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二章 破碎的妄想

时间:2022-05-15 07:54:58来源:乐钓文学

王子安身边新来的侍妾名叫夏荷。下头的人报上去的时候,紫竹正许雨筠床前照料着,闻言有些惊诧:“听着颇俗不可耐的名字,是哪家妓馆的姑娘?”“花茶庄上的丫环。”光听名字她还没会觉得什么,再提花茶庄,许雨筠才想出来,可不恰恰花朝节那日帮着设计陷害程昭的小丫下头的人报上来的时候,紫竹正在许雨筠床前照顾着,闻言有些诧异:“听着颇俗气的名字,是哪家妓馆的姑娘?”。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破碎的妄想小说

王子安身边新来的侍妾名叫夏荷。

下头的人报上来的时候,紫竹正在许雨筠床前照顾着,闻言有些诧异:“听着颇俗气的名字,是哪家妓馆的姑娘?”

“花茶庄上的丫环。”

光听名字她还没觉得什么,再提花茶庄,许雨筠才想起来,可不正是花朝节那日帮着陷害程昭的小丫环吗?

许雨筠把药碗摔在旁边的小几上,惊讶道:“竟是夏荷?”

褐色的药汁洒出来不少,房间里弥散着浓浓的药味。

见筠儿仿佛知道她的模样,紫竹便问道:“那个夏荷是什么情况,又是如何跟王公子搅合到一处的?”

“这事儿还不是多亏了我的好哥哥?”许雨筠没好气儿道,“在花茶庄的时候陷害程昭,夏荷这丫头就是重要一环,也不知哥哥这差事是怎么办的,不但没害了程昭,反而让夏荷爬了床。”

“这么说,夏荷知道你们陷害程昭的事?那她手里岂不是捏着你们的把柄?”

她言辞刻薄:“夏荷有什么把柄!一颗废物棋子罢了,就算她出去满世界嚷嚷,也得看有没有人信她的话!”

紫竹忧心忡忡:“枕边风吹多了,若是王公子信了呢?你和王公子的亲事,之后还怎么进行下去?”

她深知枕边风的厉害,十多年前,就是她锲而不舍地怂恿许志高去争抢去谋划,才有了如今这一番气象,不然,许志高永远是个小小赘婿,而她,也只能是个悲惨外室。

许雨筠仍不清醒,张口就是泼辣:“谁要跟夏荷那个贱婢伺候同一个男人!我才不要跟王家结亲!至于那个王子安王公子,若不是仗着家里有钱,他哪里配这样的好日子,只怕是给人提鞋都没人要!”

紫竹知晓她这几日身子好了不少,本想慢慢告诉她的,结果她脑子这样不清醒,又说出这样难听的话,忍不住捂了她的嘴,吩咐寒露:“把丫环们都打发出去,院子里别留人。”

众人退去,紫竹才松开手,冷眼看着许雨筠,语气严厉:“先前在花茶庄那件事,被宋三公子看穿了,他对你哥哥说了一番话。”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许雨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紫竹继续道:“三公子说得很有道理,但是难听了些,我觉着,你也该听一听。”

一番话毕。

许雨筠的脸又青又白,她死死咬着唇:“不可能,三公子才不是这样的人!他为人端正大方,风度翩翩,他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你觉得王公子粗鄙,那你有没有想过,宋三公子看你是如何?”

一样粗鄙。

许雨筠一直存着几分幻想,现在这幻想被母亲亲手戳破,她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哽咽道:“可是,我是真心悦爱他,再说,我处处都比程昭好,我的命也该比她更好。”

紫竹叹息,清筠心比天高,像是刚挺的竹,过刚易折,若是这道理现在不教给她,以后就得要别人来教,少不得吃苦头。

陪着她哭了一场,把心中的郁闷发散尽了,紫竹才继续开口:“你哥哥先前听了这话,又羞又恼,决定用心读书参加科考,那筠儿你呢,有什么打算?”

许雨筠想了片刻,摇头说不知。

她不是男子,不能科考,如今又到了议亲的年纪,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况且,她现在尚且沉浸在伤心里,暗骂宋煜势利眼。

这世上所有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她想趋利,宋煜还想避害呢。

总结下来,还是她太差劲了些,连宋煜的门第都够不上罢了。

“我的想法有两点,一是跟王家结亲,二是挑个书生。”

“跟王家结亲,到时候嫁出去,你有许家做后盾,自己再好好经营,定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这是紫竹的设想,她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

许雨筠完全不想提及王公子,她问起另一个:“挑个书生是什么意思?娘要我下嫁去受苦?”

“苏先生教过的学生科考都极顺利,如今他手下不是还有一位书生吗?我们可以先定亲,等科考之后再完婚。”

这话指的是籍泾。

许雨筠半信半疑:“他真能考上吗?若他一次考不中我还得等着,虚度年华?”

籍泾他家境贫寒,为人又低调,各种诗词集会是从不参与的,所以名声并不响亮。

这话还是许承崇近来跟她提过一嘴,紫竹才知道:“苏先生不但免去了他的束脩,还贴心为他安排了食宿。你说,这样是为着什么?”

许雨筠面色犹豫。

紫竹见她有些心动,继续道:“无非是爱才之心,能得苏先生青眼,足可见籍泾前途光明。”

“倘若科考不中,我们许家偌大家族,家财万贯,随意找个由头跟他退亲就是,一个没考上的贫寒学子,搅不起什么风浪。”

许雨筠并没有当即决定下来,留有余地:“待我看看合不合眼缘吧。”

若这籍泾是个真有才干的,一举考中,再加上许家扶持,日子不一定会比程昭过得差。

总算把许雨筠的情绪安抚下来,紫竹松快道:“跟王家的亲事我想想办法,劝劝你父亲,你不愿意,他总不能逼着你嫁的。”

“我知道的,多谢阿娘为我筹谋。”许雨筠这才拿起刚刚的药碗,一饮而尽,恨恨道,“不过夏荷那个贱婢得处理掉,她居然背叛我们,这事一定不能善了!”

紫竹无奈点头,自家女儿,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借着商议亲事的由头,王子安来许府走动过几次,前几次都因她称病没见到,如今好转了,王子安终于见到了人。

病后的许雨筠着一身桃粉色衣裙,衬得肤色愈发白皙,细眉轻蹙,别有一番风姿。

因着虚弱,她的声音也娇软,竭力掩去了眸中厌恶,语气略显平淡:“王公子,多谢你来探望。”

王子安只当她大病初愈,情绪不佳,好言好语道:“哪里的话,我们马上就要定亲了,来探望你是再应当不过的事。”

“那便多谢王公子关心了。”

王子安刚想摸一摸美人的小手,紫竹便进来了,热情招呼道:“王公子,我近来听闻你身边多了个侍妾?”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