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更新时间:2021-02-18 20:00:36

孤境 连载中

孤境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颜七御分类:科幻未来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孤境黑杆  孤境黑和北欧绿怎么选  孤境北方  孤境之狐  孤境铸剑  孤境黑  孤境的成语  孤境之城  孤境独守  孤境是什么意思  


精彩情节:

      “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现的。”军官皱眉,“他有时候太机敏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象棋很快摆好,男人执黑,阿坝莱茵执白,男人坐下,移动了第一颗棋子:“遗言。”

      谢子言走过来,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他一贯平静的神色竟有了些许波动。他的脚步微滞,手中那个刚从桌下发现的信封啪嗒一声滑到地上。他闻声,回神,弯身拾起那封信,敛去微愕的神色,把它递到艾捷尔面前,平静地道:“你看看,大叔留给我们的。”

      “不,是件好事情,还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好事情。”那老者面带微笑,近乎神经质的拍手道,“你难道不认为如此吗?看啊,上天为我们带来多么完美的试验品!多谢那两只可怜虫!”

      郊外,一座别致的哥特式建筑静静伫立在一片蓊蓊郁郁的山林之中。错落有致的树木仿佛天然的台阶包围了群山,狭长弯曲的小路围绕着山林蜿蜒而上,隐在了浓密的墨绿色之中。

      他沧桑的声音中是无限的平静。男子的双手竟禁不住有些颤抖,他从未觉得开枪杀人是如此困难的事情,他咬紧牙关,缓缓地叩下了扳机——

      “施行了。”阿坝莱茵沉声回答,“我们给他注射了大量的镇静剂,在实施完改造手术后又有几名警卫将他摁在手术台上,一直等他醒过来才将他带回他的房间····可怜的男孩,他以为他成功反抗了命运,可最终他还是沦为了试验品。”

      那幢房屋霸道的占据了整个山顶,尖顶直指云霄,门口的台阶,大门,以及门柱上都是精致的浮雕。它望向远方,可以看到坐落于山脚的湖畔此时迷蒙的水雾笼罩住了整个湖面,看不清雨打水面泛起的涟漪,却带来一种误入仙境之感。

      他欢呼着,最后竟然疯狂的笑了起来。他刺耳的笑声在这个不大的房间内回荡着,好似不属于人间的一曲地狱悲歌。站在老者身后的军官却低头不语,面色铁青,紧握着双拳,眼中是无法压抑的悲伤与愤恨。他现在就想冲到老者面前,扯住那个恍若恶魔的人的衣领,大声地质问他究竟把人的生命当成了什么,可他不能这么做,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他只能选择臣服——那是绝对不可逾越的雷区。

      “艾捷尔!”谢子言见状紧跟着站起身,大吼着阻止,可艾捷尔早已跑远,无奈之下,他扫视了一圈凌乱的大厅,目光停在了大厅西南角的办公桌上,他快步上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把手枪,迅速装填好子弹,连着枪匣一起别在自己的腰间,这才跟着飞身跃出阳台,钻入森林内。

      而后,研究所火光冲天。

      谢子言跟着艾捷尔的脚步,一言不发,却表现出了有在认真听的神态。他一向如此,可仔细回想,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记起自己究竟是何时认识的艾捷尔了。早在记忆的最初点,便是尚且年幼的艾捷尔穿着破破烂烂的白色短袖短裤,可爱的小脸脏兮兮的,还带着伤,可他却笑嘻嘻的向站在那位东亚军官身旁的自己走过来,顺手揽过自己的肩,声音欢快的上扬:“嘿,谢子言,我当初的诺言实现了哦!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可要叫我一声大哥啊!”

      “阿坝莱茵,请平息一下你的怒火。你要明白我们的实验改造出来的不是一个只会傻乎乎听人类指挥的机器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会跑会笑会思考的活生生的人类。你刚才说什么?他砸了整个手术室?哦那他的表现真是太出色了,真不愧是我选中的孩子,那你最后为他施行手术了吗?

