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 癫狂之症

时间:2022-05-15 07:54:56来源:乐钓文学

十几位大夫到了府上,其中便有涪城的医界圣手李海龙大夫,有李海龙大夫在,谁还敢班门弄斧,争相闪开位置。年岁大些的大夫总是会没见过更多人的人和事,号脉也更为细致地谨慎小心些,道:“七小姐这是阳气不振引起的出现嗜睡症。”并也不是太难的病,而已需细心地些。李海龙大夫一张口年岁大些的大夫总是见过更多的人和事,诊脉也更加细致谨慎些,道:“七小姐这是阳气不振引发的嗜睡症。”。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癫狂之症小说

十几位大夫到了府上,其中便有绵州的医界圣手崔巍大夫,有崔巍大夫在,谁还敢班门弄斧,纷纷让开位置。

年岁大些的大夫总是见过更多的人和事,诊脉也更加细致谨慎些,道:“七小姐这是阳气不振引发的嗜睡症。”

并不是多难的病,只是需要细心些。

崔巍大夫一开口,其他人便也省得再诊脉了,纷纷应和着,众口一词,皆是赞许崔巍大夫医术超绝。

“那烦请崔大夫看看这个方子。”曹秋柏把大夫先前开的方子递过去,“是不是不大对?”

崔巍大夫接过方子,看了两眼便蹙眉,语气不甚好:“这是治气血两虚用的十全大补汤,阳气不振应用附子理中汤,若是身体强健的人吃错了药,或许还能撑一撑,七小姐年岁小,体内有隐藏的病症,只怕是受不住折腾的。”

曹秋柏暗道好险,若是锦儿真出了什么事,她得伤心欲绝了,怒气上头,曹秋柏吩咐下面的人:“把先前那大夫给我关起来。”

“夫人且听我说完,七小姐还有一种隐藏的病,潜伏于体内已久,若不是这次嗜睡症,我也无从发现。”

“隐藏的病?”

“脉象来看,七小姐应当是,”崔巍先生欲言又止,等到屏退了众人才继续道,“是阴阳失调的癫狂之症。”

这句话曹秋柏听懂了,当下就骂出了声:“你说我的锦儿是疯子?”

“夫人莫恼,更莫急,七小姐的病症很轻,最多也不过是情绪易怒,如今发现了,吃几服药便好了,若是再晚几年,只怕就无力回天了。”

任崔巍说得再好,曹秋柏都没办法接受:“不可能,你一定是诊错了,锦儿怎么可能会这样?”

崔巍不愧是做了大夫多年的人,很懂得安抚人:“夫人,我之所以单独跟您说,就是为着七小姐的名声,这病可治,几服药便能好,您不必过分忧虑。”

他歇了歇又道:“若是您都乱了方寸,事情传出去了,或者叫下头的丫环看出了端倪,才是害了七小姐。”

一番话让曹秋柏迅速冷静下来,她回神:“崔大夫说得是。”

“癫狂之症无外乎两种原因,一是七小姐受过一些刺激,二是家族里有得过癫狂之症的人,传了下来,若是前者,烦请夫人今后注意,七小姐不可受到惊吓刺激。”

“我记得了。”曹秋柏点头,心里终归是有点儿不安。

她对锦儿从小便上心细致,又派了最体贴不过的白露在身边亲自照顾着,不曾受过什么惊吓。

那便只能是后者,这么些年,许家的那些亲朋她都是见过的,不曾听说过有人得了癫狂之症啊,反倒是她们曹家有个表亲生了个孩子,十岁上得了疯病,被送到庄子上取了。

表亲表亲,难道是那次?

曹秋柏又是一阵心虚,对崔大夫的态度也恭敬了不少:“崔大夫不但医者仁心,更重病家隐私,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

两人商议完毕,再次回到房里。

程昭正坐在床前为许雨锦擦汗,听见脚步声才把许雨锦的手塞到被子里,站起来关切询问道:“七妹妹的病可还好?”

“小姐放心,七小姐的病不算严重,开几服药吃几天便能痊愈。”

程昭抚着心口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

“对了,衣香,你随崔大夫去药铺取药。”

这是曹秋柏和崔大夫商量好的,治癫狂之症的药方子开出来也是个祸患,去其他药铺抓药也有走漏风声的危险,索性省去了开方子的步骤,直接差人跟着崔大夫去药铺取药。

可靠又方便。

衣香应下跟着崔大夫出门去,曹秋柏揉揉发痛的眉心,愈发觉得疲倦,折腾了这么一晚上,她实在是心力交瘁,抬眼看见程昭还不走,绞着帕子有话要说似的,便问道:“阿昭,你还有什么事?”

程昭点头,看了眼周围的丫环们,道:“有些体己话想和夫人说一说。”

毕竟今晚的事情多亏了程昭,曹秋柏强忍着疲倦答应下来:“也好。”

屋内只剩两人,程昭说起今天下午的事:“夫人,下午从白竹书院出来,我去了趟金龙寺。”

“哦?是吗?”曹秋柏装作不知,“去金龙寺做什么?”

“这几天时常梦到我母亲,所以便去佛前祷告了一下,想着请个高僧做做法事。”

逝者已逝,做场法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曹秋柏的反应很淡:“为人子女,这倒也应当,不过府里最近出了不少事,法事还是在金龙寺办了吧,你说呢?”

程昭摇头:“我要说的不是这事。”

随后她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我在金龙寺听见了几句闲话,说是那明通大师的房里搜出了不少金银,其中最特别的就数一个紫色的竹节玉镯了。”

“紫色的竹节玉镯,是紫竹姨娘那个?”

“阿昭不知,阿昭只知道,今后做事得更加谨慎些,更得记得夫人爱我护我的恩情。”

听到这里,曹秋柏便理解了,程昭发觉锦儿的异样是巧合,她不信那位大夫的诊断则是因为怀疑紫竹,毕竟先前,那位大夫为许雨筠诊治,来来回回进出清筠院数次,少不得早被清筠院的人收买了。

说起来,他虽然错诊了,不过终归是给锦儿把过脉,最好还是除去吧。

曹秋柏喝了口水,眼底闪过片刻的杀意。

再抬眼,看向程昭的神情则更添欣赏,从来也没人教她,她自己竟能摸索出一些门道,机敏谨慎,还知道跟自己剖白,依附于自己的庇护之下。

曹秋柏拍拍她的手,态度亲切:“好了,时候不早了,快回去睡吧。”

程昭礼了礼告退,一出门惊蛰便给她披上斗篷,话里带着心疼:“今日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久,回去还得抄书呢,得熬到什么时候啊。”

“值得。”程昭嘴角的笑意很浓。

不但拉近了跟曹秋柏的关系,还有了意外之喜,她怎能不高兴。

流珠院这边的排场委实大了些,故而清筠院那边也知晓了。

紫竹正哄着许志高喝酒,闻言便有些吃味:“筠儿当时病得那样厉害,也只请了一个大夫,如今不过是小孩子家嗜睡了些,竟把全城的大夫都请来了,真是好大的排场。”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