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02-21 15:17:48

重生于万历年间 完结

重生于万历年间

编辑:忘川情作者:xingye.QD分类:穿越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复活在嘉靖年间,下回分解主角的叱咤风云 复活于嘉靖年间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太阳的余晖行将褪尽,夜幕渐渐降临,喧闹一天的京师北京城开始平静下来。文武百官们已回到各自府邸休息,众多的店铺有的忙着打烊,有的在准备夜市,进城赶集的百姓也已匆匆地离去。在京师的裕王宫邸里,此时却是少有的热闹,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划破王府内近年来长期沉闷的气氛,一位小王子呱呱坠地了,合府上下奔走相告。正此时即将下落的夕阳猛然间的爆发出一阵红光,期间夹杂着一阵阵的龙吟之声,一道霞光猛然间冲向天际发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入了产房之中将整个府邸上下惊得目瞪口呆,此时一名下人看到屋内红光闪闪大声惊呼“走水啦!走水啦!快点救火啊!”高声地呼喊一下子将呆怔的人们惊醒并快速的将灭火用具取出准备灭火,正在所有人都忙乱的时候一名官员从正堂之中从容走来看其身材颇有燕赵人士的风范,来人大喝一声“都在乱什么!不过是一个陨石罢了,慌什么?都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今晚的事任何人都不许说出去,否则后果如何尔等自知。”说罢扭头回到了正堂之中对着主座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躬身一礼道“裕王殿下,难道不去看看王子殿下与娘娘么?”这座府邸赫然便是嘉靖皇帝第三子也就是将来的隆庆皇帝(现在仍然是情况不明)的潜邸。主座上那名年轻人看着眼前的官员轻叹了一声“唉,高师傅,您说这孩子何苦来的那么早啊。”却原来那名官员竟然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高珙;听到裕王殿下的轻叹就连这名将来的首辅也是很无奈的苦笑。。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于万历年间李守汉  重生于万历年间小说  重生于万历年间txt  重生于万历年间笔趣阁  


精彩情节:

      裕王迈步走到正堂正看到高珙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椅子上微闭双眼好似在打睹,便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走近高珙从旁边的内侍(也就是太监)手中接过了一件绸缎锦被给了那个聪明的内侍一个“你很不错”的眼神,走到高珙身边轻轻的盖在高珙的身上转过身准备悄悄地离开,不过还是惊动了仅仅是浅浅入睡的高珙,被惊醒的高珙睁眼看了看却发现了准备离开的裕王和自己身上那不相称的锦被,立刻便是一激灵用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将锦被掀开对着裕王便是躬身一礼将锦被送到裕王面前,接着便道“裕王殿下,您这是要折杀下臣呐,这锦被可是皇家之物啊。”裕王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接过锦被将它交给旁边那个机灵的内侍便在主位坐下看着高珙道“高师傅,您还是坐着吧”听了这话高珙先是一礼接着便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看着已经坐定的高珙裕王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缓声问道“高师傅,您看这孩子……”说着便直接哑火了,但是却用着殷切的眼神盯着高珙,看着这简直能够融化一切的眼神就是身为裕王讲师的高珙也有点坐立不安,但是还是正襟危坐慢慢的思考着裕王给出的大难题,高珙是聪明人就是裕王高才的半句话他就已经知道裕王想说什么了,可是高珙也没有办法啊,当今圣上喜怒无常可不是说着玩的,虽然说首辅徐阶成功的担当了一名帝王的制衡者,但是能当首辅的都是聪明之极的老油条谁会那么傻的去捅马蜂窝,可以想象就是连徐阶这样的超级老大都不敢做的事他一个还没练到家的高师傅怎么去弄?所以高珙也只能是对着裕王报以苦笑。