      这里是南极圈内的一个不算小的岛屿,一片厚重的白色冰川紧紧包裹着这个小岛,就像包裹着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光秃秃的单调的白在这片蓝色的大洋上点缀着,在那片白色的角落,一点淡漠的灰白静静仁立着。

      在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身侧不远即是熊熊燃烧的大火,那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就如同那耀眼的火光点亮了他的心田。在那时,他茫然无措,你记得自己究竟是谁,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能看见军官揽过艾捷尔,把他们两人带上了直升机,一直飞到这里。他们三人就在这个精致的建筑里安了家,那名军官很负责任,用每月定期的补给钱财为他们买了衣服,学习用品和玩具,令军区派遣来的三名仆人和一名管家为他们收拾出有一个双人床的大房间,并送他们去城里上学。这十年间,他几乎不怎么工作,全心全意抚养他们长大,并为他们提供最顶尖的衣食住行,可他的外貌却没有丝毫改变。他还不告诉他们他的名字,任由艾捷尔带头叫他uncle,他的一切都是一个未知的谜,曾经艾捷尔闲不住跑去询问,结果被罚只穿四角内裤在冰天雪地里绕山跑十圈,自那以后,他的身份便再没有人提起过,成了被埋没的秘密。

      阿坝莱茵却在此时无声的笑了,巨大的压力压制着他,使他无法发声,可他却依旧像是疯了一般仰天狂笑着,他现在不担心了,五十年,他等了五十年!现在那个将他们骗到这里来的军官就站在他的眼前!他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直接从那个沙发上爬下来,连滚带爬地匍匐到那名军官的脚边,死死拽着他的裤脚,喃喃着什么。

      “你被关的太久了,阿坝莱茵。”待那个女孩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男人才蹲下身,扶起趴在他脚边的阿坝莱茵,“你的脑子已不如五十年前那样灵敏了,你的老朋友,施特劳斯,他也是一样,你们都已经是与世隔绝的老头子了,思想禁锢了你们,你们一不适宜在这个研究所里待下去了,我应该杀了你们,可我却很怀念五十年前与你们下棋的日子。”

      阴沉的天。

      “我靠你去过?!”艾捷尔瞪着谢子言,惊愕的大吼,脸上的表情好像刚吞下一块石头。

      “上将,你豢养的那两只小狮子果然跟着你一起过来了。”昏暗而空空如也的房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微笑着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青年模样的冷峻军官说道。那名老者年纪似乎已近古稀,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隐藏在其下的一双灰蓝色双瞳里写满岁月的沧桑和厚重,却有着如警觉的猎鹰般锐利的眼神,虽然人坐在轮椅上,但他依旧身着笔挺的墨绿色军服,周身露出不怒自威的气势。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个只有6寸显示屏的老式电视机,屏幕中则是他们别墅内的那个凌乱不堪的客厅。老人转身,吃力地挪着轮椅,向军官缓缓移动:“不过你不是说你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备用枪的位置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象棋我&,在送

      “那的确算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阿坝莱茵说,“你却还是老样子,而我也的确是个没用的老头子了,至于国际象棋我倒是可以试试,在送我走前先来上一局怎么样?”

    2021-03-04 07:4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不定&做体操

      阿坝莱茵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如果在听下去,说不定施特劳斯会让自己和他一起做体操运动,天知道这将会是多么伟大的壮举!

    2021-03-06 12:15: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一个&大洋上

      这里是南极圈内的一个不算小的岛屿,一片厚重的白色冰川紧紧包裹着这个小岛,就像包裹着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光秃秃的单调的白在这片蓝色的大洋上点缀着,在那片白色的角落,一点淡漠的灰白静静仁立着。

    2021-03-05 11:33:27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个象&战斗到

      “施特劳斯呢?”他问,同时推动了那个象征国王的棋子,就像他自己,宁愿孤军奋战也不愿让自己唯一的挚友受到伤害,尽管自己的能力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但他依然宁愿战斗到最后一刻。

    2021-03-04 07:37:2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