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慕仙

时间:2022-05-15 07:54:49来源:乐钓文学

回了听竹院,程昭便将院子里的几位丫头招集出来。她闲闲地坐在秋千上荡着,面前站着的四位丫环垂头,从左到右依序是惊蜇、小月、小荷、小晴,她们全部作出一副恭谨模样。跟了三小姐这么些天,她们哪能不明白很厉害。惊蜇是程昭亲手挑的人,用得还算随手,平时处她闲闲地坐在秋千上荡着,面前站着的四位丫环垂头,从左到右依次是惊蛰、小月、小荷、小晴,她们全部做出一副恭敬模样。。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慕仙小说

回了听竹院,程昭便将院子里的几位丫头召集起来。

她闲闲地坐在秋千上荡着,面前站着的四位丫环垂头,从左到右依次是惊蛰、小月、小荷、小晴,她们全部做出一副恭敬模样。

跟了三小姐这么些天,她们哪能不知道厉害。

惊蛰是程昭亲自挑的人,用得还算顺手,平日处事也没有异样,小月一直跟着嬷嬷,经过嬷嬷的考校也是值得信任的,小荷和小晴的情况则更复杂一些。

清风拂过薄纱帐幔,帐幔之后的程昭稳稳停住,头侧着靠在秋千麻绳上,随后便有悠然的声线传出:“你们几个在我这听竹院也有些日子了,我有一桩事要问,谁答得我满意,我不但赏她一吊钱,还准许她回家去住上几天。”

小荷小晴两个是家里穷得没法子才出来做丫环的,她们很想告假回家去看看的。

有钱拿还能回家,这话一出,两个人眼里都冒光。

程昭脚尖动了动,宽松的裙摆在风里飘荡:“你们在府里也有几年了,我且问一问,这红梅映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红梅映,她们便支支吾吾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不定主意的模样。

程昭知晓这事隐秘,道:“院门已经关上了,嬷嬷在那边守着,如今院子里只有我们几个,这事不会声张出去。”

去掉了后顾之忧,她们还在犹豫。

只有惊蛰站得很直,她不清楚红梅映的事情,最是安然自得,道:“小姐,不如我也去院门口跟嬷嬷一道守着吧。”

“也好,你去吧。”程昭愈发欣赏惊蛰,她懂得避嫌。

小月踌躇了片刻,率先跪下来,道:“奴婢知道的事情不多,既然小姐问了,我知无不言。”

有人开了头,小荷和小晴也跪下来,道:“奴婢也知道一些,全都告诉小姐。”

程昭的视线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停在最末的小晴身上:“小晴在府里的年岁长,你先说。”

得了优先开口的准许,小晴喜滋滋的,竭力憋住面上的喜色,恭敬道:“七八年前,那红梅映曾住过一位青楼名妓。”

那是一位擅长琴棋书画的雅妓,名唤慕仙,在当时的绵州可算是红极一时的人物。

慕仙是在秋日住进来的,那时叶落枯黄,秋意萧索,她带着两个丫环婆子悄无声息地搬了进来。

红梅映有道后门,后门之外又架了一座小石桥,出行不用经过大门和后门,由红梅映便可出府,慕仙不爱露面,因此存在感很低,住了三个月,府里的人都没怎么注意到她。

转眼到了冬日,绵州很少下雪,那一年却像是发了狠似的,整天整天地下,足足小半个月都不停,堆叠得厚厚的,像是要把人完全掩埋。

雪停之后,便传出慕仙有孕的消息。

许志高对这一胎极其看着,特意请了最好的大夫为她把脉安胎,还叮嘱几个丫鬟婆子,好好照顾她,不许她再跳舞,只让在床上安心躺着修养。

这消息一出,曹秋柏和紫竹哪里还按捺得住,各自派了人过去盯着她,这才发现慕仙行为怪异。

每到深夜,慕仙便会穿着一身赤色衣裙在红梅间跳舞,她生得貌美,舞姿更是卓然,在月色照耀和红梅掩映下,翩跹似雪中精怪,美得让人心醉。

冬日寒凉,那样单薄的衣裳,又整夜整夜地跳舞,孩子哪里能保得住。

曹秋柏和紫竹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默。

果然,没过几天,红梅映便传出慕仙小产的消息,许志高震怒,把伺候慕仙的丫环婆子都抓了起来,一一审问,后来还是通过大夫的诊断才找出其中关窍。

慕仙每晚都会找借口去一趟厨房,下些药在饭菜里,这样入夜后,丫环婆子都能睡得很沉,她则趁机在院子里跳舞,生生把孩子跳没了。

这样的做法太过怪异,哪有这样的母亲,亲手杀死自己腹中的孩儿?

得知真正的原因,许志高无比痛心,气得捏紧了她的肩膀,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可这时候的慕仙已经神志不清了,流产对她的刺激太大,她不住地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声声地唤:“孩子,我的孩子。”

她泪水涟涟,肝肠寸断。

看这情形,她分明是爱极了这个孩子的,若是她故意杀死的自己的孩子,如今又何必做出这种情状?

种种谜团聚在一处,得不到任何解答。

因为慕仙彻底疯了,她在小产后的第七天深夜,拿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手在里面搅来搅去地找她的孩子,贴身丫环丁香半夜起来,看到这样的情形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慕仙就这样死了,许志高请了法师过来做场法事去去晦气。

那位明通法师是金龙寺的得道高人,一见这地方立刻变了脸色:“此地不详。”

虽然明通法师做过法事了,不过红梅映邪气太大,此后一直荒废着,许志高也不许家里任何人提起这事,渐渐地,慕仙这个名字成为禁忌,红梅映成为禁地。

只是说了一遍这个故事,小晴都有些瑟瑟发抖,她面色发白:“小姐,这就是我知道的情况了。”

程昭点头,并没什么神情。

她跟着师父长大,不信鬼神,至于红梅映里发生过的怪事,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的,人可比鬼要可怕得多。

她格外平静,喝了口茶水,看向小荷:“小荷,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小荷摇摇头,想了想才道:“这事小晴说得已经足够详细,不过似乎还有另外一桩事,更早之前,那红梅映似乎住过其他人,不过这事太久远了,府里几乎没人知道了。”

程昭心里有数了,她从身上拿了两吊钱出来,掀起帐幔走出去,给小晴和小荷每人发了一吊,道:“你们回家住上三五天,晚些回来也没关系。”

她说话的语气也太过轻松,小荷有些担心:“小姐,您不会是不要我们了吧?”

“想什么呢,我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用顺手了几个丫头,怎么会不要你们,等下你们便回家去吧,记住了,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不然,”程昭眯着眼笑笑,“夏至就是前车之鉴。”

她明明在笑,小荷她们却觉得比不笑还要可怕。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