      看着高珙的脸色裕王便清楚地知道事情恐怕很难办,因为在裕王眼里高师傅简直就是全能超人,只要是想对付裕王的基本上过不了高师傅这关,所以也就养成了裕王对于高珙的严重依赖,从刚才高珙能够喝令裕王府的下人们并命令他们保持镇定就可以看出来高珙在裕王心中的地位;不过裕王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办,可是裕王真的很想喊出来,自己有儿子了竟然不敢公之于众这简直就是…就是…“唉……高师傅王子先不说了,李…该怎么办?”绝了一个念头的裕王并不甘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后有对高珙问了一个问题,高珙听了裕王的第二个问题便不再苦笑而是低头沉思这什么,裕王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这位高师傅,高工其实也是有苦说不出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宫闱秘事了他一个外臣怎么管?这不是难为人嘛,可是也还不能不说省的把这个徒弟的期望给破灭了;整理了一下思绪高珙看着裕王道“王爷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下臣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办法,而是办法在里面……”高珙轻轻地把问题推了出去而且不等裕王发文就提出了解决的办法。“里面?难道是陈妃?”看着高师傅那高深莫测的样子以及言语裕王一时反应不及不自禁的九江高珙所指的里面讲了出来;不过瞬间就反映了过来高珙所说的话究竟指的什么了,尴尬的笑了笑裕王起身对着行了一礼顺带着把高珙也弄得不得不起身还礼之后,有些迟疑地说道“高师傅,您真的不能留下来么,本王还有很多问题要请教呢。”高珙看了看自己的学生认真的说“裕王殿下,您难道忘了下臣说过的么?下臣不能在这里留宿。”明白了高珙语言中的隐含意思裕王理解的点了点头便轻声的对着旁边的太监说道“冯保,将这件锦被送给高师傅吧,眼见着天就要凉了,有事晚上还是多一件避寒的衣物好,高师傅您也莫要推辞这虽是皇家之物但是来得光明正大高师傅还是拿去避寒罢。”说罢不待高珙反对便接过冯保手中的锦被硬是塞给了高珙,高珙有些无奈的结果了锦被,入手之间绸缎做的锦被做工奢华针脚细腻锦被之上绣着象征王爵的四爪团蟒图,可谓是尽显皇家之气。手捧锦被高珙有些激动但还是忍住了眼角的湿润,对着裕王躬身一礼然后抬头道“裕王殿下还请保重,下臣应该走了。”说罢深鞠一躬转身走出正堂转眼间就消失在裕王的视线之中。

      然而直到现在也就是嘉靖四十二年,已经是花甲老人的圣上仍然没有看到成仙的希望,这些还都不是最主要的,最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孩子的生父裕王殿下是圣上仅剩的两个儿子之中最不讨圣上喜爱的,加上晚年的皇帝喜怒无常更使得这个添丁的消息变成了让人想笑笑不起来,想哭没有哭的理由的消息,怎么能不让早早的打上裕王“番号”的高珙头疼甚至失态呢?

      皇宫西苑,一座殿堂之中一名明显是太监模样的人侍立在屋帏外面,屋帏之内一个威严而又有中期的声音传了出来“黄锦,红光的事查得怎么样?”黄锦听到这个声音后立刻用太监特有的声音回答道“圣上,奴婢遣人查过了,已经查明了奴婢这里还要恭喜圣上呢。”说话间一片喜气,“哦,朕有什么喜事啊?”今日练功结束后有些舒坦的嘉靖皇帝并没有因为黄锦的卖关子而生气反而是饶有兴趣的把疑问问了出来,看到皇帝没有生气黄锦极为轻声的虚了一口气快速的回答道“圣上,今日黄昏裕王府诞下了一名皇孙,母子平安呢。”说完便不再说话,跟随了皇帝这么多年的黄锦也知道自己主子的脾气自然不会多嘴多舌。听到裕王这俩字嘉靖就不进皱了皱眉头,但还听到后面的话之后还是舒展开来了,当然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轻声的说道“黄锦,晚了朕要休息了。”说罢便站起来走向睡塌,黄锦赶忙缀上皇帝……

