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红梅映

时间:2022-05-15 07:54:48来源:乐钓文学

程昭当机立断:“现在的领我过去的。”红梅映是一处荒弃已久的院子,跟听竹院差不多大小,里头只两间小屋,庭院里种满了红梅,好像是十几年前就有的,年初红梅映雪,而已始终荒弃着没人敢去。惊蜇有些迟疑:“小姐,真的要去吗?我据说,据说那里闹鬼事件。”程昭望着红梅映是一处荒废已久的院子,跟听竹院差不多大小,里头只两间小屋,庭院里种满了红梅,似乎是十几年前就有的,年年红梅映雪,只是一直荒废着没人敢去。。

>>>《商门小毒妃》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红梅映小说

程昭当机立断:“现在领我过去。”

红梅映是一处荒废已久的院子,跟听竹院差不多大小,里头只两间小屋,庭院里种满了红梅,似乎是十几年前就有的,年年红梅映雪,只是一直荒废着没人敢去。

惊蛰有些犹豫:“小姐,真的要去吗?我听说,听说那里闹鬼。”

程昭看着她,眼中无丝毫犹豫:“你来了一月,便已听说那里闹鬼,夏至来了好几年,敢约我在那里见面,你觉着,这红梅映是有鬼,还是没鬼?”

惊蛰这才深想了想,道:“大约是没鬼的吧。”

“好了,我们行事得快些,回去太晚嬷嬷会着急的。”

因着荒废加闹鬼,这处院落附近少有人来,程昭和惊蛰来的路上都没碰见什么人,夏至手上提着一盏灯笼,等在院门之后,听见惊蛰唤她的名字才提灯出来:“这里。”

三人进了院内,却不敢深入,只隐在门后说话。

夏至放下灯笼,屈膝跪了下来,道:“禀报小姐,我发现,紫竹姨娘身边的衣香偷偷摸摸地在前院找了个车夫,似乎是要找他办事。”

“办什么事?”

夏至目光灼灼,盯着她道:“小姐,我最近喉咙似乎还是不太舒服。”

程昭了然,从衣袖里拿出药瓶,倒出一粒放在手心。

夏至直勾勾地看着那药瓶,若是能直接抢过来就好了,只要她嗓子好了,夫人那边肯定还是要用她的。

瓶子被程昭装进了袖口,她面色遗憾,最后目光只能落在程昭掌心的一粒药上,急忙伸手去拿,程昭移开手:“我说过,只要你说的话足够有价值,我自然会给你药的。”

“那位车夫似乎是去了趟漳州。”

漳州?整个家里跟漳州有关系的,只有她程昭,紫竹姨娘这是派人调查她啊。

“还有吗?”

夏至摇摇头。

程昭合上手,把药丸装回瓶子里,声线似薄瓷,透着轻巧:“还不够,这件事太小了,价值不够,去了漳州又如何?府里都知道我来自漳州,至于二姐姐嘛,她对我的敌意很深,我也知晓,你的消息等于废话。”

既然没有其他消息,程昭便返身回听竹院。

夏至咬唇,她原以为一定能换来药丸的,这下子便有些失落,目送着程昭离开,眼神里带了怨怼,低声埋怨道:“可我的嗓子是你弄坏的。”

惊蛰的耳力颇好,回头看了夏至一眼。

夏至缩了缩身子,有些心虚,难不成这话叫她听见了?

注意到两人的反应,程昭了然:“她说我什么坏话了?”

惊蛰并不隐瞒:“她说嗓子是小姐你弄坏的。”

贪心不足。

程昭笑了笑,问起惊蛰:“你觉得她说得如何?”

惊蛰回答:“她说的确实是事实,可她做错了事,受罚是应该的,若是她那天嗓子没坏,倒霉的就是小姐你了。”她顿了顿又道,“帕子的事跟嗓子相抵,她现在想要救命的药,就该悉心为小姐办事。”

惊蛰的一双眼很亮,映着皎洁月色,有种不被沾染的纯粹。

程昭挺喜欢惊蛰的,对她的性子,对她的胃口。

回了听竹院,嬷嬷正在院门口张望,就像小时候在乡下,无数次地等着她回来一般。

领着嬷嬷进了屋子,两人说起读书的事,嬷嬷很支持她:“读书是很必要的事情,知道得越多,处事便能更加进退有度。”

程昭吃着糕点,装作无意地问起来:“嬷嬷,我今天听丫环们提起什么红梅映,你在府里很早,知道那红梅映在哪儿吗?是谁在住啊?”

红梅映?钟嬷嬷讳莫如深,笑着糊弄过去:“什么红梅映,这样文邹邹的名字,府里哪有这样的地方?”

钟嬷嬷的态度很怪异,程昭看出来了,但是没戳破,她应和着:“大约是哪儿长了几株梅花,那些小丫头便附庸风雅地取了个名儿吧。”

天色已晚,两人各有心思,自去睡了。

程昭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不宁,来了绵州半月,紫竹派人去漳州乡下查她底细,宋阑又那样激动地问起有关师父的事。

思来想去,她觉得有些不安,最后提笔写了封书信,打算托人送去给村里的里正。

将书信封好,塞到黑匣子里,程昭刚打算躺下睡觉,门外便有人来报,是小荷和惊蛰,语气有些匆忙:“小姐,清筠院出事了,二小姐好像,吃错了什么东西,危急性命!”

“快死了?”程昭打开门,半夜出了这种事,闹得大张旗鼓,又是什么名堂。

“大夫已经在救治了,不过原因还未查明,能不能活也难说得很。”

“走,我们去看看。”程昭睡意全无,她很谨慎,不放过任何异常。

清筠院还是有些距离,她脚程快,又是一路小跑,到了清筠院附**稳下呼吸才缓缓走进去。

半夜灯火通明,清筠院闹成一团,丫环婆子跪了一地,紫竹正坐在贵妃椅上,狠狠咬牙,吩咐道:“来人,给我打!”

板子实实在在往丫环们身上招呼,看得出的用了力的,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和求饶声,多多少少透漏出一些讯息。

半夜的时候,许雨筠突然尖叫起来,双手在身前不断挣扎着,仿佛是在跟人搏斗,丫环们发现的时候大喊着闹鬼了闹鬼了,随后许雨筠昏了过去,情况有些严重,大夫正在为她诊治,生死难测。

闹鬼,如今竟还有人用这样的法子么?

紧接着,曹秋柏跟许志高也过来了,程昭看时机差不多,从侧面绕了绕,小跑几步追上他们,装出一副刚到的模样:“父亲,您来了,我听到消息便担心得很,紧赶慢赶才到,想来看看二姐姐。”

“有心了。”许志高敷衍她一句,随后匆匆进了清筠院。

在外头便听见满地的哭嚎声,许志高问道:“紫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竹的一双眼红通通的,泪眼汪汪,扑到许志高怀里哭道:“谁知道呀!筠儿最是听话,也不曾跟谁有过争执,怎么会,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连哭诉都是婉转动听的,哭得许志高心软,哄着她坐下,道:“筠儿现在怎么样?”

“生死难料。”说完这话,紫竹哭得更加大声,雨点儿似的泪珠哗啦啦往下落。

商门小毒妃

商门小毒妃

作者:临风色类型:穿越架空状态:连载

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