亲定下的,谁也不能改。”

一直默不作声的二长老叶智晖,轻描淡写开口:“你父亲定下的是叶家女,不要忘了,她不姓叶,你真正的妹妹、亲妹妹!十六年前已死啦!”

“好了,就这么定了,哼!我们走!”大长老叶智宇带着众人潮水般退去。

素梅眼神茫然,目无焦距,念叨着:“护不住了!”

她护了十六年的儿女,今天,护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