      裕王刚将孩子交给眼前的人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床上躺着的女人狠狠的丢给裕王一个卫生眼赶紧的抱着孩子摇晃起来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歌曲满眼的慈爱,刹那间满屋子都充满了母性的光辉,这充满着母性的光辉也让襁褓中的朱玉军也短暂的迷失了。看着眼前充满着母性光辉的女人,裕王内心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可由不得不强打欢颜,女人好像看出了裕王的心事,轻轻地一笑道“王爷,奴婢不求什么的,只要王爷以后记得我们娘俩就好了。”说着便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小宝宝不说话了,可是这话却犹如撞钟般响在裕王的心头,但是天生懦弱的裕王却是一丝的办法都没有,毕竟自己也仅仅比另一个竞争对手大一些罢了;想到这里不禁的叹了口气道“唉…….好好的照顾咱们的孩子,我…我会给你们娘俩名分的。”说罢起身向屋外走去同时说道“我找高师傅问问看看高师傅有没有办法。”看着眼前的男人离开女人无奈的收回了阻止的话语,轻轻的摇晃这怀中的襁褓满眼慈爱道“孩子,你看看你的父亲是多么的想给你名分啊。”说完轻轻地缀泣起来。

      这是明世宗嘉靖四十二年八月十七日酉时,按现在的阳历纪年,即是公元1563年9月4日下午5至7点左右。

      小家伙为什么笑呢,主要原因是小家伙的灵魂,也就是朱玉军听到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裕王说的那声冯保,刚开始朱玉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到后来冯保求饶的时候说的裕王爷朱玉军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下朱玉军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在的时间和朝代了,更加清楚的知道这个小身体是谁的了。这是明朝,男人是嘉靖皇帝的三儿子(前俩都死了)裕王也是将来的隆庆皇帝,女的就是自己的生母就是明史中除了马皇后鼎鼎有名的慈圣皇太后,至于冯保就更不用说了,所有明朝太监之中他的口碑好到能够排进前五是大太监之中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这是作者个人评价,希望读者不要误会)所以朱玉军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又眼看着冯保可能有难本着不改变历史进程的原则,又不想哭的朱玉军只好发出了笑声,却没有想到将冯保这位大伴提早给带上了。

      明世宗的登基,颇有一些戏剧性和偶然的色彩。他原无九五之份,在皇室成员的花名册上,他不过是安陆王的世子,自父王去世以后,甚至连世袭王位还未谋取到手。孰料,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帝王的光环竟降临到他的身上。明武宗朱厚照(1541—1571)三十一岁英年早逝,既无子嗣可立,又无兄弟可继,依据《皇明祖训》中“兄终弟及”的皇位继承原则,作为孝宗之侄、武宗堂弟的朱厚熜,在皇太后张氏和元老重臣杨廷和(1459—1529)等人的安排下,入继大统,做了明王朝的第十一代皇帝,改明年为嘉靖元年,取天下太平之意。

      按照明朝的礼法,诸王得子,照例要于百日之内通知宗人府,奏请皇上赐名沈德符。这手续虽有些繁杂,其实也是例行公事,就常人心态而论,还是一件无上荣光的事情。此事对朱载垕来说,似乎又是一件最易办,而且最必须办的事情,当今皇上不是别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婴儿的亲祖父、明世宗朱厚熜(1507—1566),况且世宗此时膝下尚无孙,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思想甚嚣尘上的年代,岂不是增进家人情谊、博取皇父开心的乐事、美事。然而事实却是现在的裕王殿下已经是六神无主了就连刚才的骚动也要由自己的讲师高珙来镇场子,想到刚出生的孩子不但难以取名而且还必须藏着掖着裕王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道“高师傅您也累了,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就在王府休息一晚吧。”闻言高珙先是道声谢然后便抬头看着眼前有些懦弱的学生轻声的提醒“王爷是不是应该去看一看小殿下呢?”听到高攻的提醒裕王猛的站立起来以手覆额道“哦,怎么把这娘俩忘了别的事先不说了,来高师傅陪着本王一起去看看小家伙。”说着就要拉起高珙的手,高珙不着痕迹的轻轻地挣脱了裕王的手对着有些意外而回头的裕王道“王爷,下官是外臣。”便不多说什么了但仍然是恭敬的站着,听到高珙这样的一句话本来还有些恼怒的裕王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高珙毕竟不是自家人,尴尬的笑了笑无奈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臂道“那好,高师傅过几天再让您看小孩子,您先休息本王先走了。”说罢行了一个师生之间的告别之礼踩急火火的本着后堂而去。望着奔向后堂的裕王高珙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毕竟是在官场上打滚好久熬过了严嵩父子那样精明的对手又在现在的徐阶手下与其互相抗衡而没有被打倒自然拥有极深的城府,高珙这样失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当今的圣上,嘉靖皇帝。

