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灾祸

时间:2022-05-15 07:54:51来源:乐钓文学

惊蜇点点头,面色但是有些很紧张。两人装做愚昧无知无觉地回了听竹院。听竹院门外停了不少人,曹秋柏领头,女眷们都在,其中紫竹最引人瞩目,她站在最前头,神情急切又忧虑,也全然不顾什么尊卑了,直勾勾地看向院里。丫环婆子们大气都敢出,主子们一个个神情严肃认真,放佛两人装作无知无觉地回了听竹院。。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灾祸小说

惊蛰点头,面色还是有些紧张。

两人装作无知无觉地回了听竹院。

听竹院门外停了不少人,曹秋柏为首,女眷们都在,其中紫竹最惹人注目,她站在最前头,神情焦急又担忧,也不顾什么尊卑了,直勾勾地看向院里。

丫环婆子们大气都不敢出,主子们一个个神情严肃,仿佛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想来明通大师此刻已经在听竹院内查看了。

远远瞧见花团锦簇的一群人,程昭惊讶一声道:“哟,今儿这是怎么了?我这听竹院门前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她含着热情的笑,走上前,对着曹秋柏行礼,眨眨眼道:“夫人,这是怎么了?”

她一派天真懵懂,隐隐表露出几分依赖。

曹秋柏含笑安抚,神情温和慈爱:“没什么大事,大师来看看情况。”

她心里是偏向程昭的,倒不是因为爱护,而是考虑到之后,借着程昭的这股东风跟宋家攀上关系,菀儿和锦儿才有可能嫁到京城的官宦人家里去。

摸清了曹秋柏的偏向,程昭心里稍稍安定。

春水微澜,院中的青竹不停歇似的,在风中瑟瑟,这样的声响换在往日没什么,在今天便显得格外邪乎,再加上墙角那个孤零零的木架子无声地晃悠,仿佛进行什么诡异的仪式。

那位明通大师在听竹院里足足转了半个时辰才走出来。

他着一身姜黄色僧衣,褐色僧鞋,极朴素的衣物,五官端正分明,带着淡淡悲悯,却叫人觉得高深,深藏不露说的大约就是他这样的人。

他慈悲的面容上写满忧愁:“这地方邪气浓重,比几年前的红梅映还要更甚。”

这话一出,众人便往后退了几步,跟听竹院拉开距离,更是跟程昭拉开距离。

曹秋柏有些紧张地询问:“大师,这是什么缘故?”

明通大师在人群里寻觅片刻,目光停在程昭身上:“还记得多年之前,贵府似乎也出过一桩事,现在看来,是那灾祸卷土重来。”

他意有所指。

程昭勇敢地对上明通大师的视线,道:“大师还是说得更加清楚一些,灾祸所指究竟是地方,还是人?那灾祸又是怎么个模样?这样模棱两可,反而叫家里人心惶惶,想来大师慈悲为怀,定然是不忍心看到这种结果的。”

明通大师轻笑了下,将她的话当成挑衅:“这位小姐既然想问个清楚明白,那我便直说,数你身上邪气最重,这灾祸,便是你。”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程昭偏偏还要刨根问底。

紫竹得了准话,顿时哭天抢地:“大师,那是不是只要除掉灾祸,我筠儿的病就可以好了?”

“那是自然。”

曹秋柏咬唇,犹豫不决,事情到了如今地步,少不了要在许雨筠和程昭之间做选择,许雨筠是要跟王家定亲的,那是钱,程昭是要跟宋家定亲的,那是权。

钱、权,她都不想舍弃。

紫竹眼角含泪,看向曹秋柏,继续施压:“夫人您也听见了,明通大师已经找出了灾祸,我们是不是——”

“紫竹姨娘且等等。”程昭止住她的话,继续看向明通大师,“既然说了我是灾祸,那总会有些不同寻常之处吧,总不能,您嘴巴一张,我就成了灾祸了,即便是官府拿人,也讲究一个铁证如山吧?”

她牙尖嘴利。

明通大师哽了哽,酝酿片刻才道:“你不死心?”

程昭眨眨眼,笑意很甜却带刺:“有人往我身上泼脏水,我还不能分辨几句吗?”

“小姐是否去过红梅映?”

“未曾。”程昭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不对,小姐你去过。”明通无比笃定,转而侧目看向曹秋柏,“夫人,这便是症结所在,请夫人明察。”

“哦——”程昭意味深长地拖长语调,笑得嘲讽,“大师刚刚说的让我死心,原来是要咬死我去过红梅映,由此才沾染了邪气,成为灾祸?”

她觉得幼稚,这样的手段也上得来台面?

紫竹捏着帕子指向程昭,喝退她:“程昭,你别胡搅蛮缠!”

向来温和的紫竹姨娘难得有这样凌厉的一面。

程昭却不吃这一套,她一双明眸懒懒散散地落在紫竹身上,带着无尽的轻蔑:“紫竹姨娘,我是这府里的嫡小姐,是主子,你是府里的姨娘,最多算半个主子,你刚刚这样斥责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越俎代庖,压过夫人一头呢。”

“你!”紫竹被她气得捏紧帕子。

许承崇正想为紫竹姨娘说话,被无情打断。

“够了!都住嘴。”曹秋柏的低喝极富威严,“我已经差人去请你父亲回来了,今天的事,由他来定夺,在这之前,一个个都把嘴给我闭上。”

人群寂静,程昭用余光继续打量明通大师。

许志高一炷香后才到,见府里这么大阵仗,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了?府里出事了?”

还是曹秋柏上前,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询问道:“夫君,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程昭不是灾祸!”许志高的立场很鲜明。

他今天受宋煜相请去明辉楼吃饭,宋煜字字句句皆是在夸赞程昭,甚至还提了提宋家两兄弟也打算去白竹书院读书的事儿,其中意味不言而明。

宋煜认定了程昭,再无他人。

明通大师见状,凉凉道:“既然府里诸位不信,那我便就此告辞了。”

“不送。”许志高毫不客气。

程昭有点儿诧异,她这个便宜爹爹可从没这样袒护过她,今天这是——中邪了?

这话一出,紫竹也瞪圆了眼,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许志高往日很信明通大师的话,可今天,却像是变了个人。

眼见着以退为进不好使,明通大师的脸面有些挂不住,还是紫竹豁得出去,她扑通一声在许志高面前跪下来:“老爷,明通大师是我请来的,筠儿的情况愈发不好了,她可是你第一个女儿,你得救救她呀。”

程昭一边看戏一边悄声问起许雨菀:“五妹妹,我院子里的丫环和嬷嬷去哪儿了,你可知道?”

“这我倒是不太知道,从来这里之后就没见过她们,大师进去之后里面也一直寂静无声,她们大约也不在里面吧?”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