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取舍

时间:2022-05-15 07:54:51来源:乐钓文学

嬷嬷和菲菲不知去向,程昭有点儿怕,她再次道:“五妹妹,不知可否借你的惊蛰用一用?”“自然而然也可以。”许雨菀待她很真挚。“钟嬷嬷和菲菲左右是被人捆出来了,应当依法离得离,最可能会在旁边的花园子里,惊蛰细心地些,应当依法能找到了,找到了了便将她们带回来。”这边惊蛰“钟嬷嬷和小月大约是被人捆起来了,应当离得不远,最可能在旁边的花园子里,谷雨细心些,应当能找到,找到了便将她们带过来。”。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取舍小说

嬷嬷和小月不知去向,程昭有点儿担心,她继续道:“五妹妹,可否借你的谷雨用一用?”

“自然可以。”许雨菀待她很真诚。

“钟嬷嬷和小月大约是被人捆起来了,应当离得不远,最可能在旁边的花园子里,谷雨细心些,应当能找到,找到了便将她们带过来。”

这边谷雨轻手轻脚地离开,众人目光都落在紫竹身上,倒也未曾发觉。

紫竹声泪俱下地恳求,念着往日情分,许志高道:“要不这样,我们多找些大夫来,”

“老爷!她去过红梅映,她是灾祸,难道你要护着一个灾祸,眼睁睁看着筠儿去死吗?”

“紫竹姨娘,”程昭的声音穿透人群,轻轻脆脆,带着几分慵懒,“我没去过红梅映,你这样攀咬我,居心何在呀?”

她神态自然轻快,完全没有作为“灾祸”的自觉。

程昭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像极了挑衅,紫竹咬牙切齿:“我有人证!”

很快,夏至被带了上来,她穿一身青绿色下等丫环的衣裙,比之前瘦了太多太多,身形纤细苗条,圆脸也成了瓜子脸,显出几分俏丽。

此刻正怯怯地看向程昭,仿佛在看一个厉鬼。

紫竹姨娘道:“夏至,你大胆地说,发生过什么?”

“回老爷、夫人,三小姐曾经约我在红梅映见面,那时候她——”

自程昭的袖口里掉出一个青白色的瓷瓶,触地即碎,四分五裂。

程昭半蹲下身子,捡了块碎片,忍不住叹息:“唉,真可惜,这么好的瓶子,这还是我从漳州乡下带来的呢,专门用来盛头油,只有我们那儿的许师父烧得出这样好看的瓷瓶,也只有我做的桂花头油,才能滋润头皮,护发养发,旁人做的,根本没这个功效。”

她笑意盈盈,带了惋惜,趁着蹲下身子的功夫,长睫下的眼眸极锋利地看了夏至一眼,敲打之意明显。

这一眼,便叫夏至忍不住瑟缩了下身子。

夏至认得出,这个瓶子是放药丸的,药丸治她的嗓子。

可如今程昭说这瓶子放头油,又是什么意思?她从来不用头油的。

重点不在头油,而在功效,言外之意就是她的嗓子只有程昭能治,迅速领会了这个意思之后,夏至纠结了,说还是不说,帮程昭还是帮紫竹?

紫竹轻咳一声:“这丫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这一声咳,夏至才回神,帮程昭做什么,她心狠手辣,能害自己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前是没办法只能依附她,如今紫竹姨娘点名要自己过去清筠院伺候,以后她的前途光明着呢。

况且,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绝世神医了?痴人说梦。

只要有了靠山,她这嗓子不愁治不好!

“三小姐约我在红梅映见面,当时她逼问我夫人和姨娘那边的私密事,被我推脱过去,后来又拿银子来收买我,要我在前院给她做耳目,显然是不怀好意!”

程昭挑眉,看来这夏至也没完全说实话,给她扣上个罪名,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许承崇这时候跪下来,恳求道:“父亲,事实已定!筠儿往日里最崇敬的人就是您了,您难道真的见死不救吗?”

逼他取舍,许志高求助似的看向曹秋柏,往日她总为自己分忧,今日这事实在难办,若是能出一出主意,便再好不过。

曹秋柏明了他的意思,更知道他心中所想,道:“阿昭自然不是灾祸。”

这是摆明了要帮着程昭。

紫竹急了,说起红梅映的事儿来:“当时红梅映闹成那样,一是灾祸,二便是丫环婆子发现得不及时,若是当时早早便有人发现异样,何至于那样?”

这话明着是在提起往事敲打众人,实则是敲打曹秋柏。

当初慕仙有异样,紫竹和曹秋柏都是知道的,两人一同选择沉默罢了,若是她强行撕扯开来,谁都讨不了好。

许志高觉得晦气,呵斥她:“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做什么?”

曹秋柏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思量片刻,道:“阿昭是兴家旺族之女,定然不是灾祸。”

这是大前提,不可能变的。

说着又把紫竹扶起来,拍着她的手,语气温和:“但是紫竹姨娘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如今府里出了事,这样放任下去也不好,不如让阿昭先去金龙寺里住上一段时间,跟着明通大师学习佛法,又有佛祖庇佑着,想来若是有什么邪气也就散了,这样筠儿大约也能好上一些。”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既能让紫竹消气,又能保住程昭。

紫竹虽然不太甘愿,但是也没法子了,许志高和曹秋柏偏心程昭偏心得没边儿,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艰难。

许雨菀忍不住问道:“那要去多久?”

“这就要问明通大师了。”

明通大师也看出来了,紫竹姨娘并不占上风,如今只能顺势接下去,他思虑片刻,才道:“若是在金龙寺,住上三年五载也就差不多了。”

“三年五载?”许志高拔高了声线。

程昭如今十三了,离及笄也就两年,到时要跟宋煜完婚的,哪里耽搁得起三年五载,况且宋煜就在绵州,若是他知道程昭不祥的事,执意退婚怎么办?

这个时间他并不满意。

曹秋柏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处理老道又圆滑:“我们之后多多地捐香油钱,还希望明通大师帮帮忙,想一想有没有更快的法子。”

许家是绵州首富,他们的香油钱肥厚得很,明通大师有点儿动心。

给了台阶他也就顺势下:“当然,若是三小姐日日吃斋念佛,这时间或许可以再缩短些,只要用心虔诚,不出一年便可以邪气尽散。”

曹秋柏犹犹豫豫,一年,一年的时间还是忒长了些,不过还是度过眼下的难关更加重要,她无奈叹息,道:“阿昭,你过来。”

程昭依言上前,道:“刚刚的话我听见了,心里也明白。”

“你这孩子真懂事,到时候我会多派些人照顾你,跟着明通大师潜心修习佛法,等到身上的邪气除尽,自然就能回府了。”曹秋柏的话说得很漂亮。

“夫人既然说了,阿昭肯定是听的,只是有一件事还未弄清楚。”

“什么事?”

“红梅映真有邪气吗?”

“你这是怀疑明通大师的威严?”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