      醒来的朱玉军感到一阵阵的后怕,不过也产生了极大的疑问,那么近的距离按照其昏迷前对声音的判断他应该是活不了才对啊。有些疑惑的朱玉军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在一个女人的怀抱里面,他猛的一惊就想开口喝问,结果却是听到了一阵“哇…哇…”的哭声声音的源头便是自己,“这……这怎么回事啊?”朱玉军特别的想问问怎么回事但是根本就没办法讲话,当然朱玉军是不会死心的,他挣扎的活动双手想要坐起身子但结果却是看到了两段白嫩、柔软而短小的胳膊,这下朱玉军彻底傻眼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他完全想不明白,正在郁闷期间就听到一个充满着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式那个抱着他的女人的声音“噢…噢…小乖乖别哭啊,娘在这呢。”

      女人是谁呢?就是未来的万历皇帝的生母—慈圣皇太后。慈圣皇太后姓李,名叫李彩凤其生平可以说是现代某些女生的幻想版。

      望着身影渐渐消失的高珙,裕王对着身后的冯保轻声的说“走,去后面”说罢又重新回到了后堂,裕王妃所住的地方。说实话裕王对于这个王妃其实不算是多么的坏,而且对于这名姓陈的裕王妃有着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尊敬;当门口的侍女看到裕王正要张口报名时,裕王轻轻地摆了摆手组织了侍女即将出口的高唱便迈步走进了裕王妃的屋子之中,屋子中的陈设极其简单与平常的中等之家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差别之处就在于装饰用品全部都绣着那象征着王爵的团蟒图,自然也有一些普通之物杂糅其间,两根粗大的红烛照亮了并不算是多大的卧室,一名双十年华的妇女微低黔首一双白嫩的双手正在绣着一放手帕,远看过去手帕上长命百岁四个字仅余下岁字还未完成,自然此人就是裕王妃了,看着专注的裕王妃,裕王轻轻地咳了一声以示提醒;听到动静的裕王妃抬头正好看到站在门口还未进入的裕王,便立刻起身对着裕王行了一礼待裕王也还礼之后便起身道“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进来也不通报一声,好让臣妾做些准备。”看着这位正妻裕王本来满嘴的话语却都说不出来了,只得讪讪的道“没什么来看看你,马上入秋了天气也要变凉了所以来看看你缺少什么不缺。”闻言裕王妃抬头看了看有些尴尬的裕王抿嘴轻声一笑道“呵呵,我的好夫君、好王爷,您就别这样了有什么心事就跟臣妾说说,就算臣妾帮不上什么忙也可以听听不是?”说罢就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男人;“这…还是孩子的事…你看…能不能……”裕王有些结巴但还是把大概意思传递了出来,听出来裕王所说的话语中的意思陈妃便有些沉默了,看着有些沉默的陈妃裕王慌忙的对着陈妃道“爱妃,别这样,是本王说错话了你别生气啊。”“扑哧,王爷您怎么这样说臣妾就跟臣妾是个妒妇似地,臣妾也在发愁呢。”听着陈妃并没有怪罪自己在这里提起别的女人的事,裕王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但随机就是愁容满面叹息一声道“唉…爱妃你说你去跟父皇说说可以么?算了,这样你又要惹怒父皇了,为了我你已经够苦了不能再让你去了,可是这孩子…唉……”陈妃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实话圣上的心思天下之间只有以前的严嵩,现在的徐阶能够猜到就是高珙也能够猜到几分,当然身为圣上的儿子儿媳虽然猜不到多少但是很明显的圣上不喜欢皇孙出现在自己面前却是真的,可是皇孙却又偏偏是自己能否顺利走向皇位的关键,要知道这个小祖宗的出生可是太是时候了,景王也就是裕王的弟弟到现在跟这个孩子没出生前的裕王一样也是折了一个孩子,可以说谁有皇长孙(能够成活的)谁将来就能即位,谁就能在这场皇位大战中获得拿下臣子们的拥护,科室的当今最最嫉恨的却偏偏就是“老病死”这些词语这使得裕王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陈妃看着有些焦虑的裕王轻声地道“王爷不必这么焦急的,按臣妾的意思来说根本无需担忧的。”听到陈妃如此说道裕王立刻问道“爱妃有什么方法,快点讲来。”看着急切的丈夫,陈妃也是不在卖关子而是轻轻地起身光上了卧室的门使得卧室仅剩两人之时才轻启红唇开口道“王爷,圣上不喜那么咱们就不说就好了,说句大不敬的话父皇他老人家已经御极四十二年了,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按照祖制王爷您定时那不二之选,到那个时候您说这孩子还怕让人不知道?到时候恐怕所有的人都巴不得这孩子没人知道呢。”说完便使眼偷看,看到裕王的脸色虽然不正常却没有什么愤怒的样子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转眼想到那位才刚刚生了孩子正是需要王爷安慰的时候身为大妇自然是要大方一些便对着裕王说道“王爷,看着天色恐怕李妹妹那里正是需要王爷安慰的时候,王爷还是不要呆在臣妾的屋子里去李妹妹那里多陪陪妹妹吧。”说罢就要赶裕王出卧室,裕王也是耳根子较软再加上陈妃的催促便不再罗嗦向着李彩凤的屋子走去,独留下了陈妃一人独守空房,陈妃看着手中正在绣着的手帕轻声的低喃“我也好想有一个儿子啊。”

