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11-15 20:24:42

喜盈门 完本

喜盈门

编辑:长歌陌路作者:意千重分类:穿越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信奉好人好报,却被逼到尽头;逼到尽头,她终于等到大彻大悟,看待恶人,善心永远是多馀。就算顶着“克父克母,命运多舛”的大帽,就算娘死爹厌没人要,就算身后除了拖油瓶妹妹要照顾,就算婚事“十分”不顺心,那又如何啊?幸福和快乐,需努力拼搏扞卫!声明:做人做事就当记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乱咬哦,啊呜————*——*——*——新书《国色芳华》已传上,评论交流可观赏。天色将黑,蔡明菲手里提着一把早已经缺了口的破柴刀,小心地沿着一个陡坡来回打量计算,待到确定一切无误后,她方沿着山路走上去,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眯着眼睛望着山下小小的吴家村。灰不溜秋的吴家村在白银一般灿烂的雪色里犹如一块雪白绸布上的脏污,显得突兀而刺眼。。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这是个伶俐的丫头。明菲心里有数,面上却迷茫了片刻,望着目光灼灼,盯着她瞧的余妈妈感激地绽放出一朵甜美的微笑:“终于有人记挂着我了。”说着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丫头娇杏拿着一条热毛巾给明菲擦脸,笑道:“二姨娘算什么?三小姐年纪小,还不知道呢,是您的母亲,陈氏夫人让奴婢们来的。夫人自进门开始,就记挂着您的事,但杂事太多,又要为您准备东西。她本是要亲自来的,但年关相近,实在没法子,只好让奴婢们替她来瞧您。给您带来整整一大车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城里最好的东西,您快些好起来,奴婢再一件一件地拿给您瞧,保证您喜欢。”

    余妈妈亲自喂明菲吃的药,明菲楚楚可怜地看着她,乖巧地吃了药,又小心翼翼地向她道谢。在余妈妈为她擦拭唇角的药汁时,还特意将她那双粗糙的手拉了余妈妈白嫩的手,感激地笑了笑。

    蓝衣妇人冷哼了一声:“你先下去,不要吵着我家小姐。有什么事,等她醒过来以后再说。”明明她是客人,偏偏她才像主人。

    果然余妈妈被她的笑容晃得一愣,随即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可怜的小姐,小小年纪就遭这么大的罪。”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蔡明菲喃喃地吐出一句,低低的笑了,她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活得比别人都要好,改变命运就在今日。从此以后,她永远不会流泪,她要让对不起她的人流泪,善心对于恶人来说,永远都是多余的。

    却听明菲在那里喃喃地道:“妈妈,我有件事一直不明白。”

    余婆子便想着,这个粗养的小姐比之蔡家那几位养在深闺中、庶出女儿们可爱多了,人也乖巧漂亮,虽然自小养在乡下,又在生母死后吃了许多的苦头,但人看上去还是一点都不村,和吴家几个丫头比起来明显的不同,到底出身不一样。只可惜,怎么会生在二月呢?

    明菲不好意思地摩裟着胸前挂的金锁:“这还是这些年来,第一次有人送我这么好的长命平安锁。我小时候也有一个的,但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哭了几天,也没找回来。母亲要不能干,又怎会知道我受苦了?”说着又哽咽了。

    “有劳妈妈了。”明菲笑嘻嘻地目送余婆子出去,转脸就收了笑容,摩裟着胸前纯金打造的小小长命平安锁,淡淡地想,虽然小,但好歹也是纯金的呢,如果将来实在不行了,逃出去也能换点银子用。

    蔡明菲也在想自己的心事。她的这具身体,据说命不好,很小就被送出来,亲娘死了,父亲不负责任,亲兄年幼,想要回去,却是不太容易。就算是她亲手将打击二姨娘的这个机会送到新夫人手里,卖了个好,也要大费周章。

    后脑勺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但很快就被她喜悦的心情忽略不计。明菲沉沉睡了过去,管她们怎么吵,怎么闹呢,反正她一时是舒服了许多,接下来还有好多事要做。

    蔡明菲醒来后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吴贤声的老婆汪氏,带着些哽咽,还有些微的无奈,絮絮叨叨地说:“余妈妈,真的是没有法子,三小姐实在是太顽皮了,这么大的雪天,非闹着要去山上套野鸡,不让她去,竟然就翻了墙去。”

    “唉……”一声做作的长叹,汪氏哭了起来:“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怪我没有照顾好她,有负先夫人的重托。她要是醒不来,就让我抵命吧。”

    早在十多天前,蔡家大公子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偷偷让人告知了她这个消息,来人一再交代她,让她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行止得当,也许能就此回去也不一定。明菲暗想,就凭这十多天的准备,哪里能打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多亏她谋划已久,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明菲趁机天真地看着她:“是爹爹让你们来瞧我的吗?”

    这个笑容,她对着水盆练了好多次,真挚而娇弱,天真无邪,让人一看就不忍心。

    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着急了吧?但还不会就急着来寻她。且等着,她受的罪,有朝一日,她要叫他们双倍奉还。蔡明菲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冻得硬邦邦,只见菜不见粮食的菜团子来喂进嘴里,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菜团子被冻得干硬,她太过用力,一口雪白整齐的小米牙有些不堪重负,牙根处顿时沁出血来,一嘴的血腥味。

    余妈妈的眼睛闪了闪,慢声细气地道:“夫人让奴婢给小姐带了过年穿用的衣物来。”

    咦,不用她告状,来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明菲从睫毛缝里偷偷往外瞟。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穿着靓蓝绸缎镶白兔毛皮边棉裙袄,头上插着一股金簪,耳边挂着金耳环,白白净净的妇人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一双利眼冷冷地瞪着立在一旁的汪氏。她的身后,还侍立着两个十五六岁,穿粗绸衣服,眉清目秀的丫鬟,看着汪氏的表情都是忿忿然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刀,犹&一个小

    她迅速往山下走,借着雪光,走到先前的那个陡坡处,举起手里的柴刀,犹豫了一下,暗想,煮了整整一个小时,不会再有破伤风菌了吧?

    2021-11-18 03:2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新书上&O~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每增加300个收藏,加更一章,谢谢大家的支持。O(∩_∩)O~

    2021-11-18 06:0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阵火烧&就被她

    后脑勺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但很快就被她喜悦的心情忽略不计。明菲沉沉睡了过去,管她们怎么吵,怎么闹呢,反正她一时是舒服了许多,接下来还有好多事要做。

    2021-11-19 10:0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余妈妈&激地笑

    余妈妈亲自喂明菲吃的药,明菲楚楚可怜地看着她,乖巧地吃了药,又小心翼翼地向她道谢。在余妈妈为她擦拭唇角的药汁时,还特意将她那双粗糙的手拉了余妈妈白嫩的手,感激地笑了笑。

    2021-11-19 01:12: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但&,陈氏

    虽然这个妇人眼生得很,但明菲还是根据她的打扮和神情,还有身边那两个丫头,猜出了这应该就是她父亲的新继室,陈氏身边得力的婆子,奉了陈氏的命,来看她的。

    2021-11-19 04:53:12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