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04-30 15:20:11

女兵班男班长 完结

女兵班男班长

编辑:山川湖海作者:我叫林家诺分类:穿越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昨天是我28岁的生日,仅以此书为了纪念我18岁的部队生活。 女兵班男班长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班主任曾经,多么慷慨激昂,义正言辞的找我谈话,鼓励我,督促我,把母亲请到学校做客。谈谈我在学校中突出的表现。被我一次次回绝后,他伤心欲绝。终于,按捺不住,亲自登门拜访。。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挨到了晚上。待到父母关灯后,我假装去厕所的机会,溜了出去。

      弟弟站在地上。哭着喊。“别。。哥哥,,打。。。哥哥。哇。。。。竟然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旺。旺。旺。”伴随着一声狗吠。我被拉回了现实。

      “一天天的,我说一句话,你就十句话,在那等着是不?气死我了。,小倒霉孩子,你等着...”说着,母亲伸手,又是一顿劈天盖地的打我。

      三方会谈过后。父母向老师做了保证。并再三向老师鞠躬抱歉。刘老师才心满意足的跨上26自行车,风一般的离开了。我秉承着死性不改的优良品质,目送着老师离开后。母亲怒发冲冠,双眼放光,嘴里依旧念念有词的高喊着“你这个小王八犊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毫无新鲜感,十年一日,如出一辙。我早已经对她骂我的词汇。烂熟于心。无论母亲怎么打我。我从不肯吝啬一滴眼泪,越是倔强,母亲打的越是凶狠,而我享受着,疼痛的同时,更加坚定的告诉自己,此仇不报非君子。

      家里的灯,早已经关了,走到院子中,也可以听见,父亲那震天的呼噜声。“弟弟应该睡了吧。”我心里合计着,蹑手蹑脚的,往自己屋子走,灯都没敢开,脱了衣服就爬进了被窝,虽然感觉不到暖和,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MD,谁家的死狗,吓老子一跳,”我四下打量着周围。竖起耳朵,倾听着黑夜的一举一动。街对面的灯依旧亮着,四周依旧一片死寂。我在路灯下看到了,那块搬来的石头,它依旧安静的躺在那里,我走上前去,想伸手抱起,又条件反射的缩回手来。“真他娘的冷呀。”双手放在嘴巴前面。不停的从嘴里哈出热气,早已冻红的双手,慢慢才有了一点知觉,我弯下腰去,抬起了石头。

      “三炮,我就知道,你没有好得瑟。”我走上前去,丢掉了自己的枪。迅速捡起,从刚哥身上掉落的重组狙击步枪。推开门,闪了一个身,又退了回去,转身向前门跑去,跑到集装箱前,我轻轻移步,点开狙击镜,对面警察楼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吱---我轻手轻脚的推开了后门,没等门关上,迅速闪到了角落里。随着吧哒一声,门重重的合上,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静的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双手端着SSG552Commando点开阔视功能,扫视着可见范围内,是否存在敌人的影子。

      那是,在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刘老师蹬着26自行车,风风火火。一路高歌。骑行在发光的冰雪路面上,仿佛如履平地。我紧随其后,保持在离他一百米开外,只是没到五分钟,就已看不见他的身影。我内心忐忑不安的登着自行车。心里盘算着,应对之策。

      “什么?”房顶上的积雪,被母亲的咆哮声,吓的掉到了地上。

      我摸了摸,自己的膝盖。一丝刺骨的疼痛感,不禁让我头皮发麻,咧着嘴,倒吸了一口冷气。“妈,我不想念书了。”我的声音很低,低的连我自己,都似乎没听见。

      与此同时,我感觉道路两边的房屋,映着白雪,仿佛活了一样。生出无数的眼睛,在远处,在角落窥视着我,总感觉脑瓜子后头,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我,我单手支地,翻身而起。月光朦胧,我迎着雪夜,越走越快,脚步越快,越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心跳的我难以呼吸,终于,我忍不住回过了头。

      “妈的,不能等了。豁出去了。“我目光坚定。暗暗下定决心,再次抱起了那块石头,向街对面冲了过去。

      我在马路对面,找了一个角落,蹲了下来,望着对面的二楼,灯虽然亮着,隔着窗帘,我可以清晰的想象出,刘老师跟他的老婆,那副恩爱的嘴脸。说实话,他的老婆长得,实在不算好看,近乎一只恐龙,我深信不疑,班主任绝不会,因为美色而爱上她,因为她根本没有美可言,色有不有,我就不得而知。她满脸的痘痘,粉刺冒出头,脸长像母驴,鼻踏如鲤鱼。架着一副金色边框眼睛,老人的话一点不假,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没错,刘老师的面容,跟他的老婆嘴脸相同,满脸的痘痘,一副驴脸,带着黑边眼镜,右脸有一个黑色的痣,痣上还长着黑色的毛,别提多恶心。唯一的不同,他长胡子。而她老婆长小胡子。

      背靠到了墙上,贴在了别人家的窗户边,隔着棉衣,依旧可以感受到,墙上刺骨的寒意,渗透了棉衣,发了疯似的,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骨子里。“啊。。。切。”我扭了扭鼻子里,流出的鼻涕。身子缩成了一团。“怎么还不睡觉呢?”我心里嘀咕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对面的灯依旧亮着。

      “妈,我衣服呢?”我从被窝里,把头探了出来。

      “不管了,来点痛快的。砸冰棍场的玻璃,那矮一点。总能制造出点动静来。”我放眼打量着对面那栋二层楼旁边的小房子。屋里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抱着石头向前走去。心脏仿佛跳到了嗓子眼,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太安静了。”连脚下也不敢过度用力,生怕脚踩在雪上发出声响,我聆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生怕破坏小镇的宁静。我正合计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深沉的咳嗽声,惊的我丢下了石头,撒腿就跑,又一次躲进了黑暗中,背紧紧的贴在墙上,心跳不受控制的澎湃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伤心欲&登门拜

      班主任曾经,多么慷慨激昂,义正言辞的找我谈话,鼓励我,督促我,把母亲请到学校做客。谈谈我在学校中突出的表现。被我一次次回绝后,他伤心欲绝。终于,按捺不住,亲自登门拜访。

    2021-05-15 07:1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带&关灯后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挨到了晚上。待到父母关灯后,我假装去厕所的机会,溜了出去。

    2021-05-15 01:55:32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