      此时躺在旁边的朱玉军算是彻底的瞎眼了,因为他已经是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并不是自己大难不死而是自己得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确认的消息,很不幸的穿越了,不知朝代,不知年月,甚至是这个小身体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朱玉军深深的陷入了恐惧之中……

      小的事情,何况现如今是发生在钟鼎玉食的裕王府内。不过,这位新生婴儿的父亲、裕王府的当家人朱载垕也就是这名年轻人,此时却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眉宇间紧紧地锁着,形成一个“川”字。

      裕王府后堂,裕王轻轻地接过稳婆递来的被小被子裹做一团的小孩子开口对着口中一片恭喜声的稳婆道“你很好,去领赏吧。”说完抱着孩子走向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里屋坐到了刚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前面轻声而温柔的说“你受苦了。看看咱们的孩子多乖,你也来抱抱。”说着将孩子送到了女人的面前。身为新世纪军人的朱玉军出身于铁匠家庭,经过自身不懈努力硬是靠课余打工、寒暑假打工所赚到的钱以硕士学位毕业于军事学院,并且在军事实战中各种项目全部达到了全优,这种学生自然是一毕业就被特种部队选中并且得到了尉官待遇,要是好好的干几年弄个校官基本上是不成问题,身为理科生的朱玉军天生还是一个历史迷尤其是对明史痴迷不已,总是对明末惋惜不已,总是在闲暇时间中翻明史几乎是走一地翻一地的明史史书,在部队里被称为“明史小专家”。

      这便是躺在床上的女人的一切,当然现在仍然是一名没有名分的宫女,因为她的男人的父亲现今的圣上嘉靖皇帝最最嫉恨的就是“生老病死”因为皇帝非常的希望长生不老,而孙子的诞生却又生生的告诉这位在位四十多年的皇帝,人有生老病死所以就是李彩凤也知道怀里的孩子想要有名分恐怕很难,但是身为母亲还是不想放弃一丝的机会。看了看怀里睁大小眼睛露着迷茫的孩子苦笑了一下便轻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毕竟才刚刚生过孩子累那是肯定的不一会内屋就传来了轻轻地呼吸声。

