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白竹书院

时间:2022-05-15 07:54:52来源:乐钓文学

得花上几万两银子了。曹秋柏有些肉疼,但是许志高话已进出口,她也没办法宽慰自己,程昭昨天确实是受了大委屈,拿这个做拟补也不算顺理成章,才女就才女吧,程昭的名声越好,跟宋家的这门婚事就越最稳妥。边的紫竹站都站不稳了,但是被身边的婆子扶着才堪堪能保持得曹秋柏有些肉疼,可是许志高话已出口,她也只能安慰自己,程昭今天确实是受了大委屈,拿这个做弥补也还算顺理成章,才女就才女吧,程昭的名声越好,跟宋家的这门婚事就越稳妥。。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白竹书院小说

得花上几万两银子了。

曹秋柏有些肉疼,可是许志高话已出口,她也只能安慰自己,程昭今天确实是受了大委屈,拿这个做弥补也还算顺理成章,才女就才女吧,程昭的名声越好,跟宋家的这门婚事就越稳妥。

一边的紫竹站都站不稳了,还是被身边的婆子扶着才堪堪保持得体。

邪气的事儿以后再不能提,提了就是不敬圣上,程昭不但没倒霉,反而得了个大机缘,能到苏先生门下读书去。

本想给她使绊子,结果倒成了垫脚石。

“多谢父亲。”程昭喜滋滋地道了谢,她本想让惊蛰去找宋阑帮忙,倒是没想到,钟嬷嬷说出了这样一桩旧事,才能赢得这样痛快。

说完这话她一转头,又看向紫竹,眼底满是同情:“姨娘,与其相信什么邪气灾祸,不如多请几个大夫来。”

紫竹咬牙切齿,还得笑着回应:“三小姐说得是。”

这时候,惊蛰已经从听竹院扫了一圈出来,在程昭耳边低声道:“小姐,你的屋子被翻乱了些,粗粗看去,似乎没少什么东西,有几个盒子柜子稍稍挪了挪位置,不过大约是上了锁的缘故,没被人翻找过。”

程昭一挑眉,大声道:“惊蛰,你刚刚说什么?”

惊蛰会意,立刻跪下来,道:“回小姐,我刚刚去听竹院里看了一遍,东西都被翻乱了,我们之前的月银似乎也不见了。”

程昭捂嘴惊讶道:“不会吧?月银怎么会不见了呢?”

惊蛰怯怯地答:“去过咱们院子的,似乎只有明通大师吧?”

院儿里的人正要散去,突然听见这事,看向明通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些。

不但诋毁程昭,居然还偷了人家的月银,什么佛法高深,什么六尘不染,这位明通大师不但收着高僧的钱处处招摇撞骗,还偷窃。

“父亲,处理明通之前,先让他把月银还给我吧,不然,女儿这听竹院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三小姐,你血口喷人!”明通一直沉默着,因为他不占理,因为他心虚,可是偷窃这个名头扣下来,他忍不了,“我没偷。”

程昭不置可否,喃喃自语道:“偷来的钱总是要还的,你还不起,自有金龙寺替你还。”

说是喃喃自语,其实明通听得清清楚楚,他气个半死,被小厮押走了。

曹秋柏安抚她:“阿昭,你再去账房领二十两月银,今天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明日要去白竹书院拜访,你好好准备着,千万不能错过了这个机缘。”

“谢谢夫人。”

得了银子和好处,程昭悠悠闲闲地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

惊蛰领了月银回来,捧着沉甸甸的钱袋子悄声道:“小姐,我们这样诓骗月银不会露馅儿吗?”

什么叫诓骗?这里的一切都是程家的,她拿是理所应当。

不过她当然不可能说出口,只道:“明通招摇撞骗多年,手头总有不少钱,父亲会让他把这二十两还回来的。这样算下来,就当是明通污蔑我一场给的补偿。”

既然他脑袋空空无一物,一心掉进钱眼儿里,那自己就要叫他把钱吐出来。

程昭很喜欢银子,除去买笔墨,她手头还能剩下五十八两,这钱可金贵得很,得攒着,等到以后花在刀刃儿上。

却说宋阑那边,拿到程昭书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极单薄的一张纸,看上去有些寒碜,他不由得嫌弃道:“送书信连个信封都懒得带。”

不过这嫌弃只维持了片刻,他耀武扬威似的坐在秋千上,闲闲散散地看罢,这才满意点头:“三小姐倒是懂得巴结,说是将这秋千送我了。”

墨泉心里嘀咕:能不送吗?三小姐一个姑娘家,又没有武功,总不能来宋府把秋千抢回去吧。

“对了,郑炉郑鼎一直在酒楼那边看着,许府可有什么异样?”

“许府确实出了事儿,白日里来了位和尚,仿佛是金龙寺的,在听竹院里逛了好几圈。后来许府的一大群人吵吵闹闹,离得太远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郑鼎隐约瞧见,三小姐似乎是挨了一巴掌。”

宋阑忽地站起身:“挨了一巴掌?”

“是这样,不过事情后来不知怎么解决了,三小姐喜滋滋地回了院子,坐在摇椅上晒太阳吃水果,挺高兴的。”

宋阑这才稍稍放了心,不过神情依旧不悦:“去给我打听打听,许府究竟出了什么事?”

“主子,你这样关心三小姐?”

宋阑眼神一凛:“我特意寻到的大夫,还没治病就被人欺负了,那不是打我的脸么?”

当晚,宋煜特意来自家二哥这儿逛了一遭,他的院子向来是干净单调的,如今多了一架秋千,格外瞩目,二哥似乎很喜欢这秋千,正坐在上头看书,神情专注。

这便是程昭书信里写的秋千。

赠送礼物,他们俩竟熟悉到这个地步。

原来,惊蛰送信的时候,宋阑不在,这信便送到了宋煜手里,宋煜理所应当地以为这是给自己的,便拆开看了,看完才知道不是,只吩咐手下胡乱回应一句。

见他过来,宋阑抬头:“三弟?”

“二哥,白竹书院的事情办好了,笔墨纸砚按照你一贯的喜好来安排,可好?”

“嗯。”

一夜安宁。

隔天一早,程昭起得很早,悉心打扮一番之后便跟着许志高出了门。

白竹书院位于绵州东侧的一个小岛上,四面环水,景观极佳,周围有成片成片的竹林掩映,白竹书院就坐落在最深处。

这天不巧,下起了雨,雨丝细小,没什么实感,反倒像是笼上蒙蒙雾气,愈发显得白竹书院神秘莫测。

去书院须得乘船,有专门的船夫接送,两人一舟,很有些特别。

许志高带着小厮一条船,程昭带着惊蛰一条船。

乌蓬小船在水中晃晃悠悠,细雨微湿,身着蓑衣的船夫拿一根竹竿搅动碧水,程昭看向小岛所在,入眼是大片竹林,岸上有穿着白衣的校监等候。

惊蛰为她撑着伞,忍不住感叹:“这里好漂亮。”

“确实。”程昭也忍不住感叹,单纯的绿意比五彩斑斓更叫人宁静。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