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10-17 06:49:06

一品仵作 完本

一品仵作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凤今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开棺忤作、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张口说话的——这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参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也不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也干了。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解剖分析此生真情?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进千军万马,“我求一生比较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都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时此刻,重新开启——古水县,赵家村。。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正是赵屠子。

    只是众人不明白——为什么?

    “可不是?她娘那一族啊,听说原先风光着,在盛京都是世家望族。可惜朝中争斗,十八年前获了罪,族中男子皆被处死,女子发落成官奴。她娘被发来古水县,当时的知县大人瞧中了,欲纳之为妾,府中大夫人不容,她娘也不愿,便求嫁给了暮老。堂堂官家千金,最后嫁了个仵作,唉!也是可怜人。偏天不佑可怜人,她刚嫁人没两年,便因难产去了。”

    “官奴?”

    江南烟雨,覆了村前曲路,蒙蒙雨雾里,依稀有人来。

    人虽不是猪,可屠户看验尸身,并不违律例。

    他虽年幼,却也知道,县衙里威风八面的公差都是男子。

    仵作一行,原本就起于殓葬、屠宰之家。在未曾有仵作一行时,发了人命案子,便由贱民看验,而后报告给官府。这贱民中,便包括市井混混和屠户。

    “可怜哪!生在暮家,是她命不好。”老人转头,远远望向县城的方向,音调悠远,似在讲述一个故事,“我朝啊,仵作乃贱役。与死人打交道的人,整日看验那些枯骨烂肠的,身上沾着死人气,走在街上狗闻见了都要叫两声。贵人们觉得晦气,自不愿为。自古仵作这一行,便是由贱民担当的。暮老虽是县衙仵作,官职在身,却在贱籍。暮姑娘生在暮家,自然也落在贱籍。这倒也罢了,她娘还是个官奴。”

    身旁老人轻快起来的语气却又沉了下来,叹道:“唉!即便如此,暮姑娘到底是女子。她这等出身,这等传闻,只怕日后难以嫁个好人家。可怜了她一张好容颜,颇似她那故去的娘亲。”

    风似休住,人群寂寂。房檐下三位老者已起身,正欲迎出,少女先一步对三位老者礼道:“三位族老。”

    老人重重叹了口气,“暮姑娘生下来,她娘便咽了气,算命先生批她命硬,县城里的奶娘都怕被她克着,不肯喂养她。暮老请不着奶娘,又不忍女儿饿死,便来咱们村里买了两只下奶的母羊,又当爹又当娘地把她拉扯成人。因算命先生说她身上煞气重,唯有与死人一起才养得活,暮老便求了知县大人,三岁便将她带在身边出入城里停尸的义庄,将一身验尸的本事都传了她。说来也奇,自打暮老带着女儿去义庄,咱们县里凡是出了案子,没有破不了的!这案子破得多了,知县大人的官声自然就高了,这些年来咱们这儿的知县,没有不升官的!县城里的人都说,这位暮姑娘煞气重,许是阴司判官转世,虽惧她惧得很,倒也敬得很。连知县大人都由着她出入公衙,俨然便是衙门里的女仵作。”

    屋里屋外听闻此言,都静了静。

    幼童眼睛瞪得大大的,“女子?”

    半夜里刚下过雨,清早天晴了不多时,便又飘起雨来。

    大兴元隆十八年,六月初二。

    六月江南,正是雨时。

    “这不可能!人应是被勒死吊去房梁的,我不可能看验错!”赵屠子道。

    大清早的,刚下过雨,村里泥路难行,赵大宝家门口却被村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里头村长、保长都在,连族公都惊动了。外头,村里老少探头探脑,不多时,便见屋里押出一人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难行,&却被村

    大清早的,刚下过雨,村里泥路难行,赵大宝家门口却被村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里头村长、保长都在,连族公都惊动了。外头,村里老少探头探脑,不多时,便见屋里押出一人来。

    2021-10-21 07:11: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两名&动让出

    两名青壮年只好放开赵大宝,走出院子。院子外头,村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看着两名年轻人远远离去。

    2021-10-20 10:31:24详情点赞(0)回复(0)