      朱厚熜一夜之间,由一位普通的藩王之子而为面南背北、至高无上的一国之君,他的自私、贪婪的本性,也随之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威福任情、金衣玉食的帝王生活,使他由过去的神往变成了如今的现实,他无限陶醉,也倍加珍惜这一刻千金的时光。他想到了武宗朱厚照,他才不愿像朱厚照那样过早地死去,他要尽情而又永久地享受眼前的一切。于是朱厚熜拾起了无数帝王都已经破碎的梦,他要用自己的虔诚,来实现这个长生永寿的梦。他以道君自居,他给自己取了一个道号,他把整座皇宫变成了一座大的道场,就在即位不久,干清、坤宁诸宫,西天、西番、汉经诸厂,五花宫、两暖宫、东次阁,都被他设置了醮坛。至于职业方术之士备受重用,则更是在情理之中。除了祈求上苍保佑外,朱厚熜还组织许多方士来炼丹以求成就金丹大道成就永生不死的梦想。

      裕王才到李彩凤的屋子就看到了刚刚睡醒的李彩凤在逗弄着小宝宝,但是没见却有着一股化不开的忧愁,看出有些不对的裕王赶紧的走到李彩凤旁边按住了已经发现裕王并准备起身的李彩凤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么?”看着裕王关切的眼神李彩凤眼中不禁留露出一阵羞怯但还是回答道“孩子就是不哭,也不笑。王爷您说怎么办呢?”这下就是裕王都有些傻眼,要知道孩子出生之后不哭不闹活着不笑的话也是大问题的,但是依着那时候的医疗条件根本就没办法只能看“天意”的,裕王看着不哭不笑就是躺着的小孩子一时间也是急得团团转,正好一瞥眼看到了侍立一旁的的冯保就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稻草一样立刻对着冯保命令道“冯保,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让孩子哭活着笑,快点!”欲望也首次的发飙也让一旁的冯保吃了一惊但是随即也傻眼了“这分明是难为人嘛,我一个太监怎么知道哄小孩子?这下完蛋了。”可是再怎么想也没有用啊,用尽了各种方法,先是扮鬼脸后是办小动物的总之就是把一屋子人都逗得有些要肚子抽筋了这位小祖宗还是跟一根木头似地不笑也不哭,这下冯保也没辙了,为了自家的性命也顾不得这里人多了直接就给裕王跪下了哀声求饶“裕王爷,您就放过奴婢吧,奴婢真的是没辙了,求求您了,呜呜……”这一出闹得裕王也是肝火上升正想着要叫人打死这个不中用的奴才的时候,小家伙突然就笑了咯咯咯的笑声让一屋子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就是有些上火的裕王也被小家伙的笑声给灭了火,而且还很赞赏的看着冯保低声说道“冯保,刚才的戏演得不错,看来你还挺会逗小孩子的,以后你就跟着小王子搭伴把,好好地带着别出事了,知道么?”被突如其来的笑声弄得有些发傻的冯保听到裕王的吩咐猛的一激灵立刻就是五体投地猛的道谢就差山呼万岁了。

      对孩子,他是喜欢的,眼下降生的这位也是他期盼多时的。在此之前,他有过两个男孩,一个是他和元妃李氏生下的,取名翊、另一个是一位宫女为他生下的,取名翊铃(一作翊钤)。但这小哥俩都福薄命浅,降世不久,便相继不幸夭折,离他而去。如今再逢弄璋之喜,裕王岂能不乐?问题是孩子生下来了,却没办法给他取个名字,而且这种局面,还不知要持续到何时。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小&人朱载

      小的事情,何况现如今是发生在钟鼎玉食的裕王府内。不过,这位新生婴儿的父亲、裕王府的当家人朱载垕也就是这名年轻人,此时却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眉宇间紧紧地锁着,形成一个“川”字。

    2021-02-25 07:5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未来&太后。

      女人是谁呢?就是未来的万历皇帝的生母—慈圣皇太后。慈圣皇太后姓李,名叫李彩凤其生平可以说是现代某些女生的幻想版。

    2021-02-25 02